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還在不停的下。

  不停不停的下。

  家康心想,這真的是場天照大明神賞賜的大雨,下了整整近一個月不說,就連自己即將面臨最後關頭的時刻,也依舊是下個不停。

  那彷彿是天在告訴他說,你的後路,再也沒有了。

 

  …可誰又知道呢?到底自己的命運會是如何,也只有自己才能去開創了,不管那是血路,還是屍體蔓延的道路-他都,希望自己,終有一天,能結束亂世,將所有的羈絆聯繫起來,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儘管這一路上,肯定沾滿了從腳底蔓延而上的鮮血。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做的那個夢。那個…被悉悉簌簌的,像是蟲子在爬一般的黑影從腳底蔓延而上的夢,那之中,肯定是自己一路上所犧牲過來的生命吧-

  究竟是會隨著這些黑影一起被掩埋,還是要帶著這些黑影繼續往前走呢?

  也或許哪邊都不是…吧。

 

  「喝啊啊啊啊!!!!」

  掌心一記刺痛,喚回了家康的意識,眼前又一個男人舉著刀,拚盡了全力大吼著朝著自己奔來,家康一握緊手中被前一個人刺向手掌的長刀,斯毫不在意手掌被刀口劃出的鮮血滴落在榻榻米上,大力一甩!手握長刀的人一個不留神,就隨著自己背家康抓緊的長刀拋接了出去,直直撞向迎面攻過來的男人。

  砰地一聲,兩人一起撞向地面,被壓在身下的男人被這及大的力道摔的咳出了血,手裡的長刀還因為來不及躲閃,刺進了砸在他身上人的腰腹,頓時被刺的人發出慘叫!

  與此同時,其餘的男子也不惶多讓的棲身向前,家康左躲右閃,一個踉蹌險些要摔倒,兩邊攻過來的人見機不可失,一左一右的準備將家康刺穿,不想家康轉了方向穩住身子後,在兩人攻過來時牢牢地抓住了兩人的後腦勺,撞在了一起!頭骨與頭骨的對撞發出了疑似碎骨般的聲響,兩人的額頭爆出血花,倒在地上哀號著。

  正後方,舉著刀的兩人劈頭朝還維持著壓頭姿勢的家康砍將下來,家康從風勢就感受到了對方的存在,不慌不忙的快速伏低身子,躲過了兩人的刀路,隨即右手一拳擊向對方的腹部,左腳一個膝撞來人的腰側,然後在一起附送一對軸擊令其撲通一聲倒下。

 

  轉眼間,偌大的房內,只剩下家康和那位城主還維持著站姿。家康抬頭,看向了一臉鄙昵目光的城主,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在滿地哀號聲中定定神道:

  「城主大人,您怎麼一言不和就命人攻擊了呢?就算是在下,也著實嚇著了啊。」

  「真不愧是德川家康,即使正病著,也依舊擁有非凡的戰力啊。我還以為,沒有戰國最強幫助的你,就是塊廢物呢。」

  「您過獎了,我也十分意外,您這段日子以來命人下的藥真有功效,的確令很久都沒有生病的我受到影響了啊。」

  「呵,不用再偽裝了,德川家康,卸下你的假面具吧。我已經懶得跟你客套了。也不用期待你那個叫酒井的神經質部下了,在你被單獨帶來這裡後,我就已經下達了解決他的命令,如今他都還沒有辦法前來救你,肯定早就已經歸西了吧。他和你吃的都是一樣的食物,你都會受影響至此,他也不難想像了。」

 

  家康的眼神暗了暗,握緊了拳頭。

  「或許我們城裡有些將領著了你的道吧,但我可是打從一開始就不信任你…之所以給你這麼多時間在那裡玩雙面間牒遊戲,只是想看看你還有什麼把戲罷了。」

  「知道我為什麼選在今天就來揭你的底嗎?」

  城主並不擔憂,他往前跨了一步,外邊兩側的長廊上,都聽到了急竄過來支援的腳步聲。他也並沒有漏看在剛才的戰鬥中,即使獲得了勝利,對方那腳步依舊踉蹌不穩的模樣。

  「因為這大雨啊。」

  「這場大雨,不管是任何一個軍隊部屬,肯定都會裹足不前,再加上,我方有良好的地理位置,就算你發向豐臣發出了求救信號,他們也無法立刻前來救援的。原本我是希望可以讓你再虛弱一些的時候再動手,但這大雨估計也快到頭了…我想,豐臣讓你來當內應,不用想就是希望你可以從內部擊破我們吧!不過,現在你身體開始受藥的影響,這場大雨之中,你的戰國最強也不可能過來保護你-」

