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幼稚園pa

-各種小段子集結

all金,這次是小帕洛斯的章節^^

-人物屬於七創社,ooc屬於我

 

05.所謂說謊

 

  「帕!洛!斯!你出來!為什麼又騙我嘛!」

 

  幼稚園花叢旁的一角,一個束起長長白色頭髮的孩子正抱著肚子躲在矮樹叢上笑的不可抑制-這也沒辦法,誰叫底下那個正氣得滿臉通紅的小傻瓜實在是蠢的無可救藥了呢?

 

  拼命忍住笑意,再仔細一瞧那叫喚著自己名字的金,對方的臉頰氣鼓鼓的像只小倉鼠,鼻頭有些紅紅的,水藍色的眼眶邊也有些許泛淚-

 

  呵,可真是百看不厭啊。

 

  「帕洛斯!你在哪裡!出來!居然讓我聞那只很臭的蟲子的味道──」

 

  那是你笨啊,小呆瓜,我說的是有很特別的味道,又沒說是很香的味道?你自己要湊上去那麼認真的聞一把,把自己搞的直嗆鼻這可不能全怪我吧?

 

  小帕洛斯用一隻手撐著臉頰,好笑地看著對方像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轉-金也實在是天真過了頭,好像只要一直叫對方的名字對方就一定會出來似的-

 

  當真蠢透了。

 

  

  打從有記憶起,帕洛斯就一直都是眾人口中的麻煩人物-從小兒科的在假哭博取同情、到中級版的在背後大聲嚇人、到現在故意惹各種小麻煩惡作劇什麼的,簡直是層出不窮-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如今已是堂堂五歲兒的小帕洛斯,惹起麻煩來更是時常驚天動地-偷偷打開防火警鈴造成全校緊張兮兮、把廚房的鹽罐全都換成糖粉搞的那天午餐難以下嚥、把會動的玩具蟑螂放到廁所裡引起女生們的瘋狂尖叫…堪稱移動式的麻煩具現化!

 

  因為這個原因,帕洛斯已經換過了至少五間幼稚園,沒有任何一間幼稚園能夠忍受的了他-而且每一個都絕對超過不了三個月,因為一但超過了三個月呢…

 

  小帕洛斯的惡作劇,就會立刻從上述那些僅會造成驚嚇,但是不會造成傷害的層級陡然進化-

 

  沒人知道為什麼,就連帕洛斯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他自己多少明白一點,只要在同一個地方待上超過極限的三個月,他就好像忽然什麼都不會在乎了,背後嚇人?那算什麼!把人嚇到摔倒才有趣;打開警鈴?那算什麼!真的放火才厲害;調換鹽罐?那算什麼!換成馬桶水才刺激;蟑螂玩具?那算什麼!放條貨真價實的蛇才驚悚!

 

  拜此所賜,在換幼稚園的同時,連家都得跟著搬-

 

  無聊啊,太無聊了,不管哪裡都一樣,待滿三個月就夠了。

 

 

  「金,怎麼了嗎?」

 

  一個聲音喚回了帕洛斯回憶的思緒,橘黑色的瞳孔向聲音的來源望去,看到戴著紅色圍巾的卡米爾朝著金走來,黑髮的酷酷男孩不僅背脊挺直,連望向金的眼神都是那麼直率-金在看到對方的那一瞬間,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直直的跑過去握住卡米爾的手,滿腔的不滿都要朝對方傾瀉而出-

 

  可帕洛斯知道那並不會發生。

 

  果不其然,金在握住卡米爾的手後就硬生生的停住了,原本想說的話在腦袋瓜子裡轉呀轉的,然後又咕嘟一聲全都吞回了肚子裡去-最後只擠出了一句:「沒什麼啦。」

 

  卡米爾眨了眨眼,問道:「不是沒什麼吧?我好像聽到你在叫帕洛斯?」

 

