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康的話不輕不重,也就那麼淡薄的一句。不緊不慢,說的那麼無聲無息-好像只是在說著平日的閒聊話語,儘管前一句與後一句的關係顯然不對頭-話一說完,家康本人也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似乎剛剛他說的真的就只是一句今天天氣真的好好-

 

  喀。

 

  而刀劍出鞘的聲音也在下一秒同時響起。

 

  「你剛剛說什麼。」三成的雙眼瞇起,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家康,剛剛那句話對家康來說不是什麼問題,但對他而言可是個巨大的問題-

 

  「……我說了什麼,三成不會聽不清楚吧。」

 

  家康維持著跟剛剛說出那句話時一模一樣的表情,有些淡淡的微笑,也有點些些的從容,對於那伴隨著話語而彈出的刀劍出鞘聲,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

 

  「回答我。不打算回去了是什麼意思?」三成將原本跪坐的坐姿改變成了一只腳抬起踩在家康被褥上的姿勢,被褥的下方正覆蓋著家康,持刀攻擊的意圖相當明顯,且並不給對方離開原本位置的機會。

 

  「-三成認為這有需要解釋嗎?不回去了,就是不再回豐臣了的意思。」家康倒也沒有因為對方踩住了覆蓋住自己的被褥而有任何的慌亂,也完全沒有做出格擋或防守的動作。只是抬著頭看著改變姿勢的三成。

 

  「你的意思是打算要叛逃我豐臣嗎!」

 

  唰!長刀出鞘,迅雷不及掩耳的擱在了家康的頸邊,長年征戰而吸飽血光的利刃,即使不直接接觸要砍的物品,憑著刀刃上的鋒利劍氣,依舊能夠隔空在家康的脖子上用風壓劃開一道細小的傷口。

 

  血絲像是條細細小小的小紅魚兒般,沿著家康的脖頸淌了下來。

 

  「……如果三成覺得是那樣的話,那就是了吧?」脖頸的痛楚分名彰顯著送命的開端,家康卻連眉毛也沒抬個一下。

 

  「告訴我,為什麼!」三成維持著將刀靠緊家康脖頸的動作,緩緩將一腳跨前了一步,這下子他幾乎是整個人都壓向了家康,一手伸出抓住了對方和服的衣領,將眼前的人朝自己拉近了些。

 

  「原因很重要嗎?反正不管原因是什麼,三成都要殺我的吧?」家康淡淡地回答,現在他們的距離很近,非常近,近到可以聽到對方呼吸聲大起大落的程度。

 

  上一次他們靠的這麼近是什麼時候呢?小樊城間諜作戰的前一晚嗎?還是某次劍道切磋時的哪場中間休息時?抑或是更早之前-三成將他愛刀上的紫色帶子借給他的那一晚呢?

 

  三成應該是…並不那麼喜歡與人靠的那麼近的吧?就從沒看過他靠著半兵衛或大谷那麼近過,雖然三成非常尊敬也很常與他們親近,但他真沒見過有像靠他那麼近的例子出現過。

 

  既然如此,又何必在這個時候,再度靠的如此近呢?──反正,三成最終會為了豐臣而斬下自己的首級不是嗎?

 

  會詢問他叛變的原因,對三成來說簡直可笑至極啊!

 

  「不!你必須回答我!叛變的理由!」三成的眼睛裡映照著家康那平淡的面容,嘴裡的狠戾是越發響徹-

 

  是叛變嗎?是倒戈嗎?是遠離嗎?

 

  ──不論是哪一項,只要想像,怒火就有如撲天蓋地而來!

 

  「…三成,你何必這麼想要知道答案呢?」家康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他開始說著:「你知道小樊城一戰,為何要派我前去做內應間諜嗎?」

 

  「什麼?」三成一臉的不解,他無法理解為何前一秒還在談著叛變的理由,下一秒就談到了小樊城之戰。

 

  「三成想過理由嗎?還是說,半兵衛大人或刑部有告訴過你?」家康眨了一下眼睛,試著詢問。

 

  「──不知道。」三成在腦袋裡仔細的想了想後,發現在自己的回憶之中並沒有提及之所以要家康去當內應間牒的原因,最後誠實的回答。

 

  「唉,所以我常說,三成,你要有點自己的想法啊…」家康無奈地又嘆了一口氣,這個動作讓沿著脖頸滴落的鮮血稍稍的偏了下流動的角度,朝著和服的衣領內探去。

 

  三成的眼睛盯著那猩紅一會。

 

  「所以,這跟你的叛變有什麼關係!」又勒緊了下抓著和服衣領的手部力道。

 

  「那刑部有告訴過你關於紅螞蟻與黑螞蟻的關係了嗎?」家康突然又換了個話題,這讓三成原本有些混亂的腦袋這下是更混亂了!

