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陰陽月日(三家)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平行螞蟻》第一部完結 

 

  「你用螞蟻比喻他們的關係,是嗎…?」

 

  半兵衛看著庭院裡的大谷,對方正默默的看著地面上那爬動著的蟻群。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叩。叩。

 

  左近維持著仰躺在長廊地板上的動作,思緒有些回到了臨出城之際,半兵衛和大谷交代給他的那些話。

 

  現在,看著面前德川的走狗-酒井忠次的發言,他想著半兵衛和大谷果然料事如神,原本他特意離開德川的房間,除了在那裡看著三成大人和那傢伙待在一起的樣子透不過氣來外,也有一部分是為了要執行半兵衛和大谷給予的機密任務……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月天的大阪城,一片夏天的歡快景色,此刻城門大開,石田三成和島左近正準備出城。因為此行並不是要去打仗,所以行李相當輕便,手下也沒有帶多少,不過可以跟著三成一起出門,左近還是很興奮的!臨出城之際,他跑前跑後的張羅著一些要帶出門的東西,準備的最多的是路上要吃的食物,結果被三成一個狠瞪就乖乖地放回去了。

 

  「唔嗚嗚~~~三成大人真是不懂這種邊走邊吃的有趣之處,這才是旅行的鵜鶘味呀…」左近把食物放回到廚房後,雙手抱頭邊碎碎唸邊往前走,看來他是完全忘了此行並不是要去旅行。

 

  「左近君。」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康的話不輕不重,也就那麼淡薄的一句。不緊不慢,說的那麼無聲無息-好像只是在說著平日的閒聊話語,儘管前一句與後一句的關係顯然不對頭-話一說完,家康本人也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似乎剛剛他說的真的就只是一句今天天氣真的好好-

 

  喀。

 

  而刀劍出鞘的聲音也在下一秒同時響起。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河德川駐紮地居城的長廊上,島左近踩著輕快的步伐快步前進,剛剛脫離那個讓他光是看一眼就渾身不舒服的房間,這下子可以好好的吸一口新鮮空氣,著實讓他心情高昂了不少!

 

  嘛-儘管不只那個房間,這地方他也不是很想一直待著,吸到肺腑之中的空氣也不向豐臣的駐紮地那樣讓他打從心底感到習慣,但總比要看著三成大人和和室裡的那傢伙面對面要好多了!

 

  掏出隨身攜帶的骰子,島左近在半空中讓骰子翻了個觔斗後又漂亮的接住!抬眼一瞧,喔喔,是單!不錯、正如他的預料!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和日麗、豔陽普照、剛過了六月天的梅雨季節,三河德川的住紮領地內一片忙碌的景象,下至人民上達居城,都有著各自忙碌著的事物。

 

  農田裡,剛剛結束梅雨季節的六月天中,田裡的農作物剛剛經過水露的滋養而漸漸迎向可以收割的季節。但同時,天氣酷熱起來也有一項害處-那就是開始活躍起來的各類蚊蟲,牠們在堪稱農人性命的作物上上竄下跳,讓農人們都得花好一番功夫才能驅除害蟲。

 

  而居城裡,也一樣不得閒-除卻被下派去給忙碌的農作田裡作為幫手的一些部下外,其餘的臣民也各又許多行政要務纏身,不論是關於民生的水利規劃,賦稅徵收,經濟處理,或是在軍務上的協調調動,與他國將領的軍事處理等等。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轟隆隆隆─────

 

  大谷抬起頭,望向天邊那與雷聲無異的機械噪音,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內灰黑色的巨大身影像隻大鳥般地劃過了天空,並在剛剛傳出偌大的城牆碎裂聲的低窪處載浮載沉的停了下來。

 

  「-果然不愧是家康君的戰國最強啊,雨一停馬上就現身了,應該在附近的避雨處待命了很久了吧。」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滴答…滴答…

 

  家康耳邊聽著水珠沿著破碎的斷垣殘壁滴落下來的聲響,覺得自己的心臟也跟著一起響徹在腦海中-不論是什麼聲一,它們現在都正以即大的幅度震動著,彷若產生了共感,彷若這個世界中只剩下周遭的所有聲音。

 

  順著視線望過去,自己的手有一半以上都陷在碎裂成堆的石塊裡,原本自己因為想要替罹難者挖掘出一條呼吸通道的手指還維持著曲起的動作,但如今-一切都靜止了,隨著自己掌心被某種溫度所覆蓋,以及剛剛那個男人的話語響起時。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碰-碰-

 

  伴隨著瞞天火光的爆炸聲一波又一波的響徹雲霄,覆蓋在原本就已經滿是哀號的戰場上,只是更增添了許多的驚訝和恐懼的聲響。站立在懸崖邊上的半兵衛等人望向正中央隨著爆炸的威力開始下陷的小樊城。

 

  左近一邊警惕著隨時會因為爆炸而飛衝過來的石塊,一邊斜昵著身邊眾人的表情。三成的表情自不用說,震驚、怒瞪、咬緊牙關…看的人都能感受到那股彷彿要具現化在週身的威壓。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成,我問你喔。」

 

  「幹嘛?」

 

  「你覺得黑螞蟻是不是很痛苦呢?」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啪啦。左近一腳踩在滿是泥濘的土地上,這陣子的雨勢實在太長,加之今兒個的雨勢更是張狂,像是頭上有個桶子不斷的澆在自己身上的感覺難受極了!如果是像淨身時那樣還好,但現在穿著這一身緊繃繃的戰甲就完全不同!儘管身上罩了個有罩跟沒罩一樣的蓑衣,還是無法改善一身黏膩感。尤其這路途走的鏗鏗绊绊,幾乎無法穩住重心。走一步還得要後方多踩個三步才能繼續朝下一步邁進,所謂趕路,實則壓根趕不了多少進度。

