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戰BA同人文,家康生日賀,CP為三家。

<寒暖>續篇,寒暖<二>(下):

 

  上完茅廁出來後,發現原本已經很寒冷的天氣變的更冷-當然的,因為黑夜裡,降下了細細的白色雪絲。

  『-下雪了-』抬頭望了一下黑夜裡旋轉著的白色雪花,想到等一下回去時對方還要繼續坐在房外-等等還是把他趕回去吧,反正自己也好的差不多了-

  摸索著往回走,經過那個長廊的轉角就是自己的房間,這時,聽到了對話聲,自己疑惑的停下腳步傾聽。

 

  『…吉永大人,請回吧,今晚這裡不見客的。』竹千代的聲音。

  『哼!我才不是要找你,是要找石田那小子!人呢?不會是生病了就害怕的躲起來了吧?』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出。

  『石田殿現在不在,有什麼事請明天再…』

  『喲!連敬稱都出來了!怎麼?成了手下敗將後就開始對豐臣的寵臣搖尾乞憐啦?還是說-這又是你一貫的交際手法啊?你這隻狸!』皺眉,這是誰?自己向來除了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與紀之介的聲音面容外,向來記不住其他人的音容,一時之間想不起是誰。

  『……請您注意言行,吉永大人。』竹千代的聲音變的低沉了些。

  『別裝了臭狸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想跟石田那傢伙交好後再奪取秀吉大人的信任吧!?否則你根本不可能想對那傢伙示好的,你跟我們是同一種人啊!』往前跨了幾步,自己並不是想要偷聽,應該說,平常遇到這種事情,自己是立刻不由分說站出去送一刀給對方的,但這時身體卻告訴自己,想再聽到後續的進展。

  『…您這是什麼意思?』從斜廊邊探頭出去,正好從死角處見到了房間前的兩人,竹千代站在房前,另一個想不起是誰的家臣對著竹千代齜牙列嘴。

  『還裝傻!你不可能不甘心的吧-大家都很清楚彼此是花了多少歲月和功績才鞏固現在的地位的!你更不用說!之前也跟著第六天魔王一起打過天下吧!哼,就身分而言或許你還比秀吉大人高呢,現在因為戰敗求和來到這裡當手下,還得跟那個沒花多少功夫就與你平起平坐的石田交好,你不可能不會善罷甘休的!秀吉大人和半兵衛大人看不出,我可看的出!虛偽的狸,我們至少還有武家的骨氣不去對石田那傢伙搖尾乞憐,你倒是臉皮夠厚,想來巴著這個身分地位都比自己低下的人-』

 

  轟隆隆隆隆──

  對方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一陣機械啟動聲逐漸快速逼近,越來越響!當自己還在想是哪裡發動戰爭時,竹千代的聲音大聲的傳出:

  『忠勝!別衝動!退下,我沒有叫你!』

  夜空裡的機械啟動聲之大阻擾聽覺,但竹千代洪亮的嗓音卻彷彿能貫穿天際,話音剛落,那機械啟動聲便死死的應聲停止。

  『什,什麼啊-什麼東西-』聽到那彷彿緊鄰著耳際的機械運轉聲霎時停止,那家臣嚇的四處張望。

  『回去,忠勝。我沒事。』竹千代低著頭,靜靜的又說了一句。

 

  『啥?忠勝?呃-你你你這傢伙,叫了戰國最強在這裡待命嗎!?』家臣嚇的不輕,自己則看到了在不遠處的草叢裡,一抹紅色的光線慢慢的黯了下來,對了,跟著這個竹千代來的一名武將-據說是戰國最強的本多忠勝-這傢伙一直都在附近!?

  『不,忠勝是擔心我的安危,要在附近的小屋陪我而已,因為今晚我要在這裡守夜。』竹千代抬起頭,複雜的眼神看著那個害怕的家臣。

  『守夜?啊,啊哈哈哈,你,你果真是有所預謀啊-打算趁這個機會暗殺石田?還是故意要跟他交好-』

  『吉永大人。』猛的,竹千代往前一站,深沉的眼瞪著眼前比他高了一個頭以上的家臣。

  『如果你很想聽我為什麼在這裡,我只能告訴你是爲了負起該負的責任!但不管我在這裡的原因是什麼,我現在告訴你,都跟你沒有關係。如果你不想在這裡掀起戰爭,就請回吧。請不要打擾到病人休息。』

  『你-你這-』

 

  刷!

