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康生日賀文:手紙(注意,CP為政宗X家康,作者無能,cp傾向極清水)

 

  咻-咻-

  北風無情的在日之本的大地吹彿著,今年的冬天似乎比起過去都還要特別的寒冷,以往最早的降雪日致早都是在霜月的季節,可偏偏這一次的冬天卻整個提早到了神無月初就開始飄下淡色的霰。那之後,冷冽的天氣就一直壟蓋著天空,直至來到了隔年的睦月底,大地依然是一片的白雪茫茫。

  當然,這之中也是偶爾有太陽露臉的日子,但和下雪天比起來實在少得多,這讓平民們無不苦不堪言,農田裡大夥兒們辛苦了一整年的成果都還沒來得及收成,就已經被冷酷的寒冬逼的萎靡了許多,儘管即早的搶救下了一些,但就度過冬天而言依然不足夠這讓看天吃飯的農民們,面對這樣不平靜的冬天,除了嘆息還是只能嘆息。

  尤其是,位於日之本北端的奧州來說,更是不平靜。

 

======================================

  內室裡,一名男子正在讀信。

  『奧州國 伊達政宗大人:

 

    ……近日天寒交迫,各地皆民不聊生,耳聞貴國狀況尤其嚴峻,糧食皆無法供給所需,實感痛心。但因我國民生情況同樣亟需處理,無法親自前往拜訪給予協助,實在抱歉。同時,也十分感激您所給予的嚴防大雪要項紀錄,極為寶貴,十分感激。隨信附上一點心意,詳細數量已隨信附上,實望能給予貴國一些協助。貴國如能一切平安實屬在下最大的期望。如尚有需要協助的地方請再連繫,敬候惠覆。

 

                    大安

                            三河國 德川家康 僅啟』

 

  shift!敬候惠覆你個頭咧政宗將信反反覆覆上上下下看了不下四五遍,除了上述的那些片面文字外還真研究不出有什麼話外之音,搞到最後,甚至還將整張信紙放到一旁照明用的燭火上燒,結果特別的機關文字什麼的預想內的東西一個也沒燒出來,倒是因此不小心讓信紙燃了火,差點釀成火災!幸好最後還是把半焦的信紙給救出來了。

  刷-

  「政宗大人,關於最近的民生狀況您又在玩那封信了嗎?」

  紙門拉開,政宗的心腹-片倉小十郎拿著報告的捲軸資料正欲起身探進房內,就正正好撞見了裡頭那位大人焦急的要撲滅那不小心沾上火星的信紙。

  「呃,小十郎,沒啦我有好好做該做的事喔!只是休息一下嘛!」被看到這場面的政宗有點尷尬的回笑,把那已經焦了一半的信紙塞到下方,順便還眼尖的探視一下信紙的狀況嗯,很好,還是什麼都沒有被燒出來嘛我去!!

  「真是的,就算最近的民生狀況稍為和緩了一點,您也不該這麼快就散漫下來,畢竟雖然現在降雪已停歇,但是天氣還是相當寒冷,接下來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您身為奧州之主,在這點上實在應該跟寫那封信的那一位學習一下,正是這種時後才正應該要

  「行了行了小十郎,我不是都有好好的做嗎?就別唸了有什麼要報告的都呈上來吧!」

  「您真的懂了嗎?」龍之右目以懷疑的目光看著政宗,真是的,關於這信的事他也不是沒有解釋過對方這麼寫是什麼意思,可偏偏這位大人在這點上大概有點不太開竅

  「懂懂懂我都懂了!民生狀況怎樣了趕快講啊!」 

  政宗眼看這說教大概一時半刻停不下來,立馬喊卡!將心力全都放在接下來的政事上。

 

  至於那被藏到身後的信紙算了,晚點再來跟他糾結吧!

  

========================================

  另一邊,位處東海道的三河國也是一樣不大平靜。

  我是說,內心不大平靜。

 

  「井伊,你有看到殿下嗎?」抱著一疊東西的酒井忠次在長廊上邊走邊探頭探腦,只要看到一個能回答他問題的生物就直接湊上去問著話頭裡的那位人物。

  「家康大人?您找家康大人做什麼?半刻鐘前不是才剛進行過會議?還有什麼沒報告的事嗎?」被莫名其妙拉住的井伊直政愣了一下。

  「是有些事。殿下呢?」

  「呃-我是有看到剛才鳥居大人跟家康大人有在軍議房談事情啊等等,您現在去軍議房也遇不到的,我就是看到他們才剛從軍議房離開啊!」看到鳥居剛聽完前半段就想走,連忙從後頭趕上。

