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幼稚園pa

-各種小段子集結

all金,第三章瑞哥主場!

-人物屬於七創社,ooc屬於我

 

03.所謂喜歡

 

05:30

 

  「然後,凱莉她就做了一個好~大的棒棒糖喔!用光所有的黏土耶!」

 

  「嗯。」

 

  「紫堂他做的是他最喜歡的那只機器人!紫堂都叫它小斯巴達喔!」

 

  「嗯。」

 

  「對了,安莉潔她一直看著她的黏土,放學了還是沒有做出來…她說她本來是在想要做什麼的,結果就看著黏土發呆了…」

 

  「嗯。」

 

  「格瑞!你知道我做的是什麼嗎?你一定猜不出來…」

 

  「金。」

 

  「什麼?」

 

  「已經到家了。」

 

  「哇!格瑞!我來開我來開!今天換我開門!」

 

  「……進門後記得洗手。」

 

  「好~」

 

05:40

 

  格瑞安靜地看著金小小的身子硬是抓著門旁的小型工作椅努力的爬呀爬,花了整整一分鐘才爬上椅子頂端,勝利似的在椅子上揮著小手,然後從自己手中抱過那個跟金手掌幾乎一樣大的鑰匙串,卡啦卡啦了半天,磨嘰磨嘰了好一陣子才終於成功的把家裡鑰匙插進孔中,等到終於轉動鑰匙將門打開,已經過去十分鐘了。

 

  打開門後,還要等金把那比自己高了三倍高的工作椅搬到門旁,進到屋子裡,放好鞋子,擺好書包,洗好手,漱好口,換好衣服…等格瑞看到金終於出現在廚房裡的時候,已經是自己正在腰上系好圍裙,把放在餐桌上晚餐的菜從購物袋裡拿出來的時間了。

 

  「格瑞!今天吃什麼!」

 

  「咖哩。」

 

  「哇!我最喜歡吃咖哩了!」

 

  「要幫忙嗎?」

 

  「要!」

 

  「那洗菜?」

 

  「交給我吧!」

 

  咕嚕嚕嚕~格瑞一手正咚咚咚的切菜,一邊還不時要轉頭望一下隔壁正坐在高腳椅上認真洗菜的金。金洗菜洗的很認真,小小胖胖的手指一邊搓一邊洗,一邊還不時的哼著歌。格瑞聽出來了,這是最近幼稚園裡新教的歌曲,旋律輕快又好記,更重要的是金這幾天都已經唱了不知幾遍的輪回,這熟悉的程度連格瑞也被迫陪著背起來了。

 

  「咕嚕嚕嚕的狸貓滾下來呀滾下來啦~滾到~滾到~

 

  洞裡去。

 

  格瑞悄悄的在心裡接了下一句。

 

06:30

 

  「格瑞!好了嗎好了嗎!」

 

  「快好了。」

 

  「那我先去拿牛奶!」

 

  「好。」

 

  等格瑞確認好味道,將鍋爐上正沸騰著的咖哩醬汁關了火後,轉身走去廚房另一邊的飯鍋查看白飯煮好的狀況。才剛走到飯鍋前,他卻突然想起了什麼,正想出聲叫換金時,就看到某個小小的身影正背對著自己,他就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似的,抱著牛奶罐歪著頭停頓了一下子。

 

  然後,就像是想通了什麼,金站了起來,認真地將手中抱著的牛奶罐裡的牛奶咕嚕嚕地倒到自己的那個綠色有大刀圖案的馬克杯裡,倒的滿滿的一大杯,快要滿出來的那種。

 

  然後,再將牛奶罐朝向旁邊那個屬於金的金黃色有箭頭圖案的馬克杯倒牛奶,但這次連杯子的一半都倒不到,牛奶就倒光了。

 

  一滴,兩滴,最後剩下來的那一丁點的牛奶滴,啪噠啪噠地彈在杯子裡。

 

  金悄悄的回過頭,張望了一下廚房的方向後,就輕輕的抱著已經空了的牛奶罐爬下了椅子,啪噠啪噠的走向廚房的回收桶。

 

  剛好,自己站在飯鍋這邊,有櫃子擋住,自己看的到金,金卻看不到自己。

 

  「…金,可以吃飯了喔。」

 

  「耶!太好了!我去拿碗!格瑞格瑞,我要…」

 

  「我知道,飯要一半,咖哩要很多。」

 

  「嘿嘿!」

 

  「笨蛋。」

 

06:40

 

