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五章:<新櫻>

天氣晴朗,陽光普照,鳥語花香散佈的櫻上水島嶼,今天有著無比歡快的氣息。
儘管櫻花花季就要過去,比平常掉落得更多的櫻色花瓣幾乎鋪滿了可以行走的任何一處土地,
隨著猛烈的春風捲簾起的四散花朵也比以往更多,但仍能聽到島上不斷傳來的奏音,
輕快活潑的話語,熱誠繽紛的氣息,仿若是並不傷春,反而是在歡唱送春的曲調。

「喂-高井!!你動作快點好不好!!大家都在等你耶!!」
香取師母的聲音高高地傳來,被喚著的人連忙邊回應邊往聲源趕去。
「就來了就來了-我這不是來了嘛-」
高井慌忙地負著厚厚的一坨暗色包袱邊跑邊跌,腳下的成堆花瓣被他踩得亂七八糟。

「高井…你啊,師父不是說不可以把花朵踩爛的嗎?」
森長無奈地看著來人走過的黃土,被踩的像爛泥般的粉色花朵沾上了黃土的顏色,完全失去落櫻繽紛的美感。
「嗯?欸…啊啊啊啊--對、對不起啦!我東西太重了嘛,一時之間忘記了…」
高井聞言,往下探頭,才發現自己不知踩爛了多少花朵,驚的雙腳亂跳,這下踩爛的花朵更是不計其數了。

「唉呀呀-這可糟糕囉高井兄~看來要留在島上喝西北風的人非你莫屬啦?」
一旁,阿成跳著小碎步幸災樂禍地嘻笑著走來,他還是一貫的穿金戴銀,滿身都是叮噹作響的飾品,今天他的那頭燦金色的長髮用條髮帶高高紮起,更顯得此人的英氣逼人。

高井滿臉哀怨的瞪著來人道:
「阿成師兄,幹嘛這樣挖苦我啊,你老愛落井下石…」
抬眼一看,阿成踩過的地方一樣是花朵滿佈毫無空隙,但卻沒有任何被踩爛的花朵,幾乎就像是剛從樹上飄落下來的一般完好無缺,簡直完全不像是剛被人踩過…
「這是事實啊~教了這麼久還是沒進展,帶個拖油瓶去江湖上最有名的,一年一度的論劍大會,是不給櫻上水面子啊-我這可是為你好喔!」
阿成兩手放在後腦勺,歡快地又跳了幾個小旋步。
「……師父已經說,這次他要帶全部的人去了,才不會因為這樣就…」
高井嘟起嘴,偏過頭,將背上重重的包袱小心放到手中。

「你還真沒出息。」
阿成停止跳躍,手指往後指了指斜後方道:
「看看那個比你有志氣的傢伙吧!」
高井轉頭,看向阿成手指的方向,那是風祭。

風祭肩上也背著個包袱,正在努力地往前邁步行走,他一腳一腳慢慢地走,腳下也是滿佈的花瓣成堆,他踩過的花朵有些沒爛,但也有些還是不小心被踩的斷裂,他聚精會神地走著,邊走邊看地面,稍有踩爛了哪片花瓣便皺緊眉頭更加小心地邁步。
「風祭…他還真是著了魔啊…」
高井愣愣地望著眼前人的努力,瞠目結舌地。
「他可是很努力想做得好呢!相較於只會找藉口的你,哪個比較帥啊?」
阿成轉頭正色地看著高井道。
「……啐,我知道了啦!走啦森長,師母在叫了!」
高井聳聳肩,拉著森長離開,往島邊緣走去。


「我說高井,你再不注意一下你的腳,只怕師父等下真的會叫你留守島內了…」
森長好心的提醒。高井幾近抓狂的叫囂了幾聲後才不得不無奈的控制腳下。
「師父真是壞心眼,明明都說這次會帶我們全部的人去了,幹嘛還在離開前定這種規定嘛!!」
高井邊走,邊不住地抱怨。
「你少說兩句啦!師父也是為我們好,再說,不能踩傷櫻花辦本來就是一直都有的內力功課休息的一環呀…」
「…森長,你還真是什麼都乖乖聽命咧!你難道不覺得,掌門的行為簡直很像在設計我們嗎!?從他回來開始就不斷在玩我們!把每個人都搞得灰頭土臉的…前幾天突然還說什麼要我們來做一場料理比試,做得好的人才能帶去論劍大會…問他為什麼,他還可以扯些亂七八糟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實說到最後跟本就是他自己想要吃好料的嘛!!!」
高井越說越氣,腳下開始控制不住得亂踩。反正現在沒有其他人在場,他正好趁這個機會狠狠發洩一下壓在心頭的憤恨!

