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螞蟻》第一部完結 

 

  「你用螞蟻比喻他們的關係,是嗎…?」

 

  半兵衛看著庭院裡的大谷,對方正默默的看著地面上那爬動著的蟻群。

 

  「──不錯。」

 

  大谷沉默的看著紅螞蟻又再次前往黑螞蟻的窩,抱走一個又一個的蛋,黑螞蟻們憤而攻擊,卻一隻又一隻的被體型較大的紅螞蟻給擊倒。

 

  「吾想讓三成明白,紅中參黑,黑中參紅的群體,總有一天,必定會出問題。不屬於紅螞蟻一族的黑螞蟻,還是趁早撲殺的好。」

 

  又一只衝上前的黑螞蟻被紅螞蟻給咬死,紅螞蟻手上抱著的蟻蛋,蘊含著一只黑螞蟻的生命。螻蟻畢竟只是螻蟻,從未想過帶一只異類進入族群,是否某一天將會引來巨大的災禍…

 

  「──立意不錯,不過,大谷君,我想你大概誤會了。」

 

  半兵衛看著那群奮戰中的螞蟻們微笑著。

 

  「喔?賢人何出此言?」

 

  「大谷君認為三成是紅螞蟻,家康君是黑螞蟻,是嗎?」

 

  「唔。」

 

  「然後,大谷君認為黑馬蟻有一天會對紅螞蟻造成威脅,是嗎?」

 

  「賢人想說什麼,請直說吧。」

 

  「呵呵,我是想說,或許現在看起來表面上是如此…」半兵衛隨手拿起隨身的一把小刀,輕輕的劃破了手指,幾縷鮮紅的血絲滴下,在半兵衛的白色袖子上暈染出了紅色的痕跡。

 

  「不過,時間久了,就不一定是如此了?」

 

  隨著風吹,紅色的血跡開始變色,變深,甚至,變得有些接近黑色。

 

  「……!賢人的意思是……」

 

  大谷看著那變了色的血跡,眨眨眼。

 

  半兵衛笑著走下長廊,到的庭院前的小水池前,將手上的袖子伸入水池中,立刻,那深黑色的血跡,隨著池水漫出了一縷紅色的血絲,像是條小紅魚。

 

  「……」大谷沉默的看著半兵衛。

 

  「大谷君。」半兵衛那飽含著深意的雙眼,抬起來看著他:

 

  「就如同這血跡一般…」

 

  「誰是黑,誰是紅…恐怕…」

 

  「還不知道哟?」

 

  大谷看著半兵衛站起身,沉默了一下後道:

 

  「那麼…」

 

  半兵衛伸出一根手指。

 

  「咱們靜觀其變吧。接下來…不管三成君和左近君此行結果如何…」

 

  「之後肯定都將會有一場滔天巨浪呢。」

 

 

===================

 

  「既然這樣,身為紅螞蟻一員大將的三成,凶王…」

 

  「你該為能夠斬下因為逃過一劫而選擇逃走、貪生怕死的黑螞蟻之王的頭顱,感到慶幸才對啊!」

 

  家康說完這句話後,直接將抓住了三成那長刀刀鋒的手一個翻轉!快速的往自己的脖頸處一劃而下!

 

  命懸半處的那分秒之間,三成比家康更快的做出了下一步──他將原本抓住家康衣領的手鬆開,然後一手抓住了自己的長刀刀鋒,瞬間鮮血四濺,兩人都在長刀刀鋒上角力,試圖往自己那個方向施力。

 

  點點鮮紅落到了家康的衣領處和脖頸旁,以及三成的手腕及刀柄上──然後下一秒,三成直起身子,大力的一踹!將家康踹倒在地,長刀也因此拖離了兩人的控制。

 

  三成並不讓這突如其來的發展,造成的空檔讓家康有所喘息,他重新將刀並在半空中翻轉,握緊,直直地踩住了家康的腹部,那裏還有著上次小樊城之戰中被砸破的大洞,如今從白色的繃帶處滲出了點點血紅色,看來傷口是裂了。

 

  三成由上往下的瞪著家康,絲毫不在意對方已經被自己踩出暈染開來的血紅色的腹部傷口。

 

