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九章:<夜櫻>

 

夜黑仍舊風高,月光依舊明朗,兩個孩子跪坐在大庭院的地上不斷地喘著氣。

「呼、呼呼沒、沒想到,原來這就是、櫻上水輕功的真諦…」水野調整著呼吸,喘著粗氣,跌坐在大石旁,結結巴巴地道。

「啊、好、好像、是吧如果沒弄錯的話…」佐藤也跌坐在一旁,背靠著樹幹滴著汗道。

「應該是、沒有錯的、如果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到了第六路會忽然變得和前面五路、不、不同……」水野思考著前面五路輕功的模式道。

「喔、對啊、前面五路、和、和以往學的輕功都差、差不多、所以就、一時大意、了呢!結果、秘密就在第六路和第七路、之間啊佐藤邊喘邊擦汗地道。

 

之後有好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只是默不作聲地調整自己的呼吸,一時間,除了樹葉的沙沙聲外,便什麼也聽不到了。

……喂,阿成。」

良久後,水野突然發話。

 

「嗯?欸?龍也,你剛剛叫我什麼

佐藤本在發著呆,突然聽到水野叫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阿成、謝謝你

水野輕聲地說著,那話很輕很輕,像是要融化在舌間似的。

 

「哇啊!龍也,你叫我阿成了耶!好高興喔!!」

佐藤愣了一下後,才誇張地大叫。

 

「我只是覺得師兄他們都叫你阿成只有我叫你的姓,好像、不太禮貌

水野結結巴巴地解釋,但誰也知道水野從來就不是會在稱呼上糾結禮貌這種事的人。

 

佐藤輕笑著,他知道這是水野表達友好最極限的程度了!

 

「唉呀~~龍也能夠這麼想我很高興喔!不過你可以不必和他們一樣呀~龍也是特別的!我可以特別允許你叫我成樹喔!啊還是龍也想要叫更親密點呢~那要叫成成呢~還是阿樹~恩~還是小成……」佐藤還在興高采烈地胡說八道之際,幾片葉子被丟了過來。

「不必!噁心死了!!!阿成就可以了!!!」

丟葉子的原兇在一旁怒道。

 

「咦~~好可惜喔~~我很想聽龍也叫叫看的說~」

佐藤拍掉臉上的葉子,嘻笑道。

 

「你再繼續給我耍寶下去我馬上回叫你佐藤!!!」

這傢伙!竟敢給我得寸進尺!!

 

鬧過一陣後,兩人呈現大字型地躺在庭院的土地上,放眼仰望著星空。

……阿成。」

「嗯?什麼?」

真的很謝謝你

 

這真的很稀奇了呢,佐藤誇張地喊著:

 

「哇呀,龍也今天真是吃錯藥啦!?居然跟我說了兩次謝謝耶!!」

青筋爆出,水野回吼:

吵死了!這麼不想聽的話我收回我的話!」

佐藤嘻笑著道:

「龍也,說過的話不能收回喔~~可是龍也跟我謝什麼呢?練輕功的事啊?唉哟這不用謝啦!反正也是托你的福我才能領會這輕功啊!」

水野愣了一下後,緩緩地道:

「不、不只是這件事謝謝你,這一年來,陪在我身邊

佐藤收去笑容,輕聲道:

龍也今天真的好感性喔!」

「你不也是嗎?」

「咦?有嗎?我一直都是這樣呀~」

水野閉上眼,在心中呼了一口氣後道:

「不過,是真的很感謝,如果櫻上水沒有你在的話

「嗯?什麼呀?剛剛沒聽清楚

 

 

  沙沙……

 

 

突然,兩人的眼前像是炸開了煙花一樣,出現了瞞天的粉櫻色彩!!

 

 

被這景色嚇到的兩人,震驚地望著眼前突然冒出的一整片粉櫻,驚得幾乎說不出話!

「!!??」水野完全愣住。

「哇啊!!是、是櫻花耶!居然在這時後開花了!!」

佐藤則是過了一會反應過來後,不敢置信地叫著。

「不是吧師父不是說還要等兩三天…」

水野也有點不敢相信畢竟,能夠親眼看到這樣櫻花突然盛開的模樣,真的是非常難得的!

 

像在印證著兩人的質疑似的,櫻花一株一株慢慢地開了起來,兩人坐起身來往身邊張望,發現大庭院內所有的櫻樹都慢慢地開了花,簡直就像一起說好了似的,一株接著一株,鋪天蓋地的櫻色像潮水一般,瞬間踴滿了整個大庭院!!

