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吉繼,官位刑部少輔。在外人的眼中,他是個從裡到外都被謎團包圍著的男子.正是因為如此,不理解他的人恐懼他,厭惡他,理解他的人利用他,要求他。這個世界於他而言,就是一場由黑暗編織起來的網,他樂於在這片黑網之中漫遊生存,看到所有人的人沉浸於闇色的深沉之中載浮載沉。

  然而只有一個人例外。

  一個滿頭銀髮的人闖進了他的世界,初見到他的同時,他的身體散發著銀色的光輝,但或許是因為太過耀眼,光芒帶來的漆黑影子也同樣被襯的更加闇沉,如影隨形的跟在他的週身…但對方卻彷若未聞,一個勁的朝黑暗的自己走來,照亮了自己的四周。

  亮的讓自己,睜不開眼…

 

  可是,那光怎麼,越過我,朝向另一個發光的地方去了?

  不,回來!不能過去!

  那裏是更深沉的黑暗!那不是光!那不是你的光!

  那光只會帶你走向絕望啊!

  回來!

  回…

 

  「刑部?醒了嗎?」

  ……

  在感受到一片刺眼的白光後,大谷吉繼先是被那光芒照的瞇了一下,隨後感到光亮消失,才又再度睜開眼睛。原來是三成移動了坐的位置,擋住了外頭原本直射進來的陽光。

  是夢啊…

  「怎麼忽然來了?」大谷轉頭,等眼睛稍稍適應些了後,才慢慢地起身,三成熟練的將枕頭放在腰下幫助他坐起。

  「什麼?我聽說你今天不太舒服,早上沒有過去像秀吉大人匯報,就來看看你。身體怎麼樣?」一邊打理著剛剛捧進來的水盆和毛洗臉用的布條一邊回話,三成知道大谷有著低血壓的毛病,早上總是爬不起來,所以這幫忙洗臉上藥換繃帶的動作他做的是熟練無比的爐火純青,還會順便打理一下對方的房間衛生-簡直勘比老媽子般的面面俱到。

  「還好。」

  看著三成的動作,是一如既往他熟悉的模樣,大谷暗了暗眸子道。

 

  「是嗎…」

  「…德川呢?」

  突然的,他的嘴裡吐出了這個名諱。他有點意外,自己居然在三成面前主動提起了那個人,過去,三成常會向他提起家康,但由自己主動提起到是第一次-對於那個男人,他並不想,向三成深究些什麼。如今主動提起,是因為…剛才那個夢嗎?

  「家康?現在應該在他的領地那吧,半兵衛大人要他去辦事。怎麼了?」

  「不,沒什麼。」

  三成看起來並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身體還可以嗎?我來幫你上藥吧。」沒有得到對方的首肯或拒絕,但三成還是繼續動做了,而大谷也很自然的偏過頭,讓他解開自己臉上的繃帶,倆人間的互動無比自然到一氣呵成行雲流水。

 

 

  「……三成,昨天,汝在德川那過夜嗎?」

  「嗯?是啊。昨晚和家康對練過後下起雨來了,正好就在他那兒梳洗了。」

  「…真是難得呢,汝居然會在那傢伙的住處過夜。」

  「?有什麼問題嗎?我不也常到刑部你這裡過夜?」

  「…啊,沒錯。」重點不在那裡啊。

  「……」

  「三成,汝曾經到過除了吾的住處以外的地方過夜嗎?」

  「這不是當然的?出兵到外地時我也睡過營帳啊。」

  「…也是。」就說了,重點不在那裡…

  但是,三成不會發現的吧。

 

  大谷吉繼淡淡地看著幫他解下臉上所有的繃帶,正換上新的藥膏的好友,他明白眼前的人是個什麼樣的性子,對石田三成來說,只要是他認為可以信任的人,他就一定會無條件的信任對方。相反,一旦讓他感到討厭的人,他也會毫不避諱的表現出反感。但是,他所謂的信任與不信任,建立的基礎卻不是對於他人在情感上的喜惡,更大的時候,是建立在能否直擊入他的內心-

  對豐臣秀吉,會是能永遠常駐於三成內心的最高的希望與存在。

  對竹中半兵衛,則是能與秀吉大人並肩於立的憧憬。

  對自己,那是打從心底的信任與交託。

  那麼,對德川…

 

  「啊對了,刑部。說到家康,我有件事要問你。」

  「…德川?」

  「你知道那傢伙在迷惘什麼嗎?」

  「?」啥啊?

