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五章:<櫻鈴>

 

水野和佐藤,究竟誰更強一些?這個問題,原本幾乎很難回答。

但經過了某次的比試後,卻得到了答案。

不過這個答案的關鍵點其實在未來的那一天回想起來後,

本間倒寧願永遠,永遠都不要知道這個答案。

 

  如之前所言,阿成和水野兩人的對戰其實不能夠輕易的比較出誰高誰低,那麼或許可以從別的小地方試著比較看看。像是平日的各種生活中的肢體動作,內力比試,或是松下師父偶一為之的奇妙武功作業安排等等,勉強可以看出有時是水野較高干些,有時又是佐藤略勝一籌,平平相比之下,兩人還是只能說是平手的狀態。但,唯獨僅有那麼一次的比試,兩人之間的勝負不再那麼的模陵兩可,而是非常清楚得比較出差別。而這僅僅的一次差別,其實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為了水野和佐藤關係上最致命的一個關鍵點。

 

  還記得那天,天氣並不怎麼好。天空陰沉沉的堆滿了黑烏烏的雲朵,看來似乎很快就會有暴風雨要來襲…本間等人從幾天前就開始擔心,在櫻島上,一但碰上壞天氣,他們這些徒弟就要倒大楣!暴風雨造成的災情每次都是他們在收拾…

 

  而那一天,也是固定安排輕功課程的一個下午,按照上一次的課程安排來看,今天應該是進行第三路輕功「斜風冷雨」的複習課程才對,因此本間等人照例在師父還未來(而且是慣例性的遲到)之前,就開始在戶外的授課場所上上下下的練習著。

 

 

  「啊-哈囉哈囉,各位,來一下來一下!」為了不要等一下的對練和展示輕功成果的表現太過丟人現眼,本間練的正酣,卻聽到了下方的松下開朗的叫喚。五位弟子聚集到了松下跟前,本間擦了擦眉頭的汗水,撇到眼前的松下,兩手似乎抓了些東西。

 

  定睛一看,是幾條紅繩,紅繩上束著幾個黃銅色的鈴鐺。

 

  「呃師父,可以請問一下嗎?您手上的東西是?」

 

  「喔!我來解釋一下吧!今天的輕功課程,我想要加點特別的東西進去看看你們的成果!你們也看到了,這些是鈴鐺,等一下會給你們一點時間練習,請你們各拿兩串鈴鐺綁在雙腳上,試著在展示輕功的時候,不讓鈴鐺發出聲音。」松下笑嘻嘻的把雙手舉起來從容的解釋,但聽的所有人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師父……請問我能提問……」本間臉上橫了好幾條黑線,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沒有人有意願要對這些話吐個槽的樣子,秋山和高野都是一臉「師兄,你來問吧」的死魚眼,水野照例只是靜靜的耍酷,佐藤則是一反他平日嘻嘻鬧鬧的常態默默的兩手抱胸看著松下,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似的本間嘆口氣,無奈的舉手發問。

 

  「好呀!說吧!」松下邊說還邊把鈴鐺一一發給每個人,一如往常隨性的很。

  「如果我沒有記錯,今天應該是要進行第三路輕功的成果展示?」

  「沒錯啊!」

 

  ……這個課程我和秋山高野三人在之前就學過,現在因為有佐藤和水野的加入才重新又開始授課,但是我們之前上輕功的課時您跟本沒有給我們做過這個練習啊

 

  一旁的秋山和高野也一樣拼命點頭,完全不能理解同樣的課程,為什麼現在忽然變出這個莫名其妙的東西!明明之前的所有課程都和以前的一樣啊!

 

   

  「沒有為什麼呀!只是我昨天看到夕子在整理倉庫的時候,整理到這些東西,忽然想到把這個東西加進輕功課程也不錯嘛!我記得啊小時後還對輕功不熟悉的時候,我就想過用這種特別的方法讓自己的腳步變的又穩又輕!現在看到這些鈴鐺,馬上就覺得可以來試試看啦!而且數量還剛剛好呢!」松下笑著回答,而這回答令本間,秋山和高野都是一臉的不敢置信各種抱怨詞彙在嘴裡碎碎叨唸著。

 

