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四十二章:<櫻悲>

 

再次,睜開眼睛,看到的是自己和秋山房間的木質天花板。

  「……?」

  刷-

  「啊!本間!你醒了啊!太好了太好了!!」隨著一陣拉門打開的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本間呆呆的直視著天花板,還沒有恢復思緒。

  突然,眼界中出現了一個女人焦急但卻十分高興的臉龐,她的眼角含著淚水,好像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關切地道:「本間!?還好吧?你認的我嗎?」

  「……師母……?」嘴裡乾澀的擠出了兩個音節,本間發現到原來要說句話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嗎?全身痛得不得了,連說個話,喘口氣,都好像要撕裂身子般的痛楚

  「唉呀!!我真是的!!阿宗才跟我說過不可以太牽動傷患的情緒的!糟糕糟糕!!啊本間,你別動喔,我現在馬上就去叫阿宗過來!!」香取師母叫著跑出了房間。本間苦笑地心道:就算我想動,也動不了啊

  怎麼回事呢?我是

  眼神猛一凜,想起了昏迷前的所有事情!!斜昵著自己身上纏得滿滿的繃帶,本間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地回想著那悲慘的一幕幕景象秋山,高野,佐野悲傷的情緒竄上腦袋,差點要流下淚來。對了,還有水野嗯?不對?我怎麼會,還活著

 

 

  頭部艱難得稍微轉了一下,看到了床褥旁放著滿滿的繃帶和藥品,再看過去,本間看到了躺在房間另外一張床上的人-那是秋山!!

  本間頓時差點流出淚來,果然,秋山沒死,秋山沒有死啊!太好了!那麼,一定也還有人還活著吧!?他有些奮力地想要爬起來,但一牽動到傷口,又吃痛的躺回去。

  「啊!你這孩子真是的!不是叫你不要亂動嘛!」香取師母的聲音傳了過來,本間眼睛一轉,看到香取師母帶著松下掌門回來了。

  松下掌門臉上看來相當的疲憊,也沒有了過往的那種從容神情,但他看到本間醒過來了,似乎輕輕地鬆了一口氣地緩了緩他那稍稍皺著的眉頭。

  「師父」本間顫抖地道。

  「本間,你別擔心,沒事了。你的傷雖然很重,但沒有生命危險,休息個幾天就不會那麼不舒服了。」松下黯淡著神色輕聲說著,他走向本間,輕輕地將手放在他沒有受傷的肩頭部分。

  「……師父,水野他……」本間顫抖著問道。

  「啊,水野嗎?你也不用擔心,那孩子雖然一度差點死去,但還是勉勉強搶將他救回來了,現在雖然還在高燒中,但我想應該可以撐過去的。」松下淺笑著道。

  本間緊皺的眉頭舒了開來,眼眶差點飆出淚來。

  「我知道你很想要問清楚這件事否則你是不願意休息的吧?」松下拉過了一張椅子作在本間的床前,淡淡地道。

  本間以輕輕的點頭代做回答。

 

 

  「我先告訴你目前的情況吧。秋山,高野,你,還有水野都活著,雖然都是幾乎要喪命的致命傷但是都救回來了。唔,傷勢方面,水野尤其嚴重,不只內臟受損得相當重,而且他全身的骨頭幾乎都斷了。不過,已經用接骨的方式半治療好了,接下來就是跟生命力搏鬥的困難了,但是水野一定可以挺過去的。」

  本間聽到一開頭的那句話,本來有些高興的眼神,卻又突然暗淡了下去。松下完全明白他的反應是怎麼回事。

  「很遺憾……」松下一手撫著雙眼低下頭去。一邊的香取師母也難過的轉過身,扶著拉門低低啜泣。

  「除了你們四個人以外,其他的七名弟子,都已經回天乏術了。」

 

 

  有如五雷轟頂一般,本間呆滯了好一段時間,半晌,才呆呆地道:「佐野他?」松下嘆了口氣道:「是的,很遺憾,我趕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死了現在,他們七個人因為,都是孤兒,也沒辦法聯絡到他們的親屬來領回屍體。所以他們七個人,我已經全部都葬在後山的土坡上了。」

  再也按耐不住的淚水,從本間的眼角滑落了下來。他想起了看到佐野屍體的那一幕,那個原本開朗無比的孩子變成了一句不會說話也不會活動的屍體,半閉的眼眸,半乾涸的淚水,失焦的眸子「佐野」為什麼會這樣呢?

