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四十章:<散櫻>

 

佐藤成樹為什麼要離開櫻上水?

 

  這個問題,老實講本間並不清楚,或許連水野也不清楚吧。因為,佐藤成樹的離去,雖不能說是不告而別,但他對於自己要離開的理由,講的不清不楚。或者應該說

 

  他怎麼會因為這樣的理由而離開呢?

 

  事情發生在第二九屆論劍大會舉辦的前一天下午,那是水野和阿成入門後的第二年,經過前一年兩人代表櫻上水在論劍大會上大展身手以來,已經又過了一年。這段時間內,由於那第二十八屆論劍大會的關係,櫻上水的名聲大大地傳了開來。大家都在討論,那兩個代表櫻上水出賽的兩個「化妝蒙面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櫻上水本來在江湖上只能算是個小角色,櫻上水的名字一說出去大概十個人會有九個人不知道你是在說什麼?但現在托他們倆的福,只要再講起櫻上水的名字,大夥兒一定都會知道那是個出了兩名高徒的特別門派。

 

  以極為精熟的技巧,華麗炫爛的姿勢,豪不拖泥帶水的攻防,像是燕鳥一般的飛躍輕功。兩個化妝蒙面人在擂抬上的表現是那麼的閃耀,頓時間成為了論劍大會的傳說!!

 

  「那兩個人是誰啊?好厲害!以前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啊?」

  「他們使的是哪一門派的功夫啊?怎麼看不出來?」

  「啊,他們代表的門派是櫻上水?這是哪來的門派?聽都沒聽過

  「會不會是最近新起的門派啊?不然怎麼會這麼多年來都沒看他們有什麼表現?」

  「不管怎麼說,櫻上水真是不簡單啊

  「看來似乎很有可能會跟武藏森一決雌雄喔!」

  「真是期待呢!」

 

  這兩年的時間以來,櫻上水的明聲之響亮,自然而然地吸引了不少人想要入門。自那之後,已經陸陸續續又多新進了七名弟子,櫻上水的聲勢已經開始壯大!如果明天的論劍大會,阿成和水野可以繼續代表櫻上水華麗的出賽,一定可以再博得滿堂彩吧?上一屆,因為水野不知為何只比到了準決賽,就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出戰,不然搞不好很有可能可以阻止武藏森的四連霸呢……不過,明天他們倆一定可以大展身手的!

  明明不管是哪一項,都在在顯示著櫻上水的希望無窮,大家都滿懷希望,樂觀地其盼著明天!這一次松下只打算帶五名弟子參加大會,每個人都清楚知道那名單裡面一定有水野和阿成的名字。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所以,在松下準備宣布今年要帶去參賽的人選時,阿成突然舉手說出了一句驚爆炸性話語時,大夥兒在那一剎那都差點以為這又是今天阿成開的新玩笑了。

 

 

  「……你、你說什麼?」本間呆愣著看著眼前的人,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究竟聽到了什麼?

  「阿成你在說什麼啊?」高野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喂,開玩笑的吧阿成!」秋山走向前,差點要克制不住脾氣地勒住對方的衣領。

  

  「師兄們聽不清楚嗎?我說,我要離開櫻上水了。」

  佐藤成樹笑得一臉愜意,那種從容無比的嘻笑態度,跟他當初要求入門時的神情無異,永遠都是滿不在乎的態度訴說著嚇死人的話語。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本間站向前,眼神凌厲地問著。

  「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佐藤笑著回答。

  「……」是很像在開玩笑沒錯啊這位先生!!!本間三人滿頭黑線的在內心吐槽著。秋山大聲地道:「別說笑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明天就是論劍大會了!你在這時候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別妄想我會原諒你!!!」

  「我沒有在開玩笑唷秋山師兄。」佐藤笑著抬頭看像秋山,雖然是笑著,但他的眼神透露出一股認真的神情,看的秋山有些震懾。

  「而且,松下掌門已經答應我了。對吧掌門?」佐藤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松下。

 