  這也難怪,松下雖然隨性,但在課程安排上其實還算挺有條理不,倒也不能這麼說,他是那種想到什麼就想做什麼的類型,由其是在水野和佐藤進來後是變本加厲,這加鈴鐺的輕功課程還是小事,若和之前那些像是「特意把大家都帶到外島去幫忙田裡的收割(理由:協助百性,多做善廣結善緣,還可鍛鍊腰力和臂力)」和「燒洗澡水大決戰(理由:激發競爭意識,以及斷練肺活量和內力)」或是「和七八十多歲的老人家比武(理由:多培養對各種不同敵人的對戰經驗,以及做好敦親睦鄰、關懷老人…)」等種種千奇百怪,還加了看似很有道理的解說的課程安排……

 

  認命點吧!這就是松下師父啊。

 

  本間伏著額頭,努力告訴自己要習慣,要習慣!無奈的認命蹲下身把鈴鐺綁在腳踝上時,偏頭看了下水野和阿成。

 

   他們兩個意外的對這個安排倒是一點意見也沒有,或許是他們之前沒有給松下師父比較「正常點」的授課方式教過,早就已經習慣了師父這種無理頭的安排方式吧

 

  水野倒還好一如往常。讓他比較在意的,反而是阿成。

 

  此時,松下正好將最後兩串鈴鐺發到了阿成的手上,對方伸手握住了鈴鐺,沒有作聲,像是覺得這兩串鈴鐺是稀世珍寶似的端詳著,俊秀的側臉難得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一反他平日的戲謔躁動。

 

  這可真奇怪,難道這課程對阿成來說很難?不對啊雖然他自己的確沒有試過在腳上綁鈴鐺不發出聲音的輕功施展,不知道究竟是難還是簡單,但不用想也知道,這應該對技藝超群的阿成來講不是什麼難事吧?還是他今天身體微恙?

 

   本間再轉頭,看像水野的方向。褐色頭髮的清秀少年和阿成一樣,拿起兩串鈴鐺細細的思索,兩個人大概都是安靜的思考著如何在綁鈴鐺施展輕功的狀況下不發出聲音吧?水野也就罷了,但阿成的反應

 

   一般來說,遇上這樣奇異的課程安排,阿成大多會跟著做出各種誇張的反應,或是跟著他們一起附和,大喇喇的笑著回應,再從容不迫的做出最完美的表現而且通常在這種時候,阿成都是負責炒熱氣氛,誇張的詢問師父這個安排的舉動意義為何的第一人才對啊怎麼今天這麼安靜?害的他要出來當吐槽的

 

   

  轉了轉眼珠,本間本著「大師兄就是要好好照顧小師弟」的心態走向前,拍了拍阿成的肩膀笑著搭話:「真是的-莫名其妙就要我們做這種事-還要用這些髒兮兮的鈴鐺-這根本是骨董鈴鐺啊有好多地方都黑黑的呢-哟啊成!你一向對這種莫名其妙的課程很拿手吧?要不要先示範一下,傳授個幾招撇步啊?」

 

  奇異的,佐藤並沒有搭理他。

 

  「……?」太奇怪了吧!難道是即將來到的暴風雨,讓阿成的腦袋壞掉了嗎!?這種絲毫不理人的呆滯反應…這孩子今天早上到剛剛掌門出現前都很正常的呀…但、但是!這、這不是阿成!!絕對不是!!!

 

  「喂阿成!!!」太不對勁了!本間急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猛的搖了搖佐藤的肩,力道之大讓他另一手中拿著的鈴鐺也跟著叮叮作響,與此同時,阿成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猛的轉身!將右手狠狠的往本間的方向批將過去!

 

  「!!???」這速度快的讓被攻擊者幾乎連思考「自己被攻擊了」的反應都來不及做出……

 

  但是下一秒,疼痛卻沒有如預期般的傳來,隨著頰邊滴下的冷汗,本間看到佐藤揮出的右手被松下掌門穩穩的抓住。

 

  「松、松下掌門…」本間愣愣的找回了自己的聲帶,看向笑容滿面的掌門,以及在凌厲的眼神中明顯帶著一點殺氣的佐藤…

 

   強勁的風壓和殺氣,很顯然,剛才的佐藤是下足了殺意!!!要不是掌門及時擋住,自己的腦袋大概已經和身體分了家吧?

