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八章:<幼櫻>

海浪仍在風勢的助瀾下不斷地往前推著船隻前進,
三艘中等大小的船隻在海浪中載浮載沉地前進著,
其實在這種風勢和海浪的威力下,掌舵的人是不必花太多心力去擺渡的,
頂多只是利用船槳隨時好好控制好船的走向,別被海浪捲的迷失方向也就夠了。

第三船裡負責掌舵的森長小心地用眼角撇著前方,那距他們大概有五尺遠左右的第二船,
如果是這個距離,聲音小一點的話是不用擔心談話內容被聽到…豎起耳朵傾聽船艙內的話語,
將木槳小心地操在手中注意方向和力道。

本間坐定後清了清喉嚨,眼神望向船尾的風景,壓低了音量道:「現在開始算是我在自言自語!在我說完前都別打岔也別交談!不然我會停住再也不說了!」
高井和風祭點點頭,秋山和高野對望了一眼後也坐下來,看著本間。

本間靜靜地望著船尾一段時間,好像在思考著什麼,接著,他眼睛描向了風祭。高井愣了愣看向風祭,但風祭並沒有任何感到狐疑的表情,仍舊睜著雙眼,認真無比的看著本間。
本間看了看風祭的神情,閉上眼沉思著……這沉思實在有點久,久到高井都有點不耐煩想出聲詢問時,本間乎然開口了:
「要講清楚阿成的事情,就必須從我第一次遇見阿成開始說起,而要說起阿成,就不得不談到水野。我是在五年前左右入櫻上水門派的,松下掌門邀了在藍鳳山莊的我入門。我入門之時的櫻上水,除了松下掌門以外跟本沒有半個弟子,可以說我是櫻上水的第一大弟子也不為過。秋山和高野,都是在我入門後沒多久才由松下掌門陸續找進門來的,那之後,在四年前的全武林第二十七屆論劍大會之前,櫻島上一直都只有我們三人和松下掌門、香取師母而已。而在那三年前的論劍大會,因為秋山和高野都染上了很嚴重的傳染病,跟本無法出門,香取師母留下來照顧他們。所以只有我跟著松下掌門去參加論劍大會。」

「我就是在那裡,第一次遇見水野……」



「……本間,本間!」松下的聲音從樓下傳來。
才十四歲左右的本間泰明正在收拾著客棧房間裡的行李。
論劍大會已在昨天結束,今天是退房離開,回櫻島的日子,只是從今天一大早開始,松下就不見身影。
本間倒也沒怎麼在意,師父喜歡到處亂跑的性子他也見怪不怪了,反正師父要給掌櫃的錢大部分都放在他這裡,啥時要走都無所謂,要是師父今兒個不回來,他也樂得在外頭多逛個幾圈,反正花的是師父的錢。

但現在他卻聽到了師父在樓下喚著他的聲音,本間狐疑地推開房門,走至廊外探頭望下望,看到師父笑盈盈地站在樓下的梯前對他招手要他下來。本間搔搔頭,隨手抓了隨身的錢袋後便下了樓走向師父。
「師父,您老人家一早就到哪去啦?害得弟子好找!」
本間不太高興的走到師父跟前。
「抱歉抱歉!我有點雜事要辦哪!對啦!你過來,我帶你去見你的新師弟!」
松下笑得毫無所謂的樣子,話還沒說完便徑直往外走,本間無奈地跟上。
「師父…您又在路上隨便抓人收弟子了嗎?」
本間和松下走過熱鬧的市集,往通往溪邊的小路走去。
松下邊走邊回笑道:「不不!這次可是他自己過來向我要求收他入門的哪!」
「自己過來求您…?不會是昨天在論劍大會見到的人吧?」
「沒錯!你也見過他的喔!」
  
本間邊走邊回想昨兒個見到的人有哪個對師父特別有興趣的…但是想破頭了仍想不出來,昨天師父其實並沒有怎麼大顯身手,相反的還是一上擂抬沒多久就被打趴呢!如果是看了這個而想要入師父的門,那那個人若不是個白癡,就是個怪人!

本間還在胡思亂想之際,兩人已經慢慢踱步到了溪邊。這條溪並不寬大,過來往的人也不太多,但有架個古樸的石橋,溪中也有些漂亮的石頭魚兒,岸邊兒也種植了幾株相當漂亮的櫻花樹,隨著春風和煦地吹落幾梅花瓣落將在水面上頭,溪邊人不多,正顯出這裡的淡雅清幽。本間望著這份景緻,本來還在想溪邊不是應該種些能隨風飄盪的柳樹較為恰當嗎…但看著這幾株美艷的櫻花,一時間倒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太襯頭的了。
本間正想要對師父說這裡的櫻花似乎比櫻島上的還美上幾分呢,師父要不要拔幾株樹苗回去種種看…但話到了嘴邊乎然梗住了。

