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三章:<漣漪之章(中)

 

  喧囂的風呼嘯地吹過,剛進行過大戰的戰場上,一片狼藉。最近幾天都毫無下雨的跡象,所以這風吹起來是格外的乾燥,尤其戰爭剛結束,風裡頭除了帶著粒粒的塵沙外,還多多少少帶了些血的味道,聞起來…令人不快。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又…開始了。

  原本停歇下來的聲響,以及感覺腳邊不斷鑽動的,像是小蟲子般的物體,又開始爬動。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呢?

  低頭看也看不清,細耳聽也聽不明…

  是蟲子?是螞蟻?還是什麼…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我」一邊走,一邊時不時地斜眼看向身旁的人,いしだ みつなり,銀白色的頭髮,身上的紫色鎧甲中央寫著「大一大大吉」,臉上是像刻上花紋般地清楚且稜角分明的表情,堅毅地看向前方的道路,腳步整齊絲毫不亂,不傾斜也不晃動,讓人懷疑這究竟這人究竟有沒有情緒?

  大概是想要探究一下,也或許是有點忍受不了已經維持太久的這份寂靜,需要打破,「我」出聲詢問:

  「吶…みつなり,對吧,那個,寫法是什麼?」

  「……」對方毫不理會,繼續走。

  「啊,抱歉,我應該先自己報上的,那個,啊要寫在哪裡呢…」

  「我」倒是不以為意,想要找個能寫出自己名字寫法的東西,但身上明顯沒有帶書寫用的工具,想要蹲下來寫在沙地上,但無奈對方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看的意思。「我」只好繼續跟著走,一邊摸索著自己身上有什麼可寫的東西。

  「對不起啊みつなり,我剛好身上沒帶筆呢,等等到了休息的地方再給你看吧。」

  「……我知道你的名字。」

  意外的,對方回話了。

  但是腳步依然沒有停歇。

  「咦?啊對喔,哈哈哈真抱歉啊,我的名字對豐臣來說大概很熟悉了,畢竟之前都在打仗。啊,不過,我雖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認得你喔!每次開戰時都是跑在最前面當先鋒的!我家的直政說很怕看到你呢,因為你都像箭一樣地衝過來…」

 

  「……とくがわ 。」

  對方突然停下了疾行前進的腳步,讓滔滔不絕的「我」愣了一下。

  「請你有自知之明,你已向豐臣求和,對豐臣而言你就是臣屬之輩,你的人,你的兵和領地,都屬於豐臣,請勿再以自家之言自稱。」

  刷地一手抓著佩刀指向「我」的鼻頭,速度之快狠準,讓刀的握柄差個一厘米就會撞上鼻樑的距離,明顯讓「我」震懾了一下。

  「還有,みつなり可不是你可以叫的。」

  說完這些話後,他繼續往前走,像停下來之前一樣堅毅的腳步,彷彿剛才根本就沒有停下來一樣。

 

 

  ……………………

  現在的狀況老實說真的是有些…特別。在夢裡看著以前的自己和以前的三成對話的模樣,而且還完全不能插手,該說是在看戲嘛…又不太像,畢竟,戲裡的主角是自己…

  一邊想要按向感到痛楚的額頭,一邊看著那連忙跟上的「自己」的模糊影像,仔細想想,就算自己是先向豐臣求和的,但以三成的身分,其實根本就不可能可以對自己這樣子說話的。先不論自己是戰國大名,三成在豐臣裡,記得還僅僅只是一介家臣,一名將領,一名屢屢建功的將領,於情於理,剛剛的言行都實在是太超過了。

  但是,為什麼當時的自己一點也沒有動怒呢?

  是因為…以前從未出現過這樣子的人嗎?

  眼前依然是…一片模糊。

  腳下的事物一就是黑漆漆的一片,就連兩人的位置都看不太清…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正想著,兩人的前方,忽然傳來了一陣陣驚恐的呼喊聲,那恐懼的聲線穿越腦際,令自己打了個膽寒。頭,感覺也更痛了。前方的兩人也似乎聽到了那陣陣的喊叫,對視了一會,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啊…啊…啊啊…

  「怎麼了!?你們還好嗎?」

  「我」向前奔去,看到了幾個黑色的人影發著抖,跌坐在地上。

  另一邊的三成,雖是加快腳步,但並不像「我」一樣擔憂。

 

  那群黑色的人影聽到聲音,轉過頭來,看到「自己」時,大聲驚呼:

  「家康大人!是家康大人!」

  「家康大人!啊啊不是在作夢吧!」

  「家康大人!您平安無事嗎!」

  喔,原來是一批德川兵…他們一看到「自己」,全都爭先恐後的跪下。

 

  這群士兵們看到他們,就像渴了好幾天後終於看到河流一般,剛剛的慌亂似乎全然遺忘,儘管從自己這邊看過去,他們的臉依舊是一團黑,但卻似乎有了些許光亮,帶著喜悅的心情紛紛一邊下跪一邊詢問著。

  三成皺著眉頭看著他們,「我」則是連忙向前,半跪著安撫面前驚慌失措的士兵。

  「哎,我沒事,冷靜點各位,你們是忠次那一隊的士兵吧?大家都還好嗎?」

  「是的!家康大人,我們沒事,酒井大人要我們來汲水…」

  「酒井大人的駐紮處就在那兒,請家康大人一同去休息吧!」

  士兵們連忙要替他們帶路,一旁的三成聽到,眉頭皺得更緊了。

 

