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BA同人文《笛》/家康生日賀/CP:親家

 

#請注意!此文是悲文!對!您沒看錯!生日賀文我居然可以寫成悲文我也是好奇葩!

 

之後會有後續補完,但請注意此文是悲文!CP為元親X家康。

 

 

  嗖-嗖-強勁的海風一如既往,颳的強烈又張狂,吹的人衣帶和髮絲飛揚,對討海人來說這可是無比適合出航的好日子,看哪!那藍天!那大海!咱們的未來就在前方!

  「小的們!揚起船帆──!」

  「喔喔──!」

  獨眼的銀髮船長扛著他那巨大無比的長槍,邁著堅實的步伐踏上船頭,肩上披著的紫色外衣彷彿帶起了海風的方向,身後跟著的一群水手部下們一同仰望著這個巨大的存在,邊吶喊著あにき!あにき!的口號,啊,多麼帥氣的討海人啊!

 

 

  「家康。」銀髮船長回過頭,看向身旁一名身著黃色兜甲的少年,被喚做家康的少年,身高不過只到銀髮船長的腰部,兩人站在一起彷彿父子或是兄弟般,但是銀髮船長脫口而出的話語卻是完全平等的不協調。

  「你今天就要走了吧?」

  「嗯。謝謝你這幾天的照顧,元親。」正經八百的語氣,配在這少年家康身上可真是說不出的老成。

  元親,銀髮獨眼的船長,聽到了家康的回覆咧嘴笑個開懷,身體微傾輕捏了捏對方的鼻頭,惹的人瞬間變了臉,兩人笑鬧了開來,剛剛的帥氣英姿似是不復見一般。

  水手部下們笑著看望這一切,他們很高興的看到大哥有了個能交心的好友。

  「我覺得好久沒有看到大哥這種表情了。」一名水手搭著身旁人的肩閒聊道,「是啊,雖然大哥對我們一直都很好,氣氛也一直都很開朗,可是這樣放鬆開懷的樣子,實在太少見了。」被搭話的另一名部下也點頭稱是。「大哥很需要一個好朋友啊-我們對於大哥來說,不管再怎麼親,都還是大哥與部下的關係,能夠遇到家康大人,真是太好了!」大夥兒嘻笑著,感染了那份興奮的微醺。

 

   海面上,元親的寵物鳥兒拍著翅膀落到了元親的肩頭上,口中叫著「元親!元親!」旁人聽來或許只是叫著人名,但牠的主人卻聽出了絃外之音。

  「是嗎?抱歉啊家康,看來還是沒有找到你的那只笛子呢。」元親抓了抓頭髮,苦笑的說道。

  「啊?喔,沒有關係啦,那也不是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我再做就有了。」家康愣了一下才明白對方的意思,前幾日他跟因為想要得到本多忠勝而交手的元親大打出手因而有了初次的照面,但在之後卻成了交心的好友,還給對方借看了自己一直以來帶在身上的一只手工做的笛子。

 

  家康並不是非常喜歡笛子,也並非多麼擅長吹奏,而說穿了那只笛子其實也並不是什麼貴重之物,僅是家康隨意手工做的一項簡單的物事,因為成品的外觀還算喜歡,也就一直這麼帶著了。無事時吹上個一兩曲,倒也能盡到紓解心情的作用與雅興。

  只不過,借給元親看時是在大夥兒都笑鬧開來的酒宴上,第二天酒醒時卻已經找不到那東西了,酒宴上大家乘著酒興都鬧了個開懷,誰也不記的那樣單純的物事究竟去了哪裡。

 

  「不,是俺向你借來的東西,所以俺一定會找到的,等找到後一定拿去還你!」元親輕敲了下家康的頭,給予了一個肯定。

  「…嗯,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家康看著滿臉堅定的元親,也不再多說些什麼,反正這東西找的到也好,找不到也罷,將來茫茫人海,時局多變化的戰國時代,能否還能在之後見的到面,都是未知數,有個要歸還的東西作為依據倒也沒什麼不妥。

 

  戰國時代的約定,都是這樣子的,不是嗎?雖然他相信元親不是這樣的人,可是,這可是戰國啊。前一天耳鬢廝磨後一天刀劍相向都不稀奇的戰國啊!