 

  一把冷颼颼的刀冷不防的架在了家臣的脖子上,一個低沉的聲音自後頭傳出:『不管你是誰,如果是來找麻煩的,現在的我都可以奉陪。來吧,拿出你的刀,來打一場吧。』

  『唔!石-石田-你不是-』脖子冒出冷汗,刀子就架在頸動脈上,連回頭都沒的回。

  『怎麼?你不是來找我石田的麻煩嗎?』冷著臉瞪著這個家臣,自己從前兩句開始就聽不下去,乾脆直接站出來了。

  『佐吉…』竹千代對自己的忽然現身似乎有些愣神,眨了眨眼道:『天晚了,這時候決鬥要打擾到府邸的,留著明天解決吧。如何?』

  『…哼。』的確自己也不想在這時候驚動到秀吉大人的安眠,收起刀,看著那個還是記不起名字的家臣慌張的跑開。

  黑夜中,雪花紛飛,一時之間兩人都沒有發話。

  『…佐吉,你都聽到了?』半晌,後頭的竹千代默默的發問。

  『啊?聽到啥?我只知道一回來就看到個白痴來挑釁,身為武士當然要迎擊。』刷地將刀插回刀鞘,轉頭走回了房內,順便丟下一句:『下雪了,你是要進來呢?還是要在外頭當雪人?』

  『……呃,佐吉不趕我回去嗎?』

  『蛤?是誰說要徹夜看守負起責任的?無所謂,你要收回你的話也是可以,不過這個人情債嘛-』

  『欸不是啦-那,我進來囉?』竹千代靦腆的笑了笑,老實說,這笑容看著還挺好看的。

  『哼!要就快點,冷死了!』甩頭,一把坐回被窩裡。 

  『謝啦,佐吉-』啪的一聲關上紙門,竹千代笑著靠在了紙門邊。

  『別想多了,要是你因此也感冒,會打擾到秀吉大人的霸業的!』

  

  『…佐吉真的很令人羨慕呢-心中只想著爲秀吉大人效力這樣的一件事,完全不需要做作-』竹千代笑著說。

  『什麼?難道你不是心中只想著為秀吉大人效力嗎?』老實說,自己對於剛才發生的插曲內容,並不打算深究。不管這傢伙在這裡的原因是什麼,總之這傢伙現在在這裡,與其相信那些連名字都記不住的傢伙,不如相信面前這人。

 

  不過,這傢伙要是別有二心,我現在就了結了他!

 

  『……唔,現在嗎?我現在的目標,大概和豐臣閣下是相同的如果是相同的,我當然會協助閣下,因為我不想再有任何戰爭』說著說著的竹千代,眼神有些灰暗。

  『啊?』

  『嗯~沒事!別說我的事了!總之呢,佐吉太會豎立敵人了啦!你看剛才就來了一個找麻煩的,加起來一天連來兩個啦!幸好什麼事都沒有!』抬起頭,擺擺手,竹千代再次笑了開來。

  『喂,講清楚!』這傢伙,居然顧左右而言他!

  『不行~~不能講清楚啦~不然之後佐吉你一定會去找那人算帳的,這樣敵人會豎立的更多了喔!』

  『我說過我才不管那些無謂的事!我叫你講清楚!』給我講清楚你剛才說的目標!

  『好了好了~~我們聊得夠久了,佐吉該休息了啦~放心吧!雖然我的武力還不太行,但真的不行的時候我會呼叫忠勝的!』

  『喂我說你!』被對方硬是壓著倒回枕頭上,看著竹千代那雙帶著笑意的眼睛,頓時間覺得好像真的沒所謂了。又拌了一下嘴,之後在竹千代令人安心的嗓音中,不知何時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來時,看到面前說要「徹夜守夜」的人卻盤著胸倒在紙門上睡著了,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但同時,也覺得胸口暖暖的。

  一腳把人踹醒,看著對方揉著惺忪的雙眼,笑著對自己道:

 

  『早安,佐吉。』

 

  『……早。』

 

  竹千代是嗎?