  今天的晚餐飯桌上,有兩盤咖哩飯,一大碗生菜沙拉,兩碗玉米濃湯,以及落在右手邊裝在各自的馬克杯裡的冰牛奶。

 

  格瑞用叉子叉起一些蔬菜放到金的盤子裡,看了一眼那兩個杯子。

 

  「金,你的牛奶怎麼這麼少?」

 

  「啊-那個,剛剛倒完牛奶的時後我偷偷喝了一點啦…」小小金搔了搔頭,一臉的陪笑樣,還煞有其事地舔了舔根本就沒有任何牛奶渣的嘴唇。

 

  「…笨蛋。」

 

  「欸嘿嘿…啊對了對了格瑞,牛奶沒有了耶。」

 

  「嗯,明天去買。」

 

  「那明天早上喝什麼啊?」

 

  「有柳橙汁。」

 

  「可是格瑞你說過,你早上沒有牛奶上課會沒精神耶…」

 

  「那是開玩笑的。」

 

  「咦~」

 

  「對了金,幫我去拿一張廚房紙巾來好嗎?」

 

  「好!」

 

  然後,某人就在孩子小小的身影咚咚咚地消失在廚房轉角時,悄悄地將自己那個綠色馬克杯裡那滿滿的牛奶倒了一些到金色箭頭的杯子裡去了。

 

07:20

 

  用完餐,將最後一個洗乾淨了的盤子放到碗槽裡後,格瑞按了按有些酸痛的脖頸,心裡盤算著下次社團活動還是要節制一點。走出廚房,看到金正趴在客廳的地板上,面對著一張大大的紙畫著什麼。

 

  「學校的功課嗎?」格瑞蹲下身子,望向金正認真無比的奮鬥著的紙張,滿地的蠟筆四散在各處,還有一隻紅色的被金壓在屁股下了。

 

  「嗯!…嗯!?哇哇哇格瑞,你不可以看啦!」金原本正沉浸於繪畫世界中的泡泡忽然被警醒的打破,緊張的用整個身子把紙給蓋住,動作過大的結果讓平滑的紙有了些皺折,好像還有點兒聽到了令人痛心的撕裂聲。

 

  「……是嗎?抱歉。」格瑞挑了挑眉,對於眼前這只跟鴕鳥心態沒兩樣的金,很努力的壓下了那想要吐槽對方臉朝下的結果是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被掩蓋到的衝動。

 

  再說了,就算要他看,他也從來都看不懂尚在塗鴉期階段的金到底都在畫些什麼鬼畫符。

 

  「這個、那個、這!這是秘密!老師說是秘密!不可以讓格瑞看的!」金感覺好像想要挽回些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來試圖說明自己為什麼不給格瑞看的原因,然後就看到對方噗的一聲沒忍住的嘴角弧度。

 

  「啊!格瑞你笑我!」

 

  「…我沒有。」

 

  「你有!明明就有!我看到了的!」

 

  「沒有。」格瑞伸出手,將對方額頭上的那個因為壓在紙上而印上去的紅色蠟筆印磨了磨,蠟筆那些許的紅色蠟油被沾上格瑞的手指,展示給金看。然後在金「啊!」的一聲舉起雙手摸向額頭的瞬間,前者想也不想的將其點在對方的鼻頭上。

 

  「格瑞~~~!!!」

 

  「別忘了8點要洗澡。」

 

08:00

 

  霧氣彌漫的浴室外,金正努力的將他最喜歡的那套黑白運動衫脫下,雖然說是最喜歡,不過金對於如何將這件衣服快速的脫下來依舊很有成長的空間-格瑞在一旁將發帶取下,擱在換洗衣物架上。

 

  「今天再慢一點就不用泡澡了。」

 

  「格瑞你就不能等我一下嘛!!」金小小的臉正被衣服埋住,被蓋住的聲音聽起來更加低沉和委屈。

 

  「是誰說自己是個大人了,已經會自己換衣服了?」

 

  「是、是我…」

 

  「水要涼了。」

 

  「我好了我好了!」

 

  咻!瞬間被拋棄到洗衣籃裡的運動衫,啪地一聲被關在浴室外。

 

08:10

 

  在熱水滿布的浴缸裡載浮載沉的金,剛剛正表演了一段水下閉氣三秒鐘的絕活,呼哇了一下後濕漉漉的抬起頭,看到正在漣噴頭前把泡沫沖乾淨的格瑞。對方現在正有點舒壓的按壓著脖頸,金看到那裡的肌肉有些紅腫。

 

  「格瑞,很痛嗎?」金一邊吐著泡泡一邊問。

 

  「嗯?」一腳踏進浴缸裡的格瑞頭也不抬。

 

  「這裡!」金遊了過來,小小的手掌啪地一聲拍到了格瑞那有些脹紅的肩頸,很小力的按磨了起來。不過以孩子的力道而言,與其說按摩,不如說在撫摸。

 

  「…還好。」

 

  「騙人!格瑞說還好的時候就是不好啦!」金斬釘截鐵一口咬定。

 

  「……」這叫人該從哪裡吐槽起?

