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二章:<萌芽之章(上)>

 

 

  夏日的寅時時分,是白日漸長,黑夜漸短的時節,在這種夏日時分的寅時出門,常常可以體驗到黑夜褪去,迎來光明的那一刻。雖然寅時是早了些,但在一天之中,不是單純為了工作,而是為了體驗到這種難能可貴的璀璨時刻之人,其實倒也頗多。原因無他,只是日出太美了。

  

  刷-刷-刷-

 

  青翠的竹林裡,傳來了一次又一次整齊規律的使劍聲,此時此刻,正是東方漸漸透露出魚肚白,黑夜即將退居幕後的時刻,搭配著清晨的露水,有一人踢他踢他的踏著腳下的草鞋,循著那規律的使劍聲走入竹林。

   

  「啊找到了!早安啊三」刷--來人話都還沒說完,就有個長形物體快速的直往來人的腦門飛衝過來,來人一個側頭閃過,還順便用空下來的一隻手握住了那長形物體-一把竹劍。

  「三成的打招呼方式還是這麼獨特呢!今天是要練竹劍嗎?」一把把竹劍挑在肩上,來人走出了層層的竹林,看到了空曠的空地內,那個名唤三成的銀髮男子一手握著另一把竹劍瞪著自己。

  「遲到了。」一邊說,一邊也不給來人任何一點接話的時間,直直的衝過來,將手中的竹劍往來人的腦門劈將過去。來人倒也沒有因為對方無理頭的攻擊就驚慌失措,從容不迫的用手中剛剛接到的竹劍橫向一擋,漂亮的擋下了這一波攻勢,不過很快的,下一秒攻擊又繼續攻來,絲毫沒有喘息的機會。

  「啊對不起,因為已經好久沒有這個時候跟三成練武了,差點就睡過頭了呢!」來人一邊談話,一邊快速的接著對方快狠準的凌厲招式,一招一式的隔擋之間幾乎用不到半秒的時間差。

 

  「怠惰!你那愚蠢的左手是怎麼回事!」一個迴旋砍劈被對方勉強的擋下來後,三成撇眼望了下來人的左手-那裡,掛了塊長長的白色布條在肩上,把來人的左手整隻吊了起來。看了心煩,轉了個身,將手中的竹劍狠狠的刺向那隻吊起來的手。

  「哇!這是前幾天打仗時受的傷呃-幾根手指骨頭有點裂痕-我說不用包成這樣但是我的軍醫很擔心,忠勝也堅持我一定要包起來」劍術畢竟不是來人的強項,而且現在對方還毫不留情的直直往自己受傷的地方攻過來,來人對話開始無法平順,勉強的接招。

  「我說過!只要你的手讓我看不順眼!我就立刻剁了它!」那吊著大大的白色布條的手,真的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三成越看越氣,攻勢也是更加的猛烈起來,兇猛的劍尖雖因為來人的努力防守,沒有準確的攻向目標,但也不時的在白色布條上劃出了一道道的口子。

  「呃-所以我才不想一回來本城就來跟三成練習嘛就知道你一定會生氣」無奈的繼續隔擋,但從剛剛開始就已經不斷落居下風的來人,除了拼命防守,也努力的尋找可以攻進去的點。

  「哼!那還用說!整整一個月沒有接受我的特訓!肉體就會生疏!還給我帶個斷手回來!果然還是要為秀吉大人斬滅廢物!!」這一整個月,來人奉秀吉大人的命令到北方出兵,兩人從那一場對相原之戰之後就持續至今的清晨寅時練武嘎然而止,這整整一個月,此人想必跟本就怠忽訓練!不像我依然每日勤加練習!儘管少了對手也一樣!

  「放心很快就會好的!」眼看用劍已經無法取勝,來人在又隔擋下一招後,看準時機迅速的將竹劍一丟,右手大力的使出絕招攻擊砂石地面,塵土瞬間快速的飛揚起來,遮蔽了兩秒間的視線,在那一兩秒間,來人循著風與空氣的流動,找出了對方絲毫不為砂石所苦的快速攻擊過來的方向,一個低身,一拳衝向了目標……!!!