  「啊-那個、這個、啊!因為、因為我在跟帕洛斯玩捉迷藏啦-」金搔了搔頭,滿臉不好意思,不過眼神遊移,話語結巴,面色潮紅,很明顯就是全然不會撒謊的類型。

 

  蠢到家了。

 

  卡米爾也是完全不信,不過他倒是沒有選擇戳破,只是眨了眨眼道:「是這樣嗎?需要我幫忙一起找嗎?」

 

  「不、不用啦-」「對啊,不需要喔。」

 

  !和從自己嘴裡同時響起的聲線令金嚇的回過頭,看到從剛剛開始就在尋找的目標帕洛斯已經從樹叢上跳了下來,還滿臉笑嘻嘻地。

 

  「帕洛斯!」金瞬間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只差沒有連頭髮都跟著束起。

 

  「……」卡米爾的眼神射了過來,那和金同樣是藍色的瞳孔如今像是被增添上了一層晦暗的色彩,會盯的讓人直發寒-但那可不包括自己。

 

  「喲!小傻瓜,你可真不會當鬼啊,現在該換你去躲了,對吧?」帕洛斯笑咪咪的將一隻手勾在金的肩頭,像個感情極佳的好哥兒們似的。

 

  「欸?可是…」金還想反駁著什麼,顯然他還是很想要把剛剛那回事討個公道。不過帕洛斯用短短一句在對方耳朵旁的密語就解決了-「趕快去,你不想讓卡米爾知道吧?」

 

  看吧,效果顯著。帕洛斯笑笑地看著金咚咚咚地跑遠去找地方躲起來的背影,在心裡狠狠地嘲笑了對方一把。

 

  「帕洛斯。」

 

  喔,來了。

 

  聳了聳肩,轉頭看向正瞪著自己的卡米爾,輕笑道:「怎麼啦?騎士大人?想要替你的小男朋友討回公道嗎?」

 

  看到對方瞇起的藍色眼睛,帕洛斯覺得簡直沒有比這更有趣的事了!

 

  「我警告你,不要欺負金欺負的過頭了。」

 

  唉喲,聲音還整整低了兩度呢!那涵蓋在話語周身的冷氣簡直不忍直視-有趣,太有趣了!

 

  「欺負他?哈哈!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抓了抓頭髮,完全無視對方直逼而來的殺氣,直接地掠過卡米爾,笑道:「你們才是被那小子的外表給完全矇騙了!要我說,他才是最黑的那個人呢!」

 

  「金他不是你想的那種人。」

 

  「呵呵呵,你們真以為他有那麼純良無知啊?不過就是個只會做表面功夫的廢物,還能誆的了你們一大群人,要我說,他才真的是不簡單的那一個呢!」

 

  「……」卡米爾沒有說話,但從背部那種如尖刺般的突兀感就可以知道對方並沒有放過自己,可誰怕他啦?沒有再繼續理會卡米爾,帕洛斯一直徑的往前走。

 

 

  真是有趣。

 

  他可清楚的很,過去也有很多次他把金耍得團團轉後,金的那群朋友們看到金那莫名的樣子,熱心的想要給他幫助抑或安慰,可金從來都沒有試圖向那群朋友們求救,就連抱怨的話都沒有過一句。

 

  僅是傻悉悉的笑著道我又搞砸了,或者是我弄錯啦,我果然太笨什麼的搪塞過去。而他對金的那些惡作劇,諸如告訴他牛奶加可樂再加檸檬汁會很好喝結果金喝第一口就差點吐出來、又或者告訴金佩利是他家養的小狗狗結果被狠狠笑了一番、再比如叫金把拇指插入流著的水龍頭就可以把水止住結果反而噴的對方滿身濕、以及今天這次告訴他那只會發出臭屁的蟲子其實很香結果害的人家嗆到停不下來什麼的…巴拉巴拉…

 

  確實都是些如果帕洛斯不承認,金也不戳破,就不會有任何人懷疑自己的小惡作劇。可就算是這樣,為什麼金完全都不告狀?

