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四十三章:<櫻結>

 

  嘎-嘎-

  船槳划動,撥動著水流的聲音傳來,第三船裡一片靜默。

  高井呆呆地斜倚在船身旁,他還在消化剛才聽到的種種過往。森長滴著汗水靜靜地划動著船槳,他也在為剛才聽到的那些話沉寂著高野和秋山兩人默默的坐在本間身旁,一手撐著頭,懷想著那些五味雜陳的過往。

  風祭靜默地望著本間,他從本間開始訴說的那一刻,便一直都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動也不動,他只是睜大著那靈動的雙眼,一言不發地聽著這段往事。

 

  本間拿起水壺咕嘟咕嘟地慣了幾口,擦了擦嘴後喃喃地道:

  「那之後,我和秋山,高野三人都花了至少半個月的時間才有辦法下床能夠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祭拜那七個在那場慘案中死去的弟子的墓……

  秋山和高野臉色沉了沉,他們也都想起了當年那個和他們一同奮鬥的開朗夥伴。

 

  「之後,我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修復櫻上水,整個櫻島幾乎被他們燒得光禿禿的,除了重建那些建築外,還順便重新復原了那些被燒光的櫻花樹現在你們看到的櫻花,大多都是那一年裡重新培育種植的,這可是個大工程,花了不少時間呢!」

  高井回想了一下自己剛進門時看到的大片櫻花樹原來那都是剛重新種植不久的啊

 

  「水野的狀況算是比較嚴重的,他因為全身的骨頭都被掐斷,內臟也受損不小他整整昏迷了三個月才醒來。也因為傷勢太重的關係,他足足花了半年的時間才有辦法勉強下床,等到他恢復到能夠像常人一樣的活動時,都已經過了快一年了。」

  本間回想起那段時間的水野,真得是很淒慘。原本那麼有自信,一直都是那麼意氣風發的水野,那段時間簡直像個死人一樣,好像失去了大半的記憶後再重生一般問他什麼,他幾乎都不回答,跟他談話,他也好像根本就沒在聽

 

  「高井你們是發生那件慘案後一年才入門的,那個時候你們見到的水野其實已經算是傷完全好了,不過他變得很沉寂應該說變得什麼事都不是很關心的樣子

  高井和森長都下意識地回想起當年他們見到的水野,那時後的水野,確實看起來就像個病懨懨的傷患一樣,需要集合時總是像個幽靈似地突然出現,才剛宣布解散的同時,轉個身他又突然消失,好像空氣一樣時而在,時而不在。老實講,雖然只要是需要集合練習的課程,就算是晨讀,水野也從未缺席,遲到或早退,但或許就是因為那時後的他簡直就像沒有生人的氣息一樣,所以總會嚇到一些初進門的弟子-轉個身突然出現在身邊,回個身又突然不見!

 

  而水野平時存在感要說最強烈的時候,大概就是他固定會在下午的自由練習時段吹笛吧!基本上,那個笛聲是蘊含極深內力的考驗樂曲,每個下午,櫻上水的眾人都要閉足氣息,穩住內力來聽那笛聲長久下來,或許所有人的內力都被慢慢鍛鍊的十分厚實了呢。

 

  可是,雖然他的本事很強,但若非松下要求,他幾乎都不主動展現功夫,大家也都覺得這是他的脾氣所致,除了納悶以外,也就只是覺得無所謂,反正他既然是武功高強的前輩,就不會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原來,曾經發生過這麼大的事情-

 

  高井愣了愣道:「原來發生過這麼多複雜的事情啊

  森長也跟著接口道:「但是,還是不知道阿成師兄真正出走的原因啊?他那理由聽起來實在是有點該說是挺適合他的回答嗎?他還真是隨性的人

  秋山在一旁撐著頭道:「阿成那小子從以前就是那個樣子,讓人永遠搞不清楚他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說實在話,我們也一直都覺得那個出走的理由很莫名其妙但是既然他自己都這麼堅持了,我們也不能說什麼。」

  高野搔了下臉後道:「是啊雖然我也曾經懷疑過那件慘案會不會跟阿成有什麼關係?畢竟他那出走的理由真的太奇怪,他來櫻上水之前的過去也從沒聽他正經的提過半句很容易讓人忍不住想胡思亂想啊!但是這些都只是妄加猜測罷了,沒有什麼根據。」

 

  高井聞言,問道:「結果,最後還是不知道是什麼人偷襲櫻上水嗎?」

  秋山嘆口氣道:「啊啊。雖然我們這些倖存者都有提出過一丁點有關那些傢伙的記憶,但是那根本無法構成可以尋找兇手的蛛絲馬跡。我們也有積極地向松下掌門提出過尋找兇手好為那七名弟子報仇」講到一半突然緩慢地收了聲,他又想起了佐野笙悟了。