 

  「三成大人,這路真難走啊,您說是不是呀?」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劈啪-

 

  伴隨著滂沱大雨聲而奏響在耳畔的刺耳之音霎時響起,彷彿瞬間提醒了屋內尚仍苟延殘喘的生命們殘酷現實的存在。

 

  …那是,落雷嗎?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雨還在不停的下。

  不停不停的下。

  家康心想,這真的是場天照大明神賞賜的大雨,下了整整近一個月不說,就連自己即將面臨最後關頭的時刻,也依舊是下個不停。

  那彷彿是天在告訴他說,你的後路,再也沒有了。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轟隆的雨勢伴隨著雷聲落在外頭,一片山巒都被夜晚即大雨的簾幕遮蔽,看不清景色,有時風吹的大了,把幾絲雨水打成斜的,灑落進廊內,濕透了靠近外邊的長廊地板。剛聽到軍情會報的半兵衛,立刻下達了讓指定將領到自己房內召開緊急軍議的命令後,就轉身往自己房間走去,後頭的大谷吉繼隨即緊跟在後,在這樣漆黑一片的廊下,僅有隨行小姓手上的燭火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時不時還因為主人跑動的關係,導致火光不斷晃動。

 

 

  「半兵衛大人!」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嘩啦-嘩啦-

    斗大斗大的雨水簾幕般地不斷降下,因為時辰為半夜的緣故,那明明應當是吵雜的大雨,在此刻聽來,卻又像是靜謐的奏樂,將夜晚的深沉,拉的更開-尤其是,在巨大的山中要塞-小樊城內更是如此。

  陰暗的房內,只有正中央的一盞燭火幽深地亮晃著,火光所遍及之處,可以見到約七八個正襟危坐的男人們,那被燭光照亮的半邊臉面上,無一例外的都寫滿了深沉。

 

  但又不是正擔憂著什麼煩心事的緊鎖眉頭,而是一種…預感著某種大事即將來臨的表情-男人們是否正在期盼著些什麼?

   「沙沙」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劈啪-

  廊外的雨越下越大,甚至還打起了落雷,時而亮起而使房間瞬間明亮了一會的閃電,在這種雨夜裡格外的明顯。

 

  「這天氣…看來已是時候了呢。」銀髮紫面的豐臣軍師竹中半兵衛望向了遠方的落雷,看向杯中的茶水。今兒個的茶是葵葉浸泡的,橙黃色的茶水透著一股清香,低頭啜了一口茶,眼神撇向了面前同樣被覆蓋住面容的另一位軍師大谷吉繼。

  「-是啊-」大谷吉繼翻了下圖面,上頭密密麻麻記載著各式各樣的天候觀察紀錄。即使沒有伊予河野的巫女般的占卜力量,但憑詳細的天候觀察,其實也是可以粗略的預測天象的。比如這連日將近一個多月的大雨。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成,三成哟,別再接近德川了。

  那個男人,只會給你帶來不幸-

  -這是什麼意思?刑部?

  吾會給汝看到證據的,

  在不久的將來-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淅瀝淅瀝的雨聲敲擊著屋簷,明明是剛鄰近正午時分,卻因這連日來的大雨導致天色昏暗不明,明明是大白天,走在廊上卻像是逼近逢魔時刻般的詭異天色。

  但即使如此,即將是用早膳時間的小樊城內,依舊是人來人往地好不熱鬧,大家都是準備好要前往各自的用餐地點。一名將領剛從守城處回來,拍著戰袍上的雨滴,望見迎面走來的某人,揚起手打招呼。

  

  「唉呦,這不是家康大人嗎?」

  家康聞聲,黑色的瞳孔定眼看向眼前的人,笑笑地道:「佐藤大人,您好。」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谷吉繼,官位刑部少輔。在外人的眼中,他是個從裡到外都被謎團包圍著的男子.正是因為如此,不理解他的人恐懼他,厭惡他,理解他的人利用他,要求他。這個世界於他而言,就是一場由黑暗編織起來的網,他樂於在這片黑網之中漫遊生存,看到所有人的人沉浸於闇色的深沉之中載浮載沉。

  然而只有一個人例外。

  一個滿頭銀髮的人闖進了他的世界,初見到他的同時,他的身體散發著銀色的光輝,但或許是因為太過耀眼,光芒帶來的漆黑影子也同樣被襯的更加闇沉,如影隨形的跟在他的週身…但對方卻彷若未聞,一個勁的朝黑暗的自己走來,照亮了自己的四周。

  亮的讓自己,睜不開眼…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召開軍議的數日前。

  又一個剛練完劍的傍晚。原本都是清晨晨練的倆人,卻因今早大雨不斷,練習的時間直接改到了傍晚。其實很少有傍晚練劍的機會,但晚上練習有其好處,比起清晨微涼的氣溫,傍晚的風吹起來更為舒適。大汗淋漓的倆人一邊整理著因練習而散亂的衣襟,一邊往本城走去。原本是還算順利的路程,卻在走到半途時忽地又下起了大雨,離本城還有一段距離,迫於無奈的兩人只好躲到了附近店家的屋簷下。

 

  「哇-好大的雨啊。明明中午過後天氣都還蠻好的啊,沒想到到了晚上又下起來了,還一下就這麼大…」家康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兩人跑得還算快,也幸好旁邊就有屋簷,儘管雨勢很大,但幸好只有頭髮濕了些…轉頭看向一旁的三成,見到他望著瞞天的大雨,一臉的不爽。

  「秀吉大人…」啊,原來如此。

  「三成,不用擔心啦!秀吉大人不會有事的!」家康哭笑不得的說道,果然啊,三成就是這麼的以秀吉為重呢!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