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十五章:<櫻挑>


知道自己錯怪了水野的高井,有些倔強的斜望著前方的淡色背影。他開始擔心這人會不會哪天找自己算帳……
另一邊,聽到水野說出的真相後的五味,奇怪地道:「既然是這樣…為什麼水野君你那時後不說清楚呢?」
水野頓了頓道:「那時,我並沒有想到是掌門搞的鬼…」

閉上眼後,水野繼續道:「說來慚愧,雖然我隱隱約約有感覺到島內似乎有什麼本不存在於島內的生物悄悄地溜了進來,但幾乎不易察覺,幾次尋找也沒甚下落,所以,雖然覺得有些不大可能,但是我那時還是將攻擊他們的可能元兇歸到本間師兄他們身上。不過,為了他們的面子著想,我是打算等事後再找他們出來問問的。」
  
高井奇道:「啊?為什麼是本間師兄啊?雖然昨天見到他們的時候很震驚,不過他們那時候確實說要離開…是忽然又回來正好撞見…嗎?」

好像又不大對。

「難道說,本間師兄他們說要離開櫻上水…其實一直都還躲在島內觀察我們嗎?水野君,是這樣嗎?」
風祭忽然領會了過來,歪著頭問道。

水野點頭:「我是知道他們一直都在島內,師兄們躲人的功夫也太差了點…不過掌門隱藏行蹤的本事倒是厲害,不但能幾乎避過我的耳目,還能不被同樣在隱藏自身的師兄他們發現,真有本事啊!」
面對水野的冷嘲熱諷,松下嘻笑著不以為意。
「……」本間和另外兩名出走的秋山、高野,一聽都是愣住,知道被識破了行蹤,又被水野這樣毫不避諱地點出他們的無能……
三個人臉頰微紅地低下頭,不再作聲。

花澤弱弱地舉手道:「被水野君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那時候我好像有感覺到有個像是小石子一樣的東西打到自己的左腰部位,那時有一陣極大的痛楚傳來,我就感到呼吸困難地倒下去了…不過,那時候因為剛好正與不破兄在對打,所以才幾乎忽略了那像小石子一樣的東西…」
抬起頭,對著松下掌門道:「那就是…掌門做的嗎?」


松下一手撐頭,一手領了酒瓶又灌了幾口後道:
「沒錯…我本來一直在找可以現身的機會,所以就稍微利用了一下你們倆了。不過,你們也不用這樣看我,你們倆昨天的姿勢確實不對,雖然因為你們的內力還不夠厚實,所以就算繼續打下去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傷害…我只是推波助瀾一下,讓你們注意到問題的所在而已。怎麼樣?現在好好回憶一下,應該可以發覺自己昨天的問題出在哪了吧?」

眾人一聽都是大感惡寒,哪有師父用這種方式在教弟子體會的!?
花澤和不破發著冷汗,細細一想確實對昨天的練功姿勢有所助益…
不過也不必用這種方法啊…要不是水野的幫忙,他們現在早就沒命了!!

高井這時舉手問道:「就算是這樣,掌門,您又為什麼要在之後用那種方式現身呢?昨天我們每個人差點就被打死了…您就是要試探我們,也該手下留情一點…」
松下道:「哎呀,如果不逼真一點,不就沒意義了?高井,你自己回想看看,昨天的打鬥,你學到了什麼呢?」
高井聽了一愣,奇怪地搔了搔頭道:「學到什麼…我除了記得自己被差點打死以外可什麼也不記得…」
風祭這時忽然道:「那個…松下…掌門…您難道是要我們了解,如果遇到外敵的話,評我們現在的功力跟本就無法抗敵…是嗎?」
松下道:「恩-有點對,也不大對-」


忽地,那名擁有著一頭金髮,原本一直笑著沒有發言的新面孔少年發話了:
「幹嘛想得這麼難呀各位?腦子不稍為使一使可是會生鏽的哟!」


他這一發言,把大家都嚇的愣住了。大家對這名金髮的少年都相當陌生,交頭接耳地詢問這人是誰?
高井不大高興地道:「就是你啊金髮小子!昨天差點就把我給殺了!!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金髮少年嘻笑道:「就憑你?算了吧!我要殺你可是比翻個手掌還容易!要不是為了讓你體會龍也的用心,我才不想跟你耗這麼大的功夫呢!」


啊?大夥兒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少年剛才說了什麼?


