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隆─────

 

  大谷抬起頭,望向天邊那與雷聲無異的機械噪音,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內灰黑色的巨大身影像隻大鳥般地劃過了天空,並在剛剛傳出偌大的城牆碎裂聲的低窪處載浮載沉的停了下來。

 

  「-果然不愧是家康君的戰國最強啊,雨一停馬上就現身了,應該在附近的避雨處待命了很久了吧。」

 

  前方傳來半兵衛的聲音,大谷將目光分了些過去給說話的人,又再度往下望,不意外的看到那戰國最強的身上跳下了個聒噪的傢伙,仔細一聽的話還能聽的到他們的對話。

 

  「啊啊!家康大人!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啊!您沒事吧!?!?」

 

  「忠次…我沒事啦…你小聲一點…」

 

  「這怎麼能叫沒事呢??天啊看看您!這是多麼重的傷!!!忠次來遲了!這就帶您找軍醫去!」

 

  「-忠次等等。三成。」

 

  「…」

 

  「三成,謝謝你。」

 

  「哼!早點把傷口處理了,半兵衛大人那邊還等著你去覆命!」

 

  「石田三成你對家康大人這是什麼態—」

 

  「忠次!不得無禮!是三成救我出來的,是我們要向三成道謝。」

 

  「什麼!?可-喂!」

 

  大谷看著三成像隻矯健的鹿般迅速地一躍而去,離開了那聒噪的酒井忠次,似是一句話也不願再多說。那酒井還在跟德川說著什麼,但也沒有忘記小心的扶好對方移動到浮在空中的本多,機械人伸出巨大的雙手,將滿身是傷的德川家康捧了起來,酒井忠次跟著一起跳上本多的手臂,坐穩後就緩緩升空。

 

  不意外的,本多緩慢的升空到了他們所在的岩壁,機械人飛升時帶起的風壓吹動著自己的轎子,大谷漠然地盯著眼前與半兵衛交換著視線的德川家康。

 

  「-半兵衛大人。」

 

  「家康君,這次真是辛苦你了。」

 

  半兵衛的聲線帶著點輕快的語氣,因為背對著自己,大谷並無法知道半兵衛的表情究竟如何。-但他也並沒有選擇去看。

 

  「…抱歉,半兵衛大人,報告一事要等我將傷口處理好再說了。」

 

  德川略帶歉意的開口,因為傷勢之故他是半躺著在跟半兵衛對話,另一邊的酒井忠次低著頭算做勉強的敬意。

 

  「無妨,家康君這次做得很好,先把身體的傷處理好吧,我在本城等你覆命。」

 

  「-是。」

 

  微微一含首後,本多就加足了馬力,帶著德川和酒井轟隆隆地飛往遠方的德川根據地,大谷耳邊聽著那刺耳的機械音,一邊看著依舊背對他的半兵衛。

 

 

  「大谷君。」

 

  「…賢人喲。」

 

  大谷深深的望了望對面的人,緩緩的嘆出了一口氣,他不確定自己現在應該要是什麼樣的表情-其實什麼樣的表情都無所謂,半兵衛並不會在意這個。

 

  「這次的結果,出乎大谷君的意料之外了嗎?」

 

  「-不。」大谷操控著自己的轎子,緩緩浮動向前,但僅僅只停在距離半兵衛後方一些些的距離,從這個角度,他能看到半兵衛的側臉,以及嘴角的弧度。

 

  「一切發展盡在吾意料之中,包括小樊城的殘破,以及…德川的存活。」

 

  「-除了三成君以外,是嗎?」

 

  大谷打賭,他聽到了半兵衛這句話帶著點輕挑的笑意。

 

  「……賢人喲……」

 

  「呵呵,抱歉,大谷君,我並沒有要嘲笑你的意思。」

 

  「……」

 

  半兵衛將頭偏了過來,那表情似笑非笑,沒有特別張楊已沒有特別陰沉,但眼神中帶著隱隱的笑意-大谷感覺他似乎很久沒有看到半兵衛的表情了-從在這岩壁上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開始。

 

  「只是或許,我一開始的打算,就跟大谷君你不完全相同呢。」

 

  「-賢人原本就希望得到今天這個結果嗎?」

 

