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四十一章:<血櫻> 

 

當本間勉強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只看到了一整片的血紅。

 

  紅色……

 

  對,紅色,或者應該說,暗沉的血紅色。本間有些懵了,想要抬起頭看看那片血紅究竟是什麼東西?但過了一會他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力氣將頭扭動。無奈,抬抬手,想要撥撥看眼前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但當他一想牽動起手指的神經,一陣強烈的痛楚便快速地襲捲過全身!「咳!!!」什、什麼啊-

  等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意識時,他才終於發現到,眼前那片血紅,原來是源自於他額頭上滴下的血,那多到已經凝固成了一點點的血塊,遮住了他的視線,掙扎著想爬動起來,發現自己全身痛的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樣!尤其是頭,他的頭是不是破洞了啊?怎麼痛的-他痛得睜大雙眼,血塊掉落,他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色。

 

  紅色!真奇怪,怎麼還是紅色啊!!不對!!這是……

 

  眼前,可見之處都像是染滿了鮮血般的一片深紅。他現在在哪裡?這是什麼地方?好黑還是晚上嗎?啊,有櫻花樹,好漂亮的櫻花,看它像血一樣紅的顏色,開苞的形狀,這應該是只開在大門石階前的山櫻花吧?可是,怎麼,為什麼連樹上,都是染滿了一片片的紅色?啊,不對,那不是血,也不是山櫻花,那是火!?樹燒起來了!?要趕快,趕快救火才行啊-眼角一轉,他看到了一幕令他差點呼吸停止的畫面。

 

 

  「水野!!!!!」

 

  一個高大的人影在他眼前不遠處,一手勒緊著一個小小的身影的衣領將他整個提在半空中。那個小小的身影還在不斷地掙扎著,但他好像掙扎的不是很順利,似乎受了很重的傷。雖然本間現在因為頭痛欲裂的關係,幾乎看不太清楚眼前的景像,但他卻能清楚地從那個小小的身形,以及那一頭散亂著的淡褐色髮絲判斷的出來,那是水野,是水野龍也!!

  剛叫出聲,本間就趕到喉頭一陣微甜,下一秒立刻反胃地咳出了好幾縷鮮血。本間臉色慘白地看著自己嘔出來的血花,呼吸極度困難的他拼命抬起頭,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仍在狠狠地抓著水野,而水野的掙扎似乎越來越微弱這時後,本間才注意到,水野那雖不算纖瘦但比起他仍算是嬌小的的身子,正在不斷地低著血

  從他的脖子,手腳,衣服內,都不斷地往下流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注,一滴滴地滴落在地面的石塊上,幾乎已經集成好幾個小小的湖泊了。要不是本人還在微弱的掙扎,真的會讓人不禁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死了?或者應該說,人的身體真的可以流出這麼多的血嗎?

  

 

  「喔呀喔呀?這裡還有一個沒死的小蟲呀?」感覺到上方傳來了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突然地,自己眼睛可以看到的景色就天旋地轉了起來,同時,自己的腹部傳來了一陣像是被刺穿般的痛楚,一陣翻滾後,本間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剛剛被人狠狠踢了一腳。

  「真傷腦筋,我不是很喜歡這種不俐落的滋味啊!」那陌生的聲音又再次在他上方傳來,這次從模糊的視界中,本間看到了一雙黑色的男鞋出現在自己眼前沒看過的樣式,但很明顯是練武之人所穿的鞋還沒想完,臉上又一陣痛楚,原來現在那人將他的腳踩在自己臉上。

  「喂喂喂,我不太喜歡血濺五步的感覺啊!要怎麼樣才能讓你死掉啊?」那人越踩越用力,本間痛得差點以為自己的臉要被他踩爛了!

  「欸-你那邊怎麼還沒解決完啊?可別因為對方是個漂亮的小孩子就手下留情喔~」聽著上方那男人的話語,本間直覺想到了他可能是在跟那個攻擊水野的人說話水野!對了,水野,他也正被攻擊!別死啊,水野!水

  「嗚啊!!」肚子又被踹了一腳,這傢伙不能輕點嗎?會被你踢死的啊-

  「快了吧,這小鬼很頑強啊-是挺有點本事的,不過畢竟還是小鬼呀」另一個沒聽過的聲音傳了過來,本間咬著牙,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真是的,比我想像中還容易嘛-要不是那小鬼突然跑回來,會更順利一點的說!不過反正也沒什麼威脅作用啦!」上方的男人又說話了,啊,這次他改踩自己的胸口!喂別踩了!很痛的啊!!