 

  高野苦笑著拍了拍秋山的肩頭接下去道:「但是松下掌門給我們的回答永遠都是『不要急,現在最重要的是修復櫻上水和養好傷……這種避重就輕的答案。但是,經過那次事件後,松下掌門有很長一段時間臉色都不是很好這件事一定帶給他很大的打擊或許他其實有背地裡偷偷去研究也不一定他說要去雲遊的時候,我還想他一定是去找兇手了呢!結果原來是去收弟子和找阿成啊,而且還一回來就給我們開這麼大的玩笑……

  秋山苦澀地道:「有時候我覺得掌門很過分他明明知道那件慘案對我們而言都是一個心裡的痛居然還用這種疑似模擬那件慘案的方式回來在樹上看到那一幕的時候,我還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找回自己的神經呢

  高野拍了拍秋山的頭道:「不,我想掌門就是因為我們老是沉寂在那種痛苦裡面,才想要下猛藥讓我們振作起來吧?他那人老是這樣,做些無理頭又轟轟烈烈的事情,但是背後總有些理由的。」

 

  秋山一手扶額道:「就算這樣也嗳,我真搞不懂掌門!不過先不說我們,水野他確實因此振作起來了吧?他終於又恢復之前那種意氣風發的樣子,老實說還真有點感到懷念咧!哈哈

  高井在一旁搶著道:「對耶!這倒是真的!水野他真的變了很多,和我們一開始看到的樣子簡直完全不一樣呢!現在聽起來,原來那才是他的本性啊!」

  森長笑道:「這樣說的話,還真該感謝掌門呢。畢竟發生過那麼慘的事情。不過,會讓水野君打擊這麼大的根本原因,還是阿成師兄造成的吧?」

  高野聽了笑道:「恩-阿成走後,水野確實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呈現那種隨時都會被激怒的模樣啊我們是可以體諒他阿成走了,失去了一個可以練功的好夥伴啦結果,那一年的論劍大會,雖然水野他還是表現得挺不錯,但是還是拒絕和武藏森對戰呢!」

  高井激動地道:「難怪他這麼清楚武藏森的事情!還說什麼自己是在論劍大會聽到的咧!他本來就是武藏森的弟子嘛!真要說起來,還算是風祭的師兄呢!」

  秋山道:「他是武藏森的弟子這件事情,我們是老早就知道了所以是可以理解他不想跟武藏森對戰的心頭結啦算了,反正他原本就是那樣一個倔強的小鬼,現在也好不到哪去!  高野喃喃地道:「只是,想起這兩年來的水野,真的不能不感到尷尬啊我們雖然都是受害者,但是受傷最深的應該是他吧那兩年的水野,真讓人不敢恭維問他啥話也不說,向他挑撥也沒反應,跟個幽靈一樣以前他至少還會振振有詞的反駁啊

  秋山笑道:「聽你說的,好像有被虐狂一樣咧!」

  高野無奈地道:「沒辦法啊,畢竟跟他相處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忽然變得這麼莫名其妙,誰都會不習慣吧?他要是好好的跟我對槓我還會覺得他是活著的呢。」

  秋山道:「的確,那陣子他簡直就像死人一樣

 

 

  「……要說他有什麼轉變,大概是風祭你進來後開始吧。」本間思索了一會後,突然說出這句話,讓高井等人都立刻地將視線轉移到風祭身上。

  「欸?」風祭愣了一下,他顯然沒有聽清楚剛才本間說了什麼。

  「對耶,這麼說的話倒是真的。以前水野可以說能不管就不管的,掌門雲遊的那三個月內,他也沒什麼改變不過風祭進來後,他倒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耶!」秋山一拍掌,頓悟似地說到。

  「呃?改變?什麼改變?」高井問道。

  「你們不覺得嗎?水野突然就現身幫助被包圍的風祭,而且還主動和風祭單挑,考驗他的能力,收他進門後還很積極的幫他訓練,教導入門課程啊!」高野在一旁邊回想邊一一細數。「……那確實是,不過他會教導風祭和我們,主要也是因為師兄你們離開的原因啊。」高井愣了一下後道。「高井!你那壺不開提那壺啊!」森長在船頭小聲地吐槽道。

  「哈哈,確實如此!這麼說來我們也算是好巧不巧的幫到了水野」本間笑著回答,但說到最後眼神有些黯淡了下去。

  

  儘管我們這麼努力的想要幫助你找回以往的精神,但你卻完全不去理會風祭他,確實是個很不可思議的傢伙,他才剛來,就能夠讓你振作起來唉相較於我們這些陪伴了你這麼久時間的同伴,你卻完全不在乎……