櫻樹下,有個淺褐色頭髮的小小人影站立在那兒。他微微地抬頭,望著在他頭頂那瞞天鋪蓋的櫻花樹,身子有一半幾乎被低垂的櫻枝給掩蓋住,看不清臉面,但那纖瘦的身形,淺綠色的衣裳,以及那隨風飄逸,有些半長的褐色髮絲,以及從那似乎不太高大的身子判斷,似乎是名比他年紀要小上許多的小女孩。

「哟!水野!讓你久等啦!」
松下的聲音在身畔傳出,本間才忽然醒悟過來。
那名褐色頭髮的人聽到松下的聲音後轉過頭來,映入本間眼裡的是張相當清秀的臉蛋,彎彎的秀眉,水晶般的冰色眼珠,微微望下垂的眼角,一頭褐色中分的半長髮絲襯著瓜子臉,是個十分漂亮的人。本以為這是名女孩的本間,卻在看到他的服裝是標準的男子樣式後一愣,更令他驚訝的是這是練武人的服裝式樣…而且,這人眉眼間透著的一股雖然青澀至極,卻陽剛堅烈的氣息。還有,雖是長得不錯的五官,卻連笑也不笑一下…或者更確切一點的說,簡直就像結了冰一樣地沒有半點表情,連眼神都不帶笑容…這樣的氣場,絕不會讓人錯認他是名女孩。
不過…他是個孩子是可以肯定的,粗略估計,大概僅有十歲左右。本間自己也只有十四歲,但十四歲也已是個逼近少年之姿的年歲,已足夠讓他看起來比這孩子大上不少。更重要的是,面前這人雖然相當清秀,也似乎十分成熟,卻仍然稚氣未脫,看得出來這是個孩子,大概是個剛滿十歲的男孩。

那名男孩走向前,對著松下微微點了點頭,但臉上的表情仍是冷冰冰的,絲毫沒有任何一點面對長輩的禮數。
斜眼看到一旁的自己,靜靜地望著,用沉默表示他的疑問。
松下拍著自己的頭爽朗地笑道:
「水野,他叫本間,是櫻上水的第一門弟子,也可以說是你的大師兄喔!打個招呼吧!」
本間連忙自我介紹了一番:
「啊!你好!我叫做本間泰明,初次見面!」
水野淡淡地望著他,等他說完後,才漠然地發話:
「你好,我是水野龍也。」
說話的語氣四平八穩地,別說點頭致意,就連眉毛也不抬一下…
本間不僅有點著腦,再怎麼樣,他的年紀比他大,又是他的大師兄(如果他真要入門的話),不管如何都不能這麼沒有禮貌吧?
話又說回來,他叫水野龍也啊…這一聽就知道是個被取了個如此有望子成龍期盼的名字…就某種意義而言還挺諷刺的吧?不過,撇去他的長相不論,這人的氣質神情,又倒挺有那麼一回事的…

不知好像在哪有聽說過一種說法,一般人在做自我介紹時,如果是說:「你好,我叫xxx。」是比較含蓄的人的說法;而如果是:「你好,我是xxx。」這是比較高傲的人的說法,意思是我是xxx,你知道我這個人是本該如此的理所當然,不知道我這個人是沒有可能的天理不容……
  
正想著,松下又開口了,不過這次是對他說的:
「本間,你應該有見過他吧?在昨天的武藏森弟子出場時,最後一個上場的孩子。」
本間聽了後努力地想了想,才忽然想起:
「欸…昨天我是到處跑來跑去地看每個擂抬的比武,武藏森那邊因為每場上場的人都很厲害,偏偏和他們比武的傢伙好像都不怎麼樣,一下子就被踢下擂台,所以我看到一半就離開了…後來回來時,只看到最後一看出場的人剛打完下台…可是,他那時候臉上包著包巾,看不清楚…等等等等等下!!!你是武藏森的弟子嗎!?」
松下大笑道:
「瞧瞧瞧!什麼和他們的比武的傢伙都不厲害啊!你要是去和那些被你說不厲害的人比,沒兩三下就被打趴啦!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你也是武學之人喔,怎麼像個小姑娘看戲似的!」
本間被這麼一說,有點臉色微紅地道:
「師父,您也不必這樣…」
其實平常時後松下也是常常這麼損自己的,但那是在櫻島裡大家都熟識的狀況下,自然不必太拘束。但現在可有個剛認識的「外人」在啊…這不是擺明了不給他面子嘛!

