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啪-

  廊外的雨越下越大,甚至還打起了落雷,時而亮起而使房間瞬間明亮了一會的閃電,在這種雨夜裡格外的明顯。

 

  「這天氣…看來已是時候了呢。」銀髮紫面的豐臣軍師竹中半兵衛望向了遠方的落雷,看向杯中的茶水。今兒個的茶是葵葉浸泡的,橙黃色的茶水透著一股清香,低頭啜了一口茶,眼神撇向了面前同樣被覆蓋住面容的另一位軍師大谷吉繼。

  「-是啊-」大谷吉繼翻了下圖面,上頭密密麻麻記載著各式各樣的天候觀察紀錄。即使沒有伊予河野的巫女般的占卜力量,但憑詳細的天候觀察,其實也是可以粗略的預測天象的。比如這連日將近一個多月的大雨。

  「大谷君可真是厲害,能夠預測到這罕見的大雨。」

  「這不算什麼的,賢人啊,只要資料蒐集確實,汝必定也能輕易做到。」

  「不,我太忙了,得全權拜託大谷君才行。說起來,這事兒也是碰巧,能夠在這段時期讓我們碰上這連日的大雨,為我們攻打小樊城做足了根基。」半兵衛將手中的地形圖圈起了其中幾處,深邃的眼神略過每一個被圈起來的關卡,彷彿已經可以預見到不久後將興起的大型戰爭。

  一舉手一投足之間,就能毀滅一個城池,這就是軍師。

 

  「家康君那邊進行的差不多了吧?」

  「是的,一直以來都透過即機密的形式進行的聯絡,從昨夜的情報看來,時機已是成熟了,目前就等最前線的匯報。」

  「-可信度呢?」

  「無庸置疑,因為吾也派了第二處的眼線。」

  「這樣啊,那麼,相信此戰定會順利了結的。說起來三成君呢?」

  「…還在軍議房裡跪著。」

  「唉,真是執著。自從他知道前去擔任議和間諜的人是家康君後就是這樣…」

  「不過,您自有打算吧?」

 

  「當然,我也很期待家康君會如何處理這次的危機。」紫色假面下的美麗眼眸眨了眨,大谷明白這是屬於竹中半兵衛的算計,因此,他將不插手,或者說,他也相當期待,家康在這場裡應外合的小樊城間諜之戰中,下場究竟會如何?

  「大谷君也十分期待結果吧?說說看你的想法?」彷彿看穿了面前人的想法似的,半兵衛笑著又啜了一口茶道。

  「……賢人要聽的,是吾的預測,還是吾的期望?」繃帶下的眼眸淡然的回望著紫面軍師,並不懼怕或對被看穿心思感到羞恥。

  「自然是大谷君你的期望囉。」窗外適時的落下一道慘白的閃電,半兵衛微笑的臉被瞬間照亮。

  「……吾自然,期望……」

  緊握著的茶杯,插入拇指,狠狠的戳碎了杯裡的葵葉。

 

 

======================================

 

  「喂,那不是石田大人嗎?他在那兒做什麼?」

  「不知道啊-早上軍議結束後,我來清理軍議房時,就看到他跪在那兒了…」

  「瞧瞧,旁邊還有島左近大人啊?」

  「難道是被上面的大人處罰了?」

  「怎麼可能,石田那人不是號稱豐臣的左腕?」

  「唉呀,誰知道呢?說不定是秀吉大人已經不喜…呃,沒!沒事!我們快走吧!他他他看過來了!」

 

  一直維持著低著頭,雙手雙腳伏地的跪地姿勢的石田三成,僅是聽到了關鍵字的秀吉大人的名號,反射性地將眼神投射過來,便看到一群人慌慌張張地離開了沿廊,剛才那種圍繞在耳邊的吱吱喳喳聲響消失,四周又恢復了寂靜。一旁的島左近可憐兮兮的湊過來,剛剛聽到有人在議論三成大人時,其實他也很想要立刻跳起來把那群無禮的傢伙爆打一頓!但礙於三成就在旁邊,本人都沒有任何動作,他也不好發作。這下看到三成有了反應,他也終於忍不住了!

 

  「三成大人…已經夠了吧?我們已經在這裡待了三個時辰了啊-」

  島左近小聲地向身旁的人發出了不滿。

  要問左近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還得歸功於他面前的這位大將-凶王石田三成。天曉得為什麼他風塵僕僕地剛從任務交辦中回來,原想興沖沖地向三成匯報任務成果,頂著全身因大雨而濕漉漉的戰甲,卻在滿城尋不著三成的蹤跡後,找到軍議房來,就看到獨自一人跪拜在地上的主子-

  真的不是滿頭問號可以形容的。

 

  「閉嘴,左近,我已要你回去,在此等候半兵衛大人指令的是我,跟你無關。」

  「可是…都看到您跪在這裡了,我哪有可能還放下您不管呢…」

  左近一臉的挫敗樣,倒也不是他覺得有什麼無關被拖下水的無辜感,而是他很為三成大人抱不平,不管三成大人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讓半兵衛大人不愉快的話,也不該讓三成大人在這裡跪那麼久啊!當然,或許,大概,也很有可能,僅僅只是三成自己心裡過不去才要在這裡跪的…他很想要去代替三成詢問半兵衛的旨意,但都被三成散發出的氣場給攔下了,這跪也不是,走也不是的狀態實在讓性子較為急躁的左近困窘極了。

  「…三成大人…」

  「左近,你很吵,再有一個字,就給我立刻滾回去!」

  「……」不,三成大人,我們這不是又繞回剛剛的話題了嗎…

  左近無奈的暗自嘆氣。

 