  昨晚,在自己最後沉入夢鄉時,聽到的那一番話,特別的有催眠作用。

 

  『不用擔心哟,有我在。沒有任何人會來傷害你的。睡吧,有我陪著你。』

 

  那是,在心中重要地位的人中,僅次於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還有繼之介後,第一個走進自己心中的人。

  竹千代。

  德川

  家康

 

  早已被自己塵封在記憶深處的那一天,如今,為何又重新翻滾起來?

 

 =========================================================

 

  隨著準備出發去送通知書信的隊伍走出城門,石田三成看到眼前飄落下來的細絲,抬頭一望。

  啊真的下雪了。

  「那,三成大人,我走了喔。」左近拉了拉座騎的韁繩,回頭望著三成道。

  「嗯。」

  「三成大人那個,這樣真的好嗎?我還是覺得」讓話語在喉嚨裡翻轉了一遍後,左近踟躕著再次提問。

  「左近,我說過的話不會再改變了。好了,還不快去,通知西軍各同盟。」看著蠻天飄落的細細雪絲,石田三成剛把一些回憶埋藏回心裡,現在不是很想要專心回答眼前人的問題。

  「三成大人」一旁,軍師大谷向前拍了拍左近的肩頭道:「好了,汝就快去吧。既是西軍總大將決定的事,汝可要好好的向西軍同盟們傳達。」

  「唔、嗯-是!」看是無法再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左近任命的跳上了馬背,向石田與大古辭別。

 

  當左近的兵隊身影慢慢的從眼前的地平線消失後,石田三成緩緩的說道:「刑部我待會想要去一個地方。」

  大谷連眉毛都沒抬一下,看起來毫不意外回道:「這樣啊需要軍隊隨行嗎?」

  「不,我要自己一個人去。」

  「嗯。吾知道了,什麼時候回來都沒關係,會等著汝的。」

  「刑部你都不問嗎?」

  「何必問呢?吾大概也知道汝想去哪裡。」

  「……」既然這樣,為何不阻止?

  「很久以前,吾就說過了。對吾來說,勝敗什麼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三成你要幸福。所以,不管現在是什麼情況,既然三成想做,那就誠實面對自己的心吧。」從那一天,吾和汝相識的那一天開始,從汝完全不顧忌吾身染重病,仰頭喝下吾碰過的茶水開始。

  從那一天開始,吾就下定決心,不管最後拿下日之本勝利的是豐臣,是德川,還是其他什麼人都無所謂,只要汝,只要三成覺得幸福,那就夠了。

 

  「-謝謝,刑部。」

  「謝什麼呢,三成。」

 

  注視著眼前跨上馬匹,越行越遠的石田三成的背影,大谷吉繼悄悄的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三成在想什麼,自己非常的清楚,也知道之所以會向左近下達那道命令,是之於什麼原因。

  一定是,之於那個,和今天一樣的濃霧,寒氣,以及身染重病的某個人吧。

  那個,自己正好不在的回憶裡,必定藏著拽著一些自己不能理解的東西。 

  儘管有些不甘心,但也明白的了解,那對於三成來說

 

  是重要的。

  最重要的。

  連三成自己都沒有發現到的

  最重要的-事物-

 

 ========================================

 

  細雪紛紛飄下,儘管只是小小的雪絲,下了一個多時辰了,也能將地面鋪蓋成銀白世界。

  「獨眼龍,今天很謝謝你

  東軍本丸城內,德川家康的病房裡,倒束黑髮的男子慢慢的在侍女的攙扶下坐起身子,笑著對戴著眼罩的男人感謝道。

  「HA!謝什麼呢!這是我自己想做的!」獨眼龍-伊達政宗甩甩手,看到對方已經氣色好了許多不再那麼蒼白,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還是很謝謝你啊。」微笑。

  「AH-夠了夠了,本大爺不適合這種謝來謝去的氣氛!好了,你汗也出了,燒也退了,身體感覺好多了吧?」一手拍在對方額頭上,嗯,熱度退了,不再那麼燙手了,很好!