 

  「啊!對了!」金忽然想到了什麼,頭一低,將自己那軟軟小小的舌頭舔了一下格瑞的肩膀。

 

  「!??」格瑞愣了一下,立刻大手一抓將那罪魁禍首從水裡拎了起來。

 

  「哇!格瑞你幹嘛啦!」小手小腳撲騰不已的金在空中抗議。

 

  「-我才要問你在幹嘛。」紫色的眸子盯著金瞧,肩膀處那被舔拭過的感覺還殘留著。

 

  「幫你消毒啊!」義正詞嚴,好不霸氣。

 

  「……是誰教你的?」扶額。

 

  「帕洛斯呀!他說他家的狗狗佩利都是這樣的!舔舔就會好了!」

 

  「……」深呼吸,格瑞,是可忍孰不可忍。格瑞深深吸了一口氣後道:「金。聽好,一、那是寵物才會這樣做,人跟人不可以這樣做。二、以後你少跟帕洛斯混在一起,少聽那小鬼頭說的話。三、佩利不是狗,他是帕洛斯的弟弟。懂了嗎?」

 

  「啊,喔…」

 

  金一時之間無法消化這麼多訊息,尤其是格瑞突然說這麼多話簡直破了這三個月來的最高紀錄(上一次的紀錄是金沒經過允許就爬櫃子被罵了),等被格瑞抱出浴缸換衣服時腦袋都還在暈呼呼的想這件事。

 

  而一旁的格瑞則在暗自下定決心,下次看到帕洛斯那個總愛無中生有的說些有的沒的的小鬼頭,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一番!

 

 

09:00

 

  「頭髮擦乾了嗎?」

 

  「擦乾了!」

 

  「明天要帶的東西?」

 

  「都準備好了!」

 

  「今天要?」

 

  「自己一個人睡覺!」

 

  「嗯,要哪一本…呃?」

 

  格瑞,一時之間腦袋轉不過來。

 

  「你確定?」格瑞完全無法掩飾自己狐疑的眼神。這可不像金!畢竟每天晚上睡前都會有一個小花樣可是他倆的約定。有時候是要自己念繪本給金聽,有時候是要放一首好聽的音樂,有時後則是可以被允許玩一下下玩具-格瑞被要求得一起玩的那種。記憶裡的背景還自動撥放了對方總是要求陪他玩陪他玩的音效。

 

  「確定!」金還煞有其事地舉起一隻手揮了揮,好像不這麼做就無法彰顯其決心之堅定一樣。

 

  「……」在大眼瞪小眼(某人的錯覺)了十秒鐘之後,格瑞終於鬆口道:「等一下可不准來說睡不著。」

 

  「才不會呢!」金吐了吐舌頭,抓緊了懷中的箭頭抱枕-那是秋送給金的三歲生日禮物。

 

  「……那,晚安。」格瑞在走到門前準備關燈時,再次確認性質的看了看金。

 

  「格瑞晚安!」金笑嘻嘻的躺在床上對著格瑞揮著手。

 

  「……早點睡。」關上燈,抬起的腳正要離開房間,後頭突然又傳來了金的聲音:「格瑞!」

 

  看吧,果然還是需要人陪…正當自己這麼想的時後,下一句話就忙不迭地送過來了:「格瑞!我最喜歡你了喔!」

 

  「……嗯。」良久,格瑞都沒有回頭。後方也沒了聲音。在原地停駐了一陣子後,格瑞小聲地離開了門前。

 

 

10:30

 

  轉動了一下酸痛的脖頸,放下筆,總算是將今天的學校作業完成,大考在即,老師們的作業派的比平常都還要多。雖然以格瑞年級第二的程度來說這不算什麼,但畢竟還要減去打掃屋子,準備明天的便當,洗衣服等等的家務所扣掉的時間。

 

  一邊打著哈欠經過客廳時,格瑞的目光望向了放在茶几上的幾個相框。相框裡有他永遠懷念的父母,目前不在身邊的秋姊,以及…金。

 

  忽然想起了今天下午碰巧和雷獅一起去幼稚園接人時聽到的金的心裡話,格瑞不禁暗了暗眸子。他知道,金一直都把秋姊放在最想念最想念的位置,就如同他永遠想念他最親愛的父母親一樣。

 

  只是他從沒想過,在金那小小的腦袋瓜裡,其實也會胡思亂想,想著秋會不會討厭自己?秋還會不會回來?…等等的問題。金一直都表現的很開朗,也很乖巧,但會不會,自己依舊忽略了他的感受呢?

