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戰BA同人文,家康生日賀,CP為鐵壁主從
================================================

第十二章:<驟雨>

特別提醒:此章算是過度章節,被劃分為酒井之章,此章本多未出場。

 

 

一直以來,被刻意隱忍和隱匿的過去,卻在如今再次翻騰起來。

其實並不是打算一直這樣漠視下去的

只是因為害怕,因為疼惜,因為力求自保

我們都假裝閉上了眼睛,蒙上了耳朵,裝做什麼也不曾發生

 

就把一切交給時間吧!時間會沖淡一切的。

 

但是,真能一直如此下去嗎?

 

只因為最應該哭泣的那個人,從來都不曾哭過嗎?

只因為最應該悲傷的那個人,卻叫我們不要悲傷嗎?

就像一直高掛天空,照耀一切,沒有任何同伴的太陽

月亮尚且有星星一同發光發亮,太陽卻形單影隻

古老的神話從來都只有人類為了自我,而剝奪了太陽的同伴

在美麗的神話面前,有人注意過被害死了同伴,孤獨寂寞的太陽嗎?

從來沒有人,願意承認「太陽」很孤獨

從來,沒有人

 

======================================================= 

本多和鳥居離開後,餘下的三人愣愣的望著那兩人離去的背影,徒留一室的寂靜。

數秒後,由一聲陰沉的撞擊聲打破了寧靜。

  「去他的!!鳥居那個目中無人的渾蛋!!居然敢這樣子對我說話!!」酒井忠次忿忿的拍著席面,扭曲著眉頭,要不是顧及身分,他現在大概已經衝過去勒緊話裡主角的脖頸了吧。

向來充當和事佬的神原無奈的安撫面前的大老:「……別這樣……你也知道的,鳥居和本多都是殿下還在當人質時就陪在身邊的人,感情總是比較

  「所以我才說你們這些人真的太愚蠢!!」這居中協調的話,反而像是踩到地雷般的,令酒井更是震怒:「要統領三河,必須要顧及非常多的政治利益關係!從侍奉殿下那一刻起,我每天、每天!都不斷的對殿下傳授這個道理!但殿下身為一國之主,卻老是和些不懂的治國的毛孩子在一起,真真是要氣死我!!」

  「酒井大人,在下知道您對治國方面是非常有一套的,但是殿下畢竟還是個孩子啊

神原康政眉頭緊鎖,梗在喉頭裡的字句反覆咀嚼了個幾遍後,略為試探的輕聲道:

  「有時候我也覺得,您對殿下著實是太苛刻了點而且鳥居說的也沒有錯

連頭也不用抬,神原就明白面前那個張牙舞爪的人,肯定已經將銳力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了,吞了口口水:「當初我也很反對處決信康大

話都還沒說完,就聽到了面前人滿腔憤怒的站起的聲音,那過大的動作踢翻了面前裝著茶水的杯子。暗色的茶水傾倒在鵝黃色的襲面上,像是扭曲的面孔,像是血漬的暗沉。暴風雨前的寧靜迴盪在室內,預知接下來免不了要有一陣暴動,神原康政閉起了眼。

 

托鳥居的福,他倒是忽然想起了以前他說給殿下聽的故事。

太陽的故事。以及殿下喃喃自語的感想。

呵。

就算無緣當守燈人,我也不希望當個貪婪的人類啊。  

 

噠、噠、噠、噠碰!!!