 

  「別忘了,你雖然是名義上的大師兄,但你不過是比我早入櫻上水一年的時間而已。在這裡,我的實力最強!你倒說說,你比我有資格選擇要進櫻上水的門人嗎?」

 

  「你雖然是大師兄,但實力卻差的可以!你不好好檢討自己這幾年來到底做了些什麼,還來管一個新人要不要入門的事?據我看,風祭可比你強多了!!」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不,水野,你說的很對。這兩年的時間以來,我確實是怠忽訓練了。但是,雖然不是我想要找藉口,但是,那是因為我想要想辦法讓你振作起來練武會讓你想起那些討厭的事,想起那差點送命的那一刻,想起阿成離開的事所以,我一直想要以我的方法來讓你振作卻沒想到這反而對你沒有任何幫助……

  我早該知道的,武功對你來說,是你的第二生命。失去武功的你,等於失去了存活下去的意義,能夠打擊你最深的,是武功;而讓你振作起來最好的辦法,還是武功。

  風祭的到來,一定讓你在他身上找回了當初練武的那份熱誠吧?那是一定的,就連我們這些人,都會被他眼中那股對武功的熱誠所打動,更何況是你呢?

  所以,你才會……

 

 

  「本間師兄,本間師兄!」高井的聲音傳來,本間才突然從思緒中被拉回。

  「啊?幹嘛……

  「我能問師兄一件事嗎?」

  「?」

  「我老早就想問了!現在聽到這些事情就更想問了!你們當初為何沒有離開櫻上水,還繼續躲在櫻島上觀察狀況呢?水野對你們那麼不禮貌,如果是我,我早就氣得立刻離開了!可是你們卻沒有走,這是為什麼呢?」高井的問題犀利又直接,讓本間一時語塞。

  秋山在一旁道:「喂高井,你幹嘛問這種問題啊!」

  高井轉頭看著秋山道:「因為我很好奇啊!掌門說師兄你們是因為想要再找機會回來可是,如果是我,我一定會覺得很生氣,不可能再繼續待在這裡了!就算是想找機會回來,如果松下掌門沒有設計那一幕,師兄你們就沒機會回來了啊,不是嗎?」

  秋山有點生氣的道:「這跟你沒關係吧!我們本來就打算等水野在教導上出了什麼批露時就出面的,讓那小子知道自己有多狂妄!」

  高井仍不放棄地問道:「可是,你們又何必這麼執著要回來跟水野對槓呢?憑大師兄你們的實力,就算離開櫻上水到別的門派,也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啊!」

  高野看不下去地道:「你夠了高井!我們在櫻上水生活了整整五年,這五年的時間對我們而言是很珍貴的!這不是你可以理解的牽絆和感情!」

  高井有點被問得堵住口,他轉頭看向本間問道:

  「本間師兄,是這樣嗎?如果是這樣,本間師兄當初應該不會離開,也不會對水野說出那些話的啊?本間師兄?」

 

  本間愣愣地看著高井,他似乎還在有點被這個問題理不清思緒的樣子。

  為什麼?為什麼啊

 

  「啊!各位!前面的船好像要靠岸了耶!我們要上岸囉!!」這時,森長的聲音從船頭傳來,船艙裡的眾人都紛紛探頭出去往外看。確實,本來一望無際的海面,現在已經看到了一片熱鬧的京城,不遠處的港口充斥著滿滿的船隻和人群,看來是個挺大的港口,第一船和第二船都已經慢慢的駛向港邊。

  「哇啊!到了耶!終於到了~」高野高興地歡呼著。

  「師兄們真是的,明明猜拳的結果,是我划一半後換秋山師兄划的耶?結果你們全都在聽故事……」森長苦笑著埋怨。

  「哈哈對不起啦!回憶的太認真了嘛!接下來我划兩倍回來,好嗎?」秋山笑著拍打著森長的肩頭賠罪。

  「師兄說的喔!」森長笑著道。

 

  因為已經快要靠岸,眾人也就開始收拾行囊準備下船,高井也忘了剛才要問本間的事,這讓本間舒了一口氣。因為他確實無法將理由告訴這些人。

  是不知道還是不能說?老實說他也不太清楚……

  不過

 

  「風祭。」本間突然叫住眼前正在彎身收拾東西的人。

  「是?」風祭有點被嚇到的跳了起來,船身稍微晃動了一下。

  「……其實……水野他……」本間有點遲疑地搔著頭道。

  「……?」風祭愣愣地望著本間,他那晶亮又澄澈無比的雙瞳認真的模樣,讓本間噸時有些語塞。

  「……呃,水野他,自從那次事件過後,其實就有留下一些隱隱的病根……雖然看不太出來,不過他的身子倒是因此比我們要脆弱了些,你跟他對打的時候要多注意。」

  沉默了一會,道出了這些話,本間有點不太確定自己原本是不是真要講這些?