  「真的呢,奧州的民俗療法真的很有用。」

  「我說吧!今晚就好好的休息休息,剛才喝的藥湯可以讓你好好睡一覺,估計明天早上醒來就好多吧!先恭喜你了啊!」

  「說恭喜有點太早了吧-」

  「沒差啦!嘛-雖然我很想繼續留下來,不過既然西軍已經承諾不會有大動靜,小十郎又很囉唆-」政宗搔搔頭,看向一旁的書信,裡面滿滿都是小十郎送來的擔憂與詢問。

  「龍之右目是擔心你啊,不然不會一天連來三次信鴿的。」一隻不夠還加送兩隻,估計左近因為已經聯絡到了政宗所以沒有再跑遠一點去聯絡奧州那邊的小十郎吧!龍之右目肯定很擔心政宗會跟西軍打起來。

  「真是的-一兩天不在又不會怎樣-不過算了,既然你好的差不多了,西軍也不用太擔心,我今天就先回去吧!下次你可要記得過來回禮!」站起身,雖有點捨不得這麼早就回去,不過該做的事還是要做,誰讓他是奧洲領主呢?

  「我知道,會帶白米三十斤的,探病用唷。」家康笑著回應。

  「HE!這麼快就咒老子我了啊!」一掌拍在對方頭上,獨眼龍大笑著回道。

   兩人笑鬧著寒暄了一陣後,家康便請本多送伊達政宗出城,儘管對方說太誇張了不需要!家康依舊笑著說這是禮尚往來,推辭不來便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獨眼龍離開後,原本熱鬧的房間再次回歸寂靜,家康慢慢的倒回了床榻上舒了一口氣。的確,獨眼龍的退燒療法和藥湯真的很有效用,現在他覺得只有身體有些無力,其他頭痛或發寒的症狀都已減輕許多了。

  「真的要好好謝謝獨眼龍呢」特地過來告訴自己西軍不會有動靜,又陪了自己一天-

  「而且,也要好好謝謝三成」謝謝他答應我,不會趁人之危

   ……趁人之危嗎?有點犯睏的家康忽然覺得這詞有種熟悉感,轉頭望向一個時辰前剛飄落下的細細雪絲,沉吟了一會,總覺得,這寒冷的下雪天,濃濃的霧氣,還有重病的氛圍真的,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朦朧中,總感覺好像看到了很久以前的印象畫面。

  是了,寒冷的霧氣,細細的雪絲,病榻上,重病的氣息

  和那一天,一模一樣。

  只是,那時後,生病的是佐吉(三成),照顧他的人是竹千代(家康)。

  現在,生病的人是我(家康),但是佐吉(三成),已經不在身邊了

  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不是嗎?

  所以,別再感傷,也別再繼續懊悔了。

 

  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卻還是覺得十分眷戀,那時後,自己是多麼的羨慕佐吉(三成),第一次與那個心靈純粹的不染一絲雜質的人相處,就像透過一面鏡子看到自己的汙穢。讓自己也卸下了許多成長的心防與戒備,全心全意的要去幫助他-

  若是問自己,那一天,是否有過任何別的想法才去照顧對方的?其實或許一開始也不是沒有吧。因為,自己也跟那些在軍事會議上說話酸人的家臣一般,是花費了多少心力和苦難才能走上那個地位,對方那樣一個小小的孩子,卻只因為不凡的實力和被秀吉欣賞,就能被帶回來,與他們平起平坐-

  當那天晚上,那個特意跑來找麻煩,叫吉永的家臣說出了那一串話時,他不可否認,對方說的內容他的確有想過。

  不管是想要就近交好,攀親帶故,還是想要趁機報復以發洩自己的怨妒,什麼都好,總之,他不可否認,一開始他的確想過這些事情。因為,在過往成長的日子裡,他就是這樣一路坑坑拌拌的過來的。耍過幾次心機,做過多少面具表情,隱忍下多少不甘憤恨-

 

