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幼稚園pa

-各種小段子集結

all金,第二章一堆大佬都出場啦!

-人物屬於七創社,ooc屬於我

 

02.所謂回家

 

  放學時間,家長們紛紛來接走了自家的孩子,這時後的幼稚園大概是一天之中最吵嚷的時段了吧,不論是老師和家長叫著自家孩子,還是孩子們響應家長,抑或是跟師長或朋友道別、等待回家的孩子們愉快的交談等等…好不熱鬧!

 

  而整個放學時段裡最忙碌的人,說不定除了老師們外就要屬金了。人緣極好的他幾乎每個孩子要回家時都會跟他道別,家長們有時來的時機又十分湊巧,一時間到處都有向金說再見的聲音,此起彼落的像是交響樂,而金這一點也是十分的厲害,就算大家的聲音都交雜在一起吵嚷個不停,金卻還是有辦法每個聲音都能瞬間的辨認出來,並且確確實實的跟每個孩子道別。

 

  「金再見!」「明天見!金!」「王子殿下!再見了!」「金拜拜!」

 

  「紫堂再見!」「埃米我們明天見!」「艾比再見喔!」「拜拜安莉潔!」「帕洛斯再見!」……嗯,就連沒跟他說再見的孩子都會抓到呢!

 

  老師和家長們一開始都被金這樣熱情的好人緣給嚇了一跳,但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如果要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金肯定能輕鬆奪冠!

 

  很快的,從一開始鬧哄哄的門口,到最後僅剩下少數幾個還在等待的孩子,中間花不到十幾分鐘。轉眼間,偌大的校門口,只剩下幾個孩子了。

 

  金背著書包踢著小短腿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晃啊晃的,在跟凱莉道別後,轉頭看向四周,發現身邊只剩下卡米爾一個。

 

  「卡米爾,你也還沒回家啊?」

 

  「嗯。」卡米爾拉了拉自己脖子上的紅圍巾,看了一眼門口後,將眼神轉回了金身上。

 

  「好難得喔!卡米爾的哥哥不是都很早就來接你了嗎?那個都戴著面具的大哥哥!」金湊了過來,一把擠在卡米爾身旁。

 

  「…大概今天很忙。」

 

  「欸欸!卡米爾有沒有看過你哥哥拿下面具的樣子啊?我好想知道你哥哥長什麼樣子喔!」金一直都對來接卡米爾的哥哥有很大的好奇心,畢竟對方一年到頭都戴著個很帥的面具!雖然他不只一次的想這樣怎麼看的到路呢?不過看人家從來都沒有視覺方面的障礙,也就按壓下濃濃的好奇心-

 

  「…沒有。」卡米爾把頭稍微拉近了圍巾一下,似乎不是那麼想要繼續關於這個的話題。

 

  「欸,這樣啊-」金看卡米爾的樣子,直覺覺得對方不是很想聊天,也就沒有繼續追問。在察覺他人感情方面,金雖然有些遲鈍,但他並不是不會讀空氣,尤其現在,他覺得卡米爾的臉色沒有很好。

 

  卡米爾…一直都沒有怎麼聊過他家人的事呢。

 

  金悄悄的想著。

 

  他知道卡米爾有哥哥。

 

  但這倒不是卡米爾告訴他的,是對方第一次來接卡米爾放學時,安迷修老師說著『卡米爾,你哥哥來接你了』才知道的。

 

  金曾經因為對方戴著面具感到十分好奇,單純的問了一句『卡米爾,那是你哥哥啊?』,然後迎來對方長久的沉默後一個『嗯』。

 

  但對於這位大哥,也就僅止于見過對方來送卡米爾上下學的幾次面。這位戴著面具的長髮大哥哥平常根本沒跟卡米爾說過什麼話,最簡單不過的再見什麼的,金也從沒聽他說過,導致他其實並不知道這位戴面具的大哥哥說起話來應該是什麼聲音。

 

  而卡米爾屬於不多話的類型,就連他和埃米在聊姊姊的事情時,卡米爾也不會插話,就算他明明就也坐在旁邊-

 

  「啊對了,卡米爾,反正有時間,我們再來看中午那本書嘛!今天還沒有看完呢!」金忽然跳痛的將話題挪到了書上,然後也沒有得到對方的首肯,就背著書包打開了教室門,向教室裡的安迷修老師要求借書架上的那本繪本。

 

  「……」卡米爾看著金忙碌的抱著那本書小跑過來,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

 

  「啊,就是這裡就是這裡!這個字我會念喔!布…布朗…」金翻開了今天中午他倆剛好停佇的那一頁,小小的手指頭戳著書頁上那咖啡色的蛋糕。

 

  書頁上一起做出蛋糕的兩隻小動物開心的看著從烤箱裡拿出來的蛋糕。

 

  「……這叫蒙布朗。」卡米爾將小小的手伸過來,小小聲的糾正了金漏掉的字,兩個孩子指頭擦過的地方,卡米爾感受到了一點點對方的體溫,溫熱的,暖和的。

 