  「家康他…我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當初那傢伙說他要記住所有的傷痛,所以才想要徒手作戰,真是愚蠢至極…那傢伙甚至還說他在迷惘,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迷惘什麼!為了秀吉大人的霸業奮鬥,不是最簡單明白的事情嗎?他卻總是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

  「昨天也是,那傢伙又在說些什麼要有自己的想法什麼的…對了,那傢伙,說要把那東西還給我。」三成上藥的動作忽然停住了,大谷看著始終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耿直好友,竟然為了家康的事情煩惱到停下手邊的動作。眼眶,微微的放大了。

 

  昨晚。

  「-對了,三成。」

  「?」

  「我有個東西要還給你。」

  隨著家康遞上來的,是一條紫色的帶子,長長的帶子透著深紫的色彩,被摺疊的方方正正捧在纏滿繃帶的手中,石田三成完全認得這條帶子。

  那天,初陣當晚,家康在他的營帳內包裹傷口時,因為繃帶被弄壞,而由三成借給家康用來包住傷口的,原本纏在他的愛刀上的紫色帶子。

  明明只是應急用,本就早該在用畢後就還給主人三成,卻一直都沒有順利歸還。

 

  原因?

  第一次,    連日大雨,各處軍醫的繃帶都因而潮濕,不堪使用,因而繼續商借。

  第二次,    帶子上頭的血漬洗不乾淨,很是內疚,努力尋找能洗乾淨的辦法。

  第三次,    下鄉時,跟農村裡的婦人們討教到了洗滌方法。總算洗乾淨了。

  第四次,    又開始連日大雨,洗好的帶子無法曬乾。

  第五次,    終於曬乾了,卻因部下的疏忽,不小心和別的衣物混在一起,一時找不著。

  第六次,    總算找到了,但卻染上了櫥櫃的味道,花了些功夫去除。

  第七次,    北方派兵的命令臨時下來了,與三成分開了一段時間…直到現在。

  …好吧,這之中或許還參雜了「不小心忘記了」這個原因…

  「真是不好意思呢,跟三成借了這麼久-中間磕磕絆絆的遇到了些小狀況,就一直沒有機會還給三成了,這次總算是可以還給你啦!」家康微笑著雙手捧上了帶子,滿懷歉意,沒想到這段期間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絆住了歸還的時機,算算多多少少也有半把個年頭了,其實一直沒有歸還,說不定還是因為他怕三成會因為這件事怪罪於他-簡直就像個忘記帶作業怕被先生教訓的學生似的!

  「……」石田三成沒有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那條被雙手奉上的帶子。

  「三成?」看對方完全毫無伸手接過的意圖,家康歪了歪頭感到疑惑,一時間忽然想到該不會是三成正在醞釀要發作的情緒吧-針對自己隔了半年之久才把重要的東西歸還這件事!

  「呃-對不起!!三成!!我真的本來想要快一點還給你的!可是真的中間有很多因素,就是一開始洗不乾淨,後來終於洗乾淨了但是都晾不乾,還有不小心跟我的衣服混在一起了忽然找不到……對,對不起,其實我中間也有段時間把它給忘了…」越講越心虛,而且三成一直沒有說話!讓家康是講著講著最後自己老實招出了還有『忘記了』這個原因。

 

  但其實三成並不是因為對方跟他借了這麼久的東西沒有歸還在感到生氣。其實一開始他只是懶得去催促對方,就像他說的,剛借的時候的確是因雨導致無法清洗曬乾而有必須繼續借用的必要,久而久之他也沒有想到要去要求家康歸還,反正每天都會碰到他,而與其花時間要求他歸還那個東西,還不如多花點時間去好好訓練他那愚蠢至極的「徒手作戰」-

  三成現在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但他也說不上來是什麼事。

  可他就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接過了這條帶子,他和面前這個人,似乎以後就再也不會見到面了。

 

  「……你先回答我,你說你在迷惘什麼?」決定暫時先將這件事按下不表,因為現在他有更重要的是要問對方。就是剛剛對方所說的迷惘。

  迷惘什麼?

  「你莫非還在迷惘是否該徒手作戰?」

  「呃,這個-」

  「是在迷惘戰爭中消滅了他人的性命嗎?」

  「其實…」

  「你究竟在迷惘什麼!?只要像我一樣為了秀吉大人的霸業奮鬥就好,所有的一切在秀吉大人的天下之前都會得到拯救!你只需要為這件事努力就行了不是嗎!?」

  「……三成,我真是羨慕你。」

  「你在說什麼?」

  「如果我也能夠這樣就好了,永遠相信秀吉大人…」

  「你這是什麼話?懷疑秀吉大人嗎?你對秀吉大人的天下,究竟有何不滿!?」

  「……這件事,我也在思考。我所期望的天下,是不是真的是秀吉大人所期望之物-」

  「秀吉大人是絕對的!懷疑秀吉大人的想法簡直就是愚行!」

  「這樣是不行的,三成,你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

  「秀吉大人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啪啦…!

  兩人的言論越說越激動,導致三成情緒激昂的揮動了手臂,讓一旁小姓剛剛送上的溫酒撒了出來,幾乎有一半都濺上了一旁家康原本要還歸還給三成的紫色帶子。

  「啊…」情緒激動的倆人都被這個意外的插曲驚到了。正好,這樣這條帶子暫時就不會還給自己了。三成並不想讓家康發現他的這個想法,也不想給他任何機會反駁,迅速站起身,頭也不回的拉開紙門走了出去,正好碰上了前來告知他們房客已準備好的小姓,惡狠狠的要小姓帶路的架式讓驚恐的吉三郎嚇的轉頭看向家康。

  家康回以一個苦笑道:「三成,抱歉,帶子我洗好再還你。」

  三成的回應是一個精準的怒瞪。然後,隨著瑟瑟發抖的小姓離開了。

 

 

  「……德川是這麼說的嗎?」

  聽完三成的敘述後,大谷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夢到今早那個夢了。同時,也更確定了一件事。一件必須要,也絕對要做的事。

  「三成。」

  「嗯?」

  「汝對吾,是怎麼想的?」

  「什麼?」這跟他剛剛問的問題有什麼關係?