 

伴隨著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紙門外慌慌張張的跌進了一個傳口令的小姓,驚動了室內正準備旋起一場暴風雨的兩人。

  「報告!!!酒井大人、神原大人、井伊大人」傳話的小姓上氣不接下氣,身分問題導致跪拜著的姿勢雖看不到臉,但那慌張的語氣,也能清楚的明白他現今的臉色想必十分慘白。

  「何事!?快說!!!」被打斷了的酒井忠次大吼。

  「快-快馬來報!!小牧山一帶,大批敵軍攻擊我方駐守兵力,我們損失慘重!!附近我方領地的曉木、柏井等地都陸續失守!小牧山將領奧平大人向我們求援!拜請立即出兵!!」

聽到這個消息,神原和井伊也立即站了起來!「你說什麼!??敵軍是誰!?旗印呢!?敵軍人數呢!?」

  「報告!是羽柴!羽柴秀吉率領兩萬多名敵軍

  「什麼!?他們怎麼會突然發兵!?不是還在談判階段

  「是!前幾日森長可的軍隊忽然自各方發動奇襲,且聽諜報所言,秀吉部隊的主力已經在近日發兵,將要前往小牧山會合,一舉消滅奧平大人的軍隊!」

  「這-怎麼會!?我方駐守的軍隊有一半幾乎都在小牧山一帶啊!要是全被攻下的話……!!」

  「現在先不要管這些了,丸久,去確認殿下的狀況,看到本多的話,叫他立刻過來見我!」酒井忠次叫著門外的小姓。

「是!!」

 

看著慌慌張張覆命去了的小姓,神原康政緊鎖著眉頭狠狠的搥了紙門:「怎麼會這麼不巧!殿下還沒醒,本丸內在上一次三方原會戰受傷的士兵大多都還在養傷啊本多也還沒好轉,偏偏秀吉那邊卻馬上就要開戰……

  「那還用說嗎!?秀吉那猴子肯定是要趁著殿下還傷重的這時後一舉殲滅我們!」井伊直政悲憤的說道。

酒井忠次思索了一會後道:「如果殿下一直沒醒,也沒有辦法了我先跟本多商討戰略和守城的方法,神原,你立即整裝前往小幡城借兵,在那裡跟我會合後前往小牧山救援。」

  「呃?只有你們兩位嗎?那我呢?」井伊急迫的詢問。

  「井伊你和本多負責駐守此地。」

  「為何!?我也想去救援小牧山啊!」

  「蠢材!諜報的消息也有可能是假的!若是他們行調虎離山之計讓我們的注意力都放在小牧山的話,本丸這裡的殿下不就有危險了?本多雖然擁有以一敵百的實力,但現下畢竟受了傷,你得協助他保護殿下!聽好了!等下你去找鳥居,調聚岡崎城內所有的兵力,要他們嚴陣以待!」

  「呃,是!!」

  「好了,眼下分秒必爭,在殿下未醒轉之前,我們得做好萬全準備應對秀吉,兩位立刻照我所說的去做吧!」

  「-也只能如此了-」神原和井伊兩人奉命後便立即轉身離開,留下等待小姓回報的酒井忠次。

 

他拍了拍胸口後緩緩站起身,在室內不停走動。酒井忠次是遇過諸多大風大浪的人,雖然剛才都表現的神色自若,並不慌張,但其實,他的內心也是有些許焦躁的

藉著在室內來回踱步來試圖緩解不安的情緒,侷促的舉動一時不留神,讓胸前的袋口掉出了一個鵝黃色的御符,緩緩落在方才因情緒激動打翻了的茶水杯旁。

  「啊」蹲下身,正打算撿起掉落的御符,卻在手指碰觸到御符時微愣了下。

沒有完全傾倒出的茶水滲入了布做的御符上,暗暗的茶色痕跡,像是血漬,又像是人扭曲的臉龐,似是要喚起某個膽寒的回憶般,暗色的漬痕彷彿正在無聲的咆哮著。

 

一滴冷汗,自頰邊滑落。

  「……」緊緊的握緊了御符,酒井忠次咬了咬牙,將御符壓在唇旁,試圖止住那心悸的顫抖。

 

 

  「殿下

 

 

========================================================

「對不起」

當守燈人再次睜開眼,

看到一個黑髮的男孩跪在身旁,

四周是一片的黑夜,

但男孩身上卻發出了微弱的光芒。

 

「對不起」

男孩的臉因為反光令他看不清楚,

然而這光芒卻令他無比熟悉。

他怎麼會忘記?