 

  初時,帕洛斯還很意外金的這一點,畢竟都是孩子,只要被耍了被愚弄了,一定都會向大人或朋友訴苦的。

 

  可金沒有。

 

  但他後來就從那群喜歡圍著金轉的傢伙身上想通了,這小子只不過是為了要在大夥兒面前爭取個好形象罷了,也對嘛!總是向人訴苦什麼的,就算那群傢伙再喜歡他,總有一天肯定也會覺得厭煩吧?

 

  一旦想通了以後,帕洛斯就完全是以一種看好戲的心情在戲弄著金了。看著那個小傻瓜和為著他團團轉的笨蛋們,簡直比以往他所待過的任何一間學校都還要有趣的多-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的假面具還能戴多久?

 

  他想,這一定就是他在超過三個月後,依然能夠繼續待在這間學校的理由。

 

★★

 

  這一天他一如既往的打算再嚇嚇金。今兒個他選擇的目標就是學校邊養的一隻流浪狗。

 

  說養嘛…倒也不是真的有人在養,而是牠一直都待在學校角落,年紀看起來已經很大了,而且有條狗煉緊緊的拴著,看起來人畜無害又瘦的像皮包骨,因此經過的家長老師抑或學生,多少都會看牠可憐而喂牠吃點東西,這麼多年下來大家也就默認了對方校犬的身分。

 

  不過,幼稚園的孩子都還很小,根本沒有哪個小孩子敢去靠近這只狗,尤其這只狗被拴住的位置又比較靠近小學部那邊,幼稚園的孩子平常是沒什麼機會會到這兒來的,因此,認識這只狗的小孩很少。

 

  但帕洛斯可就不同了,以他喜好探險的個性,怎麼可能不去找這只狗狗深入研究呢?經過他長期的研究結果顯示-這只狗看起來毫無威脅,實際上也的確是毫無威脅。因為對方老狗的身分早就幾乎沒有什麼牙齒,就算真的撲上來咬人了也不太會有什麼太大的傷害。

 

  而那只狗煉,經過研究也很堅固,不太可能會被松脫。

 

  帕洛斯的計畫是這樣的:

 

  首先帶金來找這只狗,告訴他這只狗很溫和,金可以來喂喂牠,然後,用經過研究後確認這只狗看到就會非常興奮的火腿肉,讓狗飛撲到自己身上-帕洛斯實驗過的,看起來真的就像自己被攻擊了一樣!再加上自己演技滿分的假裝哀號,一定會更有效果!其實老狗咬的力道一點都不大,對他根本毫無傷害-

 

  然後就看金的反應了。

 

  帕洛斯打賭,對方絕對會上當,他一定會嚇的不知所措,然後趕去找人幫忙,接著自己再毫髮無傷的出現!把他們嚇一大跳!

 

  恩,簡直是魔術嘛!

 

  帕洛斯覺得一定會成功的。這不,當他再次以「我帶你去看一個很好玩的東西」為由邀請金時,他雖有點狐疑,但還是選擇跟上-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不是嗎?

 

  其實說起來,帕洛斯一直都覺得有點兒奇怪,一般孩子就算再怎麼蠢笨,被戲弄了這麼多次後總會對他有所警惕,可金卻-他不是不警惕,每一次被戲弄了都會聽的到他生氣得大聲抱怨著:「帕洛斯!你又騙我!」而再下一次他又戲弄金時,儘管金也會記取教訓的說你沒有騙我吧?可一旦自己顯示了真心誠意的假示範後,對方依然會輕易的卸下心防,然後再次中招。

 

  蠢成這樣的人有可能存在嗎?

 

  總不會是打算向自己示好吧?

