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夢魔,顧名思義就是只在夢中出現的惡魔,共分為男夢魔與女夢魔。男夢魔俗稱Incubus,會在夜晚時出現在女性的夢中,姦淫其女性使其精神受創;相對的,女夢魔俗稱Succubus,出現於男性的夢中誘惑對方以吸收對方的精氣,嚴重者,甚至會造成宿主精力被吸乾因而死亡。

 

  那麼,究竟有沒有夢魔的存在?換個角度想,惡魔算是傳說及神話的產物,或許只是古時候為「做春夢」這件事的形容或藉口,古時候的人們,只要牽扯到罪惡,時常會將原因牽拖到「是惡魔的詛咒」。若以這說法來看,這也不過是人們為逃避自身罪孽或為保有自尊而衍伸出的傳言。畢竟,雖然誰都有可能做春夢,但誰也不會誠實的承認自己有如此下流的幻想,這就是人類。從古至今就算科技變的再發達,也還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但,也的確不無惡魔確實存在的可能,人言可畏,許多神祕的存在或許都誕生於人們的想像之力。

 

  您期望見到夢魔嗎?夢魔是會吸取宿主精氣的邪惡存在,但不可否認的是,與之相對的,夢魔可都是千百年難得一見的帥哥美女!若非如此,人們絕不會甘心沉溺於與其交媾的美夢之中。換個角度想,能夠見到這樣的美人,被吸收一些精氣也算是合理的交易費用呢。

 

  嘛…這樣說來,只要不搞出人命,我們就當這是一樁雙方都享樂的交易吧!

 

-01-

  位處東京市中心的一間中學裡,最近,不大平靜。

 

  「喂喂,我夢到了!我昨天真的夢到了耶!」

  「什麼!?悠子也是嗎?」

  「你們終於也夢到了啊!我前幾天才夢到過呢!」

  「真的真的!本來我有一點點害怕啦,但其實仔細一瞧還挺帥的呢!」

  「對啊,又帥又溫柔,我這輩子第一次被男生這麼細心的對待耶!」

  「唉呀,真希望他今天也出現在我的夢裡~」

  「欸欸,你男朋友在隔壁班耶,他要是聽到會吃醋喔!」

  「哼!就是要說給他聽的啊!我才因為他最近老是愛發脾氣正在跟他冷戰呢!他要是有夢裡的那位一半溫柔就好了!」

  

  早上九點,第一節課剛結束的高二四班,女孩兒們聚在一起毫不避諱的談論著昨晚的夢境。聲音大的絲毫沒有想要避人耳目的意思,讓一旁正在向鬼燈借英文習題來抄的烏頭也好奇的抬起頭來。

 

  「女生們在說些什麼啊?」

  「不借。」

  「好像是在說最近做的夢…噯別這樣啦鬼燈,就一頁,一頁就好!下節就是葛老師的課了耶,被他知道我沒寫作業一定會被殺的…」

  「那還真叫人期待,請務必讓我旁觀。」

  「期待個頭啊你這傢伙!拜託啦拜託你啦-為表示謝意我會把最近新開發的美少女機器人偶收藏送你一個…」

  「不需要。」

  「算了啦烏頭,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鬼燈…」

  「既然這樣那蓬你的借我抄!!」

  

  懶的理會將注意力轉到蓬身上的烏頭,鬼燈收拾著上一堂課的筆記本,正考慮去上個廁所遠離一旁的噪音製造機時,抬頭看到隔壁班的阿香來到了教室門口,正想請人傳話時看到了自己,別著蛇造型髮飾的女孩笑著揮手。

 

  「有事嗎?」

  「啊,沒什麼啦,只是問中午要不要一起去中庭用餐?」

  「什麼什麼?阿香要單獨邀你去吃飯?唉呀該不會是…」後頭的烏頭看到阿香,欠打的笑著調侃。

  「嗯,有點事想商量。」

  「呦~那不介意我和蓬也跟去吧?我們三個可是命運共同體嘛!」

  「喂怎麼把我也扯進來…」

  烏頭邊說還邊吹了一聲口哨,鬼燈心想這傢伙的心思還真好猜。

  「誰跟您是命運共同體了?」

  「怎麼不是!?我們三個從幼稚園同班到現在耶!還是說~~你們兩個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啊,沒有問題,多一點人商量也好。那就中午在中庭的大樹集合囉。」阿香倒是不在意,笑著回應。