守燈人怎會遺忘自己守候的燈的光芒?

 

「對不起」

聽到男孩反覆的述說,

那不斷重附的三個字是如此痛心,

因為那正是自己在事發後,

最想當著他的面說的一句話。

卻沒想到如今是由對方說給他聽。

 

「對不起」

死亡的輪迴記憶,

讓他想起了過往和前世的一切,

也讓他明白了很多事,

原來這一切竟是天神開的大玩笑。

 

「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

是我要跟你說對不起。

早在上輩子我就該跟你說對不起。

 

「對不起」

守燈人爬起身,

抱住面前仍不斷道歉的孩子,

他們一同說出了那三個字。

 

「對不起」

直到這一刻,

我才向你說了真正的抱歉。

對不起。

我真的對不起你。

東照。

 

=========================================================

 

嘩啦嘩啦

大雨不斷的下著,雨水毫不容情的侵蝕著山口,小牧山旁的營地裡,數十個營帳錯落在谷地間,身穿黃色兵甲戰袍的三河士兵們一個個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替倒地不起的傷患們張羅著糧食與水,收拾著殘破不堪的心境,與所剩不多的同伴們一同在享受著戰爭間歇的短暫時光的同時,也擔心不知何時會攻擊過來的羽柴軍,在躲避大雨,以及忙碌與休息之間,仍不忘緊握著手裡的兵刃,膽戰心驚著。

大營帳裡,左肩中了箭傷,心力交瘁的將領奧平信昌盤腿坐在席面上看著眼前的戰場地形圖,腦中推算著各式的征戰路線與手段,但不管是哪一個,就是找不到可以戰勝的契機。抬起頭,看了一下營帳外的大雨,心中是更加的不安。

雖說因為突如其來的大雨,迫使原本一面倒的戰爭暫時停下,率領三河兵的自己連忙握緊熟知地利的優勢,快速的帶領三河兵們安全的撤退到這個谷口,但也彌補不了已然大大損失慘重的現況。

 

罷了,眼下別說戰勝,連要安然撤退,都是那麼的困難。

  「傳令,現在我們還剩下多少兵力?」奧平扶著額頭,試圖緩解一下心中焦躁的情緒。

  「是,據目前尚在谷地內兵力的粗略估計,大概僅剩一千人左右

  「一千人嗎?那麼,能當成戰力的還有多少?」

  「大概只有一半

  「武器呢?」

  「是,弓箭,長刀,砲彈等,都只剩下當初屯聚量的三成火藥也被雨水打濕了半打,能用的沒剩多少了。」翻著報告書,傳令小兵邊報告,臉上邊難掩緊張的神色。

  「……這樣啊。」閉上眼,奧平信昌思索著。

離上一次羽柴軍大舉攻過來,已經過了兩個時辰,現在雖然因為我們掌握地形優勢,先行撤退到這個谷地中,但羽柴軍找到這裡並大舉殲滅我們,也只是遲早的問題罷了

更糟糕的是,現下率領兩萬名羽柴軍部隊的只是森長可這名將領的小眾,過不了多時,等雨停了,羽柴秀吉定會率領更多的援軍來到這裡,到那時

  「請傳令和飛鴿傳書到殿下那,過了多久了?」

  「報告,大約是一天半前。」

  「……」就算消息安然無事的傳到殿下那,他們要立即出兵到這裡,被這大雨所干擾,也需要將近三天的時間或許更久時間上跟本就來不及再說,羽柴軍也絕對不會給我們時間的儘管現在他們也因為天候之故無法貿然前進,但或許更想趁勝追擊

 

殿下還平安嗎?當初來到這邊駐守小牧山時,殿下還在危命之時

就算必須戰死在這裡,也希望可以再見到殿下最後一面

  「報-報告!!!」營帳簾幕忽地被掀開,一名小兵驚慌失措的跌了進來。

  「怎麼回事!?」

  「羽-羽柴軍!!東北方向三里外的谷地口發現羽柴軍了,他們正往這邊前進!!」報告的小兵慌忙的低頭稟報,不住顫抖。

 

來了嗎!!

