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康生日賀文:寒暖(注意,CP為微政宗X家康;有微微三家,微微ALL家)

 

12/26是家康的舊曆生日~送上生日賀文給家康大大的祝福!!!

今年我居然完全遲到了整整一天啊嗚嗚~~> <

太糟糕了,賀文不是遲到就是量少,家康大人一定會苦笑著離我而去~~~不~~

奉上這個短短的生日賀文,祝家康大人生日快樂!!!!


家康生日賀-寒暖:

 

  寒風吹拂,殘雪紛飛,正時值冷冽寒冬的日之本,到處是一片銀白的世界。然而,天氣寒冷也代表時結已將近歲末,再過幾天後就是新年,即使天氣尚寒,卻依然掩不住新的一年快到來的事實帶給日之本人民們內心的歡欣。然而,在東軍本丸之處,卻瀰漫著一股不符合這歲末年終的沉悶氛圍。

 

  「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是的,很抱歉。」

  「這樣…那就沒辦法了-那麼,能幫忙轉交這幾份禮品嗎?這是我和孫市一起準備的,就說是前田家和雜賀莊一起送的。」

  「當然,殿下會很高興的。」

  「希望能早日康復呢,那麼,先告退了。」

 

  目送著前田家的浪子慶次離去,德川家康的部下鳥居元忠在內心中嘆了口氣。這已經是第四天了,不屈不撓的要求求見家康殿下一面的鄰國代表早就不知是第幾個了,這幾天,光是掛心殿下就忙不過來,更別提還要安撫底下諸多同樣擔心殿下的家臣們。

  是的,在家康殿下已經打敗豐臣秀吉,與石田三成決裂,雙方各自募集了各方兵力,在東西軍將日之本切為兩半的時刻,戰爭隨時可能一觸即發。但卻在這歲末時節,家康殿下卻病倒了。

  大夫說是染上了風寒,大概是從前幾天在極為酷寒的天氣中,因兩方兵力突然的巧遇,對方又突然來個錯手不及的突襲,因而展開與西軍一部分兵力展開的游擊戰開始。刮著暴風雪的站場上東奔西走的結果,就是暫時取得了勝利奔回德川軍本丸之處後沒多久,家康殿下就開始發燒,更糟糕的是殿下還故意隱忍病情繼續工作,最後,終於在一次下鄉探訪時體力不支倒地了。

  想起當時原本在三何民眾終歡快的訪視、協助村民事務、前一秒還帶著陽光笑容的家康殿下,忽然倒在眾人面前,那引起的高聲驚叫與驚惶失措是多麼的令人感到恐懼。


  原本,一城的大將身體狀況就應該要好好的維持,就是不小心真的染病重傷了,也要學著隱藏起來,不讓大部分的民眾和士兵知曉,才不至於引起大家的恐慌。畢竟,所有人的心都繫在那一人身上,在東西軍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的時候,東軍總大將德川家康的安危更是可能影響戰局,不論是成功或是失敗。

 

  鳥居元忠在又送走了兩位探病的鄰國代表後,按著頭刷的一聲走進了家康休息的房內,並囑咐了一旁信的過的小姓代替他到房外檔客。

  走到房中,看到躺在病榻上沉睡著的家康,就算是在睡夢中,也依然因發著高燒而不斷冒汗,緊皺著的眉頭似乎得不到疏緩,一旁的侍女們不斷的換著冷毛巾。


  轉頭,看向了一旁堆著像小山一樣高的探病禮物,其實這幾天的探病禮不只這些,民眾和各國代表送的東西都不知堆了幾個倉庫。雖然鳥居很清楚,在民眾面前倒下這種衝擊事件,絕對不是簡單幾個封口命令就可以阻擋住人們的悠悠之口的。這不,這幾天來因八卦瘋傳而不斷前來探病的三河民眾都還排了好幾條人龍擋在城門外呢!除了堆在倉庫的禮物外,留在這裡的是經過檢查挺有疑問須要等殿下醒來後詢問的。那裏面的禮物種類五花八門,而大部份特別奇怪的都是東軍同盟送的禮物。


  好比說這個吧…雖然說破魔之箭加上祈禱安康的護身符很不錯,不過到底為什麼還要加上一幅畫呢?那畫的內容還還完全理解不能,一個全身黑的忍者裝扮,旁邊寫著『相信您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據我占卜的結果,家康大人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風寒算什麼?就用意志力擊退吧!就宵暗的羽翼大人每次為我擊退惡徒一樣…呀~~宵暗的羽翼大人~~~』

  ……所以說,宵暗的羽翼大人是什麼啊?