  「所以?他有說要到哪去嗎?」反正剛離開的話大概也不會太遠,酒井沒有停下腳步。

  「呃、我是有聽到鳥居大人提議說要不要去民間探訪一下現在民生恢復的狀況

  「好,那肯定是去找本多了。」轉了個彎,目的地轉往本多的機房位置。

  「欸等等-家康大人要我告訴大家不用跟過去-大人他我覺得家康大人需要適時的散散心鳥居大人大概也是這麼認為才會那麼提議的酒井大人,您要找家康大人的事應該不是很急吧?先緩緩一下可以嗎?」井伊擋住了酒井的道路,有點為難的說道。

  「散心?」

  「是啊-酒井大人不覺得,這一次的氣候異常造成的許多問題,讓家康大人身心都不是很穩定嗎?」

  「這是難免的,像這樣的氣候異常據說幾十年也難得一見,很多事情我們和殿下都是生手,不熟悉的狀況很多,殿下在這次的天災異變裡也做得很好,不管是糧食的調度還是農民的照顧,現在他只是需要時間去調適而已。」

  「對、對啊,反正,現在民生狀況大部分都慢慢上軌道了,家康大人為了這次的天災辛苦了這麼久,酒井大人您就行行好,就一刻鐘、不,半刻!家康大人說他訪視完就會回來的

  「……」酒井皺眉,似乎對這個提議不是很贊同。

  「拜託!酒井大人!」井伊直政雙手合十,一臉懇求。

 

  正當酒井還打算多說什麼的時候,天空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兩人都抬頭一望,看見戰國最強本多忠勝已經載著他們話裡頭的那位主子回來了,而且還朝向這裡直飛而來!然後那一位在快抵達這裡時帥氣的從本多身上跳下來,帶著風塵僕僕的飛沙走石往這裡前進。

  「忠次,直政?怎麼啦,臉色怎麼這麼奇怪?

  來人笑的爽朗,筆直的逆光前行。

 

  喔我的主子啊!您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呢!要不要這麼準時啊還真的半刻鐘!我正要準備說服成功酒井大人讓您去好好散散心了啊!

  一臉扭曲的井伊直政心裡叫囂著不停,根本無從欣賞自家主子帥氣降落的身姿。

 

========================================

  好的,讓我們再看回來奧州這邊。

  睦月底,儘管天氣已經好轉了些,但畢竟經過了長達四個多月的嚴寒氣候,積雪的處理和房屋及農田的善後依然需要投入諸多人力,農民們一齊努力的收拾這被不平靜的氣候異常給攪的亂七八糟的大地。

  「啊藍色的武士先生!」在一群農民的棕色身影中,深藍色的和服相當顯眼,一出現就成了焦點所在,農民的小領頭-伊月看到來人,便暫時放下了鏟雪的動作向著對方大力的揮手。

  「呦小伊月,我來幫忙啦!」伊達政宗摸了摸伊月銀灰色的頭髮笑著,他對於這位一直很努力的小女孩是相當讚賞的。

  「政宗大人,這些事情我們來就好,您不必-」一旁幫忙整地的男人們上前鞠躬,他們都是政宗的部下,從氣候異常開始就一直協助著農民們打理一切,正因為有他們,即使是在這麼嚴酷的冬天,生活依然勉強過得去。

  「ha!沒事。該處理的雜事都處理完了,再說,這些事情多些人手不是比較好嗎?」政宗也懶得跟他們這些部下客套,直接就揮起了自己手上的鏟雪工具做起活來。

  「嘻嘻,謝謝你喔藍色的武士先生~」伊月也不是會跟人一直客套囉嗦的人,繼續做著剛才停下的活,一邊做一邊閒聊:「真的很感謝呢,要不是有藍色的武士先生們,恐怕真的很難度過這個冬天

  「he!客氣什麼!我早就說過了,你們的幸福就是國家的幸福,這是我身為奧州之主該做的事!有什麼需要儘管說!糧食的配置狀況還好吧?還有什麼需要嗎?」啪地將滿滿的一大坨雪堆到推車上,政宗笑道。

  「嗯!基本上是勉強足夠了,真的謝謝,在糧食幾乎都被大雪毀掉一半的狀況下,您還開放糧倉發放食物」笑容在伊月紅撲撲的小臉上漾開,「不過,這樣好嗎?我們把你們囤積的食物領走了,武士先生們