  「不,我原本的用意,僅僅只是想要看到,如同嚐到了平常沒有嚐到的糖的孩子,在失去那塊糖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僅是如此而已。可偏偏,卻收到了意外的成效呢。這大概就是,為人父母本想要教育教育孩子,卻被孩子無意間的成長給嚇了一跳一樣的感覺吧!-說起來,我還真像在帶孩子的保母。」

 

  半兵衛自嘲的抿了抿嘴,悄悄地將剛剛欲發出聲的咳嗽隱含在抬起的手掌邊。

 

  「…所以,賢人多少覺得,欣慰了?」大谷看見了,但他選擇尊重對方的意見,於是他跟著一起忽視。

 

  「或許有一點吧。」

 

  「畢竟最終也是,為了秀吉,為了豐臣啊…。」半兵衛將手放下,搓了搓衣角。

 

 

 

  「…但,對於那塊糖,吾依然認為,不適合啊。」大谷將自己的雙手抬起,看著纏滿手掌手臂的繃帶,那前幾日被自己掐落而飛散在茶裡的葵葉,觸感依舊扎在手心。那沒有確確實實的被除之而後快的感覺著實不好受,他想他還是撒謊了。

 

  「-不。大谷君,從三成君那翻回答來看,我想是我們不適合以糖和孩子去稱呼甚至看待他們了,不是嗎?」

 

  半兵衛邊說著,邊移動了步伐,他不再看著天邊,也不再看著岩壁下方的戰場,他轉身離開,颳起了些微的風,帶動了自己的繃帶衣角。

 

  「那麼,賢人認為應該如何稱呼呢?」

 

  「-不急。」

 

  「暫且就還是以…家康君與三成君去稱呼吧。」

 

 

"半兵衛大人,三成並不知曉您所謂的改變是什麼。"

 

"三成只知道,這是我的決定。"

 

"石田三成的決定。"

 

 

 

 

 

tbc

==========================

呼~又是守在死線的截稿日…每次都要這麼刺激> <

這一章算是寫到了一種…各種東西都有個第一層突破的感覺?不管是家康的心理,還是三成的『成長』,抑或是半兵衛和大谷的想法都是,他們都算是在這一章突破了第一層的轉變!對各個陣營的眾人而言都算是一道曙光呢所以就用了曙光當標題~~~漫長的小樊城之章也算是畫下了一個暫時性的句點!

 

家康方面…嗯,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覺得我把家康寫得有點偏弱化?嘛如果有的話算我文筆不好~其實我是希望三家的感情是有個過渡期的,而這裡三成先『成長』/強硬起來了,所以家康就顯得有些被動~而且,我想要藉由三成去解救家康這個行為來代指著三成代表的『光』以及家康代表的『暗』,本想要再寫的帥氣些的,無奈文筆就那樣…(望天)

 

半兵衛方面,其實算是個彩蛋啦!有人認為半兵衛原本就打算置家康於死地嗎?其實沒有www只是半兵衛想藉由這個小樊城之戰試一試三成和家康,但更多的致死詭計什麼的並沒有那麼強烈,小樊城的特別意涵所代指的「假意議和實則是個隱患的家康」那層意思其實也有,但並沒有真的那麼把家康當作那種存在,換句話說半兵衛知曉一切,但他並沒有打算下狠手~不過,大谷就另當別論了,只是他最後也被三成出乎意料的回應給嚇到了,他原本預計的結果不是三成選擇屈服於半兵衛的命令,就是試圖要以情感去說服半兵衛,結果兩邊都不是,其實三成什麼都沒想,他只是選擇說出那個內心的『自己』…反而意外的得到了大突破!因為這反而是半兵衛希望三成有一天能擁有的-不會永遠僅僅只是聽隨秀吉和半兵衛命令行事的部下,因為那太危險!要是自己或秀吉怎麼了,三成勢必會立刻崩落,這也是他們一直都在擔心的事…所以就先…暫時罷手www

 

