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二章:<萌芽之章(下) 

 

刷!!!!

 

寂靜的長廊裡,劃破空氣的聲響倏地響起。

 

  「……」家康輕輕的偏了一下頭,用扛在右肩的竹劍靈巧的接住了刺穿了自己一搓黑髮的凶器。「……我說,三成,有什麼事你直接講不就好了,到底為什麼每次都直接一個攻擊過來咧我的膽子就是再大也要被你嚇掉了啊」輕巧的將對方的竹劍推回去,家康對著眼前連頭也沒回,就直接往自己這邊使出背後牙突的某人開口抱怨。

  「你在恍神,我提醒你,要是敢走著走著恍神到要撞到我身上我會削掉你的鼻樑!」前面的某人從容的將剛剛往後次出的竹劍再次抽回到腰間,期間還送上一個凶王專屬的不屑斜昵視線。

  「欸?」被這麼一提醒,家康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不小心靠對方的背太近了,明明一開始自己和他隔了五步遠的距離「啊真的耶!對不起啊三成,我剛剛在想事情所以-」

  「想什麼事?」毫無預料的,前面的人聽到這句話後直接的停下腳步回過了頭,太過突然導致剛剛因為恍神而和對方靠的只剩下兩步遠距離的家康來不及煞車,還真的就像剛才某人所說的-一頭撞上某人的臉,而且還是用自己的鼻子。

  「-啊嗚!對不」家康和對方的身高相仿,這麼近的距離一頭撞上,唇腳擦過對方的臉頰,鼻樑撞上對方的鼻樑,額頭拌到對方的眉角,因為太過突然撞的太出奇不意,家康下意識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去撫住自己被撞到紅腫的鼻樑-

 

  距離太過靠近,自己的手往上伸的時候還擦到了對方的臉。

 

  「對不起-三成你有沒有怎麼樣」真的撞得有點痛,家康一手摀著發紅的鼻樑,眼裡冒著生理反射的淚水,另一手伸過去想幫對方看看有沒有撞傷-

  「……」被撞的另一個人倒是有點愣神的看著家康,鼻樑對鼻樑的相撞,說實話對方肯定也是一樣的痛,廢話-家康可看到三成的鼻頭也紅了!可對方卻一直愣著不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看著還摀著鼻子泛淚的家康。

  「-三成?」欸不會是被我撞到呆掉了?還是三成太過生氣以至於正在醞釀發怒的情緒!?啊啊啊對了他剛才說我要是敢撞到他的話要削掉我的鼻子!!天啊幸好我現在保護好我的鼻子了!!!

  儘管心理各種翻江倒海,有錯在先的家康依然不敢倒退三步躲到安全範圍,只是繼續一手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鼻樑,一手輕輕的撫上對方紅腫的鼻頭試圖安撫挽救-「對不起啦三成對不起是不是很痛?等、等一下跟軍醫要一下冰塊敷著好了-」

 

  啪。

 

  欸?猛的,凶王有動作了,但他的動作並不是如家康所想的一樣抽劍砍掉自己的鼻樑,而是一手抓住了自己正試圖撫揉凶王鼻頭的手-

 

  那只手,還有著因為骨頭裂開而層層包裹著的繃帶。

 

  痛家康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對方的力道沒有很大,但自己畢竟手骨頭裂了,被這麼一抓還是會痛的,但他沒有痛出聲音。

 

  「……你在幹嘛?」良久,凶王終於發話了,他死死的握著家康那隻被包著的手,一邊說還一邊加重了力道,雙眼露出凶光瞪著眼前的人。兩人過近的距離,幾乎可以看到對方眼瞳裡自己的倒影。

  「呃三成、會痛-」隨著對方的力道越強,彷彿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原本有裂縫的骨頭發出脆弱的抗議聲,家康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手真的裂了?」抓握著對方的手指骨施加力道的同時,的的確確的感覺到了那明顯脆弱的組織-隨著自己的力道往下崩落-這人手真的有傷?

  「呃-當然啊-不是說過了嗎-」家康皺著眉頭抗議,但儘管很痛很痛,他依然沒有把手抽離凶王的桎梏。

  「……那,你為什麼-」放鬆了力道,凶王的手變成輕輕的捧著家康的手指,望著對方還掛在脖子上的那條三角包巾-剛才還掛在那裏的手現在被自己握在手裡,空蕩蕩的布巾晃蕩著白色的漣漪。

 

  「-啊?」家康愣了一下後,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到了自己的三角包巾後,恍然大悟道:「啊啊-你以為,我的手跟本沒事嗎?」

 

  嗯。

  很自然吧?

  你不是,手都受傷了還要掛起來嗎?

  那為什麼會毫不在意的從包巾裡伸過來要檢查我的傷勢呢?

  所以-我才會以為-

  為什麼?如果-如果今天是刑部受傷了,我一定,一定會想到他沒有顧慮到自己,想要看看我的傷的-

  為什麼換成這個人,就什麼都不一樣了?