  

  看著阿香離去的背影,正準備拿此事當調侃素材的烏頭,下一秒因為鬼燈輕描淡寫的一句「我記得葛老師上禮拜說過,今天沒寫作業的人中午要去教職員辦公室寫兩倍的作業。」狠狠的被堵了回去,中間還伴隨著很適時響起的上課鈴聲當背景音樂。

 

-02-

 

  「夢魔?」

  中庭的一棵大樹下,鬼燈,蓬,阿香和烏頭(以二十分鐘的奇蹟快速飆完兩份作業氣喘吁吁趕上用餐的傢伙)邊用著午餐邊聊天。

  「呃…其實,我並不確定那算不算是夢魔啦。」阿香輕輕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歪著頭道。

  「再講清楚點好嗎?」鬼燈似乎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一旁的烏頭迅速覆議,因為他根本沒聽到前二十分鐘的談話。

  「啊…好的,不過,因為是在睡夢中,我記得也不是非常清楚。這幾天,我班上的女同學們都在談論說有夢到一位陌生男性,互相說了那位男性的特徵後,發現他們夢到的都是同一個人…」

 

  

  那時後,我夢到自己坐在一整片的草地上,身邊有著好多好多的蛇陪我玩耍(烏頭和蓬聽到這裡都不可抑制的抖了一下),我最愛的小青也在,那是個非常快樂的夢…這時後,前方走來了一位外表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他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問我可不可以一起聊天,我說可以,我們就聊了很多,大部分都是聊我喜歡的蛇的事情。那之後,幾乎每天都會夢到他,如果把昨天也算進去的話,我已經連續夢了一個禮拜了。原本我還不怎麼在意這件事,後來聽到班上的女生談起,才注意到原來我也夢到了跟她們夢裡一樣的男生。

 

  他的特徵還蠻特別的,所以大家才能很快的發現到夢到的都是同一人。他是黑頭髮,細長眼,眼角有一對紅色的眼妝,右耳掛了一個綁著銅錢的紅繩中國結,頭上戴著一個白色頭巾…穿著也是白色的衣服…嘴上總是掛著溫柔的微笑,不管跟他說什麼他都不會生氣,是個蠻溫柔的人。

 

 

  「欸!?該不會今天早上我們班女生在講的也是這件事吧!?我記的她們有說到那個男生很帥,很溫柔什麼的!」蓬忽然想起了今早女孩們的騷動。

  「啊,我們班上的女孩子也是一樣的評價。」

  「那妳咧?妳該不會也覺得那傢伙很帥,喜歡上他了吧~」烏頭也順帶一起想起了早上那群女生思春般的反應,假裝不在意地問道。

  「呃?還好啦…他是挺溫柔的,我也很欣賞他不怕蛇的反應,倒是不會覺得有戀愛的感情…不過,昨天他倒是有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交往…我拒絕了。」

  「這、這樣啊,也也對嘛,跟一個夢裡看到的傢伙交往個什麼勁啊呵…」烏頭乾笑著。

  「聽說很多夢到他的女孩子都被這樣問過呢。」

  「…那,有人答應過嗎?」

  「不少人似乎都是把他當作只是夢裡的一個存在而已,所以目前就我聽到的來看,似乎還沒有人答應要跟他交往的樣子呢。」阿香回想了下道。

 

  「…如果這麼多的人都夢到同一位對象,那代表這傢伙真的很有可能是跟夢有關的妖怪,總之絕對不會是巧合。畢竟平常光是要兩個人夢到相同的人都很難了。」從剛才開始就平靜的聽著阿香講述的鬼燈說道。

  「對啊,大家也都是這麼說的。」

  「總之,午餐也大概吃完了,正好今天下午第一節課我們兩班都是自習課,為求謹慎,一起到圖書館去看看有關夢魔的資料吧,或許會有發現。」鬼燈邊說著邊起身,阿香和蓬也贊成,只是苦了剛來沒多久的烏頭必需要快速的把剩下的便當扒完。

  

-03-

 

