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的雨勢伴隨著雷聲落在外頭,一片山巒都被夜晚即大雨的簾幕遮蔽,看不清景色,有時風吹的大了,把幾絲雨水打成斜的,灑落進廊內,濕透了靠近外邊的長廊地板。剛聽到軍情會報的半兵衛,立刻下達了讓指定將領到自己房內召開緊急軍議的命令後,就轉身往自己房間走去,後頭的大谷吉繼隨即緊跟在後,在這樣漆黑一片的廊下,僅有隨行小姓手上的燭火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時不時還因為主人跑動的關係,導致火光不斷晃動。

 

 

  「半兵衛大人!」

 

  半兵衛停下了腳步,但他並沒有回頭望向叫喚的人。

 

  「請讓我同行!」

 

  是三成。半兵衛依舊沒有回頭,維持著背對的姿勢對著後方肯定仍舊跪在軍議房外的銀髮男子道:

 

 

  「三成君,你若想跟上來的話,應該知道要如何做吧?」

 

  「當然!我三成,必定會嚴格遵守半兵衛大人的命令!若無半兵衛大人的指示,三成絕對不會妄自行動!」

 

  「是嗎?那就跟上來吧,三成君,一道到我房裡集合。島君,你也一起。」

 

  「啊!是、是的!半兵衛大人!」

 

 

  被一起點了名的島左近,連忙慌亂的想要站起身,可奈何他跟著三成一起跪了很長一段時間,估計早已有三個時辰以上,這一時之間要站起來,還是稍微踉蹌了些腳步。

 

 

  「三成大人,我們走…」當他把身子穩住後,正想轉頭叫上三成一起走,順便也打算扶一下肯定也腳麻了的三成,但當他回過神來,身邊的人就已經不見蹤影,抬頭一望,五尺外的對方那銀白色的身影早就跟在半兵衛的身後,完全不像比他多跪了不知幾個時辰的樣子。

 

  ……而且,跟連跪坐都坐不耐久,總是一直換姿勢的自己不同,他家主子可是完完全全的貫徹了木頭雕像的精髓,別說膝蓋,在跪坐途中連根手指都沒動過一次啊!

 

  不愧是有著不輸軍神的「神速」的三成大人啊…

 

  楞著神的左近,沒多久就被前方的三成以一句「左近!你還在混什麼呢!快跟上!」給打醒,連忙邊大聲回應著邊快速跟了上,其中還差點因為踩到浸濕的地板打滑了一下!

 

  「左近!」

 

  「來了來了就來了!」

 

 

 

=======================================

 

 

  不消一會兒的功夫,被半兵衛點名的幾名將領便迅速聚集到了半兵衛的房內,之所以不在軍議房內舉行軍議,而是選擇在這裡的理由大家都心知肚明-接下來的行動將會是秘密進行的任務,因此不論是誰,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極為靜寂又快速的以半兵衛為中心坐成兩排,聽候半兵衛的命令。

 

 

  石田三成排在最末位,但他並沒有對這個發出任何質疑,面前的這群人只消他一抬眼的功夫就能知曉,全都是豐臣軍內向來進行重大隱密軍事戰爭時的人選。大家絲毫不慌亂,也不交談,毫無任何像是初次接到這個任務似的雜亂,反而井然有序,早已做好準備般地從容不迫,只是等待著這一刻的來臨。

 

 

  明明,在小樊城內作為內應的家康受到包圍的事情,是剛剛才接到的第一線軍情-

 

 

 

  很明顯的,半兵衛在這次小樊城的攻略行動中,只動用了一部份的人脈,令表面上按兵不動,實則內部早已進行了各種的部屬和備戰工作。

 

  短短幾秒的功夫,就能確確實實的看出半兵衛之所以隱密進行小樊城的攻略作戰的用意,三成的心裡除了對半兵衛的愧疚和崇拜之外,再無其他。

 

  -以至於他完全沒有留意到,自己也是被當作「表面工夫」的其中一員。

 

  饒是對氣氛觀察再怎麼遲鈍的左近,也發現到了這個事實。心中不免有些為三成感到想要申訴的一股不甘願-再怎麼說,三成大人可是被稱作豐臣的左右手!是豐臣秀吉和竹中半兵衛視為接班人的最佳人選啊!更不要說三成對豐臣毫無二心的效忠這點,作為部下的左近可比誰都清楚!憑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卻不讓三成大人參與呢!不讓三成大人參與就算了,就在三成大人表示想要參與的時候,不僅不答應,還讓三成大人在軍議房跪那麼久!好吧雖然他也猜的到這肯定不是半兵衛的命令,只是三成自己心裡過不去才要罰跪自己,但是…!

 

  一切的一切,在當左近望向面前三成那眼中完全不參雜任何一絲一毫的混沌,專心致志的神情,就是有再大的委屈,也只是選擇將它吞下肚去。

 

 

  半兵衛看到最後一個被欽點的將領入座後,緩緩的開口。燭光搖曳下,他的臉龐看起來慘白無比。 

 

  「各位好-」

 

  「夜半時分召集大家辛苦了,雖然時間比我預料的多少有些提前,但並不礙事。」

 

  「小樊城那邊終於有所行動了,多虧的作為內應的家康君,以及各位的努力。這幾日家康君對小樊城將領所散布的各種真假消息,和各位不分晝夜進行各種部屬安排,已經成功的奪取了他們的注意力。」

 

  「好讓他們不會注意到,我們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要藉由這場連日的大雨,阻斷他們的水道,滅了他們的生路。在吸引敵人注意力的調虎離山之計上,各位和家康君一樣都功不可沒。」