 

  再比方說下一個…嗯,苦無,飛鏢,披風…清一色全黑的忍者用武器和裝束是怎麼回事?這是哪位忍者送的探病禮啊?送來的同時還完全沒有徵兆,突然就從天而降還伴隨著幾縷黑色羽毛…要知道忽然憑空冒出一包暗器是很嚇人的,要不是還隨包裹附了一張寫著「目前一切平安,毫無動靜,繼續觀察,且請安休,願早康復」的信紙(是說既然是忍者送的,為什麼要附上北條的簽名?),真的會讓人以為這是西軍要送來下戰帖的。

  …家康大人是請了北條大人和哪位忍者做了什麼嗎…?

 

  然後還有一個,房內放不下,現在還塞在倉庫裡的…那個…怎麼稱呼?南蠻機器嗎?收到得同時還不斷的放出煙火和小型炸彈,害的一群家臣部下嚇得直接一桿子下去要把東西打壞,沒想到這一打卻搞得機器爆走,花了好大一番功夫(一片狼藉,眾人輕重傷)才制服…如此令人搞不懂是來暗殺的還是來送禮的這東西還隨之奉上了一封信:「就算你重病了!俺和你的仇恨還是在的!但俺為人光明磊落不像你一樣趁人之危,等你病好了再開戰!且送上這個我發明的新機器讓你知道俺不是好惹的!!家康!!!」

  ……就算家康殿下醒來,也絕對,絕對不會把這東西給殿下看的!!!

 

  再看著手上剛剛收到的前田家浪子送來的禮物…其實不用拆包裝,摸著外形也能大概明白,在加上是雜賀孫市準備的,那這裡面是火藥和傷藥之類的藥物和軍事用品的可能性十有八九…雖然很符合那一位的個性,但他們真的明白探病禮的意義嗎?

  轉頭將手上的禮物交給部下去研究檢察,鳥居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家臣們和東軍的諸位(其中很明顯的還有不是東軍的)為家康殿下著想的心當然很感謝,要不是他們努力的要求不准走漏風聲(雖然現在看來基本無用),並表明殿下暫時不會客(否則大概會大喇喇的跑來探病,那就更糟糕了),但也隱藏了不少令人擔憂的狀況,在現在這種時候-


  「鳥居大人…」

  「什麼事,吉次郎?我不是說了,不管誰來了都請他離開?殿下還…」

  「還沒醒,I KNOW I KNOW,但我還是要看看他。」

  猛的一回頭,鳥居還真有點嚇傻了,戴著眼罩,深藍色的裝束,夾雜著異國口音的男子-這不是…東軍同盟伊達政宗?

  這幾天收著探病禮,還在想著沒有最大的那一位同盟-奧州的獨眼龍的禮物,這會兒本人就親自跑過來了!?

  「啊,伊達大人,您怎麼會突然…」闖進來?

  「HA!鳥居,你們三河民眾的口風太不緊了,隨便問一下都知道你家大將病倒啦!SO,我來探病了,OK?」突然出現的眼罩男子伊達政宗跨著大步走進了房內,斜眼看了一下跪下的家臣身後,那靜靜的躺在被褥上的人。

  鳥居愣了一下,是啊他知道即使極力隱瞞,還是瞞不過許多人,但沒有想到的是即使已經密信告知幾位同盟將領家康大人暫不見客,這人卻還是充滿行動力的跑來-

 

  轟隆隆隆隆---

  紙門外,從遠處傳來了震耳欲聾的機械運轉聲,鳥居連看一眼都不必,就知道是誰來了,當然,他可也沒有露廳夾雜在不斷靠近的機械聲中的錯亂腳步聲。於是他連想也沒想,直接扯開喉嚨大喊:

  「本多!!殿下沒事!!你不用進來!真的!!!」

  轟隆隆---隨著機械運轉聲聲聲靠近,鳥居的大吼成功的讓貌似要直接闖進來的大型機械人維持空中運轉的模式停在了二樓房門外,一片銀白色的冷空中,忠心的德川家臣戰國最強本多忠勝亮著一眼紅光死死的盯著房內那帶著眼罩的伊達政宗。


  「唉,真是-」政宗抓了抓頭,大步一跨地走到了紙門前,正好迎面對上了本多忠勝發紅的一只眼,那裏面滿滿的寫著擔心和敵意。回轉個頭,看到了從旁邊的走廊上跑來的幾位家臣-神原康政,井伊直政,酒井忠次…嘖,幹嗎?他就臉上寫著「我是壞蛋」嗎?來探個病而已德川四天王就都被驚動了?