  「……你好好休息吧,事情的經過,晚點再說明吧。」松下緩緩地起身,想要離開,卻注意到自己的衣角被拉住。回頭一看,本間顫抖的手指不太安穩地拉住了自己的衣角,因為沒什麼力氣,所以沒拉一會便鬆了開。

  「沒關告訴、我」否則,我不能甘心。

  佐野他,也一定需要知道真相。

 

 

  「……」松下閉起眼嘆了口氣,再度坐下,皺著眉道:

  「……老實說,我知道的並不多,我和夕子、水野三人搭船出門去參加壽宴,到了半途,夕子忽然說她忘記要帶對方送來的邀請函,沒有那個是不能進宴席的。但是人都已經到了京城了,現在折回去會來不及參加壽宴的於是我就請水野用輕功快一點跑回去拿,我和夕子就在今晚要落腳的旅館等。以水野的速度,就算划船會有點耽擱,也應該趕得及在宴席開始後半刻鐘內趕的回來。但是我們等到壽宴都過了一半了,水野還沒回來,我覺得有點蹊蹺,於是叫夕子在旅館裡等,自己跑回來看看是怎麼回事。結果船還沒划到櫻島,就看到遠遠的櫻島上瀰漫著一大股黑煙!」

  松下換了隻手撐住頭道:「我一看就知道島上出事了,於是棄船用最快的速度越過水面衝到島上,見到的只有滿滿的大火,燒得亂七八糟的建築。雖然,救火是最要緊的,但還是要先確認你們是不是都沒事,但是四處查看的結果,卻只看到幾乎快死的你們四人,還有那七個已經死了一段時間的弟子……

 

 

  說到這裡,本間的手緊緊握了一下,松下低下頭道:

  「我盡量用最快的速度救火,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所以等我好不容易把火勢完全撲滅時,櫻島幾乎已經燒的面目全非了……救火時也順便放出信鴿,讓他們去找我認識的大夫,請牠們立刻去把大夫找來救人幸好,雖然一度非常混亂,但是還是來的及搶救下你們四人的性命秋山真得是差一點就要去鬼門關了,他血流的太多,要是再晚一點,大概就沒救了。」

  本間輕輕轉頭看向躺在對面床上的秋山,香取師母正在邊啜泣邊替他換繃帶,秋山沉睡的臉龐看來似乎睡的似乎相當安穩。

  松下用手背擦了擦額角,輕聲道:「老實講,你們已經昏迷了將近十天,秋山和高野都還沒醒,水野也是這十天內,我和夕子都在忙著處理殘局。不知道是打鬥中碰巧撞翻油燈,還是那群傢伙放的火,總之櫻島的建築都差點被燒光,幸好你們的房間比較後面,中間又隔個大水池,沒有遭到太多池魚之殃

 

  本間抬眼看了看松下顫聲道:「知道是誰嗎?」

  松下無奈地嘆著氣道:「很遺憾,沒有。我在到了櫻島的時候,除了你們之外都沒看到其他人。老實說,我本來還以為是你們不小心引起的火災呢,沒想到……。」

  遲疑了一會,松下才緩緩地道:

  「第一個看到的屍體,是佐橋宏道。那孩子死狀,很慘整個人被刺在被砍斷了的樹幹留下的叉枝,血流滿地……看到的時候,我都差點暈過去……

  本間想起了佐橋宏道,他是個高大的青年,年紀比自己大了將進十歲,平常是個非常會欺負人的討厭傢伙,但是卻不知為何異常的愛哭……那樣的人,卻是那樣的死法……

 