  「!?師父,他說的是真的嗎!?」秋山大聲地詢問松下,看到對方一臉的坦然不迫,一股不好的感覺襲向了心頭。

  「恩-昨天阿成是有跟我提過這件事了。」松下搔搔頭,閉起眼道。

  「那您答應他了嗎!??」本間也有些慌亂地大聲問著。

  「這個嘛櫻上水向來是不會阻止想要離去的弟子的。」松下回道。

 

  「這不算回答啊師父!!您有搞清楚事情的狀況嗎!?明天-明天就是第二十九屆的論劍大會了啊!!阿成在這個時候離開,您叫明天櫻上水怎麼辦呢!?」本間匆忙地跑到松下的面前質問著。

  「本間,就算沒有他在,你們應該也可以代表櫻上水的吧?」松下淡淡地回答。

  「這不是重點!!櫻上水沒有阿成不行啊!!而且-而且-」本間本想繼續講下去的,但他到了一半突然住口,眼神一飄,撇向了另外一邊,那個從剛才到現在完全不發一語的人。

 

 

  水野龍也。

 

 

  「……」水野站在那裡,呆愣的看著這個風暴的中心-佐藤成樹。他那冰色的眉眼大大的睜著,眼神透露出了滿滿的不可置信,以及一些些的不解,甚至是-悲傷

 

  本間從沒看過水野露出過這樣的表情。他一直都是自信滿滿,擁有著不可侵犯的高傲氣息的,這種明顯很受傷的表情,從沒在水野臉上出現過啊!阿成的離開是這麼令他感到打擊的事嗎?本間臉一沉,一咬牙,轉頭對著阿成大叫道:「佐藤成樹!你不要太過分!!你現在走了,叫櫻上水怎麼辦啊!?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們一起努力,讓櫻上水在論劍大會闖出名堂了啊!今年怎麼就……

  「已經夠了吧?」佐藤輕笑著打斷了本間的話。本間不敢置信地瞪著阿成。

  「什麼?」秋山不滿地道。

  「已經夠了啊,櫻上水很有名了不是嗎?這樣就很夠了啊!不必每隔一年都去競爭什麼論劍大會的第一名寶座吧?櫻上水可以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啊,就在這裡收手,不是很好嗎?」佐藤兩手插著褲袋,滿不在乎地道。

  這番話,令在場的眾人都是一臉震驚。

  「現在櫻上水已經夠有名了,你們看看,去年的論劍大會就有三個弟子當場要求加入,這一年的時間內又有四名弟子慕名而來,這樣不是很棒嗎?已經很夠了吧!比起前幾年連一個弟子都沒打進擂抬賽的狀況比起來,很厲害了吧!」阿成看著本間道。

  眾人呆愣著,沒有人說話。

  「所以啦,之後就算沒有我,你們也可以好好努力喔!加油啦!!」說完,還不吝嗇地給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本間皺著眉,他完全想不到阿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轉頭看向水野,發現他的表情比剛才更震驚了。本間吞了吞口水,往前跨了一步道:

  「你這樣還算是學武之人嗎

  「嗯?」阿成有點不解地傳頭看向本間。

  「學武之人最重要的就是信守承諾不管你有什麼樣的理由你都不應該不尊守約定啊!」本間咬緊著牙,有些顫抖地硬擠出這番話。

  「?」眾人不能理解地看向本間,不懂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水野聽到了後,全身一震,他猛地轉頭瞪向本間。

  「……原來如此,我就覺得那天晚上,好像有一股氣息在,原來是你在偷聽啊?」阿成眼神暗了暗,微低下頭淺笑著道。

  

 

  眾人對這番話完全不解,紛紛詢問本間這是什麼意思?但本間沒有回答,他只是很狠地瞪著阿成。他其實不想講的,他沒有打算要把那天晚上因為想上茅房而剛好經過大庭院,不小心聽到的那些話說出來給任何人知道。他知道那是這兩個人的秘密,他本就不打算透露。既然那是水野對阿成釋出的信賴,他就決不會去打破,也不會去傷害

 

  知道水野已經對阿成卸下了心防,他絕對比任何人都高興,他也一直期望著,今年的論劍大會,可以實現他們倆人的承諾,水野可以跟阿成一起面對武藏森,打破過去的阻礙,一起讓櫻上水登上論劍大會的冠軍寶座!!可是,為什麼,事到如今才要打破水野對你的信賴呢!?