  安靜的圖書室一角,四人邊翻閱著各自找到的有關夢魔的書籍,互相交換著尋找到的資訊。

  「會來到女性的夢中…百年難得一見的帥哥美女…」

  「古時候的人們認為做春夢的原因就是夢魔造成,所以也有被認為是詛咒的說法…」

  「有各種外貌,有一說法是夢魔會變身成對方的夢中情人,也有一種說法是有各式各樣不同美型的夢魔,甚至會依照時代不同有所改變…」

  「會吸收宿主的精氣,宿主會因此感到疲累,甚至曾傳出有人因此而死亡…喂,有人因為這樣死掉耶,阿香,妳連續夢了一個禮拜耶,該不會現在看起來很正常,其實早就…?」

  烏頭看到關鍵字句,抬起頭看著坐在斜對面的女孩,試圖從對方臉上找出一絲絲可疑的痕跡。

 

  「沒有啊。我完全沒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相反的,因為這幾天都夢到跟蛇在一起,我倒是覺得心情還不錯…」阿香眨眨眼,歪了歪頭道。

  「這樣…不過,照這樣說來,對方就不是夢魔囉?不然阿香都夢了一個禮拜了,早該被吸取精氣了啊?」

  「仔細想想,我們班上那些女生也沒什麼異狀,今早還那麼興奮的談那個傢伙咧…最近好像也沒有人請假啊。」蓬支著頭說道。

  「那麼阿香,妳班上呢?」

  「沒有耶,對喔,這樣說來,對方應該就不是夢魔了?」

 

  「……這也不一定。說不定他只是在尋找最適合下手的對象。不是到現在都還沒人答應過和他交往嗎?或許一答應交往就會被吸乾精氣了也說不定。阿香同學,請就在班上聽有夢過的女生的談話回想看看,那傢伙每天都會去不同的女性夢裡嗎?」鬼燈闔上一本解夢書,轉頭問道。

  「唔-好像是喔,我每天都會夢到,也每天都會聽到有很多人都說有再夢到他…」

  「聽起來,這惡魔還真不簡單,每天晚上居然能跑到那麼多的女性夢裡去,還什麼精氣都沒吸,體力還真好。」

  鬼燈的口氣裡充斥著滿滿的不削和鄙夷。

  「哈哈,被鬼燈這樣一說,聽起來還真像是老是劈腿的花花公子呢。」

  「說的沒錯,這種敗類不管有沒有造成危害,都應該抓起來痛扁一頓才對!」

  烏頭的話簡直給鬼燈有了極大的矯正對方這種花花公子般的慾望,兩拳摩擦,蓄勢待發。

 

  「沒錯!說不定他已經找到了準備下手的對象了!搞不好今晚就要出手了!我看得認真的找找看有沒有除掉他的方法。」烏頭邊說邊翻著書。

  「欸?其實不必吧…他看來還滿好溝通的,如果我今晚再夢到他,跟他說不要再來了就好…」

  「不行,我越想越覺得搞不好一拒絕他,那惡魔就會露出真面目了。烏頭說的對,這就來找能痛扁那傢伙的方法吧。」鬼燈難得的附和了烏頭的意見,翻了下書後又轉頭問道:「阿香同學還有更多關於那惡魔的情報嗎?」

 

  阿香數算著方才說過的一個個明顯的標記後,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頭看著鬼燈笑道:「啊啊,對了!其實啊,他長得跟鬼燈君你蠻像的呢!如果不是氣質差太多,我第一晚差點以為是夢到你了呢!」

 

  女孩毫不避諱說出的話,在烏頭的視線正好撇到書本上「有各種外貌,有一說法是夢魔會變身成對方的夢中情人」的句子時彷彿變成尖刺狠狠的紮進了後者的胸口。

 

-04-

 

  夜幕時分,今晚阿香的家裡,來了三位詭異的客人。

 

  「真抱歉,還麻煩你們來陪我。」阿香有點抱歉的對著夜晚來拜訪的三人道。

  「不會,只不過半夜裡到女性房裡還是有點不妥,我們三個今晚就在隔壁打地舖就行。」

  「話說回來,伯父伯母挺開明的呢,只不過是說要一起準備考試就讓我們過夜了…」雖說算是一起長大的友人,但第一次進到女性的房間,烏頭還是有點緊張。

  「因為以前看我們都玩在一起的關係吧。只要烏頭你正常一點別做出像小時後一樣的愚蠢舉動就行。」蓬嘆著氣道。

  「什麼啊!鬼燈小時後才誇張好不好!」

  「好了好了,太大聲我爸媽就要來了。那麼,你們打算要用什麼方法呢?」

  鬼燈聞言,翻出了自己帶來的包包,拿出了一本解夢的書,是今天在圖書館裡借出來的。

  「用連接夢的方式。我們要試著進到阿香妳的夢裡。」

 

