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幼稚園pa

-各種小段子集結

all金,首次的修羅場來臨hhh

-人物屬於七創社,ooc屬於我

 

04.所謂

 

PartA

 

  在寶貝班裡有個時段非常非常的重要,對某些孩子而言,這或許比吃點心玩玩具還要重要上好幾倍,正因為這麼想的人只有多沒有少,所以有時候我們能夠堪稱那是一場天崩地裂的戰爭,而且還是天天上演。

 

  -那就是午睡時的位置。

 

  因為寶貝班的午睡位置是可以自己挑的。午睡時間若是能夠挑選到一個邊邊角角不被打擾的好角落,啪的燈光一關,窗簾一拉,黑暗壟罩下,那可是有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是屬於一方天地,不管要做什麼只要不被老師發現都可以,簡直可說是犯罪的溫床…咳咳,不對,是溫馨的個人小天地。

 

  再者,選到誰作為午睡時的好鄰居,也是個非常重要需要嚴肅認真看待抉擇的事。

 

  寢室的空間並不是那麼的大,而且這群孩子都是打地鋪的-在木頭地板上鋪上自己的棉被枕頭就可以躺下的那種。一班三十個孩子塞一塞,能夠不要每個人都頭碰到頭,腳嗑到腳的範圍下,勉勉強強是足夠的-

 

  換句話說,一但躺下了,孩子與孩子之間就是等同於零距離的肌膚相親耳鬢廝磨你的眼睛裡有我我的眼睛裡有你…這種寡廉嫌恥的事情居然可以光明正大的被允許!發明午睡的人是誰呢真應該頒個重要貢獻獎給他!-摘自寶貝班小艾比的金字箴言。

 

  讓我們想想看,能夠跟你喜歡的人睡在一塊,一起共用這足足兩小時的兩.人.世.界,那該是多麼美好的天堂!同樣的,反過來說,如果要跟一個你討厭的傢伙睡在一起,那麼這兩小時的時光就會瞬間變成地獄,白眼都懶得給一個的地獄。

 

  所以你說這重不重要呢?

 

  飯可以不吃,書可以不看,頭可斷血可流,午睡位置不能容!如果可以具象化出孩子們對此的怨念,大概對聯橫批就會這麼寫吧?

 

  總而言之,今天的午睡爭霸戰依舊如火如荼的上演中。

 

 

  「好了各位,今天的籌碼交出來吧。」

 

  「……」

 

  校園的一角,幾個孩子聚集在一起,三三兩兩的圍在花圃中的大石頭旁,一陣強風吹過,帶起孩子們的衣角,但卻無法移動任何一個人堅定的腳步-為首的黑髮小女孩啪的一聲將手蓋在石頭上,再拿起來的時後石頭上已經多了三支棒棒糖,草莓葡萄橘子口味各一。

 

  「喲,星月魔女,不簡單啊,今天居然拿出了三根糖果呢?」粉色頭髮上方翹著一根呆毛的小女孩毫不畏懼的大步上前啪地一聲也將手中的東西壓下-兩張貼紙,上頭的圖案是現今最流行的英雄節目【極地的機器戰士】,金卡限量版。

 

  「等一下!老姊!這不是我的貼紙嗎!?」凱莉都還沒來的及對艾比壓上來的籌碼表示意見,一旁的藍發呆毛雙胞胎弟弟就已經憤世嫉俗的欲哭無淚了。

 

  「什麼?弟弟的東西當然就是姊姊的東西啊!衰仔你不想幫你最可愛的姊姊追到姊夫了嗎?」艾比連眉毛都懶得動一下地反嗆回去。

 

  「……可是你又沒問過我的意見……」埃米表示他非常心累,他也想跟金一起睡啊!但無奈反抗無能的他只好默默的上交那個和金卡貼紙一比簡直不能看的供品-今天早上點心剩下的夾心小餅乾一個。

 

  「唉喲,真難看啊,居然還搶自家弟弟的東西來當籌碼呢~」凱莉毫不留情的吐槽。

 

  「妳說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這棒棒糖都是從妳哥那裡凹來的!」

 

  「講話不要這麼難聽,什麼凹來的,那可是他自願送給我的。」

 

  哈啾!遠方小學部的教室裡,鬼狐天沖打了一個大噴嚏。

 

  「……」無視旁邊只差打起來的屬於女人間的目光戰爭,黑髮戴著帽子圍著圍巾的卡米爾默默的將自己今天的籌碼放到石頭上,一塊精緻的杯子蛋糕,這是雷獅大哥買給他的點心,三個一組,他特地留了一個起來。他原本就是想跟金一起分享這塊蛋糕,如今在這個時候當作能跟金一起午睡的籌碼拿出來,也不失為一個機會。