 

   「阿成!你在幹嘛啊!?」秋山和高野也被這一幕嚇住,呆愣一會後才喊叫出聲。

 

   水野也愣愣的看著他們,一臉的不能理解。

 

 

 

  「佐藤。」

 

 

 

  「冷靜點。」

 

 

  松下掌門收起了笑容,嚴肅的看著右手被他抓住的金髮少年。

 

  佐藤成樹狠狠的瞪著松下,那眼神中狠戾殺氣一點也沒有減緩,最靠近他們兩人的本間,可以清楚的看到佐藤的右手緩緩冒出了青筋,些微的顫抖…想必此時此刻的兩人,正在用內力在肉體的檯面接觸下,兇狠的比拼著吧-

 

  伴隨著頭頂上的壞天氣,一陣強風狠狠颳過,撩起了在場所人的衣帶和髮絲,耳邊聽著滴滴呼嘯的風聲,似是有一場奪命的決鬥即將上演!

 

   慢著慢著慢著…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只不過是加個鈴鐺的輕功功課,到底為什麼變成了派內的生死對決!??哪個地方接錯線了!??誰來…拜託誰來阻止一下這個狀況!???

 

  正當本間,秋山和高野不知如何是好,兵慌馬亂之時,一個更奇異的狀況出現了。

 

  本來從頭到尾都靜默的看著這一切上演的水野,竟然緩緩的往事發中心的那兩人走了過去!

 

  

  水野依然不改那耍酷的沉寂模樣,但他明顯也對此事感到驚訝,他走向了暴風圈的中心,輕輕的一手扣住了佐藤正和松下對峙著的右手道:

 

 

 

  「你在幹嘛…放手。」

  雖然外表看不出,但武道中人的本間等人都明白,水野這個舉動正是以強勁內力阻擋正以內力比拼著的佐藤和松下。

 

 

 

  本間滴著冷汗看著他們三人,有點擔心就這樣毫不在乎的靠近風暴中心的水野…雖說要阻止兩個看似就要大打出手的武道高手,用這種方式介入是比較好的做法,但若阻止不成,水野很有可能也會被攻擊…

 

  被這一阻擋,阿成像是突然從閉氣的水面下冒出頭來一般驚醒,些些的喘著粗氣,看來是因為剛剛正全力比拼內力的結果…轉頭,阿成瞪大了眼睛看向水野。

 

  沉默在眾人之間再度散開,良久,阿成為著著原本的姿勢低下頭。半長不長的金色瀏海遮住了眉角,看不清顏面。

 

 

 

  「…你做了什麼…」

 

  咬緊牙,這話像是硬擠出來似的,從佐藤口中道出。

 

 

 

  松下輕輕的放開了原本緊握住阿成的手,緩緩的回答:

 

 

 

  「我什麼也沒做。」

 

 

 

  「只是遵守跟你的約定而已。」

 

 

 

  

 

  松下一放手後,佐藤的手緩緩垂下,水野卻還是維持著握住阿成的手的狀態。看來他還是在擔心,面前的金髮人會再次出擊。佐藤則輕輕的用左手把水野的手拿開,輕聲的似乎說了什麼,但聲音太小,本間沒聽清,或許水野也沒有聽清楚。

 

  接著,佐藤低下身,將原本拿在手中的那串黃銅鈴鐺一左一右繫在了雙腳上,隨即轉身始出輕功飛上了一旁的屋簷,途中還漂亮的使出了第三路輕功的「斜風冷雨」。

 

  「抱歉,掌門,失態了。今天我人不舒服,想休假一天,請容我告退。」

 

  佐藤也不待松下回應,就立刻轉身飛過了一棟又一棟的屋簷,沒幾秒的時間,身影已經消失在山林間。

 

 

 

  這段期間,他繫在腳上的鈴鐺,一次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現場留下了一群搞不清楚狀況,以及還未找回自己神經的眾人…良久後,才由秋山大聲爆出粗口:「喂喂喂這小子搞什麼啊!!!!」「就是說啊他、他到底是在幹啥麼呀!!!」看到終於有人喊了,高野也跟著大喊。水野靜默的看著阿成消失的方向,本間則跑向前啦祝松下的衣袖道:「掌門-這倒底是-」「啊…只是青春期的小鬼鬧彆扭啦!不用擔心,明天開始,阿成就會恢復原本的樣子囉!你們今天就先別吵他吧!好啦我要去喝個茶,你們好好練習,半個時辰後我會過來驗收你們的鈴鐺成果喔!」松下說完,轉身離去。