 

  滴答、滴答…床頭櫃上的時鐘規律的走著,清楚的昭示著夜幕時間正一分一秒的經過,躺在自己床上的阿香,思索著前不久鬼燈說的話。

 

  「那惡魔似乎只會選擇出現在女性的夢裡,就算在阿香夢到他的時候把妳搖醒大概也趕不走,而且這是治標不治本。所以,我才想到應該要進到妳的夢裡去見他。」

  鬼燈將手上的書翻到其中一頁。

  「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做過和別人一樣的夢,或是在同一個夢裡碰到彼此的案例,但這些狀況大部分都無跡可尋,甚至還有在地球的兩端完全不認識彼此的人夢到對方的狀況。從這本解夢書來看,最有可能的原因或許就是頻率。」

  「頻率?」另外三人都不解的歪著頭。

  「是的,人在作夢時似乎會發出一種類似電波的東西,當兩人的波長相合的時候,就會做相同的夢。」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好了,但是,要怎麼樣才能夠和別人的波長相同啊?」烏頭有點聽不太懂的打了個哈欠,超自然畢竟不是他的領域,如果講到機械工學那才對他的口味。

  「這一點書上並沒有詳加解釋,但我想可以試著從『想做到的夢』來推敲,人家不是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在睡前都努力的想著同樣的事,或許就可以進到彼此的夢裡了。」鬼燈又翻了一頁書,這次翻到另外一個章節。

 

  「…鬼燈君,你借的這本書好破舊喔,感覺好像被翻閱過很多次的樣子,我們學校有什麼人對解夢這麼有興趣啊?」阿香探著頭,望著那破破爛爛的書頁,很明顯的,這本解夢書被人借過很多次了。

  「啊,大概夢到那惡魔的女性想試圖理解對方吧。不說這個了,我們就擬定一下戰略吧。三位,等一下睡前請務必要努力且反覆的想著彼此,這樣或許就能都進到同一個夢裡了。」鬼燈不甚在意的將書本闔起收好。

  「這樣確定就能行嗎?」蓬有點懷疑的問道。

  「…的確不太確定,如果能有什麼輔助品的話…」

  「對了,我記得好像有幾張我們小時候四個人正好被拍到一起的照片!有那個的話或許有幫助。」阿香擊了一下掌,轉身去找照片。

  

  現在,那幾張照片就被放在四人各自睡的枕頭下,聽說枕頭下枕著的東西容易幫助入睡的人夢到那東西。

  能順利嗎…?

  仔細的想著自己枕頭下那張照片裡四人碰巧碰在一起的場景,阿香邊想著邊思考著,如果順利的讓四人都進入到同一個夢裡,再一次夢到那位白衣男子的話,到時又該怎麼做呢?

  「鬼燈君…意外的對這次的事情很上心呢…」

  這樣說來,自己曾經對夢裡的男生說過,自己有個跟對方很像的朋友,對方還笑著問說自己比較喜歡他還是那個朋友?

  自己那時是怎麼回答的呢‥?

  不太記得了,不過,不管如何…

  「希望他們等下都能好好相處呢…」

  阿香翻了個身,不經意的進入了夢鄉。

 

 

tbc

==========================================================

好久不見的各位,亞麻這次又開了新的坑了~~(轉圈)

啊啊明明部落格裡待填的坑還有一大堆,我到底是為什麼會放任心裡的挖坑獸賣力工作呢~~

這次寫的配對是《鬼燈的冷徹》的鬼白,喜歡上這個配對大概是半年多前的事吧!

因為鬼白基本上算是大宗配對(雖然就cp粉的比例來說,白鬼派的似乎略勝一籌XD),

在網上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大堆優質的同人作品,所以我本來以為自己應該是不會寫鬼白吧~

(我這人是典型的"有文吃就坐享其成,沒文吃才自給自足"類型XD)

像是部落格裡的家康受配對和成水,基本上都是因為資源少或是現在比較不紅了,沒新東西可看才會激發創作慾XDD

但靈感這種東西實在是…說來就來擋也擋不住啊~而一旦靈感來了,不寫下來就會渾身不舒服~

這篇鬼白文就目前的大綱來看應該是中短篇,也就是最長不會超過六章左右吧!

但我中途改大綱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不用太全盤相信喔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