 

  自己不是金的親人,僅僅只是從小就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更甚者年紀還差了那麼多-自己對於金來說,足夠彌補秋不在金身邊的遺憾嗎?-這是個蠢問題,沒有人能代替任何人,他也不覺得有任何人可以代替父母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可是…

 

  只有金,不一樣。不一樣。

 

  至於是哪裡不一樣…格瑞一邊呼思亂想著,一邊悄悄地推開了自己和金的房間門。金還太小了,不可能放他自己一個人睡,所以,格瑞都跟金睡在一起。

 

  耳邊聽著金勻稱的呼吸聲,在黑暗中摸索著,腳步很輕很輕,深怕吵醒熟睡中的金。然後豪不意外的發現對方再一次的滾到了自己的床邊,格瑞在金的身旁蹲下,替對方睡到亂滾而踢翻的被子重新蓋好,望著金睡得很滿足到有點口水流出的小臉,格瑞知道自己嘴角微笑了下。

 

  又看了一會,才終於緩緩移動身子到旁邊自己的床鋪上,正準備躺下時,聽到了沙沙的聲音,手好像壓到了什麼硬硬的東西,令格瑞皺了皺眉頭。什麼東西?

 

  將手機的手電筒燈光調到最小,往床鋪上一照,格瑞愣住了。

 

  那是金今天在客廳裡畫的圖畫紙,還有一個小小的黏土作品。

 

  圖畫紙上歪歪扭扭的畫著的圖樣,依舊讓格瑞看也看不懂-不過圖畫紙上方那行被電腦列印好後剪下來的字倒是明明白白的寫著了:

 

  【給最喜歡的人:格瑞

 

  「……金。」

 

  唯獨格瑞那兩個字不是列印,而是歪七扭八的勉強能辨認的出來,明顯是出自金的仿寫。一旁的黏土作品照樣是橫七豎八的什麼也看不出來,不過老師顯然有好好的在下方標注了:【我最喜歡的姊姊和格瑞】

 

  他回想起了今天下午回家時金說的那些話。

 

 

  『然後,凱莉她就做了一個好~大的棒棒糖喔!用光所有的黏土耶!』

 

  『紫堂他做的是他最喜歡的那只機器人!紫堂都叫它小斯巴達喔!』

 

  『對了,安莉潔她一直看著她的黏土,放學了還是沒有做出來…她說她本來是在想要做什麼的,結果就看著黏土發呆了…』

 

  『格瑞!你知道我做的是什麼嗎?你一定猜不出來…』

 

 

  『格瑞!』

 

  『我最喜歡你啦!』

 

 

  他發現自己眼眶有點發酸,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彷佛衝破出了長久閉塞著的牢籠一樣,不斷蔓延在自己的全身。

 

  「金…」

 

 

  良久後,格瑞重新躺回了床鋪,他輕輕地握住了金熟睡中的手,給了對方一個很溫柔的晚安吻。

 

  晚安,金。

 

  第二天早上,或許金起的比他早?那樣的話,或許他就會發現客廳的茶几上,除了相框,還會多了兩樣東西吧!

 

  那個歪歪扭扭的黏土作品底部,被自己寫上了一小行字。

 

  一小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讓金發現的回復。

  

metoo.

 

 

 

 

 

TBC

===============================

-依舊沒有出場的嘉德羅斯大人…我不想再給自己立FLAG了!隨緣吧!

-遇到瑞哥就會不小心話嘮的我…

-是說牛奶那裡看的懂嗎?簡而言之就是要倒牛奶前發現牛奶剩沒多少但是想到格瑞超喜歡牛奶所以決定給格瑞一大杯但是自己小小杯然後被問到的時候還撒謊說是自己偷喝掉了的金寶小天使和因為偷看到所以拆穿了金寶謊言然後偷偷給金寶加牛奶的瑞哥!(好長)

-明明是溫馨向,到底為什麼寫的時後腦海裡會一直出現「三年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