 

  「喂-師父!!!」本間三人在後頭叫喚半天,松下卻理都不理。

 

  「好過分居然一點提示都沒有就溜掉了!」高野生氣的跺著腳。

  「你搞錯重點了吧!對剛剛鬧那麼大的事情,師父居然隻字不提也不解釋就跑掉!!」秋山瞪著高野道。

 

   「他們到底是在幹嘛-喂水野,你曉得嗎?」高野轉過頭,看向一旁的水野。對方只是回了「不知道」後就走掉了。「欸欸!你去哪呀!?師父說半個時辰後要驗-」

 

  「去遠一點的地方練習!」水野頭也不回的回答了一聲後就離開了。

 

 

  「去!!怎麼這三個人都這樣莫名其妙!!!」秋山狠狠的踩了下地面以示抗議。本間高野也一邊埋怨…但埋怨許久後,也只有認命的繼續練習。想再多也沒用,不如先把自己的部份練好比較重要本間站起身,試著先用走的看看……但試了沒多久後他就發現這相當困難!別說使出輕功了,光是緩慢的一步步跨著走路都會發出聲音!這是一定的,既然用到了雙腳的移動,一有移動鈴鐺當然會響!尤其這鈴鐺雖然看似有點歷史了,在感受晃動的靈敏度和撞擊出的聲響上可一點都不含糊,敏銳得很!一丁點的搖動都會發聲!無論怎麼調整移動的方向,角度和力道,要完全不發出聲音的前進實在太困難了!

  「搞什麼!這太困難了吧!」

 

  秋山練到有點心浮氣躁,一聽到腳下傳出鈴鐺聲就頭痛!索性一把鈴鐺拔了下來。

 

  「剛剛阿成使輕功時一點鈴鐺聲也沒有發出來,我還以為應該很容易…」

 

  高野也拔下了鈴鐺,嘆口氣道。

  「不知道水野練的怎麼樣…」本間也練的很不耐煩,拔下鈴鐺坐了下來。

 

  「那還用說嗎-水野和阿成的實力一向是平手吧-那傢伙一定也-」秋山正發著牢騷,就看到了不遠處松下掌門和香取師母一起走了過來。「啊掌門…」

 

  「哟!怎麼樣?鈴鐺特訓練的如何呀?」松下笑著招手。「完全不行…太難了啦師父,您也好心點兒給個提示-」秋山皺著眉求道。本來以為松下會禁不住要求指導一下,沒想到他卻漫步經心的回答:「恩恩,沒關係啦,這只是我一時興起的練習方法,練不起來就算了!看天色狀況,酉時過後會有強烈暴風雨來襲,我們回大宅去吧!」

 

  「蛤!?」「您在說什麼呀!?」「阿成練都不用練就會了耶!您好歹也告訴我們一點撇步-」本間三人有著滿滿的不解。這種完全不在意的回答…是不想教他們嗎?太過份了吧!!差別待遇!!!

 

  「你們練不起來沒差,這是很困難的技巧,佐藤他…是特例。」

 

  本間不相信的叫道:「啊?阿成是特例?不會吧,水野也很厲害,他應該也-」

 

  「不,他也練不起來。」

 

  「呃!?」

 

  本間三人正想繼續追問,松下卻轉身走進了一旁的書房,將門碰的一聲關上,隔著門道:「夕子,我有點資料要查,你帶孩子們去檢查一下島上的水道,別讓暴風雨阻塞了島上的疏通,順便檢查一下各個宅子的門窗。」

 

  香取師母一一回應,帶著被拋下的三個人離開。

 

 

  「掌門搞什麼-神秘兮兮的!」秋山踢著小石頭唸著。

 

  「話說他怎麼知道水野練不起來-」高野也在唸著,一旁的香取師母則說:「這個我知道喔!剛剛我和阿宗經過林子時,看到水野在湖邊練習,他練得很不錯,鈴鐺聲的確很小…但是只要束耳傾聽,就會發現鐺聲還是多少會有一點呢-」

