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章:<顫櫻>

水野瞪了松下一會,知道無法反駁,緩緩低頭,算是答應。
佐藤在屋簷上頭看得明白,眼角一挑,笑得開懷,大聲道:
「龍也!小心啦!我來囉!」
隨及,立刻望下一躍!


當佐藤一從屋簷上跳下,本來靜靜站著的水野,卻立刻俯衝向前,先佐藤一步到達了樹底。
兩腳一蹬,左掌一翻,試圖要將佐藤擋下!佐藤卻毫不慌亂,一腳往前一踢,擋住了水野的左掌,
令一腳直望樹幹襲去,水野佐掌被一擋下後也立刻做出反應,身子一翻,右腳一格,將佐藤的右腳擋下。
接著兩人都是一轉身,一蹬一跳一格一擋,以兩腳之力去阻擋對方。
慢慢地,兩人竟然開始隨著這些格擋的動作往上移!

「你們每個人,仔細看清楚水野和佐藤的動作,然後告訴我你你們發現了什麼?」
松下忽然發話,把看佐藤和水野兩人的纏鬥看得驚呆的眾人嚇了一跳。

風祭看了一會,首先舉手道:「呃…他們兩人,幾乎完全不用手,只用腳在格擋,就已經慢慢爬上樹幹了。」
高井道:「好厲害,他們明明手都沒怎麼使用,卻只靠腳的力量就可以阻擋對方,還可以慢慢往上爬!」
古賀道:「一直處於攻擊一方的都是水野君,佐藤兄似乎只是在防守…」
森長道:「啊!他們剛才好像有慢慢下降的樣子?」
本間道:「那是水野的攻擊奏效了,如果水野的攻擊比較強,他們就會慢慢往下掉,但是如果佐藤的防守較強,佐藤就可以緩慢往上爬。」
  

這時,水野身子向後一個空中翻轉,兩腳一踢,正中佐藤的腳裸!
佐藤身子微微一晃,有些無法撐住全身重力,傾斜地往下掉。
但他才掉個幾尺的距離,便立刻腳步快速移動,也是一個大翻轉,瞬間躍過了水野的肩頭!
水野見狀,立刻望上直衝要阻擋。

看了一會,五味愣愣地道:「你們覺不覺得…他們的攻擊明明這麼猛烈,卻不讓那棵樹有絲毫晃動啊?」
高井叫道:「真的!那棵樹明明不是那麼堅硬的呀?我練習的時候也是用它,那棵樹晃的可厲害了呢!」
野呂怯怯地道:「對、對耶,我也是…」
風祭忽然大叫:「啊!我發現了!他們雖然看似像是在猛烈的踩著樹幹,其實…其實他們的腳,碰到樹幹的機會非常少,大部分都是碰到對方的身體!所以-所以樹才會激乎不搖晃!」

眾人嘩然。

松下笑笑地點頭道:「沒錯,卻實是這樣。第六路輕功要學得好的要領其實就在這裡-不能將樹幹當成是之前五路輕功路子的堅硬地面,而要當成只是一個基準點。其實呢,你們前面五路的輕功雖然大家都能表現得算可以,但那是因為你們所踩的地方都是堅硬的地面或是屋簷,所以就算做得不好,也可以因為踩著的地方很堅硬而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但這個問題到了練第六路時就變得很明顯了。風祭,你說說看這是為什麼呢?」
風祭抓抓頭,一會兒後道:「恩-因為樹不像我們所踩的地面或屋簷那麼堅硬,它很輕而且容易晃動,所以我們要是無法掌握好腳步的路子,一樣把樹幹當成是路面一樣可以踩的地基,就根本無法學得好了。」 
古賀在一旁道:「所以原來,我們之前的練習方法都錯了嗎…?」
松下笑著道:「這並不能怪你們,畢竟你們都是從第一路的基礎開始練習的,會發生這樣的問題也是在所難免。再說,第六路的最終目標是要你們只用腳就爬上樹梢,你們被這個目標給侷限,才會覺得是必須要將樹給當地基踩著才能上去,久而久之自然幾乎忘卻了前面五路的輕功基礎……如果沒有發現到這個問題,而繼續第六路,第七路這樣練習下去,也只是白費功夫,每一路都練不好了。」


頓了頓,松下雙手插腰道:
「第七路輕功其實是第六路的延伸路子,第六路是單純以腳步的內力進行樹幹的支點踩踏,而第七路則是藉由身子的內力和步伐,在樹幹上進行翻轉,騰空,攻擊等等的出招。所以你們才會看到幾乎都是水野在攻擊,佐藤在防禦。其實不是,水野使的都是第七路輕功的攻擊招式,而佐藤只是單純地以第六路的支點踩踏基本功進行躲避和攀爬。所以,這種比試,使第六路的人絕對是處於劣勢,因為他不能攻擊!但是,要是能完全躲過攻擊之人的招式而到達樹梢,便真可說是爐火純青了!」

松下看向一干青衫弟子正色道:
「你們要記住,第六路輕功看似相當基本,但其實它是櫻上水派輕功的最核心之處,大部分的人,都是通過這第六路時才發現到之前自己的問題在哪,才能慢慢地去調整。」
本間在一旁聽了大感慚愧,低著頭道:
「松下掌門,我真是慚愧,居然一直沒有發現到自己的問題,就這樣一直練下去…難怪我從第六路開始的輕功路子都練得不好,還只道是練不熟…」
松下走過去,拍著本間的肩頭道:
「沒關係,能夠發現問題才是最重要的,這和時間早晚沒有關聯,你們能夠藉由他們兩人的比試而發現關鍵所在,是好的開始。之後,是你們各自的領悟了,看別人做和自己做畢竟是不一樣的。」