  政宗往前一步,雙手大張順帶丟了一袋麻布袋,回瞪著本多鐘聖凌厲的目光道:「看清楚,我來探病的!這是奧州今年收成的作物,我沒帶六爪!小十郎也沒跟來!純粹來看望家康的病情!別告訴我這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撿起了麻布袋看了一下內容物-青菜,青蔥,白蘿蔔…鳥居元忠舒緩了一下眉頭,倒真的不能怪他們太過緊張,在大將倒下的時候,不管是同盟還是敵軍都一樣不能輕忽,就算是看起來和殿下平日感情良好的伊達政宗也是一樣…

 

  「抱歉…獨眼龍…」

  在房內的氣氛緊張的一處及發之時,眾人後方傳來了一陣雖虛弱但仍清楚的聲音。

 

  「家康。」「殿下!!」「殿下醒了!!」「……!!」

  床榻上睜開眼睛了的東軍總大將德川家康在一旁侍女的攙扶下坐起了身子,苦笑著看著眼前的眾人。


  「伊達大人特地前來探病,是我們這邊失禮了,你們,快向伊達大人陪罪吧。」

  「Ha!不必!這群傢伙緊張很正常,家康,你有一群好部下!」

  「謝了,獨眼龍…」

  「好了,坐不起來就不要勉強,是病人就給我乖乖躺著不要動!」

  「沒啦,我有好多了-」

  「少來,還在發燒不是嗎?告訴你,我可是有好好帶了探病的禮物,小十郎說蘿蔔的葉子可以退燒,我特地找了個不錯的-」邊說著邊搶過了鳥居手上的麻布袋,抓了一只大白蘿蔔就走向家康,叫一旁的侍女去處理好了拿洗好的葉子過來。

  「聽起來真新鮮,這是奧州的民俗療法?」

  「啊,YOU可不要不信!我小時後也發過幾次高燒,小十郎都是這樣幫我降溫的,等等讓YOU瞧瞧咱們東北地方的獨門妙法!」

  「謝謝你,我很期待。各位,你們可以先下去了,獨眼龍特地來看我,你們就先去忙吧!」家康笑著對忠勝等人揮了揮手。

  「可是-」鳥居元忠還是有一點不放心,雖說他們倆感情好,但要放身體微恙的殿下和獨眼龍獨處…看向一旁的德川四天王,很明顯的他們也不太放心。


  「Hey,不用啦,你這群部下不放心的話就留下吧。」政宗撐著下巴,他到也不是不能理解家康部下們的優心,要是現在換他病倒,小十郎大概也絕對不會放家康與他獨處…嗯,如果他真的生病了,家康一定會來看他的吧!不然下次來試試看好了,假裝生病之類的…呀,不對,小十郎的眼光很利,裝病絕對逃不過他的眼睛…

  政宗政在胡思亂想中,家康已經與四天王和鳥居談妥了,決定留下忠勝降落在一樓處待命,有任何狀況可以立刻飛上來應對。

  「殿下,我還是…」最熱血的井伊有點踟躕,他還是很想留下來。

  「得了,你們啊,在總大將病倒的這時後,有很多事情要做吧?在連我都知道的狀況下,你們覺得西軍難道會不知道嗎?」終於胡思亂想結束的政宗,懶洋洋的道。

  「……!!」眾部下都神經緊繃了一下,伊達政宗提出來的正是他們這幾天纏繞於心的隱憂之一,總大將病倒的消息既然擋不住眾人之口,走漏風聲讓西軍知曉跟本是早晚的事,或許,現在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

  「放心吧,我已經請北條大人拜託風魔幫我探聽消息,若有任何西軍出動的狀況他都會來回報我的。」家康笑了笑道,在他失去意識倒下來前他也隱約注意到了自己身體的不對勁,但他不願讓部下們擔心,也認為自己會挺過去。但若挺不過去,真的要做好防範,於是他幾天前就特別聯絡了北條大人,請傳說之忍風魔小次郎協助探聽消息。


  他是東軍總大將,這樣的事情他是應該要顧及到的。儘管…他一點也不認為,三成會在這種時後趁人之為的打過來…

  石田三成耿直的個性,是為他樹立了不少敵人的重要原因,但也是能因此交到最重視彼此的好友的原因,比方說刑部,比方說,自己-

  但是,自己卻背叛了他的信任了。

  他是如此的不配與三成對視,即使是自己病倒的現在,一向以君子之風處事的三成,必定也會認為身為君子不應趁人之危,是不會有所動靜的吧。

  想到昔日的好友,家康暗了暗眸子。

 