 

  「我說這到底跟你的叛變有何關係!扯到螞蟻做什麼!」另一只手握緊的刀轉了個方向,這下子刀鋒已經擱在家康的下巴處了。

 

  「……三成覺得,我是紅螞蟻,還是黑螞蟻呢?」

 

  家康的眼睛轉了轉,盯著眼前三成那金燦色的眸子,想起了對方在那場戰爭中背光而來時的模樣。

 

  「啊!?」三成完全不明所以。

 

  「紅螞蟻…是絕對的掠奪者,是力量的象徵,他也操控著黑螞蟻的命運-」

 

  「黑螞蟻…則是力量面前的臣服者,他的命運被紅螞蟻給控制-」

 

  「所以,當紅螞蟻面臨到危險之時,自然是讓黑螞蟻首當其衝了。」

 

  當家康說到這裡的時後,三成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那一天,大谷在告訴他小樊城作戰內情時的那一幕。對方將水灌進了螞蟻的巢穴之中,然後問他:『三成,汝覺得,如果今天碰到了足以讓紅螞蟻窩滅絕的大災難,那麼,最後存活的,會是紅螞蟻,還是黑螞蟻呢…?』

 

  「三成。」

 

  「我身為一個黑螞蟻…居然沒有在小樊城的犧牲戰之中殞落,秀吉大人…或許會很失望吧?或者,感到慶幸呢?畢竟之後還是可以有衝當犧牲者的黑螞蟻…」

 

  家康看著三成的眼睛倏地張大。

 

  啊啊…說的這麼清楚了,三成總該明白了吧?用螞蟻來比喻的話,就可以很清楚的理解了。儘管他並不覺得那是大谷要告訴三成的紅螞蟻與黑螞蟻的象徵意義。

 

  事實上,這紅黑螞蟻還有另外一層意思。是針對在豐臣內部的德川的另一種隱喻。大谷或許是希望三成能明白,身為黑螞蟻卻去擔任一個間牒,就好像被紅螞蟻從小就帶走的蛋中所隱藏的破壞使者,隨時找著機會從內部瓦解紅螞蟻的國家-

 

  大谷要他擔任間諜的身分,就是要來刺激三成,讓他了解德川家康從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個來破獲豐臣內部的狡猾間諜。

 

  不過,三成怕是無法理解這層意思的吧!

 

  現在,用他所說的這個意義來解釋自己對於豐臣的意義,不過是個可以隨處丟棄的旗子這個解釋,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既然這樣,身為紅螞蟻一員大將的三成,凶王…」

 

  家康抬起了從剛剛開始就默默地放在自己膝蓋上的雙手,一只手輕輕地握住了三成持刀的手,另一只手則攀住了對方勒住自己衣領的手。

 

  「你該為能夠斬下因為逃過一劫而選擇逃走、貪生怕死的黑螞蟻之王的頭顱,感到慶幸才對啊!」

 

  唰。握住對方刀柄的手一個翻轉,陰紅的血絲點點散亂。

 

  就像是紅螞蟻身上的處目猩紅-

 

 

 

tbc

===============

-好的,又是差點踩在死縣邊緣的新章!大家一個月不見啦!嘿嘿~

-這第九章,算是把前面的章節開始做個簡單的小整理,也進展到所謂的平行螞蟻的主題,而三成與家康之間的對談,以及他們兩為忠犬部下的談話都會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且看下一章的故事吧!這裡就不贅述囉~

-另外提醒一下,因為要趕出本的關係,這個平行螞蟻的故事會在第十章,也就是下一章就會完結了。之後我會開始忙處理出本的事,等本子處理得差不多了就會公開出本訊息喔!沒意外的話,到時候本子裡會收錄一篇網路上不會公開的番外篇!R15的喔嘿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