 

  呵,如果是那樣,他覺得他可以大發慈悲的告訴對方,不必這麼假惺惺,他可不屑去參合在那群蠢蛋裡。

 

  「你看,沒事吧!這只狗狗很乖的!」拿出簡單的寵物零食向金示範著如何餵食,老狗也很乖巧的小小的伸著舌頭舔食的模樣瞬間就讓金安心了下來,咚咚咚地走過來一起拿起狗食要喂狗狗。

 

  是時候了。

 

  從衣帶裡掏出那個準備好的火腿肉,在老狗面前晃了晃。老狗的眼睛轉了一下,盯著自己。

 

  「……」一秒,兩秒。

 

  「汪汪汪!!!!」老狗果然如之前實驗時的一樣,齜牙裂嘴的撲向了自己,當自己被整個人撲倒在地上時,他如願以償的聽到了金的慘叫。

 

  「帕洛斯!!!」金驚慌失措的站了起來,整包的寵物零食撒了滿地,他聽出來了,這孩子真的非常害怕,非常非常害怕。

 

  好啦,接下來,就趕快去找人來吧。他看過了的,這裡離有人在的地方有點距離,再加上金既然這麼害怕,一定會頭也不回的跑走的,這時間就足夠他拍拍老狗的頭,輕鬆的脫離對方的壓制-

 

  可事情卻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帕洛斯!你不要緊吧!等等我,我馬上就來幫你!」金完全不如他預期的那樣逃跑,恰恰相反,那小小的身子哇地一聲直沖過來撞上了老狗的身體,甚至還用他那小小的手去試圖掰開老狗咬在自己手上的嘴。

 

  「傻瓜!?你幹嘛!?」帕洛斯被這突如其來的插曲給驚呆了-

 

  「快放開帕洛斯!!」金大吼著,難以想像對方小小的身體居然能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笨蛋!你打不過牠的!去找大人來啊!」

 

  「不行!會來不及的!快點放開帕洛斯!」

 

  更糟糕的是,老狗被金這突如其來的爆行給激怒了,牠一改那原本乖巧的模樣,連火腿肉都不理會了,一直徑的朝金撲了過去!

 

  「金!!!」

 

  當自己看到金那比自己還小了一圈的小身子,被老狗巨大的身體完全壓制在地,齜牙裂嘴的朝對方細嫩的皮膚咬下去的當兒,瞬間心跳都停止了-

 

  他向來老神在在,勝眷在握,把握最精實的訊息,控制所有的場面-在他的劇本裡沒有這一段,金更不像他所認定的那樣,是個只會討好他人的小傢伙。

 

  他下意識地沖上前去,想要試圖拉開這只老狗-可不知是對方發了狠的暴怒,還是自己因為驚嚇而無法使出全力-他拉不開!完全拉不開!

 

  然後他聽到了布料碎裂的聲音,以及金的哀號,他把手伸了過去想把夠嘴拉開,老狗那劇烈爆沖的動作卻令他完全無法拉住,甚至他還看到了老狗齒上的紅色血痕-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不論是不按他劇本走的金,還是突然脫離控制變的力大無窮的老狗,甚至是開始發抖脫力的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令他心慌!

 

  撲通!

 

  他被撕咬。

 

  撲通!

 

  這附近沒有大人…

 

  撲通!

 

  他正在流血,正在哀號-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一群渣渣!閃邊!」

 

  突然,聽到了一個粗曠的聲音,在帕洛斯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之前,一個金色的身影忽地閃進了視線中。

 

  當他回過神來,那只老狗已經被踢飛,而面前正站著一個手拿竹劍的男孩。金髮,金瞳,在璀璨的陽光下炫麗奪目-而他另一手正抱著金。

 

  「金!!」帕洛斯也顧不得去思考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金髮男孩的身分,甚至也無暇顧及眼前這個失控的場面究竟會不會被人拆穿是他造成的慘劇,他只想著金,希望那個金發藍瞳的孩子平安無事-

 

  眼前的金實在不能說是平安無事。他的頭髮散亂,上衣被斯扯開,肩膀上手臂上以及額頭上都有被撕咬的血痕,以及似乎是驚嚇過度,已經昏過去了。

 

  「金、金!」帕洛斯簡直急壞了,他感覺到內心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地咬去了一塊-那老狗咬在金身上的疼痛彷佛傳染一般的讓他感同身受,甚至更深刻-讓他無法呼吸的地步。