  白紙黑字寫下的協定,都會有被隨時撕碎的隱憂,更別說這口頭約定的路數了。自己過了幾天,就會忘了這件事吧,而元親,一定也是一樣-

 

  「當然!啊-對了,那這樣吧!這個給你!」元親轉頭看向正在他肩頭上拍著翅膀的鸚鵡,鸚鵡一邊拍著翅膀一邊落下了幾縷鮮豔的羽毛,元親拾起了肩頭上的一片,交給了家康。

  「以此作為約定,我一定會把東西再還給你的!不管過了多久!」元親爽朗的笑容,暗示著家康,其實他也非常明白之後要見面或許已是不太可能的事了,但有個約定,總是比口頭答應要具體的多。

  「……」家康愣愣的看著那搓羽毛。

  「還約定咧…我說大哥,您在求婚啊?」一旁一個心直口快的部下彌太郎直白的說出了關鍵句,讓整個原本笑鬧無比的大船上整個氣氛瞬間冷掉。

 

  ……………………………………………………………………………

 

  「才!才不是咧!這是男人的約定啊!彌太郎你哪隻眼瞎了覺得這是求婚啊你肯定沒有求過婚吧萬年單身男!」堂堂一個大男人卻不知怎地被這句話給搞的滿臉通紅,左看右看忽然就是不敢看眼前家康澄澈的黑色眸子,乾脆直接衝到白目部下彌太郎的面前做勢要扭掉他的脖子-「大哥您不是也沒有求過婚嘛您又知道怎麼求婚了喔-」「要你管啊就算我沒有求過婚也比你懂啦-」兩人扭打在一起的模樣讓全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包括原本愣神住了的家康。

  大夥兒笑著,開懷的笑著,家康也笑著,笑出了眼淚。啊啊,我敢肯定,這個人一定會是這個戰國時代的異類啊。

  笑夠了的家康抹掉了眼角笑出來的淚水,走過去接過了元親手上的羽毛,微笑著說「好啊,你可真的要還給我啊元親,我等你。」打鬧的頭髮凌亂的元親愣了愣,隨後咧開嘴笑的張狂,沒多久再次轉頭大罵後面那停止不休的咻-咻-的群眾聳動聲。

 

  最後,目送著巨大的本多機械人抱著少年家康逐漸飛離了土佐的領地,歡送聲從此起彼落的吵雜最後慢慢沉靜,雖說沒多久後又響起了あにき!あにき!的口號揚起了帆,朝著和家康離去的方向相反的目標前進。

 

  說好了,你往東,俺往西,將來,各自都要闖出一翻天下。

  到那個時候,俺一定已經找到那把笛子,也一定已經達成了彼此的目標,而且,還會再次見面的吧!

 

 

 

 

 

 

 

  那之後…

  過了多久了…?

  俺們…的確是再見面了的…

  再見面的時候,看到的你,已不像以往我記憶中的你了。你的身高抽高了,肌肉變結實了,長相變成熟了,認不太出來了。而俺,沒變,沒變。

  明明是時隔好多年的再會,只不過,卻是在俺被因為部下慘死的忿怒沖昏了頭,大聲的質問著你,你卻,一言不發,滿臉悲傷的看著俺,對於俺的攻擊,你幾乎不還手,讓俺更加確定了你就是兇手,然後,最後,你滿身是血的死在了俺的面前。

 

  在你氣若游絲的最後一口氣間,你說了什麼?俺又說了什麼?

  什麼都…不記的了…

  …那之後…得知了事實的真相…你沒有背叛俺,更沒有忘記俺,是俺把這一切都給拋棄了。

 

  其實,在跟你分手的那天之後,俺每天,每天,都有努力的去尋找你的那只笛子,可是,怎麼樣也找不到。時間久了,我也不抱希望了,只希望哪一天跟你再次見面時,能好好的說出找不到笛子的事實。

  可是,那之後,發生了那件事,俺…什麼都…拋諸腦後了…腦袋裡存有的祇有憤怒,還有…悲傷…

  你會原諒俺嗎?

