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二章:<萌芽之章(中)> 

 

  人人都道德川家的領主是個光明磊落,像是太陽一般的人。就連三歲小孩都知道,這種阿諛奉承的話聽聽就好不必當真。但如果以戰國時代的政治圈來說,德川家康身為一名大名還要判斷說這話的人所處的位置,時事,背景,領國,身份,立場,偶爾還要加上當天的天氣-以最適合的態度和最合理的表情還有最不會失去自尊也不會被佔了便宜的話語做出回應。

  如果現在說這話的是自家的平民百姓,可以當他是純粹的奉承或是真心的話語,記得回應的時候別忘了還要順便送上一些合理的金錢資助,以保百姓對自己的支持。

  如果現在說話的是自己的部下,你還得考量到這位部下的個性和地位,背景以及關於他的生活報告,確定他說這話的目的是討賞,討升級,討歡心,還是討個可以換主子的好理由。

  如果現在說這話的是別國的領主或是部下,要考慮的就更多了,不然等著他的或許就是又多一個敵人,或者又多一個朋友。

 

  人人都道德川家的領主像是太陽一樣,殊不知,想當太陽可不容易,尤其還要當一個讓每一位被照射到陽光的人,都不會因為自己所處的狀況來埋怨陽光太強或是照不到光-面面俱到處處逢迎,天上的太陽或許還比自己閒散多了,至少就算有人被太陽曬的發怒,也沒辦法真的一箭把那光球給射下來,只有摸摸鼻子找陰影的份。

  可他德川家康就沒這麼偉大了,一個行人照射的陽光不處理好,馬上就會成為標靶。說他是太陽真是太諷刺了,如果以這個邏輯來看,信長公還比較能勝任太陽的工作呢-保證就算把全世界的人都曬死了也還是沒人能一箭把第六天魔王射下來。

 

   若要細細道來自己的家世,其實家康有時候覺得或許都可以寫一部精采絕倫的小說了。當他從還沒成為一個生命被母親孕育在肚子裡,到懷胎十月,哭聲震天的墜地,好不容易學會爬到學會走到能背書的年紀,這短短數年的歲月,他的未來就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大翻盤,彷彿是上天還沒決定好他這個人的人生應該怎樣似的不斷修正揉爛重寫,連他學會走路之前-雖然他是沒記憶-摔過的跤的次數大概都沒這麼可觀。

  如果他那優秀到足以創建三河國的祖父清康沒有被殺,或許現在他是叱吒風雲的老武士手中被寵壞的寶貝。但他也因此學會了一個國家的建立,比一枚放在戰場上的雞蛋還要脆弱。

  如果母親沒有因為其娘家與織田方的政治利害關係離開他的話,或許他不會遭受到年僅三歲就失去母親的痛苦。但他也因此過早的了解到在政治上,感情不過是個工具。

  如果三河沒有那麼得天獨厚,哪裡不好選偏偏就選在兩大互看不順眼的國家-駿河與尾張之間,害的他六歲就當了人質,性命流連於兩大英雄的指頭之間,永遠也不知道有沒有明天。但他也因此與尾張的大傻瓜-織田信長結下了一生的緣分,儘管好壞參半。

  如果他那身世和身體狀況一樣悲慘的父親廣忠沒有被家臣殺死,或許他還能當父親身邊一個有用的兒子,而不是被叫做三河的人質或傻瓜的可憐蟲。但他也因此得到了今川家的培育,瞭解了三河武士們為了它忍辱負重數年的沉重,以及最重要的,如何保有性命,如何保有自尊,如何支撐起國家的處事方法。

 

  德川家康用自己的生命,了解到要在戰國裡生存下去,頭腦是第一生存要素,其二是嘴吧,只要兩者相輔相乘,自然能保有你想保有的東西。幼時這技能成功的無數次拯救自己在寄人籬下時的性命;成長後這技能同樣無數次的挽回了德川家的存續。

  這並非虛偽,也並非做作-好吧其實就算別人這麼說,家康也覺得無所謂,這是生存的技能之一,否則他哪還會活到現在?但很多事情直真的是一體的兩面,他因為那悲慘又精采的人生,學會了當個出色的政治家,但也因此,他比旁人更渴望情感的連結。忠勝為了他馳騁於戰場,只有戰國最強和忠貞的三河武士不會拋棄他-所以他了解任何事若無「情」字,便會分崩離析;更因為從小就流離失所,比任何人都清楚感受到家園破碎的悲痛,家康一直相信只有顧及大部分人的性命和利益,才是所謂的太平盛世。

  現在被他掛在嘴邊的「絆」字,究竟是真心,還是刻意為之?連家康自己都搞不清楚,也覺得沒必要搞清楚。就像人人都說他是太陽,但究竟是他真心想成為照亮所有人的太陽,還是因為成為獨一無二的太陽聽起來非常正直優秀?就如同他對任何人都好的個性與脾氣,究竟是本該如此?還是為了左右逢迎?