  「無所謂反正,現在只剩這兩個小鬼還沒死啦-」

 

 

  「!!??」本間一愣,他說什麼?只剩他和水野還沒死?喂,什麼意思?別開玩笑了!!還沒死是什麼意思!?

  本間不知哪來的力氣,猛地一伸手抓住了上方那男人的腳,顫抖著問道:

  「你們、是、誰大、大家呢?秋山呢?高、高野

  「哇!這傢伙還有力氣說話呀?看來我攻擊得不夠猛喔!」上方男人一個狠踹,本間被踹得猛咳了好幾口鮮血。

  怎麼會這樣?這群傢伙是誰!?為什麼會來到櫻上水……

  啊,對了,今天,好像是掌門,師母和水野出門去參加一個武林前輩的八十大壽的日子吧?然後,然後怎麼了?對了,因為難得掌門和水野都出門,所以我們幾個弟子都很高興得放下了功課,到處自由的去玩然後,然後我和秋山,高野兩個人才剛走到大庭院門口,想去島邊釣魚,結果結果怎麼啦?

  對了,好像門一打開,就突然出現了好幾個全身都是一身黑衣的傢伙站在門前,沒聲沒息的,差點沒把我們嚇到。我問他們是誰?有什麼事?他們好像說他們想要來拜師入櫻上水門派?我正打算要告訴他櫻上水掌門現在不在時,最中間那個人,就突然,一手往我的腦門直衝,然後,然後我好像,有躲開?還是沒有啊?

  

  對了,那一瞬間,好像有好幾道黑影突然從空中竄出,莫名其妙的就往我們身上攻擊過來我們連忙丟下釣具抵擋,但是,才沒幾下功夫,我就失去意識了……醒來,就是這樣了……高野?秋山?他們呢?他們沒事吧?那男人亂說的吧?他們一定沒有事的吧對了,水野呢?水野怎麼會在這裡啊?他不是應該跟著師父師母一起出門了嗎?怎麼會在、這

 

 

  「噗咳!!!」思想被打亂,這次他的臉被那個男人一腳踢撞到一旁的大石上,強烈的撞擊衝的他眼冒金星。咳了好幾聲後,他發現自己似乎跌在一個軟軟的東西上?

 

  低頭一看,本間差點嚇得魂飛魄散!!「佐、佐野佐野?」是佐野笙悟。那是在兩年前的論劍大會上當場向松下掌門拜師的其中一人,佐野笙悟是個開朗的年輕小夥子,他因為是個孤兒,從好小的時候就在路邊乞討那天偶然去參觀論劍大會,看到了櫻上水的表現,非常崇拜的要求掌門要入門……因為和自己,秋山,高野等人的年紀相若,相當聰明,個性也很好,因此很快就和他們三人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們一起練武,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說掌門的壞話,一起埋怨水野的壞脾氣……

  可是現在呢?佐野笙悟那永遠充滿著朝氣的晶亮眸子現在呆滯的半閉著,已經沒有了往日的神采飛揚,失去焦點的雙眼,染滿了暗沉血色的半邊身子,已經看不出是那個能夠靈巧的使出水上輕功的開朗孩子他的胸口破了個大洞,好大好大的洞可以看的出來,他那已經失去了焦點的眸子還半淌著未乾的淚痕,是在受了致命傷後,沒有立刻斷氣下不斷痛苦掙扎的證明吧?可是,不論流下再多痛楚的淚水,最後,還是毫無辦法的,半閉著雙眼,斷了氣……

  佐野,你在生命的最後,在想著什麼呢?除了痛,很痛很痛之外,還想了些什麼?「佐野」有想起在櫻上水的一切嗎?有想過曾經一起稱兄道弟的我們嗎?「佐野」還是對這不能理解的,突如其來的一切,感到憤怒,不甘,還是怨恨?「佐野」呼喚著眼前人的名字的聲音越來越哽野,本間本就看不太清楚的眼睛,現在更是模糊了-感到自己臉上滑過的兩道溫熱的淚水,刺痛了自己臉上的血肉傷口,淚滴落在佐野笙悟半開的右眼皮上滑落下來,好似在幫忙延續佐野他那沒有流完的淚水,訴說著生命就此結束的不甘-

 

  你連殺你的人是誰,為了什麼原因斷送了你的性命都不知道,就離開了這個世間嗎?