  抓了抓頭,本間接著道:

  「不過,你也別太在意,不用太讓著他沒有關係,你也知道他那人的脾氣是最討厭別人看輕他了!要是被發現了,更別說是我講的哟。」

  「……是!我知道了,謝謝本間師兄!」風祭愣了一會後,露出了他那認真無比的笑容,對著本間道謝。隨後便應著高井的呼喚走出了船艙。

 

  呆站在船艙內的本間,在高野和秋山的催促下緩慢地走了出去。

 

  我這樣做是對的吧。

 

 

 

 

 

 

 

tbc

=========================================================================================================

咳咳,好的,漫長(?)的櫻上水回憶篇目前先暫告結束!!

之所以打上暫告的意思,就是指這還只是第一階段的回憶,

接下來還是會穿插些回憶片段的,只是這一段的回憶比較常比較完整~~~~

好久沒來更文了,我覺得我都已經有點快要忘記這文的感覺了耶嘿嘿.....(不好笑!!)

回憶篇暫時結束,接下來就是要繼續為新的劇情鋪陳,以及替回憶篇中的諸多伏筆藏線或收線,

這可真是大工程啊.....寫文有時真是甜蜜的負擔呢~

能夠把腦海中的故事好好交代出來當然很舒暢,但要怎麼交代,埋線,架構,表達又是另一回事...

 

目前這文大概經過了三個篇段,

前面風祭入門的[入門試鍊篇]算是第一篇段,

接著松下與阿成,小島入島後,是水野[成為櫻上水中心],算是第二篇段,

然後接著是剛結束的[回憶篇]是第三篇段,

再來要展開的則是新篇[論劍大會篇],

這接下來的新篇章主線就是以論劍大會為背景,

新門派,新角色帶來的諸多旋風與勾起的各種回憶和感情戲也會更多元複雜!

然後,也會藉著這新篇章開始深入到這故事的核心中....

換句話說,水野的過去,阿成的秘密也都會開始抽絲剝繭的鋪排出來....

唉,忽然好擔心自己沒辦法弄好這麼大的架構呢......

說真的,我原本只打算寫個了不起三十篇左右的中篇啊,這越來越龐大的發展是怎麼回事!!@@

請祈禱我能平安地看到這作品完稿的那一天.....= =

 

對了,至頂處放上了這次參加的成水合本宣傳頁唷!

合本陣容除了在下之外都是哨聲成水界的前輩大手!!!

多麼令人惶恐呀.....歡迎大家去看看捧場~~~~~~^^

那麼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eryl Lu
  • 開始期待[論劍大會篇]!!!!
    沒想到回憶篇中的本間會透露出對於水野這麼多的感情啊...
    有那麼一點始料未及~畢竟一開始兩人吵了那麼大一場架
    對了~鮮網好像真的越來越不穩定了~所以我搬家了!!
    目前還都再貼舊文,努力搬家中...網址如下!^^
    http://mypaper.pchome.com.tw/beryl0422
  • 謝謝blue佑大的賞光~~^^
    很高興看到搬新家的消息了~
    目前的鮮網我基本上根本每個點進去都是錯誤頁面,
    該不會從此以後就壞掉了吧...
    真擔心從此以後失去了一個可以逛文的地方了說~
    會常去新家逛逛的~也期待新文出產XDD

    論劍大會篇因為會開始讓他校的人物一個接一個冒出,
    所以寫起來比前面的架構更讓我頭痛呢@@
    畢竟我超不會抓角色性格,抓櫻上水眾就很累了,
    那些人氣滿點的他校角色就更甭提了> <
    不過我會盡量努力的!!

    本間大概是我這文裡面最不像成水文的一個角色表現吧...
    我原先的考量是希望有個從第三方的角度評判成水關係的人物,
    但又不想破壞掉成水的和諧,SO這個角色一定要對成水兩人都很關注,最好是對其中一方了解到有某種複雜的疑似情感在(像是一堆不合的矛盾與吵架...人家都說感情要開始需要有點催化劑...雖然這邊只有本間有疑似產生那種感情XDD),那會更能凸顯成水的情感與矛盾....原本這個人物我想安排給風祭,但寫著寫著不知怎的就變成本間啦~~~大概是因為本間的個性比較適合砲灰...XDDDD他的戲分有點因此變太多了,接下來大概會沉寂一段時間~~除了新角色和核心劇情要開始之外,也是因為畢竟他的任務暫時結束了XDDD啊不小心寫太多了SOTTY@@

    亞麻 於 2014/11/04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