他們說話的當兒,佐藤和水野還在纏鬥著,現在他們已經在樹的中心處一來一往連拆了數十招,
佐藤笑得開心極了,看來對於這場比試,他相當樂在其中!
反觀水野就不是這麼回事了,這人幾乎從頭到尾都是緊皺著眉頭,嘴角緊咬,似乎一刻也不放鬆,
好像面前和他纏鬥的人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花澤在一旁看了一下後問道:
「松下掌門,水野和佐藤真厲害耶...他們當初練這輕功時,也是您在他們面前示範後他們才發現問題的嗎?」
松下笑道:
「不,用這種兩人比試來讓觀者看出關鍵的的方法必須要有兩個實力相當的人進行才可以,當時能夠和我一樣程度進行這種比試的人,櫻上水沒有半個。所以這輕功的關鍵處是他們兩人自己領會的,至於是怎麼領會的?我倒是不清楚就是了。」

本間聽了有點不甘願地道:
「那-那掌門,您怎麼不早一點兒安排他們兩人進行這比試,讓我和秋山他們可以早點發現問題啊……?」
松下回道:
「嘛-我是希望你們也可以像他們一樣自己發現問題所在…不過顯然經過很長一段時間還是不行的樣子…」
本間等人聽了,臉紅了一片。

松下接著道:「何況等我想要這麼安排的時候,佐藤就已經離開了,所以也沒有辦法啦……」


「啊!他們已經快到樹頂了!」
森長叫道,大家立刻將注意力放到了那兩人身上。
的確,他們已經慢慢地快到了樹稍,佐藤還是笑得燦爛無比。
而水野大概是被逼得急了,臉色是更加難看透頂,纏鬥的速度也越來越激烈,幾乎快要看不清他倆的動作。
而就在離樹梢只差兩步的距離左右時,水野邊喘氣邊漫著冷汗,在這樣下去,阿成就要到達樹梢了!
他牙一咬,心一橫,一手扯住樹枝,藉力一甩,兩腳騰空,直往佐藤腹部襲去!

佐藤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有些愣住。
第七路輕功的功極招式只限於腳步的運用,就連中招處也必須是對方的腳部才行,
這樣攻擊腹部的狠招可是完全脫離了第七路輕功的路子!而且這雙腳直擊的攻擊模式,似乎並非櫻上水派……
但佐藤並沒有退縮,他只是輕笑了一聲,隨及順著那腳的攻擊一個後空翻,然後左足輕輕一點水野的小腿處,
再一次翻轉,便忽地像隻鶴般地穩穩落將到樹梢上-這是櫻上水派第一路輕功-『騰雲野鶴』!

嘩---
樹下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無不拍手鼓掌地歡呼!
佐藤贏了!
水野落在離樹梢兩步間的枝頭上,些些地喘著氣,眼神黯淡,似是相當沮喪。

上方的佐藤蹲了下來,在水野的肩頭上輕聲道:「好懷念呢,龍也。以前,我們也曾經這樣比試過……」
水野聽了身子顫抖了一下,一個翻轉,輕輕地往下落將到地面,沙塵微揚,飛飄在水野的週身。
佐藤也跟著跳將了下來,落在水野的身旁。

眾人迎上前,一個個都對佐藤說好厲害,好佩服,同時也對水野給予極大的讚賞與鼓勵,
他們倆人表現出的高水準演出,令眾人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風祭也走向前,他的眼神亮閃閃地充滿著光輝,走向佐藤和水野高興地道:
「水野!佐藤師兄!你們真的好厲害喔!!」
水野抬頭,看到風祭那毫不遮掩的佩服神色,暗了暗眸子,似乎相當悲傷。
他緩緩地走出人牆,往松下掌門的方向走過去。
風祭不解地想拉住水野:「欸?水野…?」


「你有什麼話要說嗎?水野?」松下一改之前笑的從容的面容,手插著褲袋,靜靜地問。
「……」水野靜靜地垂首,靜默了好一陣子。後方騷動的眾人也注意到了那邊廂的奇怪氛圍,
一時間都安靜了下來望向水野和松下掌門。
佐藤靜靜地看著,本來的嘻笑臉孔也沉靜了下來。

「松下掌門,很抱歉……」良久,水野才緩緩地說出了這幾個字。
「喔?抱歉什麼?」松下沒有什麼表情地問道。


水野輕輕抬頭,眼神黯淡地道:
「我還是無法完全接受櫻上水……我會遵守約定,今天就會離開。」



tbc
================================
好我知道這一章比起前面來說顯得更加乏味了!!!!> <
武功經念得比前面還要多啊~~~~]
請原諒或許是因為作者職業病的關係,
一不小心就會冒出一大堆類似說教的東東,
請讀者大人們多包涵啊啊啊~~~~@@

這一章除了那些囉囉嗦嗦的武功經外,
其實也點出了水野的一個大問題,
眼尖一點的讀者或許會發現到~
而這個問題其實跟佐藤也有關連。
至於水野為什麼會因為這個問題離開,
離開後他該何去何從?阿成又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後幾章會慢慢交代清楚滴!!!
敬請期待囉~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乖仭倍

    華碩多國語翻譯公司
    tel:(02)2369-0931-
    超低價翻譯服務:
    多國語言專業翻譯,
    台師大教育部長期配合,
    韓文0.9日文0.8英文0.7元起!
    請複製以下網址到ie
    網址:http://www.5sister.tw/

    佶億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