  面對那樣一個受到了傷害的孩子,明明已經,你已經把手伸出去了,也得到他好不容易的信賴和回應了,你卻在,卻在他伸出手回握的同時,狠狠地拍掉嗎!?對你而言,這僅是一場遊戲嗎?佐藤成樹,你是這樣的人嗎!?

  想到這裡,本間更加不能忍耐了:「阿成,難道對你來說,這只是遊戲嗎!?你來到櫻上水,只是玩玩而已嗎!?無聊了,沒興趣了,就想離開嗎!!」

  「是啊。」

 

 

  「!!!!????」原本只是不加思索爆出口的氣話,卻沒想到眼前的人回應得如此乾脆!本間瞪大了眼,全身顫抖的他,現在只差沒衝上去扭斷眼前人的脖子!

  「本來就是這樣啊我並沒有打算在櫻上水久留。過去我也是在各式各樣的門派裡逗留,覺得這個門派好像挺有趣的,就留下來拜師,待了一段時間後就離開啦這段時間,我在櫻上水玩得很高興喔!不過現在的櫻上水,已經沒什麼可以讓我提起興致的東西啦。」佐藤手擺在頭後方,性性然地道。

  「你說有興趣的東西,難道是水野嗎?」秋山有點愣愣地問道,如果說這是理由,那回想一下他這一年來對某個東西表現出十足興趣的對象大概就是水野了……是因為他老是很容易就被激起情緒,還很有能夠對打的實力是因為這樣才對他有興趣的嗎?

  「對啊!龍也是很有趣的人喔!」阿成嘻笑著回答,但這回答真是差點沒讓本間氣炸!

  「你什麼意思所以你是說,水野現在已經不會那麼容易跟你噢氣,所以不有趣了嗎你到底把水野當成什麼了啊!!!??」本間再也按耐不住,氣的破口大罵!

 

  「本間師兄,你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呢?」阿成笑著走向水野,對方仍是有些受傷的表情瞪著他。

  「我很喜歡龍也啊,龍也一直都是個很有趣的人,現在也是喔!不過呢我覺得我已經玩得很夠,很高興了,差不多該離開了。龍也也是一樣吧?」阿成看著面前距他不過半尺距離的水野,笑著道。

  「我還是很喜歡龍也喔,不過現在我已經不覺得練武有趣了!櫻上水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我可以好好利用這身櫻上水的武功去做更多的事情,看更多的風景呢!」一手拍在水野的肩上,水野有些震了一下。「接下來~我有點想要去裁縫店當學徒,我還滿喜歡玩姑娘家那種刺繡功夫的呢!下次回來櫻上水玩的時候,會帶很多我的作品來的喔!龍也喜歡什麼樣式的衣服?可以現在跟我訂喔!」阿成邊說邊掰著指頭數,好像已經在計畫出島後的未來。

  「阿成你在說什麼你有那麼好的武功底子,為何要……」秋山出口想阻止,但水野突然的動作打斷了他。

  

 

  啪!!!

 

  水野一手拍掉了阿成放在他肩上的手,但打得並不用力,或許比較像是拍蚊子的力道似的。這一拍後,水野低著頭,越過了阿成的身邊,跨步離去。

  「喂,水野」本間想攔住水野,但他看到水野陰沉著的臉,便不好再說些什麼。

  阿成維持著被水野打掉手的姿勢停在原地一會後,淺笑著回頭看了一下水野,之後走向松下面前,恭敬地向他鞠了一個恭後,邁步離開。

  看著兩人的反應,眾人都是一陣靜默,沒人敢說一句話。

 

  就在阿成的身影快要離開大庭院敞開著的的藍色大門時,遠方一直向前走著的水野忽然打破了這陣寧靜,說出了從剛才到現在的第一句話:

 

  「阿成,我只問你一件事。」

 

  阿成停下了腳步,維持著背對的姿勢。

 

  「你……喜歡武功嗎?」

 

  眾人疑惑地看向水野,這小子沉默了這麼久,說出來的卻只是這句話嗎?