刷的站起身,奧平信昌握緊佩刀就要往營帳外走去。

  「奧平大人!?」

  「傳令下去,以號角聲為伍,告知各小隊長採取第五路夾擊戰法!所有軍士們以小隊長為主,四散各個上方關道口準備突擊!不要忘了,儘管羽柴軍人多勢眾,但我們擁有絕佳的地形優勢,務必殺個羽柴軍們措手不及!!」

  「是!!」

  「傳下去!!我們是勇猛的三河武士!給敵軍們看看我們的氣魄,絕不能讓家康殿下蒙羞!!」

「了解!!!」

 

奧平信昌走出營帳,隔著關谷口看著下方開始準備突擊命令的兵士們。

冷冽的寒風迎面颳了過來,伴隨著不斷打落的斗大雨滴,刺的奧平的傷口隱隱作痛,閉上雙眼,深吸了一口氣。

家康大人,請您放心,我八太郎絕對會死守住這裡給您看的!!

 

 

=========================================================

 

 

黑夜裡,大雨不斷的下著,大量的兵馬快速的前進,達達達的馬蹄聲片刻不曾間斷。從本丸清洲城出發,合計約三萬的三河兵馬馬不停蹄的行軍著,目標是正被羽柴軍突襲的小牧山。率領這批部隊的酒井忠次和神原康正,快馬加鞭的不斷率眾前進,大軍壓境,儘管天氣壞得不得了,援軍的腳步依然是一刻也不敢停留。

 

  「喂-忠次,前方有我們的傳令兵來了!」神原邊一手擦著從盔甲上不斷滴下來的雨水,一手緊緊的抓著馬韁繩,對著前方因大雨和天色險的模糊的酒井喚著。

 

  「我知道!前方的傳令兵!!沒時間停下,邊走邊說!」酒井忠次頭也不回的拿起傳聲筒,大聲的對著斜前方快馬而來的三河傳令兵的影子叫著。

 

  「報告!酒井大人!太感謝了!您們真的帶援軍來了!!」傳令兵駕著馬匹,在不斷前行的部隊旁轉了個大彎,跟在隊伍前方報告著。

 

  「廢話少說!!小牧山的狀況呢!?」因為大雨,聲音幾乎被覆蓋住,酒井大吼著。

 

  「是!先前咱們纏鬥了一天,在下離開時正因大雨突然降下,且我軍握有地形優勢,目前已逼退羽柴軍,並暫時撤退至谷口,但率領羽柴兵的森長可仍在不斷搜索中!」

 

  「小牧山我軍狀況如何!?」後頭的神原大聲問道。

 

  「損失慘重!!可用兵力已餘不到五成!!且根據身在敵軍的間諜飛鴿傳書報告,羽柴秀吉的主兵力已舉兵前往小牧山,估計現下已經與會合了!!」

 

  「大概還有多久才到小牧山!?」酒井再次大聲問道。

 

  「大概一天!!」

 

  「好!!你立即用飛鴿傳書回報小牧山,援軍已到!傳完信後立即跟上隊伍,帶領我們前往!!」

 

  「是!!」接到命令的傳令兵立即往旁一靠,讓開大路給不斷前進的援軍部隊,一邊望著他們,邊慌忙的退到一旁的大樹下開始寫給回報小牧山的傳書。

 

