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一章:<初始之章(上)>

 

  大戰過後的戰場上,充斥著夾帶血腥味道的刺骨寒風,石田三成甩了甩沾滿黏濁血液的愛刀,緩慢的跨過地面上一個又一個的屍體,往豐臣軍駐守的領地走去。 

  一望無際的平原上除了各個倒插著的旗幟、兵刃、烽煙,在滿是片片焦土和屍體躺臥的大地上,除了那銀白的纖瘦身軀是站立著前行外,似乎再無其他挺立著的東西-因為,兇王石田三成在出征砍殺敵人之時,向來是不帶任何隨從的。

  啪搭。

  踩過一具屍體。

  原因無他,只因為此人一但開始進行殺戮,就是不分敵我都一律照砍不誤,在豐臣軍好幾次都因為其人的習性而平白損失掉不少兵士後,豐臣軍就有了個潛規則-只要是石田一人率領的軍隊,都由他獨自衝鋒殺敵,其餘士兵做好掩護及善後工作即可。雖明顯不符合常態,但畢竟兇王能以一敵百,隨行軍隊於他而言,不過是廢物罷了。

  啪沙。

  踩過一面軍旗。

  當然,這裡是單純指石田是「獨自一人帶軍」時的狀況。若有豐臣軍大將豐臣秀吉,豐臣軍師竹中半兵衛,好友大古吉繼一同帶兵的話就另當別論。若和這三位同行,那麼兇王就會特別注意,會跟他們一同戰鬥,或是聽從他們的指令行事,基本上不會擅自獨斷獨行。若有人要問為什麼,只是純粹因為石田的眼中只認的出這些親信和長官而已,其他生物基本上都是一個個箭靶。能入的了他記憶的只能有這三位……不過,偶爾還可以再算上某個第四位。

  啪喀。

  再踩過一具……

  「好痛!!」

  前行的右腳似乎踩到了一具還沒死透的屍體肚子。

 

  兇王連一秒也不做他想,看也不看的直接將右手閃著紅光的日本刀狠狠的望下一戳了結這沒死乾淨的敵軍。

   但一戳下去刀把卻被啪的一聲隔了開來,訓練有素不負其名的兇王一樣還是連正眼也沒瞧一下,迅速反手握住刀柄採斜方向四十五度角橫切過去,目標:「敵軍屍體」的頭顱!!

  啪!!這一次刀身被緊緊的抓了住,換來的回應是被這迅雷不及掩耳的殺戮步驟嚇的不輕的腳下「屍體」的哀號- 

  「哇啊啊啊啊三成-!!你幹嘛啊-是我啦!!!」

  是你?你誰啊?管你是誰只要是豐臣軍的敵人都給我去死吧!

  兇王不愧為兇王,殺人連個眼皮也別奢望他抬一下,迅速將刀身一轉劃過那握住刀把的手掌,一腳踩住腳下「屍體」的咽喉,兩手握刀直直的往此人面部直衝而下,看你這次還死不死透……

   「啊啊啊三成等--真是的又說不聽!!是我啦!!!」腳下的人將頭一偏,反射性的將兩手往上一舉,空手抓住了那陰森森的銀刀!

  「……

   熟悉的聲線和名諱,終於勉強引起兇王大人的注意,刀身被緊緊的扣住,一雙鳳眼直勾勾的瞪著腳下的那具「敵軍屍體」:薄黑的短髮往後梳,晶亮亮如太陽光澤的圓瞳,薄而緊實的唇口,穿帶著黃色帽兜的胄甲,抓住自己刀身滿布傷痕與血注的雙手,此人是--

 

  「……ぃえゃす?」

   

   ぃえゃす,家康,德川家康。

 

  那個偶爾可以被算上的「第四位」。

 

 

========================================

 

  「你這傢伙倒在這裡做什麼?」 

  風聲繼續呼嘯,繼續吹著夾帶苦澀血腥的寒風,捲動起戰場上倒插著的敵軍旗幟,吹亂了戰場上唯一的兩個活人的衣襟。誤會解開,此人不是「敵軍屍體」,而是與兇王石田三成同為豐臣軍將領部屬的德川家康,與連出身都是一團迷霧的孤獨三成不同,德川家康身為三河國領主,本與豐臣軍為敵,但在不久前的小牧長久手一戰對峙過後,達成和平協議,降於豐臣秀吉,現在和三成一同奉秀吉之命進行攻堅戰爭。

   而他也是據說,勉強可以算上石田三成除了豐臣秀吉,竹中半兵衛,大古吉繼三位以外,唯一認得出的「第四位」。

   不過,這倒不是因為德川家康和石田三成感情好的緣故。與之相反的是,在不久前還是敵對狀態的兩人,與其說感情差,不如說他們相處時間太短,根本連個感情的感字都還沒劃上一撇呢!也就是說,德川家康勉強可以被算上第四位的原因,純粹只是因為雙方關係都還未釐清,以及這位三河國國主是有實力的武將,不至於跟小兵一樣兩三下就被幹掉罷了。