 

  然後,然後呢?然後其實帕洛斯自己也不是那麼清楚了。他只知道自己恍恍惚惚間被一群大人包圍,然後一起被送上了救護車,在喔咿喔咿的警笛聲中,他的眼裡只注視著金,只牽掛著金-

 

  除此之外,什麼都不重要了。

 

 

★★★

 

  叩叩。

 

  聽到房間內傳出了一聲請進,帕洛斯才緩緩地打開了病房的房門。

 

  「啊是帕洛斯!」

 

  他抬起頭,看到病床上坐著的金,他見到自己後那開心雀躍的心情顯露無遺-看起來跟平常並無異樣,如果除去對方頭上和手上的繃帶的話。

 

  然後在前進到對方病床前時,還順便遭受了坐在病床旁的另一個人的眼神洗禮-「你就是帕洛斯?」

 

  「是,格瑞先生…你好。」自己對金的這個照顧者-格瑞並不陌生,因為每天接送金上下學的都是這個人,金又時常格瑞長格瑞短的說個不停,要人不熟也難。

 

  「…事情我都聽金說了。」格瑞的聲音平板單調毫無起伏,雖說就他平常的觀察這人基本都是這樣,但帕洛斯就是能聽得出對方在生氣。

 

  「是。非常抱歉。是我害的。」

 

  「……」格瑞沒有回答。

 

  就在帕洛斯感到坐如針氈的下一刻,對方開口了:「金說那只狗突然就沖過來,他為了要把狗從你身上拉開才會這樣。」

 

  一直線的平鋪直敘,可帕洛斯明白,格瑞大概什麼都知道了。

 

  「…金的選擇是這樣,所以我尊重他。不過,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最後那句話說得特別重,帕洛斯小小的身子感覺到一股震懾的威壓。

 

  接著,他看到格瑞起身。

 

  「你跟金聊聊吧。」

 

  砰地一聲關上門,帕洛斯有點疑惑,他抬起頭看向從剛剛開始就鬧騰個不斷想要下床來跟自己說話的金。

 

  「-傻瓜,醫生說你要好好休息吧?」

 

  「唉喲!哪有那麼嚴重!我沒事啦!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嘛!」金揮舞著手臂顯示著自己的健康無礙-不過還是被帕洛斯給輕輕地抓住一隻手按下去了。

 

  「對了帕洛斯你沒事吧!我醒來以後沒看到你,很擔心耶!」金湊向前望著帕洛斯,像是要從頭到腳檢查一遍對方似的。

 

  「…你擔心我做什麼?」

 

  「我當然擔心你啊!你不知道嗎那時候看到你被那只狗壓住我可嚇死啦!你告訴我有沒有哪裡痛…」

 

  「夠了!」等喊完後,帕洛斯才發現自己發出了一聲怒吼。

 

  「帕洛斯?」

 

  「你為什麼要這樣…你看不出來嗎!?我是在騙你的!就像以前我騙你的所有事情一樣!那只狗…那只狗是我設計好的,他原本只會咬住我手中的肉,根本就不會怎麼樣的…可是你為什麼不逃啊!?你為什麼不去找大人啊!?為什麼要多事啊!?如果…如果你不多事,根本就不會這樣…」

 

  自己是怎麼了呢?

 

  完全無法控制的,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金是無辜的啊,為什麼自己要向他說這些?