  而家康,也並沒有因為傷口裂開以及這個被制住的姿勢就因此而擺出任何退卻的意思,他們直勾勾的對望著,眼神中沒有任何一絲懼意。

 

  「家康,就憑你也想命令我?」

 

  三成那像銳利的刀尖似的細長雙眼死死的瞪著家康,他不再給對方有可能制住自己手中凶器的機會,吐露著無情的話語。

 

  「三成,我並沒有想過要命令你,或者說,就算我命令你你也不可能聽從吧?」

 

  家康面對這樣隨時可能送命的狀況也並不緊張,嘴角微揚的回答。

 

  「那是自然。」三成冷哼了一聲,將刀尖再次對準了家康的脖子。

 

  「不過,三成你何必阻止我呢?」家康眼神中帶著些許的疑惑:「如果我沒有料錯,這次你會來,不會僅僅只是要探望我的病情,抑或詢問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本城去吧…?」

 

  「你什麼意思?」三成皺了皺眉。

 

  「…三成難道不是來處置我的嗎?」家康在心裡腹誹著,難道他有判斷錯誤?

 

  在他的預想中,三成對他在小樊城裡的所扮演的腳色和作用,該是不了解的。而半兵衛和大谷,意圖要藉由小樊城的裡應外合之戰術送掉他的性命這件事,三成應該也不會知曉,以三成對豐臣--不,對秀吉和半兵衛的命令唯命是從的態度來看,半兵衛就算不會明著要他來解決掉自己,應該也會說句「去觀察家康的態度,如有任何異心的舉動,就殺了他」之類的吧?

 

  但現在看來三成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是真的什麼都不了解,還是就算聽到了指令也不理解意思?

 

  「呵,如果你打算叛逃豐臣,我的確可以如你的願在這裡就解決了你!」三成撇撇嘴:「不准你再給我拐彎抹腳轉移話題了!現在,立刻告訴我!不打算回豐臣的理由是什麼!」

 

  家康正打算張嘴回答,就再次的被搶白:「我先提醒你!不准再扯些什麼螞蟻還是別的什麼東西!回答我理由就行!」

 

  「……難道三成你一點都不在意?對於我剛剛說的…」

 

  「哼,你說把你拿來當攻打小樊城的棋子那件事?」

 

  「……」雖然不大對,不過也八九不離十。

 

  「秀吉大人和半兵衛大人打算怎麼把你拿來利用,那可不關我的事!」三成大力的踩了一下那壓在家康身上的腳:「能夠被那兩位大人利用,那該是你無上的光榮,家康。」

 

  啊,果然如此。

 

  家康苦笑了一下,果然啊,在三成的心裡,不論黑螞蟻的意涵代指了什麼,於他而言都不重要,他根本懶得去理會。

 

  「所以,你不會是打算用這個理由就想逃離豐臣?呵,讓我告訴你,你在豐臣該有什麼作用,不是由你來決定,而是由我豐臣來決定的!」

 

  三成稍稍蹲下身,雙眼緊盯著家康道:「你的價值由我來決定,忘了嗎?」

 

  !家康想起了第一次與三成面對的那場戰役,下著雨的夜晚,他在三成的帳篷裡替自己的手療傷,三成對於他手的傷痕所做的那番評價,還有…

 

  『若你非要靠這軟弱無力的雙手才能往前行進,不如我現在就剁了它!』

 

  ……

 

  是嗎?原來,三成其實一直都記得。

 

  就在自己都即將遺忘的時候,再一次的提醒了自己。

 

  「-說的也是呢,三成。的確,被當成棋子還是代指可能背叛的意涵什麼的…你根本不是會在意這種虛無飄渺的事的人。」家康微微低下頭,嘴角含笑。

 

  「既然這樣就簡單多了!三成,我不想回到豐臣的理由,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他抬起頭,直面著三成的雙眼,這一次,他的雙眼中不再帶著猜忌和猶豫。

 

  「我想跟你好好地站在同一個位置,好好的分個高下。」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就認為這一天總該會來到。如今…

 

  「呵,是嗎?」三成冷笑了一下,隨後將踩著對方腹部的腳拿開,讓家康站起來,並拿起了擺在床鋪旁的手甲套上,對著自己擺出了架式。

 

  「──那就納命來吧!」

 

 

  轟!!!!!!!!

