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左近維持著仰躺在長廊地板上的動作,思緒有些回到了臨出城之際,半兵衛和大谷交代給他的那些話。

 

  現在,看著面前德川的走狗-酒井忠次的發言,他想著半兵衛和大谷果然料事如神,原本他特意離開德川的房間,除了在那裡看著三成大人和那傢伙待在一起的樣子透不過氣來外,也有一部分是為了要執行半兵衛和大谷給予的機密任務……

 

  但如今,似乎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似的,德川叛變的證據──不是正正好就在自己面前了嗎?

 

  「怎麼樣?別讓我說到第二遍──你要協助我讓家康大人離開凶王嗎?」

 

  酒井忠次那眼中帶著威逼的氣勢,一點兒也不像要跟人商討的樣子,反而像是要逼迫自己答應他的要求似的。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

 

  左近覺得自己腦袋有點混亂,他還真沒想到會碰到這樣的局面,原本只是想說,或許可以發現一些特別的蛛絲馬跡,回去照實秉告即可,動腦袋的事情交給半兵衛大人和刑部桑就可以了!但如今這個狀況,要他不回應對方的話也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還是說你不想合作?」

 

  酒井忠次見對方沒有回應,提出了疑問。

 

  「--等等,我可沒有這麼說,只是你突然提出這事,我總要想想你說的話的可信度吧!」左近連忙回應,反正能拖則拖,先拖再說!說不定一邊拖還可以套出更多情報呢!嗯!我真聰明!

 

  「可信度的話你大可以放心,我可是很認真的。」酒井忠次撇撇嘴。

 

  「你光說的話我哪可能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要是你是打算挑撥離間我和三成大人之間的關係…」左近不甘示弱的嗆回去。

 

  「也行,就告訴你我的想法。」酒井忠次將目光放回到庭院裡。

 

  「老早前我就覺得家康大人選擇與豐臣和平相處是錯誤的了…如今,看到家康大人為了那個什麼小樊城的裡應外合之戰而必須付出這麼大的犧牲…我就更加肯定我的想法沒有錯。」

 

  左近按捺住想要嗆說什麼和平相處!明明是你們臣服於三成大人的力量!的激動,強迫自己繼續聽。

 

  「之前一直找不到機會好好說服家康大人考慮離開豐臣的事,現在已經是個好時機。我這幾天不斷的旁敲側擊,告訴家康大人應該趁現在離開豐臣的黎由,雖說家康大人一直都有點敷衍我的意思,但就我的觀察,他也不是完全沒有那個意願…」

 

  喔喔喔!左近聽到這裡差點忍不住要歡呼起來!什麼嘛!他自己就把證據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了不是嗎!?第三個人!有沒有第三個人有聽到他剛剛說的!這下子不是需要證據!是需要人證了啊!!!

 

  幾乎已經沒有怎麼在聽酒井忠次說話了,左近是不斷的瞄了瞄去看看有沒有第三個人在附近,啊啊啊早知道就多抓一個小兵過來埋伏了!豐臣家的忍者當初怎麼不一起派過來呢!這下子聽到叛變關鍵詞的不就只有自己了嘛!

 

  「凶王那邊大概會威脅家康大人繼續跟豐臣合作吧,雖然我認為家康大人並不是會理會凶王威脅的人,不過,家康大人那邊就由我去好好說服,你的話,就去說服凶王,讓他明白和德川繼續合作下去只有弊沒有利,說什麼都無所謂,可以的話多說些家康大人講豐臣的壞話也可…」

 

  啪。

 

  酒井忠次話都還沒說完,就看到了左近坐起身的樣子。

 

  「你剛剛說什麼?德川那傢伙說三成大人什麼?」左近說這些話時說的相當慢,一改他那原本挺有朝氣的語氣,森森然的冰冷口吻,跟剛剛在長廊上攻擊酒井忠次時的態度很像,讓人有點不寒而慄。