 

  阿成背對著眾人,本間看不到他的表情。

  「很有趣喔!」

 

  說完這句話,阿成便跨步走下石階。水野沒有回答也沒回頭,只是靜靜地往前走。

 

 

  ……喂,這是什麼鬧劇啊?

 

  本間呆呆地看著這一切,他想要大叫,想要繼續質問,想要對著松下吼叫為什麼不把阿成留下呢?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多問,就讓一這樣一個有大好前程的弟子離開呢!?他還想要抓住阿成的領子大吼,也想要拉住水野問他為什麼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挽留?什麼都不問呢?你就這樣相信阿成說的「玩夠了」「不有趣了」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嗎!?

  或許,目前在場的人中,除了這兩個當事人以外,就是本間最清楚這兩人的一切了。不僅僅只是那天晚上不小心聽道的夜櫻盛開下的談話這兩年來,他注視著這兩人的所有互動,從尷尬、處不好、鬧翻、到打鬥……最後,他們能夠成為這麼合作無間的朋友,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啊!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最後,會在阿成一句「我要離開」,以及水野一句「你喜歡武功嗎?」下結束?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但是,儘管腦子血熱衝動,有多少話想說,有多少事想做……

 

  最終,他還是只能靜靜地停在原地。他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問,什麼都不能表態……什麼都,什麼都……

 

  櫻花飛散著,今年,是早春的櫻花。襯著兩人背對離去的背影,本間抬頭看向那瞞天飛舞的櫻花,想起去年兩個孩子在夜櫻見證下立下了那個一起前進的未來,不禁感傷了起來。

  「本間?喂,本間你幹嘛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啊?阿成離開,有這麼令你難過嗎?」

  秋山的聲音在一旁響起,本間有點苦笑的隨口應了聲:「啊

 

  不論是去年還是今年,櫻花都是一樣的美麗。

 

  然而,這個美麗的景致所襯托的景色,卻不是永遠都是那麼的美麗。

 

 

 

tbc

=================================================================================================================

 

唉唉~好久沒寫文了,但這大過年的,我卻篇篇要寫出這樣一個哀傷的文章,我到底在搞什麼...= =最近幾章的文好像都是這副德性,不是悲文,劇情嚴肅,就是原本內文很歡樂,結尾卻不怎麼歡樂...老實講我也很不想這樣~~~~我也很想要應應景寫個可愛一點,甜一點,多灑點糖的文章,但偏偏腦袋裡的填坑獸就是不肯灑糖,只會拼命灑胡椒,灑苦瓜,灑辣椒.....我阻止不了它啊~~~~~(這人又在牽拖了!!)

咳咳,總之~~其實這一章的內容可以算是這文文連載到現在,跟原作契合度最接近百分百的部份吧...看過原作的人就知道,這篇跟原作真的很像對吧~~不管是龍也的反應,還是阿成的回答都是~~唯一要算比較不一樣的大概可以說是本間的內心獨白吧?其實,我覺得本間有點算是我身為這篇文的讀者和作者的一個影射,大師兄代替我說出了很多不能說的話呢!!另外,看到這一章,或許早就有人懷疑本間大師兄的心了?不過我還是那句老話,不到劇情揭露一切以前,我都不會捏太多的~~

 

最近看哨聲文文的讀者好像少了很多...我好寂寞喔~雖然每篇文都是我的孩子,不過還是很希望能有喜歡哨聲的大大來交流啊~~不過不管如何,我都會繼續緩慢的寫下去的!!敬請等待漫長的結局來到的那一天!!喜歡的話還請留言交流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