 

  松下閉上眼睛輕聲道:「其他孩子死的也都很淒慘,杉崎悠子,死在書房裡,她的頭被撞破,血沾滿了滿屋子的書她就倒在將棋棋盤前,染血的棋子灑了滿地……

  本間一聽,眼神一暗。杉崎悠子是後期入門的女弟子,其龐大的身軀和男性化的面容,一開始還讓人以為是個男孩子呢雖然她大喇喇的個性和作風讓他們這群少年差點要因此對異性的憧憬毀於一旦,但她依然是個很不錯的人對了,她最會下將棋了,每每總要在閒暇時間拉著人陪他下將棋,要是輸了還會備有處罰遊戲這樣的一個人,居然也死了以後再也沒人會強拉著他下棋了嗎

  「滝山誠興村徹兩個孩子,死在廚房裡兩個人都是被踩破了腹部,身邊散落著好多的乾糧和蔬菜他們兩個一定又是去廚房找東西吃了

  滝山誠興村徹他們兩個是兩年前的論劍大會上一起來拜師的,正好是跟佐野笙悟一起入門他們似乎是很要好的朋友,之前都待在入江門派對了,他們很貪吃倒是真的,常常在半夜兩個人偷跑到廚房找宵夜,好幾次都被師母罰跪……

  「工藤德紀山田真也死在大庭院裡。他們一個被打斷了雙腿割斷了喉嚨,一個被砍斷了半邊身子……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手裡還拿著刀劍他們一直都是很認真的孩子,一定是在自主練習吧

  是啊,他們兩個可以說是繼水野之後最喜歡練功練上癮的傢伙了哪-明明,他們明明是在練武時被攻擊的,可是,死的卻是他們,不是這個不肯用功,跑去釣魚的我……為什麼?他們那麼努力,那麼努力的練習,他們是真心喜歡武功的啊

  「佐野笙悟他死在石階上,大概是聽到聲音跑上石階看看是怎麼回事的吧他就躺在你附近,胸口被刺穿了個大洞,肺部穿了個孔,他大概掙扎了好一陣子,呼吸不到空氣後才斷氣的吧

  本間閉上眼,他已經幾乎聽不下去了。和他一起度過了兩年的夥伴們,就這樣一個一個在一瞬間被碾斷了生命而且,還不知道是為何被殺,被什麼人殺的

 

 

  「雖然攻擊你們的人沒有留下什麼痕跡,我想那火十之八九就是他們放的,就算不是他們放的,也順理成章的不想滅火吧,這樣就可以走的不留痕跡……本間你應該沒有關於他們那些人的記憶吧?」松下靜默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本間輕輕搖了搖頭,一開始他見到的那幾個身穿黑衣的人全身都包裹著黑巾布,連眼睛也看不清楚聲音野低沉的像是被布包住般聽不真切-那時後,他或許就應該查覺到事情不對勁了……而當他在半途睜開眼睛的那個時候,因為看過去的景物很模糊,又是在夜晚,他除了攻擊他們的兩個傢伙一個是高大壯碩的男子,一個是瘦高的男子,和他們的聲音特徵以外,其他並無法記得清楚而且他們的對話也無什蹊蹺,使用的功夫也很基本,不是那麼清楚能判斷是什麼門派的人。

  「這樣啊看來,如果要探索到他們的情報,只有靠剩下那三個還沒醒來的傢伙了。不過我看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指望,畢竟他們都是在鬼門關前遊走一回的人,腦袋沒有因此被嚇傻就該感到萬幸了!」松下撐著頭道。

 

 