  …大概不會吧…

  因為,連俺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啊…

 

 

  「大哥…」

  細小的聲音傳到了自己的耳裡,元親從文件中抬起了頭,看向眼前推門進來的部下。

  「是彌太郎啊…有什麼事嗎?」

  「大哥,我們幾個人在整理倉庫,結果在角落裡找到了這個箱子,裡面似乎裝了些您的舊的東西,您看要怎麼辦?」

  彌太郎將手中的繫了紅繩的箱子移到了元親的面前,元親疑惑的打開了箱子,一件件的翻了出來。啊啊,還真的是一些很舊很舊的東西,有他小時候玩過的皮球、還有第一次學會寫字的紙、成年後就再也穿不下的一件很喜歡的外衣,唉呀,全都是些以前自己捨不得丟掉的舊物事,還有…

 

  手,僵在半空中。

 

  「這不是…」元親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緩緩的將放在箱子底部的一件小小的東西拿了出來,小小的只比自己的掌心大沒幾吋,舊舊的沾滿了歷史的塵跡,尾端繫著一條紅繩,這不正是當初家康借給他看,結果卻總是找沒下落的那把笛子嗎?

  是了,自己想起來了,全都想起來了。那天晚上,家康借給自己看的笛子,因為喝多了,腦袋裡想著的,只是覺得這是很重要的東西,不能弄丟的重要東西,所以,他回到房間時,就把不小心一直放在身上的笛子移到了這個向來放置捨不得丟掉的舊物的箱子裡,結果,酒醒後卻忘了。

  顫抖的手拍了拍笛子身上的灰塵,放到嘴邊試著吹奏起來,他向來沒有什麼音樂造詣,但只是吹出聲音還是辦的到的。

 

  嗶─────

 

  音色圓潤,飽實,就如同記憶中家康吹給自己聽的一般。

  啊啊,你依然,都沒有變…

  就像這只笛子一樣,不管是外觀,還是內裡…一直都…沒有遍…

  小小的、不起眼的、但卻隱藏著堅強的意志,和溫柔的力量…

 

  我早該知道的,在看到你的眼睛時就該知道的,即使你的身高抽高了,肌肉變結實了,長相變成熟了,認不太出來了,但你沒變,一直都沒變…

  變的是俺、忘的是俺、一直都是俺…

  滴滴答答…

  「大哥…」彌太郎的聲音傳了過來,俺卻發現自己無法看清楚彌太郎的面容了,為什麼,淚水止不住呢?

 

  俺想要向你道歉,俺想要把東西還給你,俺想要實現那個約定啊…

  「為什麼…你不在啊?家康…家康…俺想把東西還給你啊…俺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你?至少,讓俺把東西還給你啊…」

  感覺到手裡笛子冰冷的觸感,感覺到一旁彌六與其他部下焦慮關心的聲音,感覺到自己滑過臉龐炙熱的淚水,卻怎麼也感覺不到那個人的聲音,那個人的溫度…

  「──家康──」

 

 

 

  天下之大,茫茫人海,六世輪迴,幾番波折。

  俺何時才能再次見到你呢?

  何時…

  才能…

  …

 

 

 

 

 

 

 

 

 

 

 

 

 

 

 

 

 

 

 

 

 

THE END

 

=============================

 

  嗯……看到上面是THE END的讀者大人會不會想打死我?(乾笑)家康的生日賀我居然可以寫成悲文我真的是很應該去死…對不起啦各位大大,今年想試著寫寫看還沒挑戰過的親家,結果看來我壓根兒逃脫不了親家悲劇結局的詛咒~

  怎麼說呢,我覺得要寫一個配對,一定要先從這個配對的心頭結開始處理起,否則我好像壓根無法開始寫這個配對的文,哨聲的成水現代文也是非寫一遍阿成背叛的過往,三家怎麼寫也跳脫不了背叛的事實,忠家一定要經過忠勝在第一部和家康分開的事,DH則…咳,好吧越扯越遠了,我想說的是,親家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無法完全跳脫出那個元親因為誤會殺死家康的紅線結局,或許經過這個結局後我之後就能敞開心胸的去另開坑寫親家的甜文了~

  但是,雖然上面打著THE END,但我是有計畫在明年的1/31,也就是家康的新曆生日時續寫這一篇的續篇,跟上一次的三家/政家的【寒暖】一樣,敬請期待吧~到時候的續篇我希望自己可以掰回一城寫成甜文!也算是給這一篇一個交代!

  12/26是家康的舊曆生日,雖然送上了悲文但是我和元親對家康大大的愛都是很強烈的喔!給親愛的家康大大說生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