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六章:<櫻房>

 

經歷了上一次的事件過後,原本本間等人還對阿成特別忌憚的。

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有過差點被對方幹掉的恐懼,誰會不在意呢?

但是正如松下師父說的一樣,鈴鐺事件事發過後第二天,

阿成又恢復了以往的活潑模樣,好似前一天的血腥事件完全沒發生過。

 

但是,愣愣的看著又像以前一樣大喇喇的痞子阿成,

本間等人可是完全沒有半點勇氣,在阿成面前提起任何一個跟鈴鐺有關的字彙。

動物的存活本能告訴他們,和那一天有關的任何東西,都是絕不能碰觸的地雷。

除非,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的話…

 

至於勉強也算是事發當事人的水野,倒也恢復的很快,大概是看阿成完全想要忽略掉那天發生的事,松下也不願再度提及。意外的在這種事情上挺體貼的水野,一樣選擇了無視。

 

就這麼一如往常,照樣對阿成的勾肩搭背,死纏活纏的應對相當不滿。一個照慣例的愛耍酷,一個照慣例的愛挑撥;一個照慣例的敏感纖細;一個照慣例的大神經;而本間等人,也一樣照慣例的,繼續看到兩人為了一點小事大打出手;照慣例的繼續欣賞兩個小鬼的島內追逐戰;照慣例的一切人事風景,都繼續持續著…

 

 

一樣是那麼簡單的生活。

一樣是那麼平凡的日常。

但…有些東西,還是漸漸的改變了。

就像再怎麼和以前一樣相似,發生過的東西永遠都不可船過水無痕。

本間不會忘記阿成差點殺掉他時,散發出的強烈殺氣。

秋山和水野也不會忘記,阿成曾經差點引起的派內生死鬥。

而水野…也明顯的改變了。

那個時候阿成對水野說了什麼,本間雖然沒有清楚。

但是在接下來的一連串事件後,本間覺得,這兩人的關係已經改變了。

 

 

他們並不是刻意遺忘。

只是他們都清楚,維持過往的和平,可以說是另一種心照不宣的體貼。

你不想提,不想成為大家關係的疙瘩,那就不要提吧!

或許等到,當事人想要把這件是擺上檯面的那一天。

或許等到,這件事隨著時間淡忘掉的那一天。

又或許等到,表面的和平完全崩潰的那一天。

 

 

沒有任何東西不會改變。

 

即使船過水無痕,

 

也不會改變水面曾經被劃過道道波紋的事實。

 

 

==============================================================================

 

 

這陣子,發生的另一樁事件,大概是改變的另一個轉折點吧?

就是房間分配。

 

 

本來在櫻上水的房間分配,

是松下和香取師母一間,

本間和秋山一間,

水野和高野一間。

 

雖然現在櫻上水人數相當少,是不太需要兩人一間來節省房間數量,

但松下掌門仍執意要這麼做,說是兩個人一間比較可以互相照料,

而且也能培養感情,雖然對這個安排挺是反感的傢伙大有人在,

但什麼都可以好好商量的松下,倒是意外的對此事相當堅持。

 

而現在,因為佐藤成樹的入門,出現奇數位的人數了。

照這樣子排下去的話,應該是再多安排一間房間給佐藤住,

等之後再有弟子入門時在安排他跟佐藤住在一起,

這個安排怎麼看都非常合情合理,

可不知為什麼,現在卻出現了一個令水野很不能接受的決定。

 

 

大概是佐藤入門後過半年,

那件堪稱櫻上水十大禁提事項的鈴鐺事件過後三個月的一天晚上,

水野氣極敗壞地衝到松下掌門和香取師母的房間,連門都忘了敲地闖進來,

見到松下第一件事就是大聲質問,聲音大到松下皺了皺眉摀起耳朵,

請他先出去冷靜個十秒再進來。

 

幸好現在師母去洗澡了,不然這樣唐突地闖進長輩的房間又這麼沒有禮數,

大概明天會被師母罰抄十遍論語吧

  

 

……松下師父,可不可以麻煩您再說一遍……

好不容易有點平附心情了的水野,

現在兩眼怒視著眼前的男子憤恨地說著,

可以看到他額角的青筋已經爆了兩條出來。

 

 

「水野沒聽清楚嗎?我說,從今天開始,你搬去和佐藤一個房間。」

松下慢條斯理地翻著手中的書頁,連頭也沒抬一下。

 

 

……我可以請問為什麼嗎?」

拼命按耐住口出惡言的衝動,水野頓了頓道。

 

「沒有為什麼啊佐藤不是老是跑到你和高野的房間去待到很晚嗎?高野已經跟我抱怨過很多次了,我就想,為了高野的睡眠品質,以及考量到增進你們的感情,或許這麼安排也不是壞事。」松下手撐著頭淡淡地道。

 