  「沒事,大家都很高興能幫上忙呢,再說,城裡也有援助呢!」

  「啊說的也是,那些援助真的很有用呢!」

  「是啊

  「藍色的武士大人,真的沒有問題嗎?」

  「ha?」

  「您剛才說到援助時,臉色就不太好呢?」

  「ah-沒啦,真的沒什麼,只是忽然想到給援助的那個傢伙罷了!」

  「那傢伙?」

  「對啊,那傢伙實在讓人受不了呃,沒什麼啦,幹活幹活!!」驚覺自己似乎不小心說漏了什麼,政宗連忙把明明才堆了一半雪的推車推著就要走去倒。後頭的小伊月愣愣的看著那男人故做從容的背影。這時,她瞥見從男子的衣袖裡掉出了一張折好的信紙,撿起來看了一會後,她抬頭對著男人的背影笑著大喊:

 

  「藍色的武士先生!」

  「ah?」

  一轉頭,一張折疊的方方正正的燒焦信紙被遞到了他的眼前。

  「您掉了東西~」

  「欸-啊,謝啦-」

  伊月低頭從自己腰間繫著的一個小小的布包裡掏出了一樣小東西,連同信紙一起交給了政宗。

  「不用擔心喔!您和那一位的心意一定已經傳達給彼此了呢!」

  「ha-??」

 

  政宗一看,和信紙一起被遞過來的,是一個小小的紅色的菱角。

  奧州不大產菱角,太過濕冷的氣候並不適合這種植物,那麼之所以在這種時後會出現在伊月的手裡,就代表這是

 

  「再說,與其在這裡著急,何不讓對方放心呢?」

  看向笑得燦爛的小女孩,半晌,政宗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暗笑道:

  「真是的,居然還需要小孩子來提醒啊。」

 

========================================

  是夜,一片寂靜的三河國,惟獨某位大人的內室依然不大平靜

  「那個…家康大人?您真的沒有問題?」「是啊殿下,您別管酒井大人想什麼,您若是想要去『散散心』什麼的…真的不用介意可以跟我們說的!」「沒錯,我們會幫您擋著酒井,您就帶著本多去奧-」

  「各位,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啊?」三河國主德川家康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三名部下欲言又止的模樣,一整個不能理解的同時還覺得有些好笑。

  「…呃,家康大人您是真不懂嗎?我是說,您和奧州那位大人的事-」

  「獨眼龍?」

  「嗯對-我是說,我記的,就是,那個,您們不是說好了,那個-」井伊直政一整個很慌張,他不太確定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

  「…喔,你們該不會是指,前陣子我跟獨眼龍約好要去奧州的事?那個當然已經取消了啊,最近天氣異常,不管是他那邊還是我這邊都忙的很呢!」

  「-嗯是啊-不過-我是說-殿下-我們的意思是-現在呢-狀況已經-所以-」井伊發現他要好好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真的相當的難,正想轉頭尋求一旁的同伴幫忙時,家康發話了:「謝謝你們的關心,不過不要緊的,我們都是一國之主,這種事情我們都很了解的,再說,這段時間我們也有通信啊,放心好了!」

  「欸,但是-您確定真的沒問題?老實說,每次幫忙送物資過去的人回來後都一臉的莫名,說伊達大人總是拉著他們確定他送的信到底有沒有到您的手上,似乎很急切…所以…我們才擔心您們的溝通是不是…」

  「啊不用擔心,你看,這是今天剛收到的信,你們看看,不會有問題的啦!」

  家康將案上的信紙大咧咧的攤開來遞給眼前的部下們,三名部下爭先恐後的讀過信上的內容後,才像是放下心中大石般地,依依向家康道晚安,一個個關門離開。

  目送部下離開後,家康將收在盒子裡的好幾封信紙一封封攤開來,面對著桌上的張張信紙,再從頭看過一遍後,似乎很難忍得住嘴邊漾開的笑意。

 

第一封:

  『ha!無須在意!本奧州有我這個獨眼龍在,跟本不需要什麼援助!你啊,管好你自己的三河就行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援助啦!既然都送過來了我就誠心誠意的接受!你自己那邊也要注意,大雪什麼的我們這邊看的多了不用擔心,倒是你那邊啊,很少遇到這種狀況吧!就告訴你伊些注意的要項好了,首先呢

 

第二封:

  『笨蛋啊!我不是說過了不需要什麼援助嗎?你自己的國家管好了沒啊!還有,既然要送援助過來,信就給我寫好一點啊!你是在擔心信被攔截嗎!還是擔心小十郎會偷看?啊?算了,現在大致上還好,有你的援助,歲末還算過得去。你那裡也還可以吧?菱角和乾草的援助多謝啦,不過,上次說的農田裡要注意的事情有沒有照著做啊?記得回報一下狀況!