 

  「你為什麼不跟你那個格瑞說實話呢!?或者跟你的那些朋友說實話啊!!告訴他們是我害你變成這樣的!!你還想假裝好人是不是!?要賣人情給我嗎?我告訴你!!我討厭你這樣!!!」

 

  -呼…呼…

 

  帕洛斯發現自己口乾舌燥。

 

  一股腦的,把心底的怨言都發洩了出來。

 

  「……呃……」

 

  金呆呆地看著自己,而帕洛斯自己也發現他並不敢看向金的眼睛。

 

  良久,金突然說話了。

 

  「這個,帕洛斯,我聽不太懂…」

 

  「不過,就算是那樣也沒什麼關係啊?是我要救你的嘛!誰那種時候還想那麼多…」

 

  「而且,欸,那個-好啦我告訴你啦!只是,只是因為覺得說出來很丟臉,所以…」

 

  帕洛斯瞪大了雙眼。

 

  他聽到金還在小聲的碎碎念著「因為那些事真的有點蠢嘛對不對像是那個特別味道的小蟲子我覺得說出來讓卡米爾他們知道好像挺丟臉的所以就…」

 

 

  在這一刻,他忽然發覺到了,其實自己並不是真的那麼想要戲弄金,也並不是真的想要看金和那些朋友的笑話-

 

  他只是嫉妒罷了。到頭來,自己跟金的那些朋友都是一樣的。因為,自己戲弄他時,他的眼裡只會有自己;因為,當謊言被拆穿時,他生氣的話語裡只有自己的名字;因為,金非常認真的跟自己相處,生氣就大方的生氣,開心就認真的開心,因為會害羞所以選擇不說破,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和以往所有的人都不一樣-

 

『帕洛斯你又來了,為什麼總是惡作劇呢?』

【帕洛斯!你又騙我!】

 

『別聽帕洛斯的啦,他最會騙人了…』

【哇,帕洛斯,是真的嗎?】

 

『你們看你們看!都是帕洛斯!是他害我的!』

【沒有啦,我只是在跟帕洛斯玩捉迷藏…】

 

  到底誰才是那個想太多的人?

 

  戲弄對方很有趣,對方也很享受其中,然後下一次,繼續重複-

 

  事實上,他們倆不就是這樣嗎?

 

  「我是,一直都覺得帕洛斯你很有趣啊,都會告訴我很多有趣的事,雖然有時候會讓我很生氣就是了!因、因為,就是那樣,所以我們扯平了嘛對不對!」

 

  金說著說著,看到對方垂著頭的樣子好像還在生氣,不襟有點心慌,他輕拍著帕洛斯的頭,小心的問著你在生氣嗎?你在生氣嗎?

 

  「……恩。」

 

  「哇對不起啦我不知道原來你會在意這種事,呃怎麼辦啊…」

 

  傻瓜。

 

  該道歉的人是我,該生氣的人是你啊。

 

  「好啦帕洛斯你別生氣了嘛!你看我都受傷的份上就不要生氣啦!」

 

  呵,還理直氣壯啊,不過,這才像這個小傻瓜啊。

 

  「……啊,外面有一隻老鷹-」

 

  「咦咦咦哪裡哪裡!!」

 

  在金猛的將頭往窗戶轉過去時,帕洛斯伸出手,將對方的眼睛蒙住,一手輕輕的撫在對方額上的紗布,悄聲地在耳邊說道:

 

  「呵-騙你的,小傻瓜。」

 

  「……帕洛斯你又騙我!!!!!」

 

  

 

  帕洛斯覺得,就算過了三個月,六個月,還是半年,一整年,他都不會想要離開這間學校。不是因為什麼想看好戲,也不是因為耍著人好玩-

 

  因為有金在這裡,從今往後,只會對他一個人惡作劇-

 

  誰叫他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呢?

 

 

 

 

 

tbc

==========================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寫出來後會掉粉的一章,呵呵,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討厭帕洛斯,就像我文章裡說的一樣,他就是個喜歡用惡作劇吸引喜歡的人的小孩子,更重要的是,金和他可是都很享受這種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關係呢~

-剛開始本來並沒有打算要讓金受到狗狗咬傷的,不過後來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了…感覺還是…要有讓帕洛斯內疚和驚恐的橋段。不過不用擔心啦!金寶都只是皮肉傷!也有打狂犬病疫苗和破傷風囉不需要擔憂的!

-是說這章順勢讓嘉德羅斯大人登場了一下下呢hhh

-因為有微小型的卡金帕金修羅場所以算是有卡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