 

  「這是…我剛剛在路邊看到的,長的很有趣的小蟲…」一樣完全無視旁邊戰況的安莉潔悄悄的將手中那只被放在葉子上的紅色小蟲擺上石頭,一邊還拿著樹枝戳了戳,一被戳中的小蟲蟲蜷縮了起來。

 

  「喂喂,醜女妳不是吧,這種東西妳也拿來?」凱莉那鄙視的目光投了過來。

 

  「我想…跟金一起看。」這倒是真的,金跟安莉潔有個特別的共通點-都會被路邊的小東西吸引目光,而且一看就可以看上一整天。

 

  不過從小女孩陶醉的樣子來看,與其說這是拿來當籌碼的,不如說她只是單純來分享她新發現的的狀況外。

 

  「呃,那個,這是今天早上開在我家陽臺的花…我覺得,很漂亮…」感受到旁邊巨大壓力的紫堂幻最後一個將手中的紫色小花擺上去,實在話說,他真的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拿來當籌碼,可是他也很不想放棄掉能跟金一起午睡的資格-思來想去,他決定尊崇自己早上起床時看到陽臺上的花朵盛開時,覺得非常想跟金一起欣賞的心情。

  

  六個孩子的籌碼都已經放在大石頭上了,現在只差把金找過來-

 

 

  說起來,這場午睡籌碼爭奪戰,一開始其實並不是這樣的。起初,每個人都想要跟金一起睡,吵也吵不完,鬧也鬧不出個結果,安迷修老師看不過去想要介入,提議他們用猜拳決定-可猜拳過程和結果也都無法盡如人意,誰慢出誰作弊的聲音此起彼落,感覺要靠猜拳得到結果天都要黑了!

 

  抽籤嘛,這比猜拳更快得到孩子們的唾棄-安迷修表示他一點都不想回想起一群幼稚園小朋友倒底是怎麼會懂得抽籤的機率概算這種超越他們年齡水準的問題!當孩子們認真嚴肅的你一言我一語地分析完抽籤的機率所造成的不公來質問自己時,安迷修第一次認真的懷疑自己會不會不適合當幼稚園老師?

 

  最後無奈之下,只好詢問金的意見,可偏偏他又是跟誰睡都可以-在金看來,大家都是好朋友,跟誰一起睡這種事完全就不是什麼需要去思考的問題。

 

  最後的最後,妥協下的再妥協,金就是跟安迷修老師一起睡了。可安迷修表示他當天就立馬放棄了這個決定,告訴那群孩子們你們自己決定吧,只要別弄出什麼問題然後可以和平解決就行-天曉得睡個午覺還要忍受一群目光芒刺在背是個什麼狀況!

 

  最後孩子們經過漫長的論戰後得到的暫時性結論,是在星期一用籌碼來決定這一周跟金一起午睡的順序,最能得到金青睞的籌碼,就可以得到金左右兩邊的黃金寶座,其次以下的往後類推-

 

  當然,這一切金全都不知情。

 

  他只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到了星期一就有一堆人要送他東西,還一定要他選一個最喜歡的出來?

 

  只是今天所有人都被狠狠的踢到了鐵板-

 

 

  「咦?今天我要跟耀一起睡耶?丹尼爾老師說耀是新來的,要我照顧他呢!」

 

  當金單純天然的宣佈這件事時,所有人手上的籌碼都一起掉在地上碎碎裂裂了。

 

  神近耀,無心插柳柳成蔭。嗯?

 

PartB

 

  其實真要說起來,小孩子需要睡午覺-這在幼稚園裡似乎是個恒久不變的真理,和每天都要吃點心一樣被奉為圭臬,就算今天打雷下雨颳風下雪天搖地動物是人非…好吧離題了,總之睡午覺是一定要做的事情,管你是天王老子還是平凡小老百姓,反正睡午覺是絕對不可以被忽略的。

 

  可小小的神近耀就是對此表示無比嫌棄。他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定需要睡午覺,每到午睡時間,他一點兒都不困,百無聊賴的平躺在那兒待上整整兩個小時什麼都不能做,這簡直比任何一項學習都還要累人。

 

  所以在他轉學過來這間幼稚園的當天,冷漠地注視著眼前宛如大戰場面的『爭奪午睡位置』一事時,他表示人類怎麼可以這麼無聊。

 

「等一下,金,我們怎麼都沒聽你說啊?」凱莉,一個高傲的小女孩。

 

 「我也不知道啊,丹尼爾老師剛剛才跟我說的…」金一臉的疑惑,他不明白為什麼面前的朋友都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

 