 

第三封:

  『喂,家康,我可否問一下,前兩封信到底有沒有送到你那邊去啊?我好像開始擔心送信的那只鳥到底有沒有送對地方為什麼你每次送來的援助裡附的信都是那樣?聊一下是會死啊?我都說那麼多了你不覺得你只回那樣的內容很奇怪嗎?嘖,對了,新年快樂啊!謝謝你送來的年糕,我已經分給農民們了!大家都說很好吃!

 

第四封:

  『喂-托你援助的福啊-現在很多事情都上了軌道了,從你寄來的東西來看,你那邊應該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好啦援助什麼的不用再送來了!你再送來,接下來就換我寄奇怪的東西過去了啊總之謝啦,我了解你的意思了,不過不管怎樣,你也要平安度過啊!再像上次一樣病倒,小心我這邊送驅鬼的豆子過去啦!還有啊

 

  最後的第四封,除了剛才拿給井伊他們看的那張外,其實還有一張。

  被墊在最下方,一大張雪白的信紙上只寫了幾個字: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呵呵,家康微笑著將今天剛收到的最後一封信連同前幾封信紙整齊的折好,一邊心想著太好了,獨眼龍那邊一切完好呢,也幸好他有讀懂自己送過去的信和援助的意義,相信一定是龍之右目以及身邊的人有好好的解釋給他聽了吧!

  自己也要繼續加油,將三河國好好的整頓起來,今晚就早點睡吧,這陣子為了能夠將因為氣候異常造成的民生大亂處理好,已經好久都沒有好好睡過覺了-雖然同時也是因為擔心,擔心奧州那一位搞不清楚他的用意而-不過,看來已經都理解了,真是太好了。

 

  下次見面,希望是彼此都平安穩定的時候呢!

 

  晚安,獨眼龍。

 

 

END

=======================================

p.s:簡略翻譯~

<手紙>就是信的意思;<霜月>是十一月;

<神無月>是十月;<睦月>是一月。

以上是日文對於月份的別稱。

後記:

  啊啊啊我終於終於又趕在1/31結束前把賀文趕出來了!!家康大人生日快樂!!雖然寫到最後覺得我快要無法把我一開始的初衷給交代清楚了果然文筆爛就是這樣啊望天

   這一次又寫了政家,只是是說各位大人有看得懂嗎?如果看不懂的話我在這裡解釋一下好了簡而言之就是兩只因為天氣異變而不得擅離崗位,但是其實又因為已經約好了在家康生日時的會面,因為這樣的天災勢必無法成行,因而覺得過意不去但是又擔心彼此的兩隻~~最後只好用信件和物資援助來互傳愛意(?)!

   政宗基本上在我的印象裡來看是個有點小衝動的男人,雖然大部分來說大家給他的印象都是和幸村相反的冷靜派-但在我看來完全不是啊!!這男人哪裡冷靜了!?許多事項都顯示他不是很冷靜的那一派啊!所以呢,大家就會看到他的信比起家康來說相當的碎言碎語XD但這是政宗擔心對方的表現~

  而家康基本上來說算是比較理性吧XD他了解政宗的脾氣,知道彼此一定都會想把國家大事給顧好,慶祝生日什麼的那種事當然是擺到後面,但是多少還是會有點可惜的心態但是,如果他學政宗一樣都在信裡面毫不避諱的把心情都說出來,政宗大概會因此無法專注在整頓國家事務上。因此,家康用每一次都相當公式化的信件以及贈送的物資來告訴政宗:「我很好,我的國家也很好,而我是有能力能夠給予你這些援助的,所以請你不用擔心也不用急躁,讓我們都把彼此的國家照顧好,你要知道,我們彼此平安穩定是比任何事都重要的!」

  政宗一開始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家康只會送來公式化的信件和援助,都不跟他聊一下即將到來的家康的生日的事XDD就是"你搞毛啊?我送了一堆慰問過去給在意的對象結果對方只會公式化的回我說一切平安多謝關照我們是什麼關係啊你這樣對嗎!?"後來經過小伊月的暗示(那菱角是家康送來後發給奧州農民們的物資之一,而菱角是三河的特產,並非奧州的產物,也就是說隨信附上的三河特產代表了家康的心意,告訴你說我很好,而我也希望你很好),至此政宗才明白家康的意思不再寫信鬼打牆了XDD