  一旁的政宗看了他一眼,接口道:「好啦,我來這裡也不是單純的探病而已,就是猜到可能會有這種情形。放心吧,現在我來了,之後可以來好好討論一下如何應對,以免遇到各種狀況啊,對吧,總大將?」

  家康笑著回道:「謝謝你考慮得這麼周全,不過,你的領地…?」

  「小十郎會幫我照看著的,不用擔心。」

  「就是這樣,各位,留忠勝在就可以了,我和獨眼龍可以討論一下情勢,各位先去處理其他事情吧!」家康回頭,看向眾人。

  「好的,有任何狀況請吩咐。」鳥居等人默默的離開了,實不相瞞,他們這些部下能做的事情的確很多,但也有很多事不能做到的。比方說,以一國將領的身分考慮東軍方的事情…他們,是大將與部下,不對等,也無法對等…這一點,伊達政宗就不同了。

  家康抬頭,看向鳥居他們說:「各位,要拜託你們了。」

  不過,即使如此,殿下依然是殿下,他們也依然有他們可以做到的事。

  「是的!在下告退了!」現在,替生病的殿下處理好城內的大小事,就是他們能做到的事不是嗎?

  待眾人離去後,家康回頭向門外的本多道:

  「忠勝,謝謝你,我不會有事的。嗯?」

  本多那一眼紅光靜靜的看著家康,隨後點了點頭,安靜的降到了一樓的地面,將機械維持在低音休眠的狀態,以不要發出太大的運轉噪音,但也可以隨時啟動應付狀況。

 

  政宗搔了搔臉,道:「雖然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不過這次YOU病倒,我才終於明白啊,你家和我家真是半斤八兩。」

  家康笑道:「獨眼龍和龍的右眼那種羈絆,我可是好生羨慕呢,下次換我去探病,都不知道進不進的去房門呦?」

  「HA!敢嘲笑我?說好了啊你可一定要來,否則我會叫大軍把你給押過來!順便預約,我的探病禮就要白米二十斤了!」

  「這不對等啊你也才帶了一袋子青菜來-」病床上的人抗議。

  「SHUT UP!誰叫你要在這時後給我生病!大下雪天的我帶著我自己和青菜過來是給你面子了啦!我說你啊!肯定是不要給下面的人擔心以為自己可以稱的住,結果沒想到病得這麼重吧!」彈了一下對方的額頭,開罵。

  「我沒想到會這樣嘛…本來想說只是小感冒…」被彈的人呼痛的繼續抗議。

  「結果?小病不理變成大病啦?也真不會選時間…」這時,侍女走了過來,將處理好的蘿蔔葉交給了政宗。男人接下後就直接蓋在家康臉上。

  「嗚噗!?」眼前一黑,整個人被大力堆到了枕頭上。

  「喂,你真的很不會選時間,害我老早想好的賀禮都送不出來啊。」政宗維持著將蘿蔔葉蓋在對方額頭上的姿勢,低聲道。

  「獨眼龍?」一手想去抓起蓋在自己眼睛上阻擋視線的蘿蔔葉,家康愣了一下。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獨眼龍-」

  「我本來都想好了請你來府邸,我有安排了壽誕的宴會,結果你根本沒辦法來,這下好了,我只好親自跑過來了。」

  「……」

  「真麻煩,來這裡還得幫你思考西軍可能會有的動應不說,我在這裡西軍就是有動靜也會有所顧忌吧…原本,我是這麼認為的。」

  「?」

  「你會擔心西軍打過來?」

  「…是,有一點。」

  「那你就不必擔心了,告訴你,我來這裡的路上遇到那個左近了。」

  「左近…?島左近?三成的部下?」

  「啊,他告訴我,石田三成已經知道你病倒的事了。不過,他以西軍總大將的身份告訴所有的同盟,表達他不會趁人之危的表態,會在東軍總大將痊癒後再約戰,到時會堂堂正正的拿下你的首級…嗯,就是這樣。」

  「……是嗎?」三成他,果然…


  你還是一如往常的是個坦率有著君子風度的人啊-凶王-石田三成-

  我很抱歉,對不起你,即使為了自己的理想必須要與你為敵,但我依然要對你說,對不起,我對不起你-

  三成,抱歉-還有,謝謝你-


  「Hey,我特地為你帶來這個消息呢,這份禮夠不夠大啊?你最好再說一袋青菜太少!」雖然看不到被蘿蔔葉遮住的雙眼,但看他忽然的沉默,想也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事,懶的再看他繼續沉浸在悲傷裡,直接出聲把人叫回來。