 

  本間大感好奇的叫著:「不會吧~!?阿成的鈴鐺可是連一點聲音都聽不見耶!他們兩人不是一向實力相當嗎!?」

 

  「不-這件事很可疑喔-阿成根本練都沒練過就會了,這裡面肯定大有文章-」秋山摸著下巴思索著。

 

  「…不過,這件事從頭到尾還真奇怪,先是師父說打掃找到了鈴鐺,又說要用鈴鐺特訓,然後和佐藤差點大打出手,最後阿成跑掉,水野練不起來,師父又說不用練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本間嘆著氣回憶著這亂七八糟的一天。

 

   「呃?泰明你說什麼啊?什麼打掃找到鈴鐺-」香取師母聽到了本間這段話,疑惑的轉頭詢問。

 

  「蛤~?真是的師母妳忘啦?不是妳昨天打掃倉庫找到鈴鐺,才被很懷念的師傅拿來搞鈴鐺特訓…」秋山皺著眉,吐槽著香取夕子的健忘症。

 

 

  「……你在說什麼?昨天我沒有打掃倉庫啊?」香取師母停下腳步,愣愣的回答。

 

  「啊?」這下換本間三人疑惑了。

 

   「不-別說是昨天了,我已經好久都沒有打掃倉庫了…而且,阿宗這幾天除了給你們練功外都跟我待在一起,怎麼可能打掃整理倉庫…」

 

  「……」沉默,在眾人之間蔓延。

 

  

  本間拿起手上的那串黃銅鈴鐺,輕輕搖動,清脆的聲音響起-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到一個奇怪的事實-如果,這鈴鐺的年歲真如外表那般破舊,那麼為什麼還能發出這麼響亮清脆,像是一直都在使用般的澄澈聲響…?

 

  「這、這就奇怪了-那、那這鈴鐺-」

 

 

 

  究竟,是從哪來的呢?

 

 

 

 

 

  

 

  如今細細看去,黃銅鈴鐺上的墨色陳跡,簡直就像乾涸的鮮血般的暗紅。

 

 

 

 

 

==================================

唉呀~~各位讀者好久不見~~我是亞麻~

這是睽違好久的新篇章呢…久到我都覺得有點惶恐了> <

是說無名小站已經不能更新了!以後所有的更新都會在這裡進行!無名嘛-在它完全結束營業前只能默默的看著以往的資料回味囉~~

這一章的內容,是我給這個故事的阿成一個特殊的設定,故事中出現的鈴鐺,和阿成的身世有很大的關連,阿成之所以看到鈴鐺和聽到鈴鐺聲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也是和我設定給他的身世有關。其實講老實話,在最初設定文案的時候,我並沒有給阿成這個鈴鐺的設定,而且這個鈴鐺設定,其實是我本來想寫的網球王子鳳冥古裝劇的設定內容…後來礙於靈感打架,那篇鳳冥同人文胎死腹中,但要我放棄那故事的鈴鐺設定又很不甘心~~在寫這個哨聲響起的同人文時,忽然發現阿成和這個設定其實可以做很深的牽扯!!所以就把這個梗拿來套在阿成身上了~~耶嘿嘿~~(笑個屁!)

對了,故事裡香取夕子叫松下為阿宗,雖然我不太清楚為什麼他要這麼叫-在哨聲響起的原作裡,松下的確被賣關東煮的阿伯叫過這個名字:「宗先生」,大概是翻譯問題-就像銀魂裡的土方十四郎被叫成阿年一樣令我搞不懂-不過我覺得這叫法挺順耳的,就當作是松下允許熟人和親近之人的叫法吧~不然要是讓夕子叫「左右十」,又覺得微妙到很奇怪…= =

 

對了,這一章的重點在於,

什麼事都和水野打平的阿成,為什麼在這個鈴鐺技巧上比水野強?

一向頑劣處事的阿成,為何在鈴鐺這件事上會失心瘋!?

阿成和松下的約定是什麼?

那個鈴鐺究竟從哪來呢,又有什麼意義?

 

這些,都會在之後的篇章中一一闡明,就請各位期待吧~不過也要忍耐我的級度拖稿…> <

下一章又要拖稿了嗚嗚嗚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