   被詢問的人笑笑的抓了抓臉,和站立著斜視自己的三成相反,半坐臥在地上苦笑道:

  「啊--剛才的戰鬥有點累了,所以躺著休息一下啦!」 

  隨著他抓臉的動作,石田三成無意中發現,今天這人穿戴裝束有個不太一樣的地方……原來是拉下的帽兜。鵝黃色的帽兜附蓋在他的黑髮上,遮掩住了一部分的面容,使人看不真切。

 

  對向來沒在特別注意旁人面目的石田來說,本來是不會留意到這種事情的,但若擺在面前的人是德川,又有些另當別論因為,打從初次見面開始,最讓石田三成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德川那雙黝黑的瞳孔。

  石田三成不擅形容,但卻能明確的得到一個感想:「這人的眼睛會說話」,儘管,他從未看懂過這雙眼睛在述說什麼。為著這奇異的印象,兇王另類的對德川的評價有所保留,直到能看懂那雙眼睛之後。 

  因此,在面前人帽兜拉下,無法看清那雙眼睛的此時,格外的引起石田的注意。

  啐……兇王眼睛一轉,斜看了一下面前人的雙手,那雙手正佈滿著大大小小的新傷舊傷,又紅又腫的滴下道道血痕,不知為何,那比起看不到面前人的雙眼還要令自己不快。

  「你這笨蛋還真給我徒手作戰?」

  「呃對呀

  「混帳東西!!身為豐臣軍,卻拋棄武器,做出這種只會損及自身的愚行!你還算是秀吉大人的部下嗎!!?」一甩刀把,將亮晃晃的刀尖對準了眼前的人。

  「……我會選擇徒手作戰是有原因的……有些事情,我認為只有拋下武器才能看得清楚,這雙手越痛,我越能明白戰爭導致的痛楚我想看到的日本未來以及秀吉公想要看到的未來」家康默默的握緊拳頭,看著手上的血痕,眼神黯淡。

  這人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無聊!!想些有的沒的的事情!對秀吉大人的霸業一點幫助都沒有!!」

  「……秀吉公也是徒手作戰喔?」

  「哼!!秀吉大人的實力是如何強勁!!你想效仿秀吉大人,跟本是作夢!!」

  「哈哈也是呢,我改徒手作戰的時間還不長,沒辦法像秀吉公一樣呢-我啊,同時也是要透過和秀吉公一樣的作戰方式來了解某些事情呢-」 

  「就憑你?哼!別拖累戰線就夠了!!秀吉大人跟本不像你,一場小戰爭就把手搞得亂七八糟的看了就煩!!」

  「哈-三成是在擔心我啊?」

  一把火起,刀尖直接劈像面前人的脖頸,惹得對方連忙高舉雙手求饒。

 

  哼!!跟這傢伙在這裡跟本浪費時間,銀白色的頭顱一轉,邁步離開,後頭的人卻沒有起身跟上的打算。

  「……?」回頭一看,那個白癡正靜靜的坐在原地上,望著滿目瘡痍的戰場。

  「喂!你這傢伙還愣在那裡幹什麼!」

  「……嗯?喔!抱歉三成,我還有點事要做,你可以先回去沒關係!」黑髮青年側頭向著三成微笑道。

  「你在說什麼!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應當是去向秀吉大人回報這次戰況!」

  「呃……三成可以自己先回去回報吧?」

  「這次戰事由你我二人一同負責!半兵衛大人也要你聽從我的指揮!我命令你現在立刻跟上回本城覆命!!」

  「……三成,對不起。我……真的……有事要做。」家康暗了暗眼神,站起身轉頭注視著正惡狠狠瞪著自己的三成。

  「什麼重要的事你倒是給我說清楚!」

  「這件事三成……大概不喜歡聽啦……」搔頭,家康苦笑。

  「我叫你給我說!!」你這傢伙又知道我的喜好了!?

  「三成別這樣,你可以不用管我啦……

  「你到底說是不說!?」亮刀,看來跟這傢伙果然還是用武器對話最快!

  「呃-那個,如果一定要說的話,三成可以跟我約好,不要生氣……」雙手搖擺,有點拿面前的人沒奈何。

   

  「還有,請不要阻止我。」

   

  收起笑容,一改平日的從容大度,家康的雙眼變的內斂,認真的凝視著眼前的石田三成,一字一句的道。

 

  有點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吸住,三成按下原本要亮出的腰間配刀,更進一步的早向面前的人,與之近距離平視。

 

  「……哼。」

 

  「那也得看是什麼事。」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