佐藤興高采烈地像個小孩子似的手舞足蹈:

「好棒喔!!在這個時後開花!是夜櫻耶!!好漂亮喔!!」

水野也很高興,難得地笑出聲來:

真的,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櫻花開苞的樣子

兩人都好興奮,難得地恢復了童心(不過以他們倆人的年紀,有童心也是正常的,只是這兩位總是太成熟了點),開心地欣賞著這難得的夜櫻開花的景像。隨著夜風,好幾片櫻花花瓣吹落下來,下起了片片散落的櫻雨。在這月色壟罩下,真的美極了

 

 

「好棒這個晚上,真是太難得的夜晚了」                                      佐藤伸手接過一片飄來的花瓣,興奮地道。

「恩要是我們沒有在這裡練習輕功的話,根本看不到呢

水野幽幽地道。

佐藤聞言,轉頭看著水野道:

「這樣要感謝龍也囉!多虧你出來散步啊!」

水野聽了,微笑著轉頭看像佐藤道:

「也要謝謝你,要是你沒有出來陪我練習,根本就不會待到這麼晚。」

……

……

『啊哈哈哈哈哈……

對望過後,兩人同時大笑起來,笑得開心,笑得開懷!

難能可貴的夜櫻景緻,令水野今晚特別的放得開。或者說,他也特別藉著這應景櫻雨的陪襯,讓自己的行為盡可能有理可循有什麼關係呢?今晚特別啊!在這麼美麗的夜櫻襯托下,還板著一張臉真是太糟糕了,就放縱自己一整晚吧。反正,對像是阿成,也不需要這麼做作。想到這一年來,雖然總是覺得阿成很煩很討厭,但他真的是個好夥伴,不管自己怎麼冷眼相對,他永遠是那麼開朗地面對自己。當之前必須被迫和他同房時,自己感到很不舒服,但被迫在松下的威嚴下不得不遵從可是,他不得不承認,和阿成同一個房間後,他感到自己輕鬆多了!阿成不會像高野一樣對他疾言厲色,自己也不需要像對高野一樣永遠想裝腔作勢,永遠板著一張臉-他很煩,但是,他是真的在關心自己……

 

什麼也不說,也不主動戳破,只是靜靜地陪在自己身旁,講些不著邊際的話給自己解悶,主動伸出那雙友誼的手,儘管自己從不去握住……

 

我一旦伸出了手,他便立刻給予了回應或許,阿成真的是我可以依賴的人吧。我們,很像不是嗎?年紀相若,武功相等,而且,身世似乎都有些唔,雖然阿成從未講自己的過去的事,但是他應該也有在這個年紀不得不雲遊四海的理由吧跟他透露一些的話,他一定能夠完全包容的吧

 

 

因為阿成,就是這樣的人啊。

 

水野思索了一會後,眼神飄移了一下後道:

阿成,很抱歉前幾天的論劍大會因為我的關係

「嗯?龍也是在說拒絕和武藏森比試的事嗎?」

深呼吸一口氣後,水野堅定的道:

……恩,抱歉,如果我夠勇敢一點的話,或許就可以

佐藤大力拍了拍水野的背,開朗地道:

「你在說什麼呀?這根本不用道歉啊!龍也還沒準備好面對武藏森嘛!反正我們已經在論劍大會闖下了一番明堂,這就足夠啦!現在櫻上水的名聲可大囉!!瞧瞧這一次不就一口氣多收了三個弟子進門嗎?我敢說最近一定會還有新人要親自上門來拜師呢!」

水野有點被他這樣突然的親近嚇了一跳,但很稀奇的是自己並不討厭這個樣子。低低地輕笑了一聲後道:

「呵呵,那都是你大展身手的關係啊。」

「龍也不也是嗎?只是我們都還未滿十一歲,害得我們要蓋頭巾,還化妝上陣咧!」

想起前幾天兩人在客站裡接受本間等人的化妝『荼毒』情景,水野不禁有點想笑。(因為松下給的指示是:『隨便你們怎麼玩都行,反正要把他們兩個搞得看不清楚長相就對了!!……因此,本間等人就很不客氣地拿了各種化妝用具,在他們兩人臉上塗塗抹抹了半天,最後當他照鏡子時差點沒想把本間等人掐死!這結果不只看不出原本的長相,連是不是人這件事情都值得懷疑了!!)雖然這是稱了他的意沒錯,可還是很不爽!

 

 

「被大會識破就不好了啊不過,頂著櫻上水的頭銜,露不露面也都沒差不是嗎?」

「也對喔~師父很高興不是嗎?其實,你會那麼賣力,也是為了報答師父當初收你入門的恩情吧?」佐藤完著手中的花瓣道。

……你連這個都知道啊?」水野有點愣住,他怎麼連這種事都摸得一清二楚?