  「怎麼這樣!王子殿下!我一直都很期待可以跟你一起睡耶!」艾比明顯非常受打擊,她緊緊的抓住金的手臉上滿是失落。

 

  「……」神近耀默默的起身,他抱著自己的棉被枕頭轉身就走,完全無視剛剛金拉著他一起找到的窗戶邊角位置,直直地走到寢室中央隨便選了個位置就躺下了,連旁邊躺著的孩子長的是圓是扁都沒注意。

 

  「啊等一下!耀!你要睡那裡嗎?」金見狀也連忙抱起棉被往耀的方向走去,一邊還跟身後的朋友們道歉:「對不起啦!丹尼爾老師說拜託我了呢!下次、下次好不好?」

 

  「……」被丟下的眾人最後只好無奈妥協,紛紛抱著自己的棉被湊在金四周的位置。

 

 

  金在神近耀的身邊躺下,他小聲地對著背對他的人說道:「耀?你怎麼了?在生氣嗎?」

 

  神近耀覺得這真是他見過最蠢的人沒有之一。

 

  這孩子難道看不出來他是那群孩子爭奪的中心?還是說他看出來了,只是沒有戳破?-如果是那樣,那還真不是蠢,是黑了。

 

  可似乎又並不是那樣。他聽著對方小聲地不斷詢問自己是否在生氣的聲音,覺得這傢伙大概是真的蠢-

 

  神近耀不喜歡說話,可以的話他都是用身體行動來表示的,只是現在他覺得自己背對著他用被子蒙住頭的樣子大概不夠讓這個小傻瓜明白自己的意思-

 

  我並不想要跟你睡,也沒有要跟你那群朋友爭午睡位置,所以可以麻煩你現在閉上嘴安靜一點行嗎?

 

  可金還在小聲地嚷嚷。

 

  「耀,你怎麼了嘛?」

 

  「耀,你睡得著嗎?」

 

  「耀你是不是因為剛來所以會害怕啊?」

 

  ……敢情這孩子是不知道丹尼爾老師所謂的『照顧』是什麼意思嗎?

 

  神近耀有點頭疼的想,他覺得他起床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跟丹尼爾園長說他不需要照顧謝謝所以可不可以讓他以後一個人睡-

 

  在那之前,今天就先忍忍,反正不理他就對了。

 

  「我跟你說,這裡的大家都很好,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剛剛你看到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喔!凱莉雖然有點凶,不過她人很好喔!都會分我們吃棒棒糖,你喜歡什麼口味啊?下次可以跟凱莉說喔!」

 

  「艾比和埃米是雙胞胎喔!他們長的很像對不對!我覺得他們頭上的呆毛好可愛喔!艾比不知道為什麼都叫我王子殿下…不過我也覺得艾比跟故事書裡的公主一樣可愛耶!埃米人很好,常常幫我做很多事,我覺得你們一定可以當好朋友喔!」

 

  「卡米爾…就是那個戴紅圍巾的男生!卡米爾很酷喔!而且他還跟我一樣很喜歡吃蛋糕呢!我們會一起看蛋糕的書!他有個哥哥叫雷獅,還有一個戴面具的哥哥,他們都好高喔!跟格瑞一樣高!對了耀你喜歡吃蛋糕嗎?」

 

  「還有安莉潔!那個戴檸檬髮卡的女生!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還以為那是真的檸檬呢!安莉潔知道學校裡哪裡有很漂亮的小花喔!下次我問問安莉潔耀你可不可以一起去…」

 

  「紫堂-就是有戴眼鏡的那個人!紫堂很溫柔喔,我好喜歡跟紫堂一起玩機器人的遊戲!紫堂有三個小機器人,他們的名字小斯巴達一號,小思拔達二號,小斯巴達三號…」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帕洛斯?就是白色頭髮綁起來的男生-雖然他常常說一些很奇怪的話,結果凱莉說那都是他騙我的-不過帕洛斯說話很有趣!我很喜歡聽他說的故事耶!下次耀也一起聽嘛!」

 

  「對了對了還有安迷修老師!安迷修老師對我最好了!老師他真的很溫柔!也好帥喔!耀你一定也會喜歡老師的!老師也常常稱讚我喔!老師總是說我是小小的騎士!不過騎士是什麼啊我一直都不太懂…」

 

  「還有還有……」

 

  這個傻瓜。

 

  神近耀發誓金的聲音絕對不能算小,當然也不能算大,只是在午休時間的寢室裡一片安靜下,其實是可以讓大夥都聽得見的音量的。或許金沒有發覺吧?因為他的確很認真地用棉被把自己的嘴摀起來,試圖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可是孩子怎麼可能真的能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呢?