 

 

  三成在最末端的位置安靜的傾聽著,從半兵衛的話中,他明白了這幾日家康在小樊城內的工作,就是極盡所能的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作為一個優秀的「豐臣軍叛徒」,他提供了各種豐臣軍的內部軍情,但那其實都是半兵衛和大谷事先交代給家康的情報。哪些可以透漏,哪些又必須隱瞞,哪些在表面的安插功夫做好之前都不能讓對方知道…他們早已在家康動身前往小樊城前就已經安排完畢。

 

 

  因為要取信於敵人,自然要給與珍貴的情報,還有或多或少的差錯,才不會令人懷疑家康的目的。而錯誤情報的供給,也需要倚賴做出「表面功夫」的人手和物資,比方說,家康提供了個假的豐臣軍的軍糧運送途徑給小樊城,他們就得花不少功夫去作出真的在運送軍糧的假象,而且,還必須持之以恆,否則一定會被懷疑只是造假。

 

  如此,就能隱埋住真正的軍糧運送路線,實實虛虛中既引誘敵人,又欺騙敵人,把一切的一切做的像是個完美的假象。

 

 

  過程中,他們還得每隔一段時日就派人或派信去催促和質疑小樊城為何扣留議和使者家康,還放出各種消息,讓大部分都不知情的豐臣軍士誤以為對方真的囚禁了議和使者,如此一來,也就可以堤防要是小樊城也派出了忍者和間牒,這些佔大部分的不知情人士就可以混淆視聽。

 

 

  「還有,關於三成君。」

 

  想到這裡,半兵衛忽然提到了他的名字,令三成誠惶誠恐的回應。

 

  「是!半兵衛大人!」

 

  「我想各位或許會有疑問,之前我都不讓三成君參與這次的小樊城攻略計劃。」

 

  眾人的眼光朝三成和左近這裡望了過來,左近吞了一口口水。

 

  「在此我必須向三成君道歉,實在是因為這次的計劃需要堤防小樊城對我們起疑,三成君的耿直和不做作,以及與家康君的情誼,其實都是能幫助對方卸下心防的一劑良藥。」

 

  「所以,三成君也是功不可沒。」

 

  三成稍微低了低頭,他想起了自己在家康不在的這段時間內,半兵衛大人和大谷都刻意不讓自己知道家康到了小樊城做議和使者,即使讓自己知道了,也堅決不讓自己參與,由的他煩惱,甚至在公開的軍議上出言「頂撞」…

 

  這些,都是「表面工夫」,讓小樊城不會注意到家康實則作為內應的各種內幕。

 

  說的很好聽。左近在心裡皺了皺眉,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實際上,他在聽著半兵衛闡述過去這段時間內的攻略內應時,就猜想到了半兵衛可能會把三成大人放在這樣的一個位置上。畢竟三成大人確實不是個會隱瞞事情的人,要是他知道了家康作內應的軍情,恐怕光臉上的表情就沒有辦法遮掩過去,三成是個光明磊落,說一是一,說二是二,連個拐角都彎不了的人-這點,在戰國亂世可不是什麼大新聞,或者應該說人人皆知。

 

  所以三成真的不適合做內應工作。

 

  可即使如此,左近還是不覺得,半兵衛的做法是正確的。

 

 

  「非常的感謝半兵衛大人!三成明白半兵衛大人的苦心,為自己過去的愚昧感到痛徹心扉…」

 

  左近眼神複雜的看了看認真反省的三成,以及用欣慰的目光望著三成的半兵衛,不知該作何反應才好。最終他選擇了沉默。

 

  「謝謝你的諒解,三成君。」

 

  「不!您無須向愚昧的我道歉!半兵衛大人的安排,都是最合適的!請您繼續吧!」

 

  「嗯。」

 

 

  一旁的大谷望向了在三成背後目光游移不定的左近,悄悄地嘆了口氣,當左近的雙眼望向自己的時候,他給了個他意會的眼神,要左近別想太多,他明白。總之現在先好好開會。

 

 

 

  「如今,最後的戰役即將開打,是時候要用到三成君的力量了,當然,也是需要動用到各為長久以來苦心經營的『陷阱』最佳的時機。請各位依照我接下來的路線規劃,將軍力部屬到各自的陣營。」

 

  半兵衛展開了一整捲的地圖,地圖上明顯的畫了小樊城的鄰近山勢及走向。迅速且整齊的安排了各自部屬的兵力,以及何時將堵塞的水路下放的時機…

 

  等等,下放水路?

 

 

 

  原本還在怨嘆自己愚昧的三成,一聽到這幾個字,倏然地抬起了頭,不敢置信地聽著半兵衛的安排,觀察著地圖上的水道路線,越看,他放在自己膝頭上的手抓的越緊。

 

  「好了,大概就是這樣,請各為立即開始行…」

 

  「半兵衛大人!」

 

  三成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打斷了半兵衛的話,令在場的其他人,大谷,左近都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而半兵衛,像是早就預料到一樣,淡淡地抬起頭看向一臉倉皇的三成。

 

  「什麼事?三成君?」

 

  「您的意思是…準備…下放水路…將小樊城…」

 

  半兵衛眼神冷冽的回望三成的雙眼,毫不意外對方會提出這樣的質疑,他一字一句的接下了三成沒有說完整的話。

 

 

 

  「是的,三成君。」

 

  「我們準備借用這場大雨。」

 

  「將小樊城整個活埋。」

 

 

 

  是的。

 

  包括家康君…喔。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