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

 

  家康耳邊聽著水珠沿著破碎的斷垣殘壁滴落下來的聲響,覺得自己的心臟也跟著一起響徹在腦海中-不論是什麼聲一,它們現在都正以即大的幅度震動著,彷若產生了共感,彷若這個世界中只剩下周遭的所有聲音。

 

  順著視線望過去,自己的手有一半以上都陷在碎裂成堆的石塊裡,原本自己因為想要替罹難者挖掘出一條呼吸通道的手指還維持著曲起的動作,但如今-一切都靜止了,隨著自己掌心被某種溫度所覆蓋,以及剛剛那個男人的話語響起時。

 

  家康眨了眨眼睛,感受額頭因為眨動眼皮而滑下的混著血汙的汗水帶來的刺痛感,確認了現實,於是再度緩緩的張口:

 

  「三成?是你嗎?」

 

  「-嗯。」

 

  連一瞬都沒有給自己喘息的等待,那熟悉的聲線就透過看不見的半邊牆壁那傳了過來。或許是因為隔著城牆又都是水,對方的聲音比以往都更加低沉,讓人懷疑是不是剛睡醒?又或者是-

 

  「你受傷了嗎三成?聲音好低…」

 

  「沒有。」

 

  家康舒了口氣,剛剛這麼嚴重的爆破,連身處爆炸中心的自己都不免變成這個樣子,三成的聲音這麼低沉,就他的印象來說,對方若不是剛剛睡醒,就是正在生氣…

 

  「沒有就好!你很少受傷,我總在擔心你哪天受傷了會是什-」

 

  「受傷的是你吧。」

 

  「…你還真敏銳。」

 

  感受到自己被對方握住的那只手被手指甲刮了一下,這大概是三成對於這具話的回應-好吧,大概其實也不需要多敏銳,他自己伸過去的那隻手就斷了兩根指節,關節處八成還有點骨裂,從三成雖然抓得很用力但是並沒有對傷處施力這點來看就明白了。手都這樣了,更別遑論手以外的部分。

 

 

  「…三成你怎麼會在這裡?」他決定換個話題,換個他從剛剛開始就很想問的問題。就他所知,三成不該出現在這裡。

 

  「-半兵衛大人帶兵來收復小樊城。」

 

  「這個我知道…我是說,你怎麼會跟著一起…」

 

  「怎麼?豐臣的戰役我當然要來!」

 

  「……」家康有點懵了。就他對小樊城這場裡應外合之戰的認知所言,三成基本上是不應該被劃分在這場戰役名單中的。打從一開始,半兵衛和大谷為了這場雙面間諜之戰時約談他見面時就已經透漏過他一個消息-這件事三成並不知情。

 

  家康表示他可以理解,三成並不適合參和進這種需要高度兩面顧及心理戰的戰術,在種種考量下,他一不知道最好,二不參與此場戰爭更好,他以為半兵衛在這件事情上會做的滴水不漏-豐臣首席軍師一向如此,不是嗎?

 

  那麼現在三成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要不是半兵衛刻意透漏,就是三成執意跟來,可不管是哪一種因素…

 

  「三成,你來這裡做什麼?」

 

  結果應該都只有一個,那就是置他於死地。

 

  家康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決定歸究於水面溫度越來越冷,還有失血過多的因素。

 

 

  他並不是笨蛋,他可清楚了這場戰役中,半兵衛希望自己面臨的結局是什麼。不管是做為小樊城的誘餌、抑或替豐臣打掩護的煙霧彈,最後都是死路一條,以德川家康的身分來說,於情於理都恰如其分,如果是他,一樣也會做出這樣的抉擇-畢竟誰會想要無緣無故犧牲自家的兵力來做這種可能撈不到好處的事情?如今,他並沒有死於小樊城的陷害殺機,也沒有亡於豐臣的無情水攻,更沒有斷送於突如其來的自爆,只能說是他命還不該絕-可他也從沒有想過自己還能夠完好無缺的「回到」豐臣內部。

 

  不是死於豐臣士兵的追擊,就是先一步因為失血沉入水中,抑或者-

 

  耳中似乎聽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了原本預計會出現的『機械音』,但他在恍惚間並沒有立刻聯想起那應該是什麼?

 

  本來沒有下一步了,照理來說,只要先被豐臣軍發現,就沒有下一步。

 

  石田三成來到這裡的原因,除了殺他,別無他路。

 

  

  「還能幹什麼。」

 

  「你把身體壓低一點,我要把這道牆斬斷,眼睛閉上,不然會砸到。」

 

  啪啦啪啦…家康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他抬頭,看到面前隔絕了自己與對方的斷垣殘壁開始龜裂,那樣的龜裂方式相當規則,家康知道是對方用他的愛刀準備要將面前的阻隔斬斷。

 

  「等等-三成!」

 

  他從對方的話語中聽出了那向來梗直的人的意思,可他不敢置信-

 

  開始掙扎,想要將那被對方抓住的手臂縮回來,可那死死抓緊自己的力道不容掙脫,從不斷鼓動的心跳中,甚至感受到了血管和神經被對方抓在手心裡的感覺。

 

  「三成!等一等!你確定沒有搞錯嗎?你知道你是來做什麼的嗎?半兵衛大人有告訴過你了吧?還是你並沒有碰到半兵衛?聽我說,如果你還沒有碰到他,你應該先去找他,我的事不重要,半…」

 

  「吵死了,閉嘴。」

 

  屬於那男人低沉的聲音阻隔了接下來的話語,撲通,撲通,家康發誓自己從沒這麼大聲的聽過自己躁動的心跳,隨著龜裂而不斷向下紛紛砸落的細小碎石,他想要閉上眼睛,但又不由自主地想要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我已經跟半兵衛大人談過了。」

 

  「-什麼?那你究竟是-」

 

  「廢話。」

 

  框啷!!!!巨大的聲響伴隨著暴風而來,屬於凶王石田三成的俐落刀法快速落下,城牆碎成已無殺傷力的碎石沙屑,原本被石牆擋住的景致瞬間炸裂在家康眼前-傾瀉而出的天光爭先恐後的射進眼簾-家康這才發現,原來外頭早已接近天明,甚至連那連日的大雨,都早已停歇-

 

  「當然是來找你的。」

 

  與滿身血汙的自己不同,眼前的人背對著初晨的陽光,一手揮下使出極致刀法的姿態,一手緊抓著自己那被血水染紅染黑的手的手臂,絲毫沒有放開手的傾向-

 

  那十數年如一日的堅定眼神眨也不眨的望向自己,彷彿堅定了自己鼓譟不已的心跳,在水珠與碎石反射著日射的光輝下灑落著銀色的光輝-

 

「走吧,家康。」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