「我說過啦~龍也是特別的!我對龍也了解得很清楚喔!」佐藤笑著將花瓣灑到空中道。

微微一愣,水野喃喃地重覆剛才阿成的話:

……特別的,是嗎?」

「對啊對啊!龍也對我而言很特別喔!」

「阿成,謝謝你

「哇呀!說了五次謝謝了耶!破記錄破記錄啦!!」

「阿成!」

「開玩笑開玩笑啦~~」

  

水野抬頭,看著那瞞天飛舞在夜空中的櫻色花朵,喃喃地道:

「對了這麼說,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也是在去年,這個櫻花花開的時候。」

「嗯?對耶,我來這裡已經滿一年了啊!剛好都是櫻花花季的時候!真巧耶!櫻花的花季可是很短的呢!」

看著那櫻色的夜空,水野靜靜地道:

「阿成

「嗯?」

「明年這個櫻花花開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滿十一歲,可以不必蒙面去論劍大會了。」

「喔!對呀

「我想那個時候,我一定就有勇氣,去面對武藏森了

龍也

 

 

閉上眼,水野有點結巴地道:

「我一直沒有說過其實,武藏森的桐原掌門是我武學上很重要的師父。」

阿成沒有作聲,水野也就繼續講下去。

「桐原掌門選我做第一門的大弟子,希望我可以繼承他的衣缽,成為最傑出的武林中人所以,還不到論劍大會的規定年限,就把我推上擂抬。他對我要求很嚴格,眼中永遠也只有武學的事,其他事情,在他看來都微不足道也不重要吧

阿成還是沒有回答。

「之後在論劍大會上遇到了松下師父,我以要加入別的門派為由,與桐原掌門大打出手,被他打傷了左臂後我在幾乎沒有意識的情況下逃了出來最後在沒有獲得他的同意下離開了武藏森。」

  

「我到現在還常常想起當時離開武藏森的事情。老實講,我還是很害怕和他相認,所以,前幾天的論劍大會,我才會避而不和武藏森對打但我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明年,有阿成繼續陪著他,有阿成在的話,他一定可以克服這恐懼吧?可以吧?

 

「所以阿成,能跟我約好嗎明年的論劍大會,我們要一起為櫻上水奪下論劍大會的冠軍寶座!」

也就是說要打倒武藏森嗎?」

……嗯!有阿成和我一起的話,我認為一定沒問題的。」

好呀,到時後我們再一起去吧。」

 

水野很高興,他終於說出了自己這一年來最介懷的事情,阿成什麼也沒有問,什麼也沒有說,他只是給予了自己最誠摯的承諾,答應自己會繼續陪伴他,陪伴他去面對那個他人生中,一定要去面對的人。

  

這樣就夠了,有你這個承諾就夠了。

我只需要這樣,就夠了

 

 

可是,這個在櫻花樹下的約定誓言,之後並沒有實現

  

因為,一年後的這個櫻花花開,第二十九屆論劍大會舉辦前一天的時候

 

佐藤成樹離開了櫻上水。

 

 

 

 

 

TBC

==========================================================

聖誕快樂……個頭啦!!!!

呃~我相信看到最後的讀者大人一定很想像上面那句一樣狠狠的巴我的頭吧~

好好的聖誕節發的文章我到底是沒事給這兩隻搞什麼前面喜劇後面悲劇的怪奇文啊!!!!

對不起…其實我本來也很不想在文章的最後給他加上那一句的…看看,如果沒有那一句的話多好!

原本前面多甜蜜啊有沒有!!!根本可以說是我寫同人文寫過有史以來最甜蜜甜到我都有點覺得牙齒痠澀的程度了!!!(這人的灑糖程度也太低了吧!!)

有看過原作小劇場的一定都知道我這些內容是在影射原作哪些地方吧~~

其實真的寫出來以後我還真的很想給佐藤巴頭啊…你到底為啥要在水野已經對你完全涉下心防後再來個致命的一擊啦!!!雖然知道這孩子有他的苦衷,但還是!咳!沒辦法,比起佐藤我還是比較喜歡水野的,很多事情你不能怪我都從水野的角度來看…雖然佐藤也很悲催很克難很"愛在心裡口難開"但我果然還是比較挺親生兒子的!!!

好啦轉回來…總之~~若先不論後面那怪奇的一筆的話,大家認為這次的故事怎麼樣呢?上一章時我說過的一直很想寫的場景,就是那個夜櫻開花的地方喔!!很呼應文章名「櫻飛櫻落的季節」吧!

                                      

要說我是為了這個場景才寫這篇文的也不為過啊!!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寫出那種讓讀者也身歷其境的感覺~如果我會畫圖的話還真想把這夜櫻開花的分鏡畫出來呀!!作者自己都很愛這個場景!!其實講真的,我不知道夜晚的花開花到底是不是這樣啦…若並不是這樣戲劇性的開花的話就…原諒我吧~~劇情需要劇情需要!!

好囉~這一次超猛的飆文,下一次這文的下一章就…不知在何處了XDD

如果明天我夠猛的話搞不好可以飆出戰BA鐵壁主從的下一章…祝福我吧!!

再次向大家說聲聖誕快樂囉!!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