森長苦笑地心道:
『你只是單純因為你的料理被掌門批評的一文不值(重點在於比香取師母還遭這句話)在遷怒吧…』
抓抓臉,決定還是別說出來為好後道:
「這…也是啦-不過你難道沒有發覺那是個幌子嗎?要誰來都知道料理跟武功沾不了多少邊兒…他只是想要測試我們對於參與論劍大會的用心程度呀…而且最後他還不是全都帶上了?你就別氣了嘛!」
高井生氣的道:
「你看你!根本完全著了他的道兒了!掌門每次都這樣,工於心計的設計我們,每次都被他騙得團團轉,然後才出來說了些好像很有道理的話…水野那件事也是!!我簡直受夠掌門這種個性了!!」
森長拍了拍高井的背道:
「怪哉,賞花大會時掌門那麼稱讚你,你也感動得跟什麼似的,怎麼你現在反而好像對他恨之入骨的樣子啊?」

森長這會兒決定提起掌門曾經給過的好處來提醒下,誰知…
高井拍掉森長的手道:
「別說了!提到那個我就氣!把我過去耍街的技巧評得一文不值,還在大家面前提…想到就氣啊啊啊!!!!」
森長無奈地心道:
『……說你是耍街的這件事可是你先提出來的啊……』
高井手一插腰道:
「而且啊!!我後來想想,他那番言論跟本就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嘛!!隨便用個理由把人拉進來,再用這種理由要人說走就可以走…櫻上水這麼多年來只有阿成一個人出走過我還覺得真是奇蹟!!我敢說他一定也是用像對付水野一樣的技巧把阿成再騙回來的吧!」

森長在心裡嘆了口氣,沒想到跟本就是踩到他的痛處啊……
再繼續說這個自己肯定會胃痛!扶額,決定換個話題:
「可阿成那樣子…應該不太可能會中掌門的計吧?說到這個,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兩年前阿成會離開耶?」
高井皺眉道:「那還用得著說嗎?一定是受不了掌門那皮性了嘛-慢著!本間師兄或許會知道喔?這段時間來我除了聽他說阿成在兩年前櫻上水被差點滅門前出走外,啥也沒仔細問過…真是好奇啊!!對了對了!不如等一下就趕快去問問看本間師兄吧!趁水野他們不在的時候!!」

森長斜著眼道:「啊?等一下可是坐船喔?船裡空間那麼小,一定會被聽到的吧?」
高井邪笑著道:「那有什麼!想辦法不和他們坐同一艘不就成了!」

「??你有辦法嗎??」
「嘿嘿…看我的吧!」


另一邊,阿成在高井漢森長離開後,便跳著走向風祭道:「小風!」
風祭看到阿成走來,笑著打招呼,但並沒有完全放下腳下的注意力:「阿成師兄。」
阿成在風祭面前邊跳邊旋轉,但不管他怎麼改變步伐,腳下的花朵仍然沒有半朵被踩爛,簡直就像單純只被風拂過一般沒有痕跡!
風祭佩服的雙眼發光地注視著阿成道:「阿成師兄,你好厲害喔!」
阿成愣了一下後笑道:「你覺得我很厲害嗎?」
風祭笑瞇了眼望著阿成腳下的花朵道:「嗯!完全沒有踩壞任何一半花瓣耶!師兄真的好厲害喔!」

阿成抓抓頭,笑著道:「你還真單純…」
隨後,跳到風祭跟前繞著他轉了一圈道:
「你這樣不行喔,用的方法不對,簡直就像看著地面踩鋼索一樣嘛!」
風祭好奇地問:「踩鋼索?」
阿成笑道:「對啊,這是種街頭技藝,就是在空中架起一條細細的鋼線,然後什麼也不扶的在上面走過去!」
風祭驚訝地道:「啊?這樣不是會摔下來嗎?」
阿成道:「不不!只要穩住重心,平衡感夠,是不會摔下來的!厲害些的傢伙還能甩著瓶子,或是在鋼線上作出各種翻滾跳躍動作的前進喔!老實說啊~我在第一次看到這種技巧的時候,也很手癢的衝上去在眾人面前直接表演呢!那次還賺到不少銀子喔!」

風祭聽了,兩眼發光相當佩服地道:「看一次就會了嗎?阿成師兄真的很厲害啊!」
阿成邪笑著道:「這有什麼!你聽起來覺得很難,其實呢,這跟你在地上劃一條白線後走在上面的原理是一樣的!你覺得那會很難嗎?」
風祭想了想道:「那應該不難…可是,在空中和在地上還是感覺不同啊…」
阿成拍了拍風祭的肩頭道:「不!是一樣的喔!大部分的人只是被身在空中這一點給嚇傻了~其實只要當成自己是在走地上的白線,就一點也不困難了!」

風祭聽了,仿若當頭棒喝似的震住,思索了一會…「……」
抬起腳,這一次,他不再將眼光緊緊放在自己的腳上,反而將眼睛閉上,運足雙腳的內力控制,放鬆身子,邁步往前。
阿成的聲音傳來:「好啦!睜開眼睛看看吧!」
風祭抬眼,往後回望,發現自己走過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一朵被壓爛的花朵,他好開心!越走越順,最後也跟著一起小跳步地走將起來!

