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basara同人文<平行螞蟻>第一章:<初始之章(中)> 

 

  當踏上戰場,望著滿佈在對面的層層敵軍,像是即將捲起的浪濤被固定在半空中,隨時都可能往下翻騰過來的態勢,令自己有些膽寒。怪了,怎麼會用浪濤比喻啟敵軍呢……大概想起了以前跟元親在海面上的那段時光吧。

  搓了搓自己兩手的拳套,捨棄武器,使用徒手搏擊的作戰方式雖然練習過很多次了,但這樣實際上場作戰倒還是頭一遭……到底,有沒有辦法好好的使用呢?在面對真正的活人,真正的敵軍士兵之時……

   不……別想太多了。就像練習時做的一樣,別把拳頭對準身體,只要看準可以造成間接性傷害,阻止其步伐的地面與風壓攻擊,應該就可以以最少傷害的方式結束戰爭。

 

  但,比較麻煩的是身邊這個一同作戰的夥伴-石田三成。

 

  不是沒有看過他作戰的模樣,但與之並肩上戰場這還是首次,近距離的接觸,更能明白的感受到身邊陣陣傳來的扎人之氣。因為是首次共同上陣,為求對彼此的尊重,戰術與搭配方面並無確實的進行過商討,只是有默契的了解到別干擾到對方的戰場就行。 

  說回來,當初出陣時,身旁這人對於我沒有帶任何武器就上場,似乎有些在意,不過

  「你要徒手作戰?」

  「嗯?是啊!三成不用擔心,我練習過很多次了,不會拖累戰線的。」

  對話,僅只於此。

  看得出來,身旁這人對於自己拋棄武器面對敵人頗有微詞,但卻只問了這麼一句就沒有任何反應,或許是因為彼此雙方都不熟悉吧不過,從以前就聽過這人的傳聞,據說他帶兵作戰時是獨自砍殺敵人的「兇王」。也許,兇王懶得繼續詢問,更大的原因是他根本不想與我配合,搭檔的實力有用也好,無用也罷,兇王一人就能力抗千萬兵馬。

  其實,兇王如此旁若無人,除了因為他的實力夠強大外,還包括了他那特別的脾性。石田三成,是豐臣秀吉的家臣,是一介部下。而自己,德川家康,卻是一個戰國大名。

  儘管現在自己隸屬於豐臣旗下,身分與地位與面前的人卻完全不同。但,之所以讓自己特別注意他的原因,在於即使是面對一個戰國大名,兇王也依然不改其態度,用自己所以為的方式去面對自己和其他人,身分地位?那種東西之於兇王,根本形同糞土般無須掛懷。

 

   呵-真是個相當驕傲的人!

  也是個…令自己羨慕萬分的人啊!

 

  對峙好一段時間了後,在卯時一到,敵方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槍鳴,是作戰開始的信號!!槍聲一響,那像是被凍結住得滿滿敵軍,如瞬間冰封雪融了一般,隨著吆喝聲與武器交雜聲,快速的崩落,並漸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陣勢朝我方直攻而來,是魚鱗之陣。

  啪嚓……

  身旁的人默默亮刀的聲音,以及伴隨著像是從冥府傳來的低吟:

  「以秀吉大人的名義……在此,斬滅你們!」

  話才剛說完,身邊的人啪的一聲就不見了!家康愣了愣,四處張望了一下,才發現到石田三成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滿坑滿谷的敵軍!那速度……簡直快如迅雷!

  「啊啊啊啊!!!!!!」

  還在眨眼之時,凶王早已一刀揮下,瞬間,滿滿的士兵就像是被爆炸開來似的衝飛上天,還夾帶著……片片揮灑的燦紅血花,遠遠看去,簡直有如一幅潑墨畫。

  凶王快速的在戰場上移動著,他經過的地方,無一倖免都是一陣又一陣的士兵與鮮血爆裂開來,波浪般的敵軍,連陣勢都毫無作用可言的不斷崩落開來,除了喊殺衝天的叫喊,還能聽的到「怪物!!」、「救命啊!!!」、「惡魔、惡魔來啦!!!」的破言碎語。

  家康忽然發現,自己在開戰後短短的數十秒內,便與石田三成的距離大大的拉長,而這拉長距離中被填滿的……是遍地的人類。

  「呃……」抬腳,往前快速行走。「不是吧……」一邊走,一邊張望,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一刀揮下,一瞬間,便快速的奪走了數以百計的人命?所到之處,所經之處,跨過了無數的屍骸,每一具屍體,都是身軀或咽喉被狠狠的斬斷了一半,切口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在生命被斬殺的瞬間,大概連痛楚都沒有就消逝了吧?

  與其在戰場上被斬的斷手斷腳,受到無可再繼續往前行進的傷勢,儘管生命並未失去,卻必須要忍受這些粗劣的撕裂傷口造成的痛楚……還不如,讓他們,連一瞬間的痛苦都沒有就離開人世……

 

  「凶王……石田……三成……」家康咬緊牙。

  這可以算是……屬於凶王的……「溫柔」嗎?

 

  遠遠的看去,三成的雙眼並無夾帶著任何一絲一毫的迷惑,這反而著實讓德川家康混亂了。任何人……不,只要是人,在斬殺他人,斷送生命的同時,必定都是會有著一些動搖的吧?但這人,別說是動搖了,雙眼透著澄澈的光芒,緊瞇起的鳳眼無所畏懼的望向前方,身體動作沒有任何一絲的遲疑……纖細的身軀與其白紫的裝束,與其說是美豔的殺人機器,說是長了翅膀的送行者或許更為恰當?

  跟他比起來,我呢?

  腳步遲疑,有如拖了千斤重;眼神凝重,無法直視;手中的拳套與力量誓願不願掐斷生命的光輝,卻無法背負如此眾多的生命。就這層意義而言,「凶王」的稱號實在可嘲,誰人能像凶王一般面對生命?

  「呵……」苦笑。

  邁開步伐,家康快速的跑向另外一邊的敵軍,以拳套衝鋒陷陣,強大的拳力直擊地面,造成混亂的風壓與飛石,阻擋敵軍前進的道路。不論是攻擊或是守備,都以雙手去承受。

 

  刺痛。是血。

  剝離。是皮。

  綻開。是肉。

 以肉身攻擊,攻擊造成的痛楚也會以同等的力量反擊自己,提醒我……對方也受到同樣的衝擊與痛苦。

 我……無法像三成一樣,直接的奪去生命,坦率的背負生命。

 我……只能用身體去承受一切,如果不留痕跡與痛楚是凶王面對生命的方式,那麼,這就是我要走的另外一條道路,和三成不一樣的……背負生命的方式。

 

 所以我要記住。

 我要永遠記住。

 刺痛。是血。是靈魂。

 剝離。是皮。是軀體。

 綻開。是肉。是生命。

 我要永遠的記住。

 

 

 

 

tbc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