但水野並沒有對此多做任何評論或是想要表態的意思…他只是淡淡地道:
「戴頭巾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大會的規定不允許。」
呃?原來他是在解釋自己剛剛說戴頭巾所以看不清楚這件事?
本間思索了一下後才拍手道:
「對喔!論劍大會好像有個規定,說十一歲以下的孩子不准上台參與大會?你是為了隱藏自己不滿十一歲啊?」
水野淡淡點頭。
松下笑著道:「其實他已經快要十一歲啦,只是大會的規矩囉嗦得很,差幾個月也要斤斤計較!這場大會也有不少孩子用這種手法逃掉大會的檢查呢!最近這幾年傑出的孩子可有如雨後春散般地貌出來哪,武藏森內部其實就有不少……我很期待能碰到他們呢!」
本間這時才又忽然想起之前他相當驚訝的事情,驚慌地道:
「師父!他真的是武藏森的弟子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哪能收他入門啊!」
  
水野聽了,微微皺起眉頭道:
「怎麼?武藏森的弟子就不能轉入他派嗎?」
本間有點被他突如其來的發話嚇到,結結巴巴地道:
「不是…可、可是,武藏森是江湖上的名門正派啊!我聽說他們已經連續稱霸好幾屆的論劍大會了喔!我還聽說武藏森門禁森嚴,能帶來論劍大會的都是他們掌門認定的高手!你能上台,代表你一定也是高手吧……這樣的話,武藏森怎麼可能會同意你轉派…」
水野頭一偏,冷冷地道:
「松下掌門已經同意了!」
本間愣住,轉頭拉住松下道:
「師父!這不是真的吧!你真的要讓一個武藏森的入派!?」
松下笑笑道:
「是啊!你不用擔心啦!我已經跟武藏森的掌門談好了~」
本間不大相信地轉頭看看水野,他看起來並不像是如同松下所說的「已經取得武藏森掌門的同意」,如果是的話,他剛才就應該會說「武藏森已經同意了」才對啊……
  
松下拍著手道:
「好啦!本間,其實我會把你帶來,是要你把錢一起帶過來,我們要一起去找大夫。」
本間聞言,愣住了,找大夫?
松下指了指水野道:
「他受傷了,是在昨天的論劍大會受傷的。」
本間狐疑地問道:
「……既然是在論劍大會受的傷,為什麼武藏森的人不給他醫治?」

松下踱步離開,指著溪邊一處高掛著的洪大夫醫館道:
「因為出來的太匆忙了啊~他又隱忍傷勢不肯說出來,裝做自己完全沒事的樣子,剛剛來接他的時後才看他臉色不太好呢!好啦好啦!走吧走吧!」
水野似乎有一點不是很情願的樣子,但躊躇了一會後還是慢慢跟上了松下的腳步。本間雖然聽的滿肚子疑問,但也只能跟上。

他望著水野的側臉,剛才因為被櫻花的景致遮住,又有些驚慌,所以沒怎麼細看他的臉色。如今細細看去,的確能發現他的臉色有點兒慘白,的確是在隱忍著傷勢…

可是,為什麼不肯說出來呢?為著自尊嗎?或許是很像他這種高傲的人會顧慮的事情…昨兒個他因為晚到,水野的比賽他根本沒注意到是他贏了還是輸了,和他比試的人又是誰?好像也是很快就離開了,所以他也沒看清楚是哪個門派的人…

還有,為什麼轉派這麼重要的事情,非得要匆匆忙忙的,連療傷的時間也不給呢?難道武藏森掌門其實很討厭這個叫水野的弟子?所以巴不得他趕快離開嗎?可是,即使冒著被大會的人發現的風險也還要蒙面讓他上場參賽,這證明他的實力應該不弱才對,那又是為什麼……?


懷著滿腹的疑問,本間隨著松下和水野踏進了醫館。
邊道上,櫻花仍舊飛舞著。



TBC
====================================
讀者大大們好久不見~我又來囉!
咳咳,我知道看完這一章的讀者一定會很想砍了作者……
不是說回憶篇開始了嗎!!為什麼阿成一個影兒都沒現身?啊??
呃~大家冷靜!冷靜啊!我只說是回憶篇開始,沒有說這是成水的回憶篇啊~(挨揍)

好啦對不起沒有事先講清楚……@@
那個,因為這是本間主視角回憶的篇章,所以基本上真的都是以本間來當敘事者的,
至於阿成嘛……跟正篇一樣,他要登場大概還要個四五篇回憶篇喔…(被揍飛)
再那之前大家看的都是本間和水野的故事…
我記得前面幾章有提過,本間同學會被我放在一個還蠻重要的位置,
因為他在促成成水回憶和關係上其實有舉足輕重的關鍵地位,
大概跟小將一樣,都被我定位在成水關係的潤滑濟上了~
不過我越寫,越覺得這個潤滑劑配角好像會被更提升一些重要性…

關鍵點提示,從現在開始述說的回憶篇,
本間的述說會有一個部分其實是刻意的(謊言),
算是個善意的謊言吧…大家可以邊看邊找找看到底哪部分是謊言喔~

最後讓我吶喊一下:期末真是個討厭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ndradq3ot3
  • 不錯,看了就推,這是美德!
    精美禮品送完即止
    Line帳號 Lvmiss.。com
    先哱吞创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