  「如今的你,還剩下什麼?」

 

  彷彿是要回應自己的這段話似地,大雨的聲音瞬間加大了不少,嘩啦嘩啦的聲響像瀑布倒灌般地發出了劈啪劈啪的,有點令人恐懼的回音。

  眼前,在家康後方團團包圍住的增援兵,每個人都手持武士刀,完全的截斷了對方的活路。

  「……」家康悄悄地將頭低垂了下,前額因汗水導致有些微塌的黑髮遮住了他的眼,讓人似乎有種已經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

  「呵呵,您說的沒錯。」

  「我早就…什麼都沒有剩下了。」

  「不過,從您剛才的話裡,我已經可以確定。」

  豪不畏懼後方威壓的刀光劍影,家康往前踏了一步,抬起頭,苦澀的笑臉在他的顏面綻放-

  「你們已經沒有任何勝算了。」

 

  城主皺眉,他有些在意剛剛忽然加大的雨聲,「哼,垂死掙扎…」準備抬手,讓後面的人上前攻擊,這時,有人擠著長廊上的人龍慌慌張張的竄了進來,上氣不切下氣地大吼道:

  「大人!快逃吧!」

  「什麼…?」城主懞了一下。

  「豐臣軍…豐臣軍不知怎地斷了咱們的輸水要道,開了新的水路,現在、現在!大批大批的水像瀑布一樣湧進城裡來啦!快逃啊!!」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全都嚇壞了!而似乎是要確實應和著這個天大消息似地,原本加倍了的雨水聲瞬間陡增了更大的音量,其中還夾雜著不少慌亂逃竄的人們的尖叫聲,城主趕忙衝到房間另一側的窗台,往下一望-

  不得了!就像小兵所說,大批大批像是瀑布一般的水隨著不知從哪兒開闢的水路一路灌下,還不止一處!下方的城牆已經有一半以上被淹沒在水中,許多人不斷往上逃竄,有的人爬上了屋簷,有的人攀上了石牆,唉聲載道的救命聲此起彼落的響起,在依舊狂奔不止的大雨中,簡直宛若然間煉獄。

  他所在的位置算是最高處,可以清楚的看到也有許多兵士將領,甚至是老百姓,打算在水還沒有淹過來之前往高處的道路竄逃,但那兒早已有成群的豐臣士兵阻斷了道路,再看清楚一點,那山頭,那道路,無一不是豐臣軍的部隊,在大雨中高舉著豐臣那五三桐家紋的大旗,站在高處截斷了小樊城裡想要往外奔逃的生機,把他們的身體刺穿,推落大水中-

 

  「怎麼-怎麼會這樣!?」小樊城主死死的抓緊了扶欄,一轉頭,齜牙裂嘴的表情射向了家康。「是你們搞的鬼!?」

  「是啊,真是太遺憾了。」家康淡然的回望著表情完全扭曲的小樊城主,應聲道:「您以為我真有那麼多功夫,在這裡跟你們耗這麼久,只為了徵求你們信任不信任我是不是內應?我的工作就是拖住你們,讓你們的注意力全被我所放出的內應消息吸引,不管那究竟是真是假,只要能讓你們不會留意到我們打算截斷水路,採用水攻-就行了。」

  「這可是個非常不容易的工作,畢竟要在您們附近的山路開鑿挖道闢建新水路,擷取這幾日來的連日大雨所積存的雨水,還得想辦法將舊水道的渠道近行封鎖-不小心隱密是不行的。雖然有因為大雨遮蔽了視線,但還是得做好防備工作才行-所以,我才這麼努力的竭盡全力,將您們的注意力全都挪到我身上來。花了這麼多功夫去確認我給出的情報真假,真是辛苦了。」

  「您剛剛說多虧這場大雨是吧?很遺憾,您們是被動的接受了這雨,我們卻是主動的利用了這場雨,所以,打從一開始,勝負就很明顯了。」

  「你、你們,居然…」城主完全說不出話了,他沒有想到,自以為已經看透了對方的意圖,卻沒想到他花越多時間在追究對方的身分和虛實,就正是花越多功夫把自己的城池推向萬劫不復的地獄-

  

