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沙-沙-

 

  一睜開眼,第一個跳入眼簾的便是一大片綠油油的清脆草地,長長的蔓延到天的另一邊,幾乎要看不見盡頭。鬼燈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這一整片大草原中除了自己,似乎再也沒有其他人的樣子。

 

  猶豫了一會,鬼燈還是決定邁步往前走,雖然目所見處除了長草還是長草,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走到什麼地方,就算前進了好幾步,卻彷彿跟本就沒有前進似的,身邊的景物依舊毫無改變。

 

  正當鬼燈走累了,想要坐下稍息時,耳裡聽到了從天上傳來了呼嘯而過的風聲。抬頭一看,有個純白色的東西以緩慢的速度輕巧巧的降了下來。

 

  鬼燈的視力一向不錯,即使和那東西相距還有將近百公尺,他還是清楚的看到了那飄降下來的物體-不,不是物體,那是個人。

 

  白色的頭巾,黝黑的短髮,全身都是白色的衣著,耳旁綴以一搓紅色的繩結,整個人就像在發光一般緩慢的降落,衣帶子隨著飄降的風勢緩緩拍打。那人緊閉著一雙細長的眼睛像在睡覺,眼角的周圍綴著一抹紅妝,讓人有那麼一點想要看清對方睜開眼後的模樣。

 

  和阿香說的外表一模一樣。

 

  不過,說他是夢魔,那恬靜又罩著白光的飄落模樣,或者更像是精靈…

 

  想到此,還未待那人降落地面,鬼燈就蹲下拾起了地上的一顆石頭,狠狠的朝那閉著雙眼毫無防備的白衣男子砸了過去!!

 

  「呀啊!!!」

 

  被一投就砸中顏面的白衣男子立馬被砸落,一直線的掉落到下方的草叢,傳來了好大一聲悶響!

 

  「好痛痛痛…!!!怎麼回事啊!!」當罪魁禍首毫無愧疚感的漫步到那人掉落的草叢後,看到那傢伙兩手遮著被雜中的臉在地上疼的打滾,毫無剛才那副仿若仙氣逼人的形象。

 

  「喂。」跨步走近,鬼燈伏下身子低頭俯視著對方,聽到聲音的白衣男子拿下了遮住臉的雙手,泛著因疼痛飆出的淚珠看向音源,霎時間,兩人即近的對視了。

 

  「……」

 

  「……」

 

   過近的距離,似乎能從彼此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阿香說的沒錯,儘管極為不願意承認,但對方和自己的確有那麼一些相似,雙目都是細長的眼形,臉形也很像,除卻眉毛長度不同外,兩人的像貌確實像了那麼不只七成,不過…

 

  「這就是書上說的,千百年難得一見的美型夢魔?真不知道寫書的那些傢伙對『美人』這個詞到底是有著什麼樣的誤解。」

 

  「你說啥!!」頓時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般,白衣男子也不管傷勢了,整個人跳起來指著鬼燈大罵:「你是誰啊!?莫名其妙跑出來還酸我-等等!剛才的石頭該不會就是你丟的吧!?」

 

  「……沒錯。因為看到您的樣子就很不爽。」似乎不喜歡被對方用手指指著,鬼燈一把抓住了對方朝自己鼻頭伸過來的手指一口咬下去,耳邊立刻傳來慘叫。

 

  「好痛痛痛痛!!!!!!你你你到底要幹嘛啦!!又丟我又咬我!!!」白衣男子疼的立刻抽回手,惡狠狠的瞪著眼前這個對他來說仿若流氓一樣的傢伙痛罵。

 

  「請不要用手指指人。」

  「那你用說的就好了啊!!幹嘛咬我啦!!!」

  「抱歉,下意識認為您應該聽不懂人話,白豬。」

  「我不叫白豬!!我有名字的!!我叫白澤!!!」

  「不就是像豬一樣叫個不停嗎?我叫鬼燈。」

  「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啦!!!還有就說我不是豬了!!」

  「不是就不要回話啊,白豬。」

  「我叫白澤啦!!!!」

 

  正當兩人吵的正歡時,一旁的草叢傳來了沙沙的聲響。兩人抬頭一看,青藍色頭髮的女孩從長草中探出頭來。

 

  「唉呀,鬼燈君,沒想到是你先碰到白澤君了啊。」看到兩人似乎聊得正起勁(?)的樣子,阿香微笑著打招呼。

  「小香香!!!!太好了!!我還以為我跑錯到別人的夢了!!」白澤簡直像看到救星一樣整個人正想撲上去,卻立馬被一旁的鬼燈給大力踩住了放在地上的手,煞時間又是一陣殺豬般的慘叫。  

 

  「痛啊!!你做什麼啦!!」

  「沒禮貌,居然想往女孩子身上撲過去,想做什麼下流的事嗎?」

  「我才沒有!!!只是看到小香香太高興了-快點給我放開你的腳啦痛死了!!」

  「不行,除非您答應我不會做不禮貌的事。」

  「我才不會啦!!好啦好啦答應你啦放開我!!!」

 

  阿香愣愣的看著終於放開腳的鬼燈,和騰起紅腫的手不斷呼氣的白澤,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和氣氛圍,明明當事的兩人拌嘴拌個不停。

 

  「唉呀…沒想到兩位第一次見面卻感情這麼好呢,看來我是白擔心了。」美麗女孩的笑靨亮晶晶的刺痛了白澤的心。

  「小香香~~妳看錯了吧!我和這傢伙哪裡感情好啊!」痛哭流涕的白澤超級無敵想要衝到阿香面前尋求安慰,卻礙於旁邊那個似乎隨時都會朝他攻擊的傢伙,只能坐在原地向阿香撒起嬌來。