 

  戰鬥開始就在一瞬之間,兩人的打鬥如火如荼的展開,刀光之中,砍碎了不知多少個柱子和房裡的物品,一拳之下,不知擊破了多少地板和牆壁──

 

  鋒利的刀尖,有時擦撞在堅硬的手甲上。

 

  手臂揮出的威力,偶爾被擊打在森然的刀鋒之上。

 

  兩人從房間裡打到外頭的長廊,再從長廊打到半空中,再從半空中墜落到地面,引起了巨大的衝擊波、風壓以及破壞力!

 

  附近的部下和百姓都被這場戰鬥引發的影響驚嚇,紛紛竄逃,抑或衝上前試圖協助彼此的主人,但都無一例外的被兩人造成的狂大衝擊颳的完全無法靠近半步!

 

  「三成大人!」「家康大人!」聞聲而來的左近和酒井也十分慌張的想要上前了解狀況,但那刺骨的風壓和劍氣,簡直要將他們吹走!島左近靠在一棵大石頭旁觀望著戰況:「稿什麼啊!德川那傢伙怎麼突然就跟三成大人打起來了!?」

 

  一旁的酒井也抓著一棵樹險些被吹走:「豐臣走狗眼睛看清楚點!明明就是凶王趁著家康大人有傷在身試圖攻擊家康大人好嗎!?」

 

  身邊的部下們在心裡想著你們有空在這邊吵這些怎麼不想辦法阻止一下那兩位啊!?

 

  但三成和家康兩人的戰鬥也實在不是一般人能夠隨意靠近阻止的程度,應該說,就連他們倆打倒哪裏了還得聽音辨位,以及那偶爾爆破或偶爾砍碎了哪棵樹哪根柱子才能知道兩位大人又打到什麼地方去了!速度也快的不像話,一眨眼間,兩人的動作就從家康隔擋著三成的刀尖,變換到家康朝著三成揮出巨大的一拳!

 

  酣戰中,家康看著三成的雙眼。

 

  啊啊,果然一如過往一般,毫無雜質,清澈自然,就像第一次看到對方時一樣,沒有任何事物有辦法阻擋這個人去看向別處啊!

 

  「三成,這還是我和你見面以來,第一次認真打的架呢。」家康剛避開一個凌厲的『懺悔』攻擊,跳過來說道:

 

  「雖然比試有過很多次,不過,這樣見真章的拿出彼此的真本事,可還真是第一次啊!」想起第一次他們見面的場景,自己還在摸索熟悉不使用武器的攻擊方式,現在,都已經這麼熟練了。

 

  「哼,有閒空夫說話的餘地,代表你沒有拿出真本事!別以為這是以往的比試!」三成的攻勢越來越凌厲!瞬間一招『斬滅』朝面前的人襲去!家康不斷用手甲隔檔,也因此不斷後退。

 

  「──謝謝你啊,三成。我一直覺得,只有透過與你對決,才能找到我一直以來在不斷尋找的答案……」被三成那不斷加快的攻勢逼的後退的家康,身上的疼痛讓他想起了在小樊城之戰中,人民那悽慘的哀號,士兵那殘忍的攻擊,以及,在自己面前爆破了小樊城和自己肉身的小樊城主。

 

  「什麼答案?」三成將家康逼到了一處城牆前,再也退無可退。

 

  「……那就是我必須離開豐臣。」

 

  家康說完這話,立刻從隔檔的架式中瞬間改變,右手狠狠握緊成拳,然後將在隔檔中運氣聚積的力量,奮力的朝下一揮!!!!

 

  「然後!用我的雙手去拯救天下!!!」

 

  碰!!!!!!!!!!!!!!!

 

  一陣巨大的威壓從兩人的中心處爆發,震的幾乎整個三河的土地都在震動…!!!人們害怕的抓緊了身邊的東西,抱著頭等待著震動過去。

 

  等到震動和煙灰完全散去,左近、酒井和其他人朝中心看去,見到了那原本憨戰中的兩人都躺在地上。

 

  「三成大人!」「家康大人!」

 

  兩人正想要往前跑去,卻同時被兩個人的聲音給制止了。

 

  「「別過來。」」

 

  三成有些踉蹌的用刀支起了自己的身體,家康則也有些顫抖的一手扶著地面。

 

  然後,他們倆人對視著。

 