  「…的確,看來下次換我探病,白米二十斤都不夠呢。」笑著,輕輕的把按著蘿蔔葉在自己臉上的手移開,來人的手就順著把蘿蔔葉移到了對方的額頭上。

  「這就是你們的民俗療法?」躺在枕頭上,看著眼前微笑著的男人。

  「哼,蘿蔔葉會吸熱,放在額頭上就會慢慢退燒了,你等著看吧。」

  「不過,這樣不就要一直壓著…?」

  「放心,在看到成效之前我都會壓著的,保證讓你從此愛上民俗療法。」

  「不好吧,這要一段時間吧?在說我都躺這麼久了,很想活動筋骨的說,現在你還要我躺到見成效?」

  噗咚!家康斜眼一看,原本坐著的男人忽然躺到了他的身旁。

  「SHUT UP!我可是陪你一起耶!還有,為了在今天之內趕到,我騎馬趕路都沒休息,在見成效之前讓我休息一下。」

  「你剛不是說你是來探病的嗎…」結果是來睡覺?

  

  「囉嗦,本大爺特地屈尊陪你當病人,病人的工作就是躺在床上不要亂動!」

  在你好之前,我會陪著你。別把所有得重擔壓在肩上,我們是同盟,我會陪著你。

  「真無聊的工作…」

  不過,謝謝你,獨眼龍。


  在發覺自己染上風寒的同時,更多的不是為自己擔心,而是為其他人們擔心。於是努力忍住隱藏病情,以為靠意志力就可以好轉,沒想到還是力不從心…讓忠勝,讓獨眼龍,讓其他人為他擔心了…真是,不重用呢。

  一旁傳來了呼-呼-的呼吸勻稱聲,獨眼龍,還真睡著了啊-真快!果然是太累了吧,在東西軍隨時有可能交戰的時刻,還要替自己操心…

  抱歉,我一定,會馬上好起來的。

  然後我會好好的活著,一定會好好的活著,挺起胸膛,和你一起去面對接下來的戰爭。    

  面對西軍。

  面對三成。

  面對你,面對你們。

  我會好好的活著。

  肩負起我一生的罪孽和責任。


  我會好好的活著。

 

 

 

 

END

======================================================================

嗯哼,遲到了整整一天的生日賀-不過,以新曆來看1/31也是家康的生日,所以這也不算我遲到嘛對不對~(毆死)

說到這一次的賀文…本來想寫的是三家,不過不知為何寫著寫著就完全往政家那邊偏過去了!

是說我也挺後媽的,好好的生日賀卻把親愛的家康給寫病倒了,真是…但靈感就是只來這樣我也沒法度~XD(攤手)

 

我沒寫過政宗X家康這個CP,雖然基本只要是ALL家我都吃,親家三家政家忠家都行,

但目前除了三家忠家都沒寫過,除了因為三成和忠勝個性比較好拿捏外,也是因為雖然喜歡政家卻不知怎麼下手寫這位戰BA超人氣角色-政宗…

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會順著淺意識寫出了政家!!

相信我,一開始想到讓家康生病然後安排他人探病時,政宗一開始真的只是個跑龍套的!後面的才安排出場的三成才是重點說!

原本的構想真的是三家,但沒想到一開始跑龍套的政宗一出場後就搶戲搶的超嚴重!!最後跟本宣兵奪主了啊!!

然後我寫到後面,想說真想要讓三成在後面擠進來…但這樣前後實在不太連貫,

而且以戰BA4三成LOVE家康的程度來看,恐怕跟本不能容許政宗睡在家康身邊吧…

而且還有一個本多在旁邊守門啊這樣擠不進來呀啊啊啊所以三成只好活在回想裡了對不起!!!(被斬滅)

 

但是,老實講,要我就這樣放棄掉三家在這裡的出場又實在是很不甘心,

於是打算再寫一篇這篇寒暖的番外篇,主要以描寫三成面對家康病倒的消息時的處理,到時那番外篇確定會是三家喔!!

但現在比較忙,這番外篇暫時生不太出來,就等到明年的1/31家康新曆生日時再放出這三家的番外篇吧!敬請期待!!

 

好啦今年也要結束了,雖然很忙但部落格裡的忠家文和三家文還是要填的~

我有在努力唷!請讀者再給我點時間!然後也請不吝惜的給我留言鼓勵吧!!謝謝!!

再次祝福家康大人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