 

  兩人的動作硬生生的停住了,待煙霧散去,清楚的看到三成的面旁有著來人的拳頭,來人的脖頸旁則湊著三成的竹劍。平手的局面順勢完成,也代表了這場練武比試的結束。

  

  「對不起,讓三成擔心了。下次,我一定會小心的。」來人看著三成凌厲的目光苦笑道。

 

  「啊?你哪隻耳朵聽到「擔心」兩個字?!告訴你!你最好繃緊神經,明天開始提早半個時辰練習!」緊緊的將目光鎖在來人黝黑的瞳孔,不知怎的,原本煩躁不已的心情,現下倒是平復多了。

  「咦咦~不是吧!我可是傷患耶!」大叫,抗議。

  「正是因為受傷才更要勤加鍛鍊彌補不足!」斜眼,抗議無效。

  「哪有這樣的剛才的比試還不夠啊?」來人將拳頭收了回去,插腰不滿的道。

  「為秀吉大人的霸業著想,這是理所當然的。」同一時間收起竹劍,滿不在乎的回應後,轉身就走。

  「咦?三成要回去了嗎?真難得,你平常不是都要練一個時辰」低頭檢察一下剛才因為比試造成的傷口,抬頭看到對方走的方向是本城,愣了一下。 

  「你也要一起來,讓豐臣的軍醫看傷。」

  「啊?為什麼?三河就有很好的軍醫

  「我要親自確定你不是假裝受傷。」

  「到現在還懷疑我!!??」

  「哼!以為我會因為有傷就停止練習,太天真了。」

  「才不會呢我早就知道你的脾氣了這次真的是不小心好啦要看就看

  「哼!知道還不快走!」

 

  來人無奈的跟上,從背後看著前方人的背影,笑道:

  「三成,我從來沒有忘記每日該有的訓練,只是,不是跟三成一起練習,的確就會怠惰呢!無法每天這麼早起啊!」

  「……」聽著這話,凶王倒是忽然沒下文了。

  「三成?」

 

  老實說,自己目前是非常的正處於混頓狀態-自己,相當理不清思緒。整整一個月,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的每日晨練,本來早就應該是習以為常,如吃飯睡覺一般正常的每日作息才是,卻不知為何,越練卻越是煩心明知心無法靜下,以一名武士而言,形同毒藥若無法心如止水,如何操劍?又如何能為秀吉大人分憂?

  「你果然生氣了對不起啦真的很對不起-」

  為此,他可是特別鍛鍊要求自己,在道場裡靜坐了整整一天,試圖找回過往的平靜,但待得第二天的晨練時間,卻又開始煩亂起來更糟糕的是,這種狀況似乎還會影響情緒的蔓延到一整天的工作上,讓背後總是在閒言閒語自己的事情的傢伙是越來越多-但原本就懶得管別人說自己什麼,反正從自己接受了秀吉大人的恩澤來到豐臣後,這種話他沒有一天少聽。

  但根本無所謂,旁人愛說自己什麼都毫無關係-當然,要是有人敢懷疑秀吉大人或半兵衛大人的決斷,絕對是立馬砍下那些汙衊豐臣的嘴臉!

  「可、可是啊!我還是每天都有練習喔!只是-好啦老實跟你說,早上起床後想到不是跟三成一起練,就會覺得鬱悶呢-一不小心就就睡晚了所以都是晚點才練-」

  不過,心情的不佳狀態倒是真的是種煩惱,只有正襟危坐的向唯一的好友大谷請教平心靜氣的方法,本以為對方會提出像是修行茶道,書道之類的方法,不想對方只有淡淡的飄來一個字:「等。」天曉得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也正好等到回來的日子,可以繼續跟三成一起練習了呢!其實雖然覺得有點麻煩,但還是覺得很-恩,很高興喔!所以-雖然好久沒有早起了,還是來得及在時間內醒過來了呢~要麻煩你督促啦哈哈-」

  最終,他將自己這種侷促不堪的心情,直截了當的全部怪罪於身後那個嘰嘰喳喳的傢伙身上。原來如此,必定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沙袋(不會輕易的像其他軟弱的小兵一樣一劍就倒,還附帶練等級與協助攻擊等贊助功能),忽然不在身邊了當然會叫主人不省心。

 

  「廢話!從明天開始,哪都不准去,我要好好監督你!」

   伴隨著來人驚詫的慘叫聲,心,也跟著高昂。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