  可是-

  「你這麼做,難道還以為可能有辦法全身而退嗎?」

  刷-城主抽出腰間的武士刀,明晃晃的刀身對準了面前的家康,後方的小兵們也的確不愧是他忠心的部下,知道在被水攻包圍的城池裡絕計逃不了,也就不打算逃了,他們紛紛舉起原本因慌亂而放下的兵器,一起朝著面前的家康露出獠牙-

  就算是死,他也會死得其所,這場與豐臣的戰爭,將會以自己拿下德川家康的首級做為這場勝負裡最後的尊嚴-

 

  「已經連站都站不穩的你,別以為可以-」

  「我知道。」家康打斷了城主的話。

  「剛剛我就對您說過了,您說的沒錯,我什麼都沒有了。」

  「所以我剩下僅僅要做的,就是在這裡,絆住最後一個難關。」

  「所以,永別了。」

 

  家康看到了。他看到了。

  那一竄竄如同鬼魅一般的暗影,不斷的爬上他的心頭-

  從腳底,到腰腹,再到脖頸-

  這就是他必須背負的懲罰。一旦選擇了這條道路,他就必將踩過無數的屍體-

  明明不想的…

  耳邊傳來了那一陣陣的哀號,人們為逃離大水的攻擊,努力的向上爬,卻又被無情的豐臣軍士兵打下-踢落水中-

  明明…不希望如此的…

               手臂感受到利刃刺穿而過的痛楚,他皺了皺眉頭,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要動用自己那拳風的力量,那會毀了小樊城,會讓所有的人死無全屍-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反正都是逃不掉,至少讓他們留個全屍。

  這是他決心面對的現實,決意踩上的道路,

  所以…

  就讓他一起跟著這些黑影墜落吧-

 

 

 

 

 

tbc

 

======================================

 

  哈囉~~~又是新的一章啦~~~大家又一個月不見了欸嘿嘿~~~這新的一章可終於是寫到了對應小樊城的戰術啦…怎麼說,雖然早就打算寫戰爭這一塊,但實際寫起來果然還是心很累啊@@我還是不適合想戰術這種事嗚嗚~~~

  對於對應小樊城的戰術,大家覺得看的懂嗎?原理應該可以明白吧?不過真要實行恐怕難度非常的高!畢竟要隱密的開鑿新水道,又要小心的將舊水道封死,還得有人力去做這麼多家康放出的消息的應對…那個,我們就當豐臣軍人多勢眾做的出來吧!人家連一夜城都蓋的出來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喂)啊說起來,其實水攻是個非常殘忍的戰爭手法,想想看,把一堆人活埋在泥水裡那可是多麼恐怖的地獄…雖然,我打算透過家康和豐臣一同參與的戰爭來描述一些家康心理轉變的橋段,可水攻這麼恐怖,真的要用嗎?基於這個原因,所以我其實一開始沒有想到要用水攻戰術的,可是後來,卻越思量越覺得還是用水攻好了,畢竟,水的意象在這故事裡也有意涵的,所以就依樣寫下去啦…

  這一章裡,其實我算是…放了一些伏筆在裡面,到後面都會一一回收,有些算是彩蛋,有些則根本是踩下去後就黑泥滾滾啊~會不會有人覺得三成或是家康的人設有崩塌?或許會有人說以家康的設定來說,他怎麼可能願意參與豐臣這個殘忍的戰爭計畫?就算參與了,又怎麼會在那邊自甘墮落?我的回應是,家康總是要成長的,一個人的成長,必定會經歷各種環境或人事所影響,所限制,也唯有此,才會意識到自己究竟想要走的道路是什麼?我以前說過,我流的家康無疑是太陽,但是個有太陽黑子的太陽,戰爭和政事絕對不會都光明磊落,真的那樣的話還是別當武將了吧!可那也不是在說家康狡猾陰險,而是他必須直面的現實與內心的落差…

  好吧,可能很難懂,不過這是我想要描寫的家康,相對來說,這一章家康的戲分非常足,三成反到幾乎沒太多戲分,反而都被左近搶去啦哈哈www沒辦法,對三成這種悶騷的人來說,有個左近才旁邊幫忙當旁白實在很好用!左近對不起!給你摸摸頭~

  那麼,下一章,家康的命運究竟會如何呢?三成又會怎麼面對半兵衛的決定?就…拭目以待吧哈哈~…但還是先預告一下下章三成和左近的戲分會比較足吧!這章寫完後沒多久就要過新年了呢!先在這裡預祝大家新年快樂!狗年行大運!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