  「謝謝你們的好意,但我現在得要盡快到本城去,帶這位…豐臣的石田大人。」一轉頭,「我」手擺向了一旁的三成做個介紹的姿勢,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對方的不快,特意加重了盡快兩個字。

  「豐臣?」

  「石田?…石田三成…?那個凶王嗎!?」

  「凶王!啊啊啊啊…」

  被石田三成在戰場上有如鬼化身般的傳言驚嚇到的士兵,恐懼的差點向後栽倒,其中有一名近距離看過凶王戰鬥姿態的士兵更是瑟瑟發抖,彷彿連支撐身體的力量都沒了。

 

  「各位,沒事的,豐臣已經與我們議和,石田大人現在不是敵人。」

  「我」向著驚嚇的士兵們安撫著,但聽到這些話的士兵們反倒更驚恐了。

  「議、議和…?家康大人,所以,傳言是真的了?您向豐臣求和了…?」

  「嗯,是的。」

  「我」微笑著看著滿臉不敢置信的士兵,似乎對他們而言,眼前站著的彷若鬼化身的凶王,還不會比自家大人向豐臣求和這件事來的嚴重。

 

  「…為、為什麼呢?家康大人?我們、我們還可以戰鬥…我們還可以…」

  說到戰鬥,士兵們前一秒恐懼戰場活傳說的軟弱樣似乎消失殆盡,他們死死的握緊了手上的長槍,彷若只要家康一聲令下,他們隨時都可以立刻上前與眼前近在咫尺的凶王戰鬥,儘管可能送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瞥見這群士兵似乎準備動手,石田三成也毫不客氣,一手按上刀柄,他並不介意在這裡殺掉求和一方的士兵,反正是對方要先動手的,只要敢對他拔刀的人,就算是同僚他也絲毫不在意,他就是這樣的人。

  彷若聽到了長刀即將出鞘的聲響,光是聽著聲音,都透著一股寒意。

 

  望著士兵一臉從容就義的表情,「我」笑著將兩手放上他們的肩頭,輕輕的拍了拍。

  「謝謝你們。」

  「我相信你們非常為我著想,但是,這是我經過長久的思考後做的決定,戰爭已經持續太久,不管是哪一邊都已經是生靈塗炭,繼續戰鬥下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戰爭,原本就是我們這些在上位者所做的愚蠢決定,犧牲的卻都是你們,我知道,你們都很想回家鄉去,和妻子,孩子,家人一起生活。」

  「對我而言,日之本人民的幸福就是最重要的事。這一點,秀吉大人也是一樣的看法,所以,我願意相信他。日之本的未來不會永遠都是戰爭,我首先結束這場持久戰,就是個開頭。今後,我會與豐臣合作,盡早結束各種戰爭,讓一切回歸日常,那你們,讓大家,都可以不用再擔心戰爭的事,這就是…我的目標。」

  「我」微笑著,堅定的,一字一句說著自己的理想。

 

  士兵們聽完,紛紛流下眼淚,哭喪著臉呢喃著「我」的名諱,低垂著頭,彷彿要把不甘的、痛楚的、所有情緒的淚水都流乾。

  這時候,後方站立著的三成表情如何,當時的自己是看不到的。

  而現在,在夢裡,身為一個旁觀者,他其實應該可以看到三成的表情,儘管面前依舊是一片的模糊。

  但他沒有看。

  因為三成放下了原本按著刀柄的手。

  這或許代表,三成他…已經…

  「這就是你求和的理由?」

  後方的三成緩緩的詢問道。

  「嗯。石田君你-是為了豐臣,我-則是為了這些我的領民。」

  「我」轉頭,看向後方的三成,手依舊撫在德川兵士們的肩上。

  「就像你為了秀吉公而活一樣,我也是…為了我的領民們而活的。」

  「莫名的傢伙!秀吉大人是我生存的意義,你也應當以秀吉大人為生存之要義!你的領民也是一樣!根本無需多想!」

 

  「我」聽了,笑著搖搖頭道:

  「-我的領民們是否為我而活,這我是不知道。」

  「但他們若願意為我而活,我就會為他們而活。」

  「僅此而已。」

  兩人相視間,忽然安靜了下來,三成皺了皺眉頭,似乎無法理解。

  「你…」

  

 

 

  「真好啊…家康大人…您還懷抱著當時的理想…」

  「既然這樣…家康大人,救救我們吧…」

  「救我們離開這裡吧…這裡是…被詛咒的地獄啊…」

 

  忽然,原本低垂著頭啜泣著的一干士兵,聲音變的仿若是從地底傳出來的一般,一聽到那聲音,感覺自己的頭痛得更厲害了-從刺耳的聲響中,他彷彿看到了原本壟罩著地面的一團團黑氣漸漸升高,壟罩住了士兵們的身軀,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那從一開始就圍繞著自己的聲響,隨著壟罩住士兵們的黑氣越升越高,聲響就躁動的更加劇烈…!!原本只是感覺腳邊有東西在動的感覺,現在反而卻覺得好似增加了無數倍的那種「東西」,不斷地向前爬,不斷地向上爬,感覺就要將自己淹沒了!!

 

  眼前的兩人,「我」和三成,還有那些士兵,都忽然變成了晃動的影子,我想要上前,卻動不了!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什麼!?這不斷爬動在身上的東西到底是──!!!??

 

  「救救我們,家康大人…」

 

  「救救我們啊…」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窸窸簌簌…窸窸簌簌…

 

 

  「快…逃…啊…我…三成…大家…」

 

  快…走…

 

  這些…

 

  這些是…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