天氣當真是壞得不得了,像是刀劍般不斷狠狠打落在行軍中的三河部隊身上,為了能立即趕往戰場援助,這支三河援軍分成了兩支,一支主力部隊由酒井忠次和神原康政帶領,快馬加鞭,一刻也不停下的趕往戰場。另外一支部隊由大久保忠世率領,為了不要讓前方行軍快速的主力部隊因連日趕路的疲憊影響戰況,這後面一支部隊走的較慢,存具體力好在後方支援。

 

前方不斷前進著的主力部隊因為大雨模糊了視線和體力,神原康政抹了下從頰邊滴下的雨水和汗水,回頭望了一下後方已經幾乎看不太到的大軍,轉頭對著前方的酒井道:「忠次,還需要一天的時間的話,或許無法趕上

 

  「你在說什麼傻話!?只要繼續快速前進,會有機會趕得上的!」

 

  「但是,我們這支部隊從一天半前離開本丸後,只有晚上稍做休息了兩個時辰,之後就一直從未停下來過天氣又這麼壞,淋了這麼久的雨,我怕士兵們會撐不住

 

  「康政!你身為三河武士,就這麼一點路都趕不了嗎!?」

 

  「話不是這麼說!忠次,士兵們是需要休息的,這樣連日冒著大雨趕路到那裡,就算能夠在時間內趕到戰場,士兵們也會因為疲累無法作戰,送這樣的援軍過去跟本是送死啊!!」

 

  「撐不了的廢物就丟在半路吧!!我三河不需要這樣沒用的傢伙!!」

 

  「……酒井!!!」再也忍耐不了的神原,腳下狠戾一踢馬腹,勒住馬韁繩,讓馬快速奔到酒井忠次的面前猛的停下,迫使酒井以及後頭跟隨的大軍停下腳步。

 

  「幹什麼!!!現在是重要的時刻,神原康政,你是在耽誤軍機嗎!!??」緊急勒住馬韁繩,酒井忠次憤恨的抬頭瞪向眼前的人。

 

  「非也!!我並非耽誤軍機,而是要拯救三河軍!!你現在立刻讓大軍停下休息!!」神原豪不畏懼的嗆回去。

 

  「敢膽在這時後抗命,你就不怕你的地位!??」

 

  「哼!就像元忠說的,只要是為了殿下,為了三河,康政從來就不怕任何事!!」

 

  「你說什麼??」

 

  「忠次,拜託你,回頭看一下你身後的大軍們吧!!他們需要休息!這樣的大雨,連夜不斷的趕路,所有的人都已經承受不住了!!在這樣下去,最後能夠到的了戰場的,或許只有你一人了!!」硬碰硬到了一個階段,神原改採軟化的口氣,試圖說動眼前的人。

 

  「……」酒井什麼也不說,只是默默的拔起腰間的佩刀,刷的一聲,明晃晃的刀尖正對著眼前的神原康政。

 

「忠次!殿下不會希望這樣的就算你迫使他們犧牲生命拯救三河,殿下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慘況!!」看到亮了刀子的酒井,神原拼命大喊。

 

  「……」一句話也不回應,酒井只是繼續沉默的踢馬往前進,眼看就要跟神原兵刃相向。

 

  「更重要的是,我也擔心你啊忠次!!你要為了殿下保住三河領地自然重要,但更要珍惜你自己啊!!」一手按著腰間的佩刀,神原閉上眼拼命喊著,他並不希望在這裡和眼前的人拼命,只是希望可以讓大軍休息

 

  「我認為,殿下也是這麼希望的!!」

 

 

 

閉嘴!!!!!

家康殿下怎麼想的,還需要你來跟我說!??