  他知道,金發現到了自己不打算多說這個話題的心情,於是單純的選擇了能讓自己開心起來的事物。

 

  「喔喔!蒙布朗啊!卡米爾好厲害!」金抬頭,給了卡米爾一個燦爛的微笑。翻過下一頁,終於裝飾好的蒙布朗蛋糕被兩隻動物你一匙我一匙的分食著,臉上的表情幸福又滿足,彷佛看著就能嘗到蛋糕的味道。

 

  「什麼時候也能跟卡米爾一起吃就好啦…」卡米爾拉了拉圍巾,點了點頭,把自己嘴腳的弧度藏在了暗紅色的濃密裡。

 

  一片寂靜的校園,除了安迷修老師在教室裡邊哼歌邊打掃的背景音外,午後輕輕刮起的微風,吹動了兩個小小孩的鬢髮,以及兩人正捧著的書本紙面。卡米爾不知怎的,覺得喉頭有些乾澀。

 

  ……

 

  當兩人又翻過幾頁書後,他突然小小聲地說:

 

  「哥哥他…其實並不喜歡我。」

 

  咦?

 

  金疑惑的抬起頭,他看向卡米爾,對方那句話說得很輕很輕,輕到即使是已經湊的這麼近的金,依然沒有聽得很清楚。

 

  「哥哥他,並不承認我,因為我是,外面的孩子…」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對金說出這些事。小小孩的他善於隱藏情緒,從未打算將任何私事昭告天下。他會選擇默默的吞回肚子裡,咀嚼再咀嚼,直到嘗不出味道為止。

 

  可是他停不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停不下來。

 

  「雖然知道,不過,我還是…」

 

  卡米爾將手指撫過書頁上吃完蒙布朗蛋糕後,心滿意足撐著肚皮躺在地上的兩隻小動物。大的那一只是松鼠,小的那一只是老鼠。

 

  最後一頁的大松鼠背起吃的太撐走不動的小老鼠,對話方塊說著『我們回家吧!』夕陽下被拖長的兩隻身影交迭在一塊,莫名的溫馨。

 

  繪本故事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明明就不是同物種的動物,卻總是能和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有時是朋友,有時又是家人。

 

  「我還是,希望,哥哥他…」

 

  卡米爾將頭上的插著羽毛的帽子拉低了下。

 

  「卡米爾…?」

 

  金有些無措的看著把頭越垂越低的卡米爾,感覺都要一頭叩在硬殼書的邊角上似的。無意識中,金將自己的兩手伸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接住了卡米爾的額頭。

 

  「卡米爾,你還好嗎?」

 

  「…嗯。」

 

  「……」金不知道該怎麼辦,對方的情緒看起來非常非常的失落,可是他卻覺得不應該叫老師來,現在卡米爾需要的不是這個,他需要的是…

 

  「卡米爾…我、我雖然,聽不太懂你說的話…」金怯生生的聲線環繞在耳際,卡米爾感覺到一絲絲吐露的氣息,他知道對方大概是因為不想要大聲說話,所以像講悄悄話似地將頭顱和自己的安在一起,說話間,感覺自己的耳朵也跟著一起顫抖。

 

  「不過,我知道你很喜歡你哥哥,對不對?」卡米爾輕輕的抖了一下。

 

  「我也,我也最喜歡我姊姊了,雖然她現在不在。」什麼?

 

  金的聲音變得有點顫抖,有點輕微。

 

  卡米爾想要抬起頭看看金,但是他感覺到對方叩著他的頭的感覺,似乎並沒有想要讓自己看到什麼。

 

  「我、我常常惹姊姊生氣,把姊姊的書用蠟筆亂畫、不小心打破了姊姊最喜歡的鏡子、不好好洗澡結果感冒了,姊姊好生氣,又好難過…」

 

  「可是,可是姊姊每天還是替我做飯,幫我洗澡,工作好辛苦,賺錢讓我上學…」

 

  「我還是,我還是最喜歡姊姊了!就算,就算姊姊生我的氣…就算,就算姊姊不喜歡金了,我還是…!」

 

  

 

 

  「「笨蛋。」」

 

  !!兩道低沉的男聲同時響起,卡米爾忽然感受到一股拉力,下一秒,他和金分別被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兩個孩子小小的手依舊拉在一起,他們一起抬起頭。

 

  「格瑞!!」

 

  「大哥…?」

 

  橫在兩人面前的,一個銀色頭髮束著深色發帶的紫眸少年,他背著單背書包,穿著白領的中學生制服,眼神淡然,似乎有點無奈的抱著小小的金;另一個,穿著一樣的學生制服.正抱著自己的人是…

 

  「雷獅,誰叫你來的。」另一道聲線響起,卡米爾還沒來的及回頭,那深紫色的面具就撞進了眼簾。

 

  「蛤?誰規定我不能來接卡米爾了?你自己遲到這麼久還有臉來?」

 

  「我有打電話跟學校說今天公司加班會晚一點。」

 

  「這樣啊?那就去加你的班啊?卡米爾有我接就行了!」

 

  還正想說些什麼,金清亮的聲線就傳了過來:

 

  「啊卡米爾的面具哥哥!」

 

  「……」眾人……

 

  「噗!噗哈哈哈!!面具哥哥!小鬼!說的好啊!」雷獅抱著卡米爾的手不斷的顫抖,金望著眼前陌生的大哥哥,狐疑的歪了歪頭。「頭巾哥哥,你是誰啊?」

 

  「……」眾人……

  

  「哼,小子,說的好。」就不跟你計較剛才叫我面具哥哥了。

 

  「……喂,小鬼,你說什麼……」頭巾哥哥…喔,不對,是雷獅,一手抓了一下自己頭上的白色頭巾,一手抱著還跟他面前的小鬼牽著手的卡米爾整張臉向前湊。其實他也沒想做什麼,只不過想看清楚這個亂給他取綽號的小鬼罷了,不想他那一副兇神惡煞的舉動倒先被兩個人給出聲阻止了。一是格瑞,二是卡米爾。

 

  「雷獅,別亂來。」

 

  「大哥,請、不要傷害金。」

 

  「……喂喂幹嘛,我又沒要做什麼……」難道他的臉上就寫著我是壞人嗎?盯著眼前金發藍眼的小鬼,呵,長的是挺可愛的,不過這嘴還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來啊!

 

  「大哥??你也是卡米爾的哥哥嗎?」金轉頭疑惑的詢問卡米爾,在他看來,這對兄弟實在不怎麼相像。

 

  「嗯,是雷獅大哥。」卡米爾緊緊地抓著雷獅的制服領口,金看到卡米爾的臉明顯的鬆懈與溫和了許多,馬上就明白了這是讓卡米爾非常安心的存在。

 

  「這樣啊!雷獅哥哥,你好!」金笑得開懷,彷佛剛剛那些不愉快的情緒都不存在似的。看到卡米爾開心,金覺得自己也開心起來了!

 

  「哼,小鬼,叫金是吧。」雷獅看著對方燦爛的笑容,愣了下後也輕輕地微笑了一下,他將手伸出握住了金和卡米爾還緊緊牽住的小手說道:「謝謝你照顧我家卡米爾啦。」

 

  「雷獅哥哥!你喜歡卡米爾嗎?」金突如其來的拋出了一個問句,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愣神。

 

  「金…」卡米爾也愣住了,他不知道金為什麼會忽然問這種話。但他也同樣不知為何緊張了起來。

 

  「蛤?這還需要問嗎?」雷獅一手抱緊卡米爾,一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那是當然的啦!」

 

  卡米爾湊在雷獅懷裡的臉,忽地通紅了。

 

  「面具哥哥!你也喜歡卡米爾嗎?」金再接再厲,眼神投向後方站的有點遠的人。

 

  喂,還來啊!

 

  卡米爾忽然覺得,他今天的心臟大概不夠使。

 

  「…哼。」無奈對方並沒有回答,只是轉身就走。還丟了一句:「走了。」金似乎有點被打擊到的失落,頭上的帽子都有點垂下來了。

 

  「笨蛋。」抱著金的格瑞歎了口氣,拍了拍金的小腦袋瓜,重新將金抱好。

 

  「呵,別理那個混蛋,那傢伙就是那副德性。」雷獅插著腰,一手輕輕拍上金的頭,揉了揉對方金燦燦的髮絲。

 

  「金,以後也麻煩你繼續跟我家卡米爾做好朋友啦!」

 

  「嗯!」金倏地抬起頭,閃亮亮的水藍色大眼睛給了十足十的肯定語氣,雷獅笑笑地看著兩個小毛孩難分難舍的將牽著的手分開。

 

  「卡米爾再見!明天我們再一起看書喔!」

 

  「嗯,金,再見。」

 

  當雷獅抱著卡米爾轉過身時,懷裡的小傢伙突然將臉湊了過去,隔著雷獅的肩膀望著眼前正跟格瑞說的正歡的金,雷獅聽到自家弟弟很輕很輕的說了句「謝謝,金。」

 

  雷獅笑著問:「是很重要的朋友呢,對嗎?」

 

  然後,隔了一陣子,他才聽到卡米爾小聲地回答了一句「嗯。」

 

 

 

  夕陽西下,踏上回程。

 

  暖暖的夕陽,將兩邊各自抱著孩子的身影拖的長長的。

 

  我們回家吧。

 

 

 

tbc

================================================

-結果還是沒有出場的嘉德羅斯大人,請原諒在下!下章!或者下下章…

-其實這章本來想寫瑞哥的,但卡米爾存在感太強烈所以…結果還是沒有完全揭示瑞哥的身分啊~好吧!下一章…(毆)

-對了,雷獅和格瑞都是中學生,同校不同班!

-秋姊目前不在金身邊,相關訊息之後的章節會寫出來的!

-有點想打雷金tag,但還是算了,以後會有雷金的章節的~

-卡米爾喊太子大人是哥哥,喊雷獅則是大哥

-最後,面具哥哥、不對,雷王星太子大人你是在傲嬌個什麼鬼(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