 

  「阿香,只有妳來嗎?烏頭和蓬呢?」鬼燈似乎終於暫時不會盯著白澤,轉頭看向阿香問道。

  「啊,對喔。我來到這裡以後有試圖找了一下,不過都沒看到其他人-會找到你們還是因為聽到兩位的聲音詢聲過來的呢!」

 

  「原來如此,看來這個連接夢的方法也不是很成功,只有我進到阿香的夢裡了。」

 

  「等等等等等!!你說什麼?你會在這裡是因為用連夢的方式??我還以為是阿香夢到你你才會在這裡…你是用了什麼方法啊!?現世的人類應該還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連到他人的夢裡才對啊-」白澤聽到關鍵字句,猛的轉頭看向鬼燈。

 

  「現世的人類?所以-你承認了?你不是人,是夢魔囉?」鬼燈斜昵著白澤,不放過追問他的機會。

 

  「呃…」像是做錯事被抓到小辮子的孩童般,白澤縮了縮身子。「我的確不是人類,但…」

 

  「既然是非人之物的夢魔,您最近不斷的連到女孩子的夢裡是想做什麼?想要吸取年輕女孩子的精氣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不會放過您的。」鬼燈站起身一把踢倒了白澤,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對方的肚子上。「這近一個月來,我身邊周遭有不少女孩子都夢到您了,請馬上告訴我為何這麼做的原因,否則我現在就踩死您。」

 

  「鬼燈君,也不用這樣吧,白澤君是善解人意的人,好好說的話-」阿香見狀,有點不知所措的勸著。

 

  「請回答。」理也不理慌張的阿香,鬼燈直勾勾的瞪著被自己踩在腳下的白澤。對方望著自己的眼神裡滿滿的充斥著慌張,以及秘密被揭曉的錯愕。

 

  三人僵持了大約十幾秒後,白澤忽然嘆了一口氣,就在下一秒,整個身子快速的化成了一縷煙霧,鬼燈踩了個空,抬頭一看,白澤已經浮在半空中看著自己和阿香。

 

  「區區人類,你以為能在夢中抓住我嗎?」半空中的白澤從高處俯視著兩人,神情中帶著一點狡結、一點嘲笑、以及一點失落。

 

  鬼燈瞪著他,握緊了拳頭。

 

  「白澤君…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想要了解您的用意…」阿香忙著打圓場。

 

  「抱歉,小香香,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類不能知道的祕密喔!所以恕我不能告訴你們詳情~既然今晚這個夢不歡迎我,我今天就先離開吧~」白澤對待女孩子倒是和善的多,溫柔的對著阿香笑道。

 

  「您還要繼續前往其他人的夢境去傷害他們嗎?」鬼燈跨前一步,儘管他不能夠像白澤一樣飛上天,但那像蛇一般的眼神依然緊咬著白澤不放。

 

  「…那關你什麼事啊。」白澤撇頭,不爽的看著鬼燈道。

 

  「當然關我的事。既然已經知道您是個會到處在他人夢裡穿梭的非人之物,又不肯明說理由,肯定有著不軌的企圖!現在被我碰上了,我就會竭力阻止您這個怪物繼續害人!」

 

  「哈!聽著真不爽!我剛剛就說過了,你不過是個人類,怎麼可能干涉的了我!?今晚算你運氣好來到了小香香的夢裡,我接下來要去哪裡你又哪管得著!」

 

  「我管不管得著,您又知道了?等著看吧,明天開始不管您去到哪個人的夢裡,我都會追過去的!」

 

  「可笑!辦得到就試試看啊!」白澤大聲朝笑著轉了一個身,隨後立即啵的一聲化作一縷煙霧從半空中消失無蹤,留下鬼燈和阿香兩人站立在長長的草叢裡。

 

 

  「…呃,鬼燈君,你是認真的嗎?說要抓住白澤君的事…」

  

  阿香看著眼前背對著他望著天空的鬼燈,有點疑惑的問著。

 

  為什麼?為何鬼燈君這麼想要抓到白澤君呢?真的只是因為認定他是非人的妖怪嗎?

 

  「當然是認真的。」

 

  鬼燈瞪著半空,咬牙切齒的說道。

 

  「下一次,決不會再讓他逃掉。」

 

 

 

 

TBC

=======================================================

基本上還是說明一下,我很喜歡鬼燈在原作裡的敬語風格,

雖然在翻譯的漫畫裡看不出來,但原作中的鬼燈的確是說的一口好敬語的!

有不少寫文的創作者都習慣沿用這個設定,雖然中文很難表達出鬼燈的那種敬語風格,但我還是會努力寫出那種感覺的!

這一章白澤終於是出場了!!寫來寫去看來看去,覺得自己果然功力有待加強,

沒辦法把我心目中的白澤寫的很完整~(唉,我喜歡的戰BA家康也是,好像越喜歡的角色越難表達呢@@)

若要問我喜歡鬼燈還是喜歡白澤,亞麻絕對是連0.01秒都不考慮的直接回答"白澤"!!!

江口老師實在是把白澤設定的太合我胃口了!!上哪找這麼可愛的老中醫啊~~(心)

第一次寫鬼白,功力還有待加強,亞麻會繼續努力的!當然站裡的其他文也會努力填的~我沒有忘記他們喔~XD

喜歡的話還請留言投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