  嘛大家知道的,我寫的配對基本上都清水到了一個極端的境界,所以這文的攻受傾向一點也不明顯哪~不如說政宗還有點傲嬌的感覺XDD~大家就將就著看吧~還有~這一次德川四天王變成了擔心女兒沒有跟男朋友好好溝通的傻父母了啊XDDD酒井倒是基本上一點也不擔心呢XDD

 

  最後還是要說一聲!家康大人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柚子
  • 政宗真的傲嬌了啊www四天王的反應也超有趣XD
    表達得很清楚喔~而且大家都個性都很出來啊~我也覺得政宗是屬於衝動方的沒錯(指式幸村太熱血才會顯得政宗比較冷而以),小十郎就是要輔佐他衝動的存在(碎碎念什麼的w)
    看著政宗跟家康的對比真的會會心一笑啊w而且我說你們這對別讓旁邊一大堆人為你們操心啊www

    是說昨天是同人文日嗎XD我也才趕出一篇足永文(?)(過於意義不明所以沒什配對感)w就是之前跟你說到時間暫停的那個XD我們跨年結束後、一月結束的同一日都生了篇小說耶~XD
  • 沒想到你真的看了XDD辛苦了啊要看結構這麼亂七八糟的文~~謝謝哪~
    呵呵我最近發現我只要是寫配給家康的攻就會不小心把人家寫成傲嬌!
    明明寫其他作品的CP就不會這樣...難道!這是家康大人的魅力!?(揍)

    果然你也覺得政宗很衝動啊~~他真的算是隱性的衝動派XDD
    就是看起來挺COOL的不過遇到他在意的事情就會很衝動...咦這樣我不就承認蒼紅了嗎噯算了...(自己打自己XD)
    其實說起來,家康也不能完全算是理性啦XD
    不過一旦和政宗放在一起就會出現對比了~~
    是希望沒有把這兩只的個性寫的太OOC...
    家康的個性還是一樣難抓啊嗚~~~~

    哇哇我們原來這麼有默契喔!!?太神奇了!!等等就爬去看喔!!
    沒想到你真的寫了時間暫停的梗啊!!其實我原本也是打算試試看這個梗,不過後來發現時間暫停的原因很難解釋,就算是要丟到足利的能力上去解釋,我對足利的能力又不是很清楚...所以就放棄了XDD
    等等去觀摩YOU的文來了解一下足利的能力!!
    嘿嘿給有默契的同好來擊個掌!!!OH!!!!^^

    亞麻 於 2016/02/01 19:59 回覆

  • 柚子
  • 哇~你居然跑去看而且留了言(掩面)非常感謝~有給你一些靈感或幫助就好了~~

    不同就會顯現出性格的反差W這也是配對的樂趣XDDD
    不過我是覺得家康真的算是很理性的角色~自己的行動往往是思考過後做出的最終決擇...相反的常常看到跟他配對的攻都是處於衝動派XD
    也的確覺得小受的個性比較難抓,因為太難抓了最後都會變成寫小攻的的心緒,反而變成對小攻方的著墨比較多、跟小攻站在一起揣測小受了w
    (我的情況就是寫一寫變成...為毛寫的是足利比較多...我最愛的松永大人咧?)
  • 咳嗯這是一定要的嘛~互相支持喔XDD
    嗯嗯我是覺得雖然大多時候家康案起來是很理性的,
    不過有時候還是看地出來他感性的那一部份...雖然比起大部分的其他主要角色來說他的確理性的多~但深入到他的一些劇情時會發現他感性的一面,而通常那些感性面都很令我揪心嗚嗚~~通常會配給他的攻除了忠勝是無口(XD)以外基本都算衝動~像是三成啦~元親~政宗都是啊~~家康君辛苦了XDD(天音:還不都是你配給他的!!)
    小受個性難抓這點我們真的蠻像的~~不過目前就我寫的配對來說是只有家康有這種狀況,其他作品我的小受就還算好寫...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家康的個性實在太複雜~不過看你也是這樣,大概只能歸咎於我們都太愛我們心目中的家康和松永了~~~你說到和小攻站在一起揣測小受的心情...好像挺合的耶!?我也很常透過忠勝和三成來糾結一堆家康的立場和想法,結果發現家康說的話好少XDD你看這篇就幾乎都是政宗在講話,家康講不到幾句!!欸~就這個說法來看,我在想該不會是因為我們都想要好好疼惜和理解心目中的小受,結果反而當局者迷,需要從旁人(也就是攻)來襯托和推敲出小受的心理和形象...哇啊果然真愛就是這麼特別~~wwwwwwwwww

    亞麻 於 2016/02/02 2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