  不這麼做,無法在戰國時代生存下去。

  因此,要說不甘心,的確曾經很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但是,在看到那人為了秀吉,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名譽,心靈乾淨純粹的侍奉豐臣,知道自己有錯了馬上道歉,儘管對方可能剛惹怒他;把那些骯髒黑暗的對話一字不漏的聽進去後,還能選擇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讓已經開始有了嫌疑的自己進房-

  對這樣一個正直坦然的人,他實在恨不起來,也不想恨了。

  無意識中,自己已與他平靜染率的交心談話,什麼恨啊,怨啊,面對外交所需要的心機和手段什麼的-全都拋到了腦後。

  變成羨慕,變成欣賞,變成-眷戀-

  然而,儘管如此,自己卻依然在最後為了自己的理想,親手掩蓋住了一切,狠心的轉過頭,拉下帽沿,撕毀了那人的偶像-

 

  對不起。

  我知道我沒資格向你道歉,也沒資格繼續與你平視,但是,我依然必須對你說-

  對不起。

  對不起。 

  「抱歉佐吉。」

  儘管,不會有人回應我-

 

  「幹嘛道歉,竹千代。」

 

  !?

 

  好像聽到了回應,家康有些驚訝得想要奮力掙開不斷下垂的眼皮,但因剛才服過的湯藥起了效用之故,真的非常非常的想睡覺,全身無力,幾乎動彈不得。

  努力的睜開了一點眼角,卻發現視線十分模糊,像是透過一陣陣濃霧看出去一樣,眼前的景物片片斷斷-但,他真的看到了!銀白色的頭髮,細長的臉孔,是佐吉-?三成-?

  「我-我在作夢嗎?佐吉(三成)?是你嗎?」想要伸手去碰觸對方,卻發現自己連動一跟手指都很困難。

  「……」面前的人,沒有回答。

  「是了,是作夢呢,佐吉(三成)不會在這裡啊-」家康苦笑了下。

  「……」依舊沒有回答。不過,感覺到了手上被輕輕握住的力道。家康微笑。

  「就算是作夢也謝謝你,佐吉(三成),謝謝你來看我

  「……」手上的力道緊了一下。

  「謝謝你對不起我沒事了-很快就會好的

  「……」面前的人似乎促緊了眉頭,嘆了一口氣。

  「對了謝謝你讓西軍不會在這時後攻擊過來,果然三成真的完全不會趁人之危啊謝謝你,謝謝你,我很安心,我沒事了

  「……」看來夢中人是不會回話的,也對,要是面對真正的三成,別說回話,大概只會向我拔刀相向吧,哈

  越來越意識模糊,眼前的人也快要看不清楚了,眼皮慢慢垂下,墜入黑暗,但,依然清晰的感覺到了,一只手握著自己的手,還有一只手,輕輕的撫著自己的臉,伴隨著夢中人來到這裡的第一句話。帶著低沉的嗓音,看起來像是在努力回想曾經聽過的字句,有點無奈,有點彆扭,但,也有點溫柔-

  那時你在我的耳邊說的話,我儘管睡意朦朧,卻依舊記得很清楚-

 

  『不用擔心哟,有我在。沒有任何人會來傷害你的。睡吧,有我陪著你。』

  『嗯,謝謝你竹千代/佐吉

 

  安靜的注視著眼前人慢慢沉睡過去的臉龐,石田三成悄悄的露出了微笑。啊,就當作是還那一次你徹夜陪伴我的回禮吧。凶王不喜歡欠人情,這個人情,算是還你了。

  低下頭,在熟睡的家康額上悄悄的留下了一吻。

  這一夜,就這一夜,秀吉大人,請容許我忘掉所有的現實,容許我做回那一天晚上的佐吉,容許家康做回那一天晚上的竹千代,那一天他徹夜陪著我,忘掉了所有身為大名的驕傲和心理;因此這一夜,就讓我們忘掉所有的煩惱和痛苦。

 

  明天到了明天,我們依然還會是敵人。

  你還是東軍總大將,我還是西軍總大將。

  你還是德川,我還是豐臣。

  你還是家康,我還是三成。

  已經消失的,回不去的佐吉和竹千代,我們的關係,從那一天開始紮了根,也在這一夜由這一天結束一切。就這一夜,只有這一夜,請容許他們靜靜的陪伴著彼此吧。

 