  留心他的一舉一動,在意他是否欺騙我,在意他是否對我說實話-

  如果他真的說了違心之論?那--

  「旁人怎麼說都我都沒有關係」,「我只要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刑部就夠了。」

 

  旁人怎麼說,都沒有關係的不是嗎?

 

  「抱歉,三成。害你誤會了。我只是,下意識的,想看看你有沒有受傷-沒有想到-」家康邊說,邊垂下眼角,似乎對於害自己誤會這件事很是抱歉。

 

  那一瞬間,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手早就受了重傷。

  只是下意識的,僅僅是下意識的,想要撫平面前人的傷口而伸出手-

  沒有心機,沒有謀略,沒有任何考量-

  不考慮對方的身分,沒想到彼此的關係,更沒思考到這麼做的結果-

  為什麼?明明是從幼時就磨練於內心的習慣,遇到任何事任何人,說話都要懂得修飾-

 

  為什麼?那一瞬間,自己什麼都沒有想到呢? 

 

  「……不,我才要說抱歉,誤會你了-」凶王輕輕的將捧著家康的手小心的放回到三角包巾裡放好,並拉住了家康另外一只手,大步的往前走,沒走幾步便到了軍醫的處所。

  「軍醫在嗎?」凶王大聲地詢問,處所裡留守的幾位軍醫連忙上前跪下,家康邊聽著凶王吩咐了替自己的手照看傷勢,並要求務必要治好手傷。

  治療過程中,凶王一直一言不發的站在家康的身後,默默的看著軍醫治療。

  而家康,也是一言不發,安靜的接受著慌亂的軍醫替自己療傷。

  兩人的心中,都有著翻江倒海般的凶猛思緒,宛如澎湃的海嘯,在原本毫無一絲漣漪的心湖中興風作浪-

 

  那是,

  從未有過的,

  無法言喻的,

  激烈的情緒。

 

 

  很久以後的以後,當兇王石田三成細細的想起了這天的事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應該對當時澎湃而起的心情作何評論。

  是感到愚鈍,後悔,還是歡欣?

  但不管是哪一項-

  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揭開了那往後萬劫不復的序幕--

 

 

 

tbc

==========================================================

咳嗯,久違的更新,這兩只感情進展緩慢的像是烏龜在爬般的螞蟻組(?)終於開始激起火花了~~快點鳴砲祝賀~~~(靠!明明就是你超會拖稿的還敢說!!!)

咳咳咳,這一章是萌芽之章,算是兩人第一次注意到彼此在自己心中之重要的感覺總算被發掘了吧!我設定裡的這兩人都算是遲鈍的傢伙,三成是個正直的說一是說二就沒有三的人,過去從來沒有人能在他心中激起激烈的火花(對秀吉和半兵衛是無條件的尊崇,對大谷是放心交心的朋友),不是完全的信任就是完全的不屑,能夠這麼輕易的較挑起自己對於是非的在意的人,家康是第一個!

而家康,則是在成長路上被迫勾心鬥角久了,許多人事物的應對都變的像是下意識的反應,連自己的真心究竟是什麼都有點搞不清楚的人(對忠實的三河眾部下一樣需要特別小心的應對,而對一心向著自己的忠勝則是…唉呀,這邊就挺複雜的會偏題,對家康與三河眾和忠勝的關係有興趣的親可以去看部落格裡的忠家文喔~),對三成這種完全不忌諱身分問題,正直專一會與自己對抗,又貌似能夠平起平座的交心之友可以說是第一次遇到吧!所以對於沒有任何顧慮就下意識的用著傷處去觸碰對方的自己嚇了好大一跳!!

糟糕,越寫越覺得這兩人真的超級無敵般配的拜託你們快點在一起…(不是你寫的嗎混帳!!)

然後還是很是抱歉,這一章依然沒有談到為什麼標題會取名叫做『平行螞蟻』的原因…什麼時候會談到咧?下一章?或者下下一章?(歐飛~~~~)對不起我的寫文大綱又改了嗚嗚,本來打算第二章就交代清楚的呀-請原諒我吧各位大人(滾!)!!

我決定以後叫這這故事裡的兩人為螞蟻組!!特立獨行的一對啊真想付錢叫你們快點給老娘在一起吧!!!對了先說一聲,雖然我的三家攻受頃向一直都不是太明顯,但螞蟻組的這對,往後的三成會越來越攻喔!大概…(什麼大概!!)不,是我這文的預計頃向裡希望三成會越來越攻啦…我會努力加強文筆的喔喝呵!!XDDD

 

 

題外話,最近看到部落格裡的HP文點閱率衝超高耶…雖然我很有心要把所有的文填完,但目前HP文的靈感真的還沒有…有很想要看HP文的親嗎?可以的話留個言讓我知道一下,我可以試著加快速度鞭策自己趕趕看…不然一直看到HP文的點閱率不斷衝高卻不知道是不是到底有人想看那文的後續耶~~~可以的話留個言告訴我吧~~謝謝~~>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