  「不過」靜默了一會後,本間覺得有點愛睏,但松下突然的發話,讓他有點嚇了一跳。

  「我不懂的是,他們為什麼沒有把你們都殺掉呢?照水野回去的速度和我回去的時間差算起來,他們離開到我到達島上,應該至少過了半刻鐘有……有這麼多的時間,卻沒有把你們四個給殺掉,也沒有搶走任何東西,他們簡直就是為了殺人才來的一樣……

  「會不會以為我們已經、死?」本間努力擠著詞彙。

  「是有可能,但這也太草率了點簡直就像,他們遇到了什麼非得要停止侵略的事情不可或者是,在我到來之前,有人來幫了你們……不然,實在難以理解……」松下搔了搔頭道。「總覺得這件事情疑點很多他們搞不好也不是湊巧來的,或許他們是知道那天是我和水野要出門的日子,島上可算的上是高手的人已經不在,才方便下手嗎可是,如果是這樣,至少也要偷走什麼東西才合理吧?他們的目地到底是-」

 

 

  「阿宗,你是不是應該去照顧水野了?那孩子可還在發燒哟!拋下他這麼久,你都不會不放心啊!?」香取師母有些不滿的聲音傳來,才好像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一般地讓松下跳了起來,要本間別想太多好好休息後便匆忙離開了,香取師母也跟在後面,臨走前告訴本間等一下她會送稀飯過來。

  師母的稀飯別讓他病情加重就好本間苦笑著想。

  不過,確實就像師父說的,這件慘案的疑點多得讓人不能細數為什麼他們會知道那天島上的兩大高手都不在?真的只是湊巧嗎?為什麼他們要攻擊櫻上水?殺了那麼多人卻沒偷走任何東西,不是很奇怪嗎?還是說,其實他們要的東西已經被大火燒掉了呢?而且他醒過來的時間已經是晚上,而他遇上那些人的時間是下午,就算要到天幾乎完全黑了的狀態,大概也要過上至少三個時辰啊?這麼長的時間內,他們在做什麼?總不會都在殺人吧?他們都是高手,殺人應該不會需要用到三個時辰那麼久……水野又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呢?他們會拖那麼久,是因為他們在和水野纏鬥嗎?……還有,為什麼他們殺了七名弟子,卻唯獨沒有殺掉他們四個人?真的是以為已經殺死了卻其實沒有嗎?不,不可能,他們殺了這麼多人,不可能會漏掉的至少,自己和水野就是幾乎確定一定會死的啊總不會是他們突然大發慈悲吧?那麼,就是說,很有可能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情讓他們不得不離開,或是

 

 

  有人,在師父來之前阻止了他們?有可能嗎?可是,那是誰呢?

 

  ……難道,難道說……

 

  是阿成!?

 

  不、不可能吧阿成和水野的本事差不了多少,連水野都抵擋不過的高手,阿成一個人有辦法打的過嗎?還是說,他不是一個人來的?可是如果是這樣,他應該不會跟著一起離開啊?為什麼一起消失了呢?難道是他認為現在不能跟他們見面?

 

  不、不對-現在要斷定是阿成還太早了阿成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在晚上來到這裡啊?而且,他不是說他離開櫻島後要去學當裁縫學徒嗎?但是那也只是他一個人在說,他離開後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而且,阿成之前的生活是怎麼樣的,他也根本沒提過

 

  想著想著,本間開始慢慢地發睏,意識逐漸朦朧,在快要睡下的最後一刻,他想的還是這個慘案的種種疑點以及,最有可能出現解救的人的人選……

 

 

  佐藤成樹,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

 

  如果你回來了,就別躲啊。水野很想見你,他其實,一直都是很想見你的

 

  一直,一直啊……

 

 

 

 

 

tbc

===================================================================

哈囉....親愛的讀者大人們~我回來囉.......

咦?沒人要毆我嗎?我這麼久才回來更文,應該要被毆一下吧!!