 

  但沒有任何一個人,甚至老師,也都沒有出聲要金安靜下來-他們都在聽金說話,說著每一個他所認識的人的話,金說了一個又一個,寶貝班說完了再說隔壁的可愛班、可愛班說完了就說天使班…神近耀悄悄張開一隻眼睛,在金說到安迷修老師的時後對方的背影震了一下。

 

  …說不定是很感動吧。

 

  這個小傻瓜,從剛剛說到現在,說的都是好話。在這孩子的心中,沒有任何一絲黑暗,也沒有任何一點猜忌,對他而言什麼都很好很棒,就算有所疑惑,即便有所困擾,在金的心裡,也都是光明的。

 

  那麼自己呢?

 

  為什麼他都表現出這麼明顯的不滿和敵意了,金卻一點兒都沒有反感,甚至退縮的意思?「耀,你怎麼了嘛?」「耀,你睡得著嗎?」「耀你是不是因為剛來所以會害怕啊?」……這孩子所想的,僅僅只是擔心自己是不是不開心,是不是不適應-

 

  「…耀,你睡著了嗎?」

 

  「我聽丹尼爾老師說,你常常會睡不著…」

 

  「我有時候也會睡不著,不過,我睡不著的時候,姊姊都會拍拍我的背,給我講故事…格瑞會陪著我,直到我睡著…」

 

  他感覺到自己的背被一個很小很小的力道輕輕地拍著,那力量非常輕非常輕,深怕自己會感到不適的柔軟輕拍-

 

  「不用怕喔耀,在耀睡著前,我也不會睡的…我也給你拍拍,給你講故事,給你唱歌…」

 

  「咕嚕嚕嚕的狸貓滾下來呀滾下來啦~滾到~滾到…

 

  「洞…去…」

 

  聲音越來越小。

 

  直到聽到勻稱的呼吸聲傳來,神近耀才偷偷的轉過頭,看到那個說在自己睡著前都不會睡的人,已經不敵滿滿的睡意,進入夢鄉了。

 

  「……」

 

  收回前言。

 

  金不僅知道怎麼『照顧』人,還很清楚怎麼樣對人釋出完全的善意。

 

  竭盡全力的,非常非常用心的…

 

  去對待任何一個他所珍視的人事物。

 

  所以,那群孩子才會這麼喜歡他。想要對方的溫柔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停駐,永遠的。

 

  「……」

 

  神近耀注視著金的睡臉一陣子後,想了想,深出一隻手,替因為剛才要小聲講話所以把自己的口鼻壓的嚴嚴實實的被子小心的拉開-繼續這樣睡會不舒服的。

 

  結果啪地一聲,他的手被握住了。

 

  「耀…睡著…」

 

  說夢話呢。

 

  笨蛋。神近耀注意到了自己口罩下嘴角那微微揚起的弧度,望著金睡的正香的睡臉,長長的眼睫毛輕輕的搧動、金燦燦的頭髮垂落在耳祭、小嘴微張、臉頰兒紅撲撲的、那水藍水藍的瞳孔被隱藏在眼皮下轉著圈兒-想必正在做著美麗的夢吧?

 

  『很高興認識你!我叫金!丹尼爾老師說今天我要照顧你呢!我可以叫你耀嗎?』

 

  『我想跟耀當好朋友!可以嗎?』

 

  『啊,等一下嘛耀!我跟你說,我今天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

 

  神近耀想著,那你呢?金?

 

  你說了這麼多,可一個都沒有提到自己。

 

  你喜歡吃什麼口味的棒棒糖?艾比為什麼會叫你王子殿下?埃米跟你一起做過什麼事?你最喜歡吃什麼樣的蛋糕?你還知道還有哪裡有秘密場所?你會玩什麼機器人遊戲?帕洛斯騙過你什麼事情?你做了什麼事會讓老師稱呼你是小小騎士?你喜歡什麼?你還知道些什麼?……

 

  下次,想要聽到你說自己的事呢。

 

  神近耀感受著對方抓著自己的手指的溫度,以及對方一邊沉睡一邊吐露在自己臉頰上的呼氣,感覺到自己似乎也有那麼一點點困了。在意識即將脫離之時,他覺得,午睡時間,似乎也不是那麼難熬了。

 

  

 

  -因為,有你在我身邊。

 

 

 

 

TBC

============================

-是說等到第二天,神近耀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跟著一起加入午睡爭奪戰的籌碼之爭這件事又是後話了~

-你說帕洛斯為什麼沒有加入?他說他才不屑參加呢,他想跟金睡的話只要去說幾句話就可以把金拐走了…(喂)

-於是金後援會又成功拉攏到一個會員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