  「──三成。」

 

  「做什麼。」

 

  「很遺憾,你殺不死我呢。」

 

  「哼…就你這傢伙,還不值得我殺。」

 

  「那樣的話,就等到值得你殺我的那一天吧。」

 

  「這是你選擇的,家康。接下來,就是在戰場上面對了。」

 

  「──當然,而且,這也是三成你選擇的,不是嗎?」

 

  三成站了起來,家康也站起,他們倆人平靜的對視。然後,三成轉身要走,突然聽到家康的叫喚:「啊,三成,等等,看一下腳下。」

 

  他們同時往下望。

 

  被兩人的戰鬥搞出的巨大坑洞裡,凹凸不平的坑洞地面上似乎有著什麼細小的東西在爬。

 

  「……?」左近和酒井也狐疑的向下望,左近看著那小小的東西眨了眨眼:「紅色螞蟻?這有什麼好看!?」

 

  「……等等,另一邊還有東西……黑色螞蟻?」酒井瞧了一眼,注意到另外一邊移動著的黑色物體。

 

  在場的四人愣了下,看著腳下那兩排長長的螞蟻隊伍正在並排行走,他們不知道各自是從哪個蟻洞中鑽出來的,或許是從不同的洞口,又或許是從相同的洞口,但牠們……

 

  並排在一起行走的樣子,像是兩條線,一條紅的,一條黑的,在剛剛結束戰鬥的戰場上平行移動著……

 

  牠們是從哪裡來的?

 

  又即將前往哪裏去?

 

  這或許也是在場所有人對未來的疑問吧。

 

 

  「哼,無聊。」三成看了一眼那兩排螞蟻,抬腳就走。

 

  「三成。」

 

  家康看著三成的背影,緩緩的說:

 

  「保重。」

 

  但三成沒有回答他。

 

 

  微風吹起,拂過兩人中間,從此踏上平行的道路。

 

 

 

 

──我們是螞蟻,生活在這亂世之中的螻蟻。

 

誰是黑?誰是紅?從哪裡來?又將到哪裏去?

 

──靜觀其變吧!

 

接下來的路還長的很呢!

 

 

 

 

 

 

 

End-《平行螞蟻》第一部.完.

=======================

-好的,平行螞蟻總算是完成第一個回合了!灑花!!!!

-大概會有人想要把我給宰了吧!!!囉囉嗦嗦的說了這麼多,結果三家兩人基本上根本就只有牽到小手而已嘛!!!這樣還敢打三家cp我怕不是要涼!!!!呃不是啦,我說真的,這部的兩人我花了不少心思,而我認為,要戰場上原本就是對立的他們談情說愛什麼的…實在是有點不能夠…跳太快啊!!!!而且家康還有那什麼理想和夢想啊!三成還有那什麼莫名的執著啊!所以要他們在這種狀況下談情說愛實在不對啊!大大的不對啊啊啊!!!!(你夠了!!!)所以啦,我認為他們如果真的要談情說愛什麼的,非得試著踏上和原本不一樣的道路的,也就是戰ba第四部裡的背景-家康離開了豐臣。我是不知道為什麼家康要離開豐臣,但這裡我就私心的放入了我流的設定,總之兩人是因為理想不合而離開的,但離開前,不管是家康還是三成,都有了很大的進步。首先是三成,他在與家康的相處裡逐漸有了屬於自己的想法,甚至到最後,接受了家康所謂的『分高下』的目標而默認了對方離開豐臣;接下來是家康,他從第一章開始就不斷的在懷疑自己,懷疑他的做法是否正確,懷疑他的選擇是否適當,懷疑他究竟該如何面對三成?但到了最後,他已經不再猶豫,他選擇了自己的道路,並且決定與三成分道揚鑣。所以,第一部必須在這裡完結。雖然是為了之後的出本才在這邊結束,但原本就是預定家康要離開三成的。

-這或許不是普羅大眾所希望的甜蜜結局,但我認為這是屬於他們這對最好的暫時性的結局。而之後或許會有的第二部,如果能順利寫出來的話,就會是他倆分道揚鑣後的發展了,別忘了三成的紫色帶子可還在家康那兒呢!那有點像是定情信物的東西之後也還會發揮屬於它的作用的,呵呵~敬請期待吧~那麼,我們在本子&以後可能會有的第二部見了!掰~