 

  「……」事實上,家康一次也沒有怎麼說過三成抑或豐臣的壞話。

 

  說的比較多的大概就是『三成那人聽不太進勸告呢』、『三成又來了啊,他的個性就是那樣,只聽自己想聽的話…』、『說實在的我挺羨慕三成的,他能夠這樣只想一件事,只相信一個目標,毫不退縮也毫不猶豫,真的很厲害啊。』……諸如此類。

 

  那與其說是壞話,不如說是中肯的評價,再說的明白點,其實幾乎是褒獎了,只是看你是不是用這個角度來評判的而已。

 

  酒井忠次之所以提出這個,也只不過是給對方一點說服凶王的話術建議,也沒怎麼思考那句話的真實性,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過,他決定將錯就錯。

 

  「也沒什麼,就是說凶王是個固執己見的暴君,殘忍無道的魔頭,繼續跟他合作下去哪怕有幾條命都不保…」

 

  酒井忠次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自己一直以來對凶王的評價。--這又有什麼關係?如果能夠藉此挑撥離間家康大人和凶王的關係,那不是正正好嗎?只要結果是他想要的,那還管什麼過程?更何況,面前這傢伙問的只是德川說凶王什麼,他可以當成是自己說了凶王什麼,反正總歸來講自己也是德川的人,就是到時候需要解釋,他也可以當成只是自己聽錯了…

 

  惹惱面前這個豐臣的走狗,達到他想要的最終目標──讓家康大人離開豐臣,才是最重要的。

 

  「那個渾帳湖說些什麼!??我才想說那傢伙是個虛偽的偽君子呢!狡猾的狸貓!只知道裝好人去騙取三成大人的信任的傢伙!!!居然也敢在背後這麼說三成大人!?很好!!!我島左近這次一定要殺了他!!!!」

 

  左近眼中已經幾乎要冒出火焰!酒井忠次說的話已經徹底的點燃他的怒火,從以前到現在,他對德川家康那傢伙的怨言只有多沒有少!但不管是三城放比較多心思在德川身上導致比較少提到他也好,還是三成只相信那個虛偽的傢伙表面的乖順模樣也好,要是三成不覺得有什麼,他還是不會想要發作的--可是現在知道了對方其實根本就厭惡三成厭惡的要命這個事實,他就跟本無法再繼續忍耐下去!!!

 

  酒井忠次聽到這個對德川的評價也有點惱火--雖然他其實平常聽的也不少,不過就是覺得由島左近嘴裡說出來特別的讓他不爽!正想要站起身理論的時後,一個巨大的聲音像是爆炸般地從遠處響起!

 

  他和左近同時轉過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那不是家康大人的房間嗎!?出什麼事-!該不會是凶王那傢伙…」酒井忠次辨別清楚那個方向的位置後臉色一瞬間的刷白!混帳!!!他就不該為了要跟豐臣的走狗談這些事而離開家康大人!要是凶王那傢伙趁著家康大人身體微恙的時後攻擊……

 

  「家康大人!!!」

 

  他也不管還在一旁的左近了,直接就往那個方向衝過去!一旁的左近也即刻跟上!

 

  「那個該死的德川對三成大人做什麼了!」

 

  「那是我要說的話!混帳!要是凶王敢對家康大人做什麼…」

 

  兩人邊拌嘴邊急速前往目標方向。但就在他們才剛轉過轉角,就見到兩個人影從上方飛躍而出,半空中,那兩個人影像是兩只纏鬥中的猛虎,一方恨不得要撕咬扯裂對方的脖頸,讓其鮮血四濺,命殞當場!一方則拚了命的抵擋,急切地要從對方那招招往要害攻擊的殺處隔擋住,一邊還要護住身上的傷口,避免二次傷害──

 

  當左近和酒井看清那兩只猛獸的身影後,同時大叫:

 

 

  「三成大人!」

  「家康大人!」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