 

  家康並不想探究,因為探究也得不出答案,而且不管答案是什麼,那都是自己。

 

  可在和石田三成認識後,真的一切都大大的被翻盤-

  在被分派到和三成不同的領地任務時,自己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與這個石田三成深交後的各種狀況,越整理越思考就越讓人感到有點挫敗。

  凶王石田三成,越與他相處就越發覺到自己與他跟本就是一體的兩面,完全相反的同時卻又無比相似的契合。

  好比說,雖然他為了要爬上現在的地位,經歷過各種悲慘鳥事,但說到底他依舊是個戰國大名的兒子,他的一切是從「戰國大名唯一的兒子」上開始立足的。然而三成卻與他相反,他是當地土豪的次子,是個被官,要比身份的話,家康的出身從父執輩那開始就與三成差了十萬八千里

 

  他們這麼不像。

 

  再好比說,他是戰國大名,但是他是一出生就擁有了廣大的國家(儘管後來顛沛流離)、忠心的家臣(儘管出了不少以下犯上的例子影響了自己的一生)、往大名之路邁進的身分與基底(儘管過程讓人不堪回首的悲慘),但說真的,他是啣著金湯匙出生的(儘管那金湯匙只有表層鍍金,內裡腐敗),如此簡單,羨煞旁人。而三成,之所以能站上現在這個位置,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加入了秀吉的軍備後展露頭角一路順遂,如此直接,羨煞眾人。

 

  由此來看,他們又多麼相似。  

 

  又好比說,為了要能夠爬上戰國大名的位置,他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歲月,血淚與屍體以及犧牲,堆疊的看不到盡頭,連細數都懶得去算計,其中交錯的線路複雜的打了無數個結。而三成,他的道路則一路平順,以極強的實力快速攀升自己的地位一路扶搖直上毫無阻礙,看著他的經歷,都讓人不免懷疑自己的人生路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誤,為了爬到山峰他爬了九彎十八拐惹的一身血傷,對方卻直接就能走捷徑打通所有關卡?

 

  你看,現在又這麼不像了。

 

  更好比說,為了生存,他從幼兒一有記憶開始變慢慢被這身世環境磨練出來的「處世之道」,把自己壓的如此疲累,活的如此痛苦迂迴,換得了週邊人士甚至自己對自己的放心與信賴;而三成,單純耿直,仗義執言,眼裡容不進一粒汙穢的塵埃,不懂的心機,不懂的謀略,只懂的真心,他活得如此從容自在,換得了週邊人士對他的埋怨與不理解。

 

  這麼像,又這麼不像。

 

  每當他感覺到一個自己與對方不同的地方時,卻又愕然的發現那不同之中卻又如此的相似。最後,家康苦笑。

  冷靜下來後,家康默默的細數了一下這輩子被上天翻過來又翻過去的過往經歷,要不是父母親早已過世入土為安,否則家康大概會毫不避諱的詢問他的雙親-請問,母親當初和父親做那檔事的時後是不是哪個環節出了錯,才導致他的人生如此精彩?? 

  但-不管怎麼說,能夠遇到一個與自己不同又相同的人,簡直堪稱奇蹟-

 

  有人評論,自己與三成就好似光與暗,但,如此一體兩面的兩人,誰是光?誰是暗?

  如此不配與太陽並論的自己,怎麼會是光?

  如此沾滿了血腥與殘酷的凶王,怎麼會是光?

  如此光明的表面,連自己都不想去想究竟是本能抑或心機的自己,怎麼會是暗?

  如此正直毫無心機的三成,又怎麼會是暗? 

  而認識到三成以後的人生,往後又會怎麼樣呢?

 

  德川家康看著眼前人領著自己前往軍醫處所的背影,第一次的,為了未知的未來,揚起了笑容。

  苦澀的,

  又有點期待的,

  笑容。

 

 

 

 

tbc

==========================================================

文章裡面提及到的家康與三成的身世部份,我盡量偏向史實,因為戰ba沒有交代兩人的出身,我也就依照史實寫了。

其實我本來打算讓三成是個像<三獻茶>的故事裡所描述的一樣,是在寺廟裡因其聰慧被秀吉撿回去的,這樣也比較好跟家康對照,不過,後來想想又不對,家康都按照史實去描述了,三成怎麼可以只按照野史描述呢。。。所以最後還是按照史實寫了,但其實史實中的三成出身也是和家康不對等的,被官和戰國大名的兒子,在日本戰國時代這應該算是很重要的階級分差。。。雖然就算是豐臣傘下時代和打關原時期的這兩人,身份也很不對等說。。。><

這一章基本都是家康的自白~~我個人比較偏向,認為家康在戰ba裡的陽光,是經過日久累積的歲月後慢慢培養出的性格,而非依開始就是這樣的。家康是個走過各種腥風血雨時代奠基基礎的人物,他的光明中必定帶著黑暗,沒有那些黑暗的沉澱,光明將不會浮出表面,一定是慢慢的,漸漸的,成為這樣的個性,就連是否是刻意為之還是真心如此,已經被歲月磨去了稜角不容易被發現了吧,也不需刻意去發現或探究,因為,這才是如此像人,如此貼近人心的家康,也才是我真正所欣賞的太陽!沒有黑子的太陽我個人認為那根本不是真正理解被它所照射生物的太陽!請容許我如此描述我所深愛的家康!

光與暗,都是造就他的一部份,不可分割也不可片面看待!這就是我流派的家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