  「汝看看,吾是個有病在身的人,吾不懂,當初汝竟會願意接過我手中的茶水…這身體的病痛,會伴隨吾一生,汝在吾的身邊,難道都不會覺得無法忍-」

  「刑部。」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不管你身體有什麼事,那都不能構成我不跟你在一起的理由。刑部,就是刑部。我只知道這個。」

  「…嗯。」

 

  只消那麼一眼,一個動作,一句話,他就明白了。

  他這一生,將會為了這個純粹到會發光的人,奉獻所有…

  以報答他那朝自己伸過來的手。

  所以…

 

  「三成,吾必須,要告訴汝一件事。」

  面對那個和他一樣,只會把三成拉入更伸的黑暗中的德川…

 

  「別再接近那個德川了。」

  「三成哟,德川那家伙…可不會永遠都待在豐臣。」

  「那人是個凶星,趁早去除…才是正道。」

 

  三成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大谷知道,自己說的話已經開始滲入對方的內心。

  「你在說什麼?刑部?家康他可是臣服於豐臣-」

  「只是暫時的臣服於豐臣,他當初過來,是主動議和。誰也不知道那個傢伙心裡頭究竟在想什麼。可吾就看的出,看的出他的野心,從汝剛剛告訴我的,德川說過的話吾就更明白了-」

 

  三成的表情從剛剛就一直是一臉完全無法理解的樣子,大谷嘆了口氣。

  「汝不相信嗎?三成哟,汝就是,太純粹了-」

  「那傢伙吾看的清,他高喊崇高的理想,其實暗地裡是被黑暗給擁抱著-」

  「越接近他,只會把汝拉進更伸的黑暗-」

  「吾會讓汝,看到真相的。」

 

 

 

對應小樊城的戰術,紅中參黑,黑中參紅嗎…?真不愧是大谷君呢… 

那麼,就用這個辦法,讓我們這邊找人去向小樊城議和吧,憑小樊城城主的作風,我想的到這議和的人恐怕會被他們扣留,就用這個方法深入進他們的城池裡- 

大谷君有好的人選嗎?要能夠滲透入小樊城的人,可要慎重選擇啊,這人必須要是個雙面間諜,同時,若到時必須拋棄他,他也必須光榮的犧牲- 

…真是太好了,看來我們的想法一致呢。

 

議和與內應的人選,就是他了。 

家康君。

 

 

 

 

 

 

 

 

 

 

-三成呦,吾不會讓汝墮入絕望的深淵,儘管,這是個不幸的黑暗世界-

 

tbc

===================================

  好久不見的大~~家~~好~~呵呵呵呵好可怕啊!!這一次差點就越不過截稿期的死線了!!幸好還是在最後一刻趕上了我好感動!!

  首先還是要說一下,文章中說到的那個什麼小樊城,請無視它,拜託!這小樊城完全是我為了故事情節所需才捏造出來的城,但因為本人歷史資料查的不夠多,實在找不到一個適合的城來代換入故事所需的城池,只好…自行捏造了~請大家無視吧!!!拜託你們了!!!

  第四章的故事是『黑幕』,所謂的黑幕,到底是大谷和半兵衛的計謀?還是三家倆人之間心裡築起的高牆?家康身在豐臣所面臨的狀況?又或者是家康內心的「黑暗」被提起?多少都有一點…不過,主要還是放在針對小樊城的計謀上。黑幕上篇所述說的小樊城的狀況,有些讀者應該看的出來我在透過小樊城來代指家康,或者應該說是半兵衛眼中的家康。有實力,有威脅,主動議和,還勾引(?)自家的侍者(雖然這個侍者就是家康哈哈),最重要的是猜不透想法。不過半兵衛和大谷的用意其實也不只有表面的理由,下一張會再詳細述說,敬請期待!

  關於這章的大谷…我其實有點擔心會不會被讀者認為大谷在吃家康的醋?希望不會有…我就是因為很擔心會被看成這樣所以修了好多次,即使是現在的版本我也不是很喜歡,真的出成同人本的時候我可能還會潤稿修飾。對我而言,大谷和三成的情感是非常非常特別且不容他人染指(?)的,就連家康也不能取代大谷的地位,就像大谷不能取代家康的地位一樣。我只是想透過大谷的存在,來描寫三家的關係,同時也是透過家康,來描寫大谷對三成的友情之深刻-所以希望不要有人誤會!我會再修飾文字讓劇情不要那麼搞不懂的~

  喜歡的話還請留言搭訕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