  好吵…不過,總算又安靜下來了。

  剛結束與佐近的對話,三成又陷入了沉思。

  自己在這裡跪了多久?…其實,並沒有留意到時間的流動。他只知道從今天早上自己的失態與大步徑的行為後,就不斷的在自責和反省。說回來了,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為什麼會向半兵衛大人說出那樣的話?儘管,他依然還在震驚於家康被派去作為小樊城議和使者這件事。充當裡應外合間諜這任務,必定充斥著災難,就連自己也是十分的清楚。一旦作為間諜陷入敵陣陣,自是凶多吉少,直腸子的他不太會去思考這其中的繁複戰術,他只知道自己非常,非常掛心身在敵陣中的家康。明明知道家康的實力不可小覷,他卻還是擔憂;明明知道那是半兵衛大人做出的決斷,他卻提出了質疑,真的是太糟糕了…

  無論何時何地,半兵衛大人做出的決斷都是最正確的啊-

  而且,無論如何,他都應該相信家康有那個能力完美的完成任務的。

 

  他決定在自己反省夠之前,都不會離開此地,就算半兵衛大人饒恕他今天這樣不敬的行為,他也不會原諒自己的…不,半兵衛大人是不會饒恕他的,要接受什麼樣的懲罰他都會接受的,即使要他降級去做個小兵,他也無所謂,只要,只要能繼續待在豐臣,為秀吉大人和半兵衛大人效力,就算只能做個守城的,打雜的,不論是什麼,他都甘之如飴-啊啊,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在下斗膽,竟會犯下這樣大逆不道的罪過,請給予我能夠繼續留在豐臣的許可吧…

  留在豐臣…

  這是我…此生最為感謝之事…

  就算要我奉獻出這條卑賤的性命,只要是為了豐臣,為了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

  永遠…待在豐臣…

 

…不會的…

 

  !!!什麼!?

 

三成喲,那人可不會永遠待在豐臣-

 

  猛地,腦海裡閃過了一道聲音。

 

那傢伙很危險,趁早將這顆凶星去除,才是正道-

 

  這是-誰告訴他的?

 

汝不相信嗎?三成喲,汝就是,太純粹了-

 

  刑部-對了,是刑部。

 

吾會讓汝看到真相的-

 

  什麼?

  「三成大人?您怎麼了?」

  看到三成忽然睜大了瞳孔,彷彿看到了什麼極為驚恐的事般,令左近慌張的戰起身想一探究竟,卻因為跪的太久導致腿軟,險些跌在三成身上。

 

看著吧,這就是吾給予德川的考驗-

 

  「三成君。」「!半兵衛大人!」

  抬起頭,看到迎面走來的半兵衛與大谷,三成急迫的想要向半兵衛致歉,卻在他尚未出口時,一名全身溼透的傳令兵急促的衝了進來跪在一旁。

  「半兵衛大人!緊急匯報!呃…三成大人…」

 

當危及性命的那一刻到來時-

 

  「無妨,說吧,是小樊城的軍情吧,發生何事?」

  半兵衛擺擺手,示意傳令兵繼續說下去。眼神閃爍的撇向一旁的大谷,他們明白預料之中最前線的軍情匯報終於到了。

  「-是的!傳送內應情報到我軍的傳令被發現了!做內應的德川-已被層層包圍!」

 

 

德川究竟會選擇自保,還是為了豐臣而犧牲呢…?

 

 

 

『三成喲,讓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汝覺得,如果把水倒進這紅螞蟻的蟻洞-

 

最後活著的,到底會是黑螞蟻,還是紅螞蟻呢…?』

 

 

吾可是十分期待呢!

 

 

 

 tbc

===================================================

啦啦啦~~~又是一個在截稿日前最後一分鐘趕出來的稿子....我真的是死性不改啊我.....@@

這第五章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被我的時間線給搞得有點亂呢??肯定被搞亂啦www我解釋一下好了www

時間線大概是這樣的:

家康和大谷及三成討論了攻打小樊城的戰術要採用紅忠參黑黑中參紅的裡應外合之術  大谷匯報半兵衛這個戰術,於是決定了讓家康去當這個間諜的想法  當天晚上家康和三成因雨而在家康的駐守處過夜,兩人因價值觀念不合而大吵一架不歡而散  第二天早上家康被半兵衛找去執行間諜任務之後就沒回來了,三成則是去找了大谷聊心事  半個月後在軍議上三成得知了小樊城的議和事件,並從大谷那得知議和人員就是家康,一直很掛心(同時間,家康在小樊城裡充當內應間諜中各種被壓榨@@)  再過了幾天後,代表議和的家康都沒有回來,豐臣軍在軍議上群起激憤,三成意圖向半兵衛爭取了解去議和的家康的狀況,被半兵衛罰跪www半兵衛與大谷的攻打小樊城戰術秘密進行中(同時間家康因發燒倒下,小樊城準備逼死家康) →  隔天半兵衛與大谷已前置部屬完畢,就等待小樊城的動靜,同時也解禁了三成的罰跪(同時間,家康.....?請看下回分解~)

感覺很難懂對不對www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搞得這麼難懂的,一切都是文筆功力之爛的緣故(推託!!!),也就是說,目前半兵衛和大谷會期待家康發揮內應與吸引小樊城注意力的功用,但實際上究竟如何?就且看下回分解吧~~~其實這一場對小樊城之戰的捏造戰爭,我有一點點參考了當初秀吉攻打備中高松城時的戰術,但不是完全參考,只參考了其中一點點的成分,也不得不承認,秀吉應對備中高松城的戰術真的非常非常厲害!!!十分漂亮的水攻!!!甘拜下風啊!!!希望自己可以寫得出那麼千萬分之一的戰術魅力就好了(可惜根本沒有@@)~~~

以上,如喜歡的話歡迎留言討論喔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