 

 

伴隨著神原康政的大喊,一聲響亮的閃電在天邊響起--

 

正當酒井忠次舉起的刀刃要揮下的時候,感覺到了好幾股力量抓住了自己的手,酒井低頭一看,望見了一群三河士兵緊緊的抓住他的身子。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酒井大人!!請您原諒神原大人吧!!」「是啊!神原大人只是擔心我們而已!!」「我們還可以繼續趕路的!!請您饒了神原大人吧!!」「酒井大人!您要是和神原大人發生爭執,兩敗俱傷,那會是殿下最不願意看到的事啊!!」

 

   ……你們……」望著那一張張迫切擔心的士兵,因為距離夠近,這下他也終於清楚的看到每個士兵的臉上都是慘白的沒有血色,被雨水打的狼狽不堪,儘管如此,他們還是盡心盡力的服從命令

 

啊,的確沒錯,他們這群三河武士各個都是這樣優秀的人才啊-

 

就算身心都受到殘破,但為了三河的未來,什麼苦痛都忍受下來了這樣的眼神,這樣的心情,他完全不陌生。因為,從好久好久以前,被今川家壓榨開始,到他帶領著小小的殿下不斷前行,開拓著三河的新家園,一直到現在,這樣的神情,他不斷的,不斷的看著

 

就連最重要的殿下-家康,也是一樣。

 

儘管痛苦,儘管傷心,還是隱忍下來

 

低下頭,眼神黯淡了下,撇見胸口胄甲中隱隱透出的那個被茶漬染了色的御符,他淡淡的想起來了

 

 

  「忠次!??」「酒井大人!!!」

頭,好痛-好像漸漸失去意識了其實,哪需要神原提醒自己大家快要撐不下去的事實呢?

 

因為自己也快要撐不下去了啊

 

但是他不允許自己停下,在這裡倒下來了,他如何對得起自己?如何對得起殿下?

 

從馬上跌將下來的同時,黃色的御符也從胄甲裡掉了下來,下意識伸手要去握住的同時,慢慢的想起了……那個應當被掩蓋住的過往

 

 

這不就是你所希望的嗎?

 

所以,我只是照做而已。

 

不是…不是那樣…

 

 

豪雨嘩啦嘩啦的下著

 

和那一天真是一模一樣

 

那個自己親手殺掉家康最深愛的義弟-德川信康那天

 

家康面對著他,不斷落下血滴的夜晚

滴答,滴答…血滴落下的聲音彷彿被放大了數十倍…

滴答,滴答…

嘩啦,嘩啦…

 

 

 

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

 

 

 

 

 

TBC

=========================================================

 

拖稿成性的我又來囉~~好久不見啊各位~~

這個故事包括這一章和下一章,其實都算是過度期的章節,是以酒井忠次為主要陳述者的酒井之章。

但是,雖然被算做酒井之章,它還是跟主線故事有著極大的關聯的,或者這麼說吧,沒有這一個過度章節,接下來本多的出場就會變的連不起來或者說不通。所以,這個過度的酒井之章是很重要的!雖然暫時沒有忠勝,但每個章節的聯接還是很重要的喔!

這個故事到這裡會這麼安排,其實也算是試圖完滿我對於這個故事最一開始的cp想法…也就是三河眾與家康的故事。雖然己經考慮過後,還是將本多代表大部分的三河眾出場成為cp的代表,但我最一開始還是想寫家康與三河眾的心路成長歷程…但是,本多畢竟只有一個人,三河眾卻有數百種不同的想法,單只靠本多一人是不能完全呈現我心中的架構的,因此,特意從歷史中拉了酒井忠次這一位三河眾出來囉~

在戰ba3的新動畫裡,是有酒井忠次這個人出場,雖然說戰ba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搞笑,不能當正式歷史人物看待,不過我還是看那位戰ba酒井看的頭很痛!!歷史上的酒井不是這樣的啦!!歷史上的酒井可是相當有威嚴,也相當嚴謹,在某些地方甚至相當殘忍的正經人物啊!!!戰ba惡搞的太厲害了啦!!!…呃,雖然我也不能說我自己寫的酒井就有符合歷史到哪去,基本也是半斤八兩啦…算了,同人就是這樣嘛…(喂XD)

 

下一章會立刻丟出來的~爲前後連貫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