一聽到那名金髮少年的說詞,水野的臉色立時變的非常難看,
他狠狠地瞪著那金髮少年怒道:「佐藤成樹…我可不記得我跟你有關係好到可以讓你這樣直呼我的名諱!!」

風祭愣愣地望著水野,雖然他從剛開始到現在的臉色都很低沉,但當他面對這個叫「佐藤成樹」的人時,似乎是更加的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似的…

被叫做「佐藤成樹」的人轉頭笑笑地道:「幹嘛這麼衝嘛龍龍~我們的關係不是好得很嗎~」

水野一怒,手掌往地上一拍猛地站起,抽出腰間玉笛往面對自己大概僅有三步之遙的佐藤打將過去!
「厚顏無恥!誰跟你關係好!!」

佐藤不慌不忙地伸出右手指頭一擋,便輕輕巧巧地將水野的攻擊化解了開來,而當水野正欲將玉笛一個翻轉望側邊攻擊過去時,
佐藤手掌一翻,將玉笛緊緊扣住,笑著道:「龍也啊,現在可不是打架的時候哪,大家都在看著喔!」


水野被這麼一提醒,頓了頓,手指一轉,硬將玉笛抽出了佐藤的箝制,
轉身坐下收好玉笛,但臉完全不再看向佐藤。
大夥兒面對眼前這場鬧劇,都是一臉的驚異。
他們平常極少看到水野發這麼大的脾氣-而且-好像還是惱羞成怒-
而面前這個一頭金髮,名叫「佐藤成樹」的少年卻輕輕鬆鬆地便勾起了水野的脾氣,
而且,他們的關係似乎匪淺…?

佐藤沒有對水野的行為有什麼反應,他只是轉過頭,一拍膝笑著道:
「高井,我可是說得很明白,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之所以花這麼多時間跟你在那邊瞎耗,是為了讓你了解龍也並非無理頭的在壓榨你們。你回想看看,要是你沒有接受龍也的教導,你能擋的了我一招半式嗎?」

高井一聽,稍微回想了下昨兒個的情形…確實,如果他沒有接受水野這七天以來的指導,他根本無法如此熟練使用櫻上水派掌法來面對眼前這個強敵…其他的門人弟子也稍微回想了一下,的確,雖然他們幾乎是在一招之內就被打趴,但也多虧了這幾日以來的教導,他們在面對敵人時並不會多慌亂,被攻擊到後也沒有傷的多重,只因他們這幾日來的內力修微雖步甚精進,但也著實提升了不少。被攻擊到時的強度他們非常清楚,但能瞬間調整內力反之抵擋,雖然不多,但替他們自己化解下了大約三成的攻擊…


古賀推了推眼角道:「我了解了。所以說,掌門您們是利用了本間師兄他們的躲藏,以及攻擊不破兄他們的機會,特意引起對水野君教導問題的衝突,來觀察和讓我們明白水野君得用心良苦…是這樣嗎?」
風祭一聽,才恍然大悟地張大了眼。
松下笑著道:「大致上是這樣沒錯。本來在高井和水野一觸即發的時候,我們就打算衝進來了,不過-風祭君突如其來的行為,也讓我們有些吃驚呢!雖然他很努力的想要替水野討回公道,但依然還是不大行-幸好是不大行,不然我可不知道接下來我們的出場有沒有用了!」
聽到自己的名字,風祭臉色微紅。昨兒個他其實啥也沒想,只是一個勁的想要幫水野解圍,等他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時,才發現高井已經站在自己面前準備接招了。
後來他也只好豁出去,用盡自己這七天以來的學習成果試圖高井比試…

水野沒有阻止,在結束後還走過來用話語來表示自己已明白他的用意,讓風祭很高興!只是高井知道歸知道,卻仍然不能完全諒解水野,本來令他有些慌亂,但之後,那三名黑衣人就衝了進來,讓他幾乎完全忘了他替水野出頭這件事…
現在,突然地被掌門提起來,才想到自己昨天一時的莽撞。





TBC
====================================
其實我個人是覺得我有點拿捏不準阿成和水野之間事隔多年後的互動方式……
可能會有人說,你這麼參考原作,可是原作裡阿成在救了小將後,
向水野表示要回歸足球社時,水野可是表現得很落落大方啊?
一點也沒有像這文裡這麼暴躁的樣子??
唔~首先我得先說,
當然我承認我的文筆不到家,寫不出那種感覺;
再者我也得承認我還無法拿捏好他們倆的個性;
三者…在我的認知印象裡,水野是屬於挺複雜的人。
他會想很多,也會想的很深很廣,他是聰明人,想的多是自然的。
不過同時他也很感性,對於情感上的事情,我覺得水野是會常常糾結在一個地方上的人。
但是,他也不是那種一旦糾結了就會永遠鎖在那裡的小女生脾性,
他會很直率的表達自己的看法,但那僅只於他覺得和他無關的事情。
像是他會對前輩不禮貌的表達意見;
他在東京選拔賽的場地上被教練換下時會惱怒的反彈;
我說過水野是聰明人,他會以屬於自己的方式選則表達的方法。
我們可以說他直率,也可以說他擅於隱藏,更可以說他感性。
尤其這個年紀的孩子,更是血氣方剛。

總的來說,我之所以在這裡讓水野對阿成的態度如此急躁,
是我認為在這個故事裡,水野是對於他和阿成的關係被影響的較深的狀態。
我本來也打算讓水野以一種無謂的態度面對阿成,
但寫著寫著又覺得彆扭,因為在這裡的世界觀中,
水野和阿成的牽扯是非常複雜的……

講了這麼多,大概有很多人都被我搞混了吧~
沒關係,同人本就是見仁見智,我也歡迎各位可以多來討論交流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utae
  • 雨停了 天晴了 夏季正式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