……那都是他自己跑過來,我根本懶得理他!趕也趕不走,這又不是我的錯!!」

水野一不小心又提高了音量,被松下看了一眼後才稍微降低點。

 

「那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其實高野在佐藤進來前,就老是跟我抱怨他不想跟你同房。說你的脾氣和習慣都讓他很不能適應。」

刷地又翻了一頁書。

 

……如果高野師兄不能接受我跟他同房的話,不能讓佐藤搬去那間,我自己再去另外一間嗎?」

聞言,水野有些侷促地道。

 

 

「水野。」

松下闔起書本,抬起頭來看著來人道:

 

「我說過,櫻上水是團體生活,如果你不能夠適應我們這裡,就只好請你離開。團體生活就是要學著與他人在同一個空間中相處,現在高野受不了你,或許是能讓你自己去別房一間,就能解決高野的問題。但你的問題卻永遠無法解決,這樣下去,不管你到哪裡,都不會有人歡迎的!有了問題卻不解決,比永遠找不到問題還糟糕!!」

 

突然的重話,讓水野一時語塞,半天無法說出半個字。

  

 

「好在佐藤很願意跟你親近,我是很希望你可以藉由這個機會練習怎麼跟他人相處。我已經跟佐藤說過了,他也很高興可以跟你住在一起。我的話就說到這裡,現在請你離開去搬行李吧。」

松下話說完後便不再理會水野,逕自走出了房門。

 

 

剛好經過門廊的本間把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看著水野咬著牙一臉不甘地離開松下的房間,

大概是松下難得的強硬態度讓他不再繼續抗爭下去……

老實講,本間的吃驚不比水野少。

一直以來,松下對水野都是相當放任的,儘管他對他不太禮貌,

或是總是有話直說地口不擇言,松下都是笑笑地應對,

很少這樣疾言厲色地說教。

 

 

大概對松下來說,這件事真的很重要吧?

 

 

往回走回到自己房間,經過水野和高野的房間時,

看到水野站在房外默默地注視著正斜靠在門上,笑容滿面的佐藤。

良久,水野小小地舒了一口氣,大概是知道繼續抗議也沒有用,只有接受現狀。

轉身走進房裡,無奈地開始收拾著自己的行囊,佐藤繼續站在一旁。

 

 

 

「龍也,需不需要我幫忙呀?」靠在床尾的佐藤,翻著水野剛剛整理到床上的幾本書本。

 

 

……不必。」

水野邊收拾邊回答著。

 

平常時後,都要佐藤跟他纏上個大半天,水野忍耐不住了才會回話,

現在居然才講一句就有反應了……

咳,大約是他也已經明白與其不理他,讓佐藤繼續纏下去實在很煩,

倒不如一開始就有回應的好。

 

「可是我想幫龍也搬東西啊!多一個人搬比較輕鬆嘛!」

佐藤笑著道。

 

……我沒有什麼大行李,你可以先回去沒關係。」

停下收拾的動作,水野嘆口氣道。

 

「那不是重點啦~重點是現在已經很晚了,早點收拾好可以早點休息啊!好嗎?」

佐藤走到水野的身邊道。

 

……我比較習慣自己收拾自己的東西……

水野將幾件衣服堆疊在包袱布上打了個結。

「那,我去幫你打掃一下你的位置,讓你可以等下馬上就能放好東西,可以嗎?」

佐藤輕聲道。

 

 

看來不讓他在『搬家』這件事上做點事,佐藤是不會停止這對話的。

……」水野抬頭,看著佐藤笑嘻嘻的臉。

 

 

……」一個冷漠。

……」一個微笑。

就這樣僵持了大約十秒……

這十秒內本間還在想是不是有需要進去幫他們協調一下……

 

 

……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

嘆了口氣閉上眼,水野轉身整理桌上的物品道。

 

「好~交給我吧!」

佐藤笑容滿面地跳著腳離開,經過本間身邊時還丟了一句『龍也要快一點喔~』。

水野沒有再理他,只是倒也加快了手上收拾的速度。

 

 

雖然不多,但以水野的性格來看,這已經是很大的進展了!!

 

 

 

……」本間愣愣的看著各自分頭忙碌的兩人,張大了嘴…

收服了…水野被收服了…

真沒想到,松下師父和佐藤還真有兩下子哪!!

 

==========================================

 

嗨大家好!亞麻來更文囉~~

對不起唷這一章有點短,因為還有下一章!!

我也知道拖文拖太久了,為表歉意,我這次可是很勤快的!!

 

在這章裡,上一章造成的風波暫時先停息一下,

因為兩位關鍵人物的關係要以此為契機進到下一站了!

也就是從互相對立到互相信任的程度囉!

寫的很興奮,因為這兩只真的被我拖太久了…(反省)

 

好啦廢話不多說,請接著看下一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