  紙門外,長廊邊,送走了伊達政宗的本多忠勝悄悄的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原本看到敵軍頭子的身影緊張的機動裝置小聲的停了下來,他知道,他清楚,他是家康的心腹,他明白,這一個晚上,凶王和權現都不存在,這一個晚上,只需要佐吉陪著竹千代。

  本多忠勝巨大的身子默默的坐在了紙門口,替房內的兩人守著夜。是了,忠勝明白的,就這一夜,忠勝會守護著他們的,就像好幾年前的那一夜一樣。

 

  就這一夜,忘掉一切。

  儘管,這一夜過後,一切都將如泡沫般消失於黎明的晨光之中。

  真希望讓剎那成為永恆

  房內的兩人,在夢中悄悄的落下了淚。

 

 

 

 

  

END

==========================================================

  呼啊~終於發上來了~各位讀者大家好~

  我一定要鄭重聲明,愛拖稿的我這一次是真的有在1/31當天完稿!但是!!偏偏那天學校的網路整個斷掉!!上也上不去~氣死我了~~~~天曉的我抱著電腦哀號多久啊~~~現在放假回家才能用電腦,好不容易終於上傳了~可惡!!人家好不容易有一次趕上在生日當天寫完,老天居然這樣對我嗚啊啊~~~

  是說,當初寫完寒暖的正篇後,本來只打算寫個小小的番外篇,交代一下三成那邊聽到家康病倒後的心境處理的,結果沒想到三家威力太強大了!!字數越爆越多,寫到中間發現到這都已經超過了正篇的字數了啊!!!哪有番外篇比正篇還長的呀!?最後沒辦法只好將之標題改成寒暖<二>了,而且還因為字數太多必須拆成上下兩半不然獨者會看的很辛苦…果然三家威力不可小覷!(是這樣嗎?)

  而且這篇的三家內容根本是越寫越重要,心情越放越多,線越拉越長…搞的最後整體看起來,好像政家那一篇的<寒暖>才是番外篇了啊…太危險了下次寫三家時一定要注意XDDDD

  文中的三成這一次被我意外的寫的比較不那麼中二(喂)了,大概是因為三家基本上悲劇結局的狀況較多,一定要灑糖的話除非架空或是換時代要不就是只有豐臣傘下時代了…這文裡,我難得的把家康與三成因身分地位上的矛盾給寫開來了,其實我想三成或許不太會注意到自己和家康那種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才能坐上大名位置的那種不同-因為他不是會去在意這種事的人,但我還是在這文裡讓他顧慮到了,為什麼呢…?

  一開始我只是想到,以三成的君子風度必定是不會做出趁人之危攻擊他國的事情,要嘛就堂堂正正的打,才不會趁人家生病時來攻打,那不是君子之風。但,對於與他有複雜關係的家康,他又是怎麼想的?各種思緒交雜後,就有了那段三成生病的回憶,看起來似乎是合情合理的還家康人情,但實際上究竟參了怎樣複雜的情感?我想,就請各位讀者在文中體會吧。

  這一篇最後其實也不能算甜結局,畢竟三家的魅力之ㄧ就是悲劇,但這悲劇要怎麼苦中帶甜就要看寫手怎麼安排了…說實話,寫到最後我真的跟著有點想哭了。文寫到寫手自己都感動的例子可不多…= =

  寫到最後,亞麻也真的跟著祈求上天,就這一夜就好,讓他們忘記所有的現實悲劇;祈求三成的秀吉大人,就這一夜什麼都不要在意…因為,他們的苦痛已經夠多,雖說很多事情是他們咎由自取,但又何嘗能逃的開呢?

  對三家而言,或許永遠也不會有幸福的結局吧?但這辛苦的情感之所以讓人感到流連忘返,也正是因為是悲劇呢…或許其中的情感讓人難以理解,但又如何?那就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一切啊!這,或許就是我一直以來對三家都有著滿滿的情感之故。

 

  最後再讓我向最愛的家康說聲~~生日快樂!!!也歡迎各位喜歡的讀者留言給我打氣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