什麼!沒人嗎?根本沒人要理我!!!???啊嗚嗚嗚嗚~~~~~~

好啦真的很對不起,前陣子都在爲了工作和未來打拼,更文的事真的遺漏了~

現在暫時性的穩定了一下,我會利用這段時間努力更文的~~~> <

這一章.....如果真的有非常非常仔細的去看哨聲的話,大概會發現到有熟悉的名字出現了吧!

在此向那些角色们道歉,讓他們成為亡魂炮灰了~@@

不過,他們這些死亡角色的存在,也是劇情關鍵的一環,將來也會起到承先啟後的作用的!

因此如果有喜歡這些角色的讀者们不要難過喔~~~(哪有人這樣安慰人的啊!!)

 

這章除了那些死亡的原作角色外,其實也隱藏了很多的訊息和秘密在裡面,

還記得之前說過,本間在這段敘事回憶裡說了白色謊言嗎?

這章和前一章就是白色謊言的大關鍵喔!!

這群襲擊櫻上水的人到底是誰?阿成到底有沒有回來過?

嘻~讓我們慢慢抽絲剝繭吧~~~XDDD

我會利用這段短暫的閒暇時間努力更文!不過因為坑很多,會一一努力的~

一樣~希望喜歡的人也可以留言支持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eryl Lu
  • 哇!!!好開心喔!!好久都沒有看到成水的長篇了!!!
    因為一起寫合本才知道了這個部落格,真的很開心
    很喜歡這個故事,因為非常喜歡金庸的關係XD

    非常佩服這樣龐大的架構及對武功的描寫
    會繼續支持下去的!!期待完結的故事!
  • 咦...咦咦..?這個名字...您是BLUE佑大人嗎!??
    希望沒有搞錯....@@
    真是太受寵若驚了!!您能喜歡這文我真的很高興!!
    真高興您也喜歡金庸!
    幸好我沒有寫得太崩壞哨聲和金庸這兩邊大師級的原作~-w-
    真對不起,最近在卡合本的文,都遺漏了這裡的長篇連載了~
    等順利寫完會努力趕文~~> <
    能和您一起合本真心惶恐~
    很期待能讀到您的作品!再次感謝支持!!^^

    亞麻 於 2014/09/28 17:01 回覆

  • Beryl Lu
  • 是我沒錯^^別叫我大人啊!我好害羞啊!
    真的很難得看到長篇,我自己沒有能力架構這麼大的故事背景,所以真的很期待結局!
    合本我是蠻早之前就寫完了,但飛泉最近好像很忙,我傳給她看想說看哪裡還能修改,卻沒時間回信。加油喔!我也期待大家的文!
    鮮網最近實在當得很嚴重,常常沒辦法上傳文章...真的認真考慮搬家中,卻又沒辦法找到一個類似的平台...
    不過近年文也寫的少了.....搞不好就這麼消失了...
  • oh真對不起,這次回的有點晚@@
    果然是您!!好開心呢!唉別這麼說~我踏入哨聲的時間頗晚,而進入哨聲同人世界的契機就是包含blue佑大您在內的所有華文同人界前輩所鋪的道路呀~~我的成水路基本是看著您們長大的XD所以下意識就會不由得加個"大"字~~~
    其實一開始我也根本沒想到這文會變得這麼龐大,原本大概只想寫中篇左右,沒想到人物寫到一半都自己動起來了阻止不能XDDDD自己也很希望可以寫得到心目中的結局~~~
    BLUE佑大果然厲害啊這麼快就寫好合本的文了~我是一直在某些地方卡關所以XDD希望在截稿日前能突破瓶頸~~~> <
    好像有不少作家都在反映鮮網最近很難搞呢,讓我本來有點想要增加新領土的想法也動搖了~~目前大概就只會定居於此~BLUE佑大要不要試試痞客邦?或者晉江之類的地方??
    嗚~雖說每個人有自己的打算,不過還是很希望您別消失啊~~~讀者們會寂寞的~~~您的SHALL WE DANCE可是開啟我往架空之路開拓的基石說~~~Q Q

    亞麻 於 2014/10/02 2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