接下來的篇章會先以小樊城的事情做個收尾和延伸,再進行到下一個片段…唔,我都不知道十章內寫不寫的完了呵呵…>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祅冥
  • 半兵衛帶孩子辛苦了(爆笑
    噗亞麻桑,沒想到啊 用孩子與糖果比喻太妙了,家康...家康一定是甜甜濃郁的蜂蜜味糖果吧(突然歪斜
    然而三成吃東西肯定都是用咬的...吃糖什麼也是用咬XD
    那麼家康只好是麥芽糖了嗎...!!(重點錯

    做等小樊城是件收尾...要完結了嗎?真的?紅豆~?感覺還有得看> < 每個月有糧吃還不希望太早結束啊(不要讓人困擾好嗎(X
  • 哈哈哈其實一直都有種半兵衛是豐臣媽媽的感覺,後來看到祅冥桑傳的那個翻譯,看到官方都自己吐槽自己了以後我就放飛自我去寫半兵衛媽媽的設定了www
    祅冥桑喜歡這個設定就太好了www這個想法算是無意中冒出來的吧,可以說是之前一直覺得半兵衛媽媽帶孩子的感想時就若有似無的感想,後來看到家三派的粉絲都會戲稱三成是豐臣公主,就很自然的想到這種梗了www雖然在我看來三成與其說是公主,不如說是大少爺啊...被萬千寵愛的那種www
    家康的糖種嗎www嗯嗯我也覺得一定是甜膩膩的糖塊啊www麥牙糖也不錯耶!那種有牽絲的也可以啊~三成吃東西的樣子....咳咳,他那種做什麼事都超認真的樣子說不定吃東西也是堅決遵守要用力嚼幾下才會吞下肚的那種人呢www我就覺得三成那種類型一定都是好好用餐不太會去吃零食的好孩子,然後某天碰到家康就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ゞ

    嗯~因為小樊城算是我放在這篇故事裡的中心事件,所以它可以算是代表一個段子的收尾吧!其實也是因為要拚今年暑假的出本,所以會在這個段子做個完成~~~但說起來我原本腦內的構想是蠻大的只是跟不上出本速度...所以,說不定等忙完出本後還是會繼續把腦內妄想寫下去喔~而且三家是我的本命啊所以就算本子的收尾完成,我也還是會不定期產出的啊www哈哈才不會困擾的呢~我很感謝祅冥桑的不嫌棄和鼓勵www沒有祅冥桑的支持感覺這篇文就不會那麼順利產出啊˶⚈Ɛ⚈˵

    亞麻 於 2018/04/11 21:32 回覆

  • 祅冥
  • 嗯我也覺三成是吃正餐足夠不吃零食類型(但又看到有人說幸村+三成+毛利愛吃甜食,是"西軍甘黨組"
    幸村我懂(因為是小孩(喂),毛利據說是歷史關係,但三成來源不清楚所以對這組合還帶有問號就是...希望能看到三成甘黨的依據...

    構想大嘛...!
    那意思是有一部二部可能性囉(期待眼神
    耶咿~頭次催稿了有糧吃,也只能感謝亞麻桑坑品好了哈哈哈!
  • 啊對對!我也有看過滿多這樣的同人耶!甚至還有東西軍為了湯圓要吃甜的還是鹹的東西軍分得很清楚www幸村的話...好像是因為他會去吃團子?當然小孩大概也是原因哈哈www毛利我還真不知道是跟歷史有關係啊哈哈www三成....三成真的是謎,的確好像不管歷史還是遊戲好像都沒怎麼提及三成是甘黨呀...(一起歪頭www)同期待知道原因www祅冥桑不提我還真沒想起同人有這個設定哈~現在想想,會不會很有可能就如同東西軍的差異一樣連口味也分裂了呢~東軍的話,家康愛吃天婦羅所以被劃分成鹹黨;政宗我是不清楚,不過有種菜,惡搞武器又是蔥的小十郎在,屬於鹹黨大概也八九不離十吧~~~~

    嗯嗯如果順利的話大概會有二部曲吧~~~不過那得在那之前出本順利才行~(望天= =)呀哈哈我接受催稿啊,祅冥桑過獎了www我倒不是坑品好,只是覺得都挖了就要有填完的義務,只是都不知是要到猴年馬月才會填完就是了~~~逃~~~「(◔ω◔「)

    亞麻 於 2018/04/12 2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