 

  「佐野、佐野-佐野!!!!」吶喊變成了悲憤的哭腔,本間緊緊抱住了佐野笙悟的屍體,難過得哭吼著。

  「放心吧,現在馬上就送你去和他見面囉~」耳邊傳來了一陣風勢,但本間沒空理會,也根本沒那個本事躲開那隨著強烈風勢伴隨而來的攻擊-眼睛一閉,等待極將到來的死亡。

 

 

  「?」沒有沒有任何感覺?本間眼睛緩緩睜開,一愣!眼前有個黑黑的身影擋在了自己的斜前方。

  「!!水野!!?」本間震驚的叫道。是水野沒錯,他站穩著馬步一手抬起擋住了那原本要踢向本間的腳。擋是擋住了,但他全身不住的顫抖,血也在毫不停歇的落下,滴在本間眼前的石塊上。本間愣愣的看向水野的臉,發現到他臉上全是血,蒼白疲憊但卻不失氣勢的神色,絕對是那個一向高傲至極,充滿自信的水野龍也。

  「水野,謝、謝謝-可是你怎麼-」本間語無倫次地說著,水野看也不看的對本間顫聲道:「逃,快逃!你這笨蛋!!」本間愣了愣,才明白水野說的話。他顫抖著道:「不、不行啊,水野你一個人

  「嘿!小鬼,不錯嘛!居然有辦法逃過那鬼傢伙的箝制來救人啊?」陌生男人的腳被擋下後,隨即一個翻轉,與水野猛烈地打將起來,速度快的本間根本看不清楚,但隨著他們動作,飛濺在自己眼前的血洙令他驚恐。

  「去搭船,找師父!快啊-」在他猶疑之際,水野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頓時讓本間清醒了一下,他急忙快速站起,雖然全身上下的痛楚讓他幾乎站不穩,但他還是努力地扶住一旁的樹幹想要邁動身子。「知道了水野!你再撐一下,我馬上就去找師

 

  話還沒說完,就被身後的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嚇得令他回了頭,一看,水野整個人被原本挾持他的那個高個子男人整個兩手抓住抱了起來,男人粗大的力道壓迫的水野整個瘦小的身子傳出了骨頭碎裂的聲音,水野忍受不了的慘叫著,隨著慘叫聲,骨頭碎裂的聲音不斷地傳出!本間嚇的臉都白了,現在他哪還有心情去找師父?忍著身子的痛楚踉踉蹌蹌地衝上前,想要搶救下水野!

  「嗚啊!!!」但他連一步都還沒跨出,就被整個人踢倒在地上,臉朝下狠狠地撞擊的力道,幾乎讓他失去意識!倒下的瞬間,那攻擊還在不斷地踩著他的背部,本間幾乎已經沒有辦法反應,他只感覺到自己連內力都所剩不多,內臟好像要被震碎了

  水野快要失去意識之際,耳邊還聽的到水野痛苦的喊叫聲本間痛苦的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對不起,水野,我已經……

 

 

  眼神迷離之際,看到自己躺著的這片土壤上有片櫻花花瓣。

  哈哈櫻上水,在櫻島上最美麗的櫻花季節時死去,這真是太浪漫了一點吧?人家不是都說櫻花樹下埋著屍體嗎?看來,是真的呢,看著櫻花,死去

 

  果然啊,櫻花還是這麼美麗,但它所見證的一切,卻不會永遠都是美麗的

 

  這麼說來,我看過最美的櫻花,還是非那一晚的夜櫻莫屬啊,水野,阿成你們說是嗎?那一次的夜櫻真得好漂亮好漂亮啊!不過我想,它之所以會這麼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一定是因為,那天晚上,你們兩個人開懷的笑容,立正的誓言,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動人吧下次,如果還有機會的話,好想跟你們一起再看一次那樣的夜櫻呢

 

 

  真是太糟糕了死得這麼不明不白我的人生,原來就這麼結束了嗎?怎麼這樣?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啊,我跟秋山,高野囤積著的一堆功課可來沒做啊對了,之前說要一起去釣魚的約定,還沒有實現啊……就這樣死掉,太不值得了吧?