 

-之後會放出出本訊息,預定將會參展暑假八月場的cwt49,沒意外的話本子內會收入網路不公開的一篇R15番外篇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祅冥
  • 第一部完結恭喜...!
    挖 其實最後也沒想到會這樣結尾...開了一道新路線呢...!
    不是3代的挑戰秀吉,也不像4代?(畢竟4代三成應該是沒直面遇到家康叛逃,所以才一直問為什麼要背叛,不然就是犯規的乘忠勝直接闖關(???)
    初看對三成能冷靜放家康離開還有點新奇,不過也是 跟遊戲三成不一樣,三成有問過理由了,這麼大人做風的三成可以(
    慘了我喜歡忠次跟左近這種忠犬互咬的感覺哈哈哈

    做等本子產出,不過我可能沒法去cwt...能通販嗎...><!
  • 哇哇哇謝謝祅冥桑!!!啊哈哈哈哈對不起啊!這幾天沒上blog結果就拖這麼久才回覆嗚哇哇哇QQ

    亞麻 於 2018/06/17 11:16 回覆

  • 亞麻
  • 痞客邦一直說我權限不足不能留言!好氣啊!試著發一小段試試....結果就送出了....剩下的回覆我放在這裡喔!!

    啊說實在的,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想到會有第一部第二部這樣的規模,所以一開想的結局還沒出現,這只是當初構想時的中段劇情而以.不過因為我太話嘮所以搞到現在當初預設的劇情才會沒辦法寫到,但因為趕出本所以就先在這裡結束www忙完之後再來搞第二部~~~
    啊說實在的,我其實一直都覺得4代的家康離開豐臣的背景相當有意思!雖然4代是建立在三家兩人似乎有極大的心結和誤會之下www不過我覺得很直的一寫啊!!!所以欸嘿嘿嘿,就這樣玩了!
    而且很多事情其實在同一個屋簷下很難達成啊!!!人家都說小別勝新婚(不是!!!),我認為他倆的感情需要有一個個不斷循序漸進的過程,所以中間的事件就會被我不斷塑造用來玩啊!!!
    而且說到背叛的誤會嗎...嗯,有那兩只忠犬的談判造成的引線,所以還是可以好好大玩特玩的www
    說到冷靜的三成....其實我在心裡預設了這篇文的兩人是要有所成長的.家康不能永遠都是那樣只顧大局不顧私情的模樣,三成也是不能永遠都是那樣的激烈作派內心沒有個人只有豐臣....在寫他們的感情戲時,我也希望他們是有所成長的...嗯!!!

    謝謝!我會努力趕出本的!!幫我畫封面的親友快要被我折騰死了QQ啊啊祅冥桑不能去cwt嗎好可惜QQ通販的話應該可以,不過要等cwt結束後才有餘裕處理,這邊先謝謝祅冥桑的不嫌棄!!!親一個!!!
  • 祅冥
  • 嗯就等亞麻桑弄好出書事宜了!
    雖然好想快點看到後續啊哈哈哈(人的慾望就是(ry
    不...我會忍耐的...( ε:)⌒゙(.ω.)⌒゙(:3 )

    小別勝新婚好啊!再冷靜想想彼此的關係跟距離吧
    至於理想與信仰...也就是原作如此,才有同人想努力把他們圓成一個完美結局所以可以的(躺
    要不要去CWT有ˋ認真考慮過嗯...但時間好像搭不上,沒關係通販就等你忙完再來處理吧(´・ω・`)
  • 哇哇回覆晚了對不起!!!
    後續暫時不會那麼快出的~~~~
    因為人的惰性就是.........(躺)
    我,我會努力告訴自己祅冥桑在等的!!!鞭策自己!!!

    嘿嘿嘿當然,有時候就是需要隔開一段時間冷靜一下才會把彼此的關係想得更清楚的!!啊是呀...他們就是太過堅持自己的理想了,所以吃起來特別香也特別虐啊...這正是這對的醍醐味!我會努力把後面的情節鋪墊好的!!(握拳)

    沒關係~~~時間上搭不上的話不用勉強~~~就是要請祅冥桑等一段時間了~~~蹭蹭~~~^^

    亞麻 於 2018/06/23 0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