風祭轉頭,看到阿成笑著笑地看著自己。
他很高興地走到阿成跟前道謝道:
「阿成師兄!謝謝你!!你果然跟水野一樣厲害耶!當初我練內力托起櫻花的時候,水野也是這樣教會我的!」
阿成聞言,笑著道:「我知道啊!」
風祭愣了一下問道:「咦?阿成師兄為什麼會知道?」
阿成拍拍風祭的肩笑道:「你忘了之前掌門說我們躲在島內觀察你們的事啊?那時候我剛好就躲在你們附近,看的一清二楚呢!」


「欸?」風祭愣了愣,思索了一會後有點遲疑地問道:「那麼,阿成師兄,你也有聽到,我們的談話嗎?那時後,水野他有說……」
「沒有。」話還沒說完,阿成就搶白了。
「抱歉,我並沒有聽到喔。」
阿成不再嘻笑,反而是相當嚴肅地看著他。風祭有點被嚇到,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阿成這麼嚴肅的表情…他一直都是嘻皮笑臉的,笑得開懷的,從容的…這一刻,他的眼神真摯無比,但又好像在望著遠方,思索著什麼…


「唉呀~~~好啦!!大姊頭大概等我們等得不耐煩了吧~~我們該走囉!!」
忽地,阿成手一拍!將嚇得愣住了的風祭喚回現實。
風祭愣愣地回應,抓起包袱,和阿成一起往島邊緣走去。路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喂我說啊~小風,你別叫我叫得這麼生疏,叫我阿成就可以啦!」
風祭愣了愣道:「耶?…可是,阿成師兄是前輩啊…」
阿成拍著風祭的頭道:「我討厭加個師兄~好像被叫得很老一樣啦!我跟龍也同年,你不也是叫他水野嘛?所以不必這麼生疏啊!」
風祭笑笑道:「阿成師…」
阿成迅速打斷他:「師師師!!!再加個師,我可要叫你拜我為師啦!」
風祭笑著改口道:「阿成…跟水野的關係很好吧?」
阿成笑問:「喔?此話怎講?」
風祭道:「因為阿成都叫水野的名字啊。功哥說過,會叫對方名字的,關係一定是非常的好!」眼光往前望去,看到不遠處的數人圍站在島邊緣的三艘大船前,船隻在波滔洶湧的海浪中載浮載沉著。其中,那抹特別顯眼的淺褐色髮絲的主人正在與松下掌門談話。
「而且,水野在跟阿成說話的時候,總是特別激動呢!水野平常都是有點冷冷淡淡的樣子,雖然我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可是,水野真的只有在跟阿成說話的時後才特別有表情呢!那一定是…」
  

  「一定是水野認為阿成是可以讓他深交的朋友吧!」


風祭笑著繼續接話。這時,人群中有幾個人看到了自己和阿成走來,向他們招呼著,風祭也抬手大聲回應。
水野聽到後,微一抬頭,看向他們倆的方向。風祭笑的燦爛地向水野招手,水野以一個淡淡的微笑回應。
一旁的阿成靜靜地道:「你觀察得真仔細呢。不過…」
「?」風祭狐疑地轉頭看向阿成。
「龍也究竟是不是這麼想的呢?」阿成眼神平淡地看著前方。
「呃?什麼意思…?」
阿成停下腳步站住。風祭也不自覺地停住。阿成轉頭看著他,淡然地道:
「很遺憾,你猜錯了。龍也和我的關係並不好。恩…或者這麼說吧…」

眼皮微閉,阿成的神色有些淡然,有些嚴謹,有些…冷涼。


  「龍也這輩子最痛恨的人,大概就是我吧。」


說完這句話後,阿成不等風祭反應過來便大步離開,一反剛才嚴肅正經又帶點冷涼的語氣,嘻笑著跳躍向前向眾人打招呼。還直奔剛才話題中心人物水野,湊到他身旁搭著他的肩笑著問話,水野不耐煩的一手要將他隔開,阿成就笑嘻嘻地躲開,簡直完全不像剛才話中的樣子。

風祭呆愣在原地,不能消化阿成剛才說的那句話,以及說那句話時的表情…

一直到高井注意到風祭呆站在那的奇怪模樣,走上前去拉他時才醒轉過來。但他一直定定的望著那金色和褐色的身影,久久,不能釋懷。





TBC
===================================================
噗呼~新章久等囉!!感恩有在關注這文的大大們~對不起我太會拖稿了~~> <
從這章開始,櫻上水島上的「現在進行式」的故事會暫時告一段落,
接下來,將會進到一個新的篇章~~
會牽涉到不少過往的回憶故事,
成水的過往也會一點點的揭露,
希望我這個缺乏浪漫細胞的傢伙可以把他們兩人的關係寫交代完整!

同時,故事也會開始將視點移往更廣大的領域,
也就是說,期待看到他校學生的讀者大大或許可以期待一下了,
不過我還不確定要隔多少章才看到就是……
而且,我也不敢保證不會把那些他校的風雲人物寫崩> <
尤其是人氣頗旺的武藏森三箭頭,
我好擔心自己會抓不到他們的個性啊~~(抱頭慘叫)

這一章~阿成和小將有了些微的互動,
不知道讀者大大感受到的是什麼樣的互動火花呢~^^
阿成刻意避開了小將的提問,這和成水之間的一些關係有所關聯~
不過現在還不能透露太多~
就請讀者大大繼續看下去吧!!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