  而且,還沒有,等到阿成回來啊那個時候,我沒有狠狠的揍一揍阿成再讓他走,真是人生一大遺憾啊他一定不知道水野在這一年來過得有多辛苦吧?我要好好說說他,狠狠揍他一頓,讓他知道他究竟做了多麼過分的事……

  可是,原來自己一定得必須要,死得這麼沒有價值嗎?至少,至少要把水野救出來啊-水野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夠強,強的足夠,至少讓你活著啊你不能死,水野,你不能死,你還要等阿成回來不是嗎?我知道的喔!雖然你在阿成走時表現的那麼瀟灑,這一整年來你也表現的像是不在意這件事一樣,但是我知道的,我知道,你被傷的很深,被背叛得很深你放心吧,等他回來,我會以大師兄的身分,好好教訓他,要他在你面前磕頭認罪的-

 

  還有水野,我呢,其實我啊

 

  其實

 

  其實

 

 

 

 

 

tbc

=======================================================================

........恩......哈囉~~?還...有人在嗎??我...我回來更文.....噗喔!!!!!(被踩扁)

對...真的很對不起啦~~~~我我我又託稿了~~~這一次真的拖得太誇張,真的很抱歉~~

然後也很抱歉,這一章比前面幾章更嚴肅了!!甚至還直接殺人啦~~~

這章~總之就是回憶篇東拉西扯了一大堆後,終於要進到最後的正題,也就是一開始小將和高井問起成水過去的開端:櫻上水滅門事件!!這章是由本間敘述出來的過程,下一章出來後才是最完整的櫻上水滅門事件的回憶篇總結,而老實說,這滅門事件的整個過程,其實真正的"兇手"和被隱藏的答案,我已經秘密的呈現在文章裡了,就看各位讀者是否能夠發現到我隱藏在期中的真正答案~~(啊?你說根本沒人想發現?啊哈哈哈XDDDD)

很快的,這回憶篇就要進入終章了,等回憶篇結束,就又是新的章節展開,而接下來要展開的新章節,很多都會是和回憶篇相輔相成的片段,我也該開始認真的準備描寫新章裡即將要出現的"他校角色"~~!!只是也不知道能不能寫的好就是~~不過我會努力的!!

下一章我會繼續努力,最近想寫和待完成的稿子很多,但我會加油盡快趕出來的!!

也希望有讀者能給怕寂寞的作者一點鼓勵喔~>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日徙
  • Hello亞麻~
    終於更文了XDDD 期待下一章啊!!
  • 哇是日徒耶~好久不見~~~自從移到這裡後就沒跟日徒聯絡了,好想你呢~~謝謝你的關注偶好感動@@~~哈哈我更文本就慢,我會努力生出下一章的!!!^^ 日徒最近好嗎??鮮網最近好像鬧的不小,雖然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日徒還好嗎~~~Q Q

    亞麻 於 2014/05/31 17:14 回覆

  • 日徙
  • 我也很想念亞麻~翻了一下我們之前聊天的記錄,覺得很懷念呢...我很好唷^^
    鮮網的事是指這個嗎?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421/35778836/
    我不是很清楚耶,你說了我才知道...最近比較在忙自己的事情,寫文也荒廢了QQ
    是說亞麻沒考慮在鮮網開個專欄嗎?同好比較容易聚集XD(但近幾年的狀況似乎沒有以前那麼熱絡了...)
  • 被這麼一說我也去看了一下以前的留言,真的好懷念~~我是話多的煩死人類型,過去很少這樣暢談呢~日徒一切都好就好囉~^^恩~好像是,因為最近一直看到鮮網被踢爆的事情,不過仔細看過報導後就知道這應該是契約作家和有買鮮幣的人的困擾呢...目前是比較沒有去開專欄的打算,只想經營好一個地方就好,此人無法狡兔三窟...(喂這成語不是這樣用的!!)而且最近鮮網鬧很大讓我暫時對鮮網保留觀望態度...有緣再說吧~同好我會用愛去尋找的XDDD日徒辛苦了~~說到同好,日徒有參加飛泉大的生日合本嗎??十月要交稿,我正碰到瓶頸呢= =

    亞麻 於 2014/06/01 19:55 回覆

  • 日徙
  • 有啊...其實還沒啥靈感說...不過十月還遠嘛(遠目)
    甜文我其實蠻苦手的XDDD 但會努力想想啦哈哈
  • 喔喔~我們都加油吧!!哈我最擅長寫虐文XDD所以到時候會交出一篇前面虐的柔腸寸斷(?)後迎向HE的甜文....應該啦...(瓶頸中= =)

    亞麻 於 2014/06/03 18: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