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二章:<櫻爭>

「佐藤…成樹?」
本間愣住,他不曾聽過這個名字,這名金髮人是叫這名字嗎?
話說回來,這人從剛才到現在都算是背對著他們,還沒見到他的臉。
但從聲音,身高和身型判斷,他恐怕跟水野差不多年紀,都是十歲左右的孩子。

「唉呀…這麼快就被發現了,松下先生,您真不簡單呀!」
被叫「佐藤成樹」的金髮孩童抓臉笑著,他還維持著微傾身子要扶水野的動作,但水野不知是經嚇過度還是怎的,總之他從剛剛到現在還是愣坐在地上,連只手也不伸過來,只是一直面露驚訝之色地瞪著那個金髮孩童。

「好說好說!你也很不簡單呢,我本來以為剛才彈琵琶的時後就可以把你弄下來了,沒想到你的本事還不小嘛!」松下插著腰笑道。

「嘿嘿!過獎啦,那時候我也忍得很辛苦,差點就要掉下來了…沒想道您會利用攻擊和防禦兩相交替,讓我失去平衡,真是厲害呢!」金髮孩童笑得開懷。

「松下師父,這人…他是誰啊?您認識他嗎?」
本間站起來,稍微穩了穩有點暈眩的身子,搖晃著往松下走過去。
「喔!抱歉抱歉,忘記跟你們介紹一下了!這一位呢,叫做佐藤成樹,是跟水野在論劍大會交手過的孩子,只是我沒想到他會偷偷當跟蹤狂躲在櫻花樹上呢!」
松下轉身,一手指著那名金髮孩童道。
「什麼跟蹤狂嘛-松下先生,這才不是跟蹤!只是很好奇所以在探情況而已啦~」
佐藤成樹抓抓頭,嘻笑著道。
「…佐藤…成樹,你是說,你從論劍大會跟水野交手後,對水野很感興趣,就跟著跑來櫻島…嗎?」
本間結巴地問。
「大致上沒錯啦~我本來只是想觀察一下的,不過越觀察越覺得很有趣,所以乾脆暫時靜觀其變啦!啊先說清楚,這可不是跟蹤喔,只是暗中觀察而以吆~~」
佐藤邊說邊蹲了下來,似乎是看水野一直都沒反應,乾脆蹲在他面前,用手在水野面前揮了揮。

「…這就叫做跟蹤了呀…」
本間小聲地吐槽。


雖然還沒有仔細看到這位佐藤成樹的正臉,但從側臉已經看出這是一個相當俊秀的男孩,俊挺的劍眉,金褐色的眼珠,英挺的鼻樑和薄唇,配上他那一頭金燦燦的半長髮隨意地落在肩頭,才十歲便有如此出色的面目,將來長大了可不得了,大概會是個到處都令無數女人心碎的公子哥兒吧……相較之下,水野當然也是相當俊逸,但後者的長相比較清雅秀麗,與佐藤這種似乎光是連注視都會發光般的類型相較相當矛盾。
  
當本間還在胡思亂想之際,這一邊的水野被佐藤這手一揮,才總算稍稍回復了神智,猛地站起身,瞪著佐藤道:
「你跟蹤我到這裡?然後還暗地裡觀察我!?是不是變態啊!!」
佐藤擺擺手,笑著道:
「唉呀~龍也不要這麼兇嘛~我對龍也很感興趣呀,很想知道你之後過得怎麼樣嘛!我本來就有打算再過幾天就正式現身的……」
水野往前跨了一步,大聲道:「別叫我龍也!!!」
佐藤站起身笑道:「咦~不能叫龍也嗎?那要叫什麼呀?」
水野生氣地道:「你什麼都不必叫!!給我滾!!!」
佐藤笑得更開心了,這回他走向前勾住水野的肩道:「要我叫水野嗎?那不夠親~密~啦~我和龍也關係不是很好嗎?當然可以叫名字嘛!龍也也可以叫我成樹喔~~」
水野怒火中燒,手用力地將佐藤搭在自己間上的手狠狠拍掉大聲道:
「我叫你給我滾!!!!」

佐藤邊躲著水野的手邊笑道:
「咦~~叫我滾不太好吧?我都已經決定要進櫻上水了耶?」
水野一聽,愣道:
「什麼!?」
本間和秋山,高野也都是一愣。
松下笑道:
「我可不記得有邀請你入門耶佐藤……」
佐藤轉頭對松下笑道:
「那我現在求你嘛~松下掌門!我對櫻上水很有興趣,請讓我入櫻上水吧!拜託你~~」


……這是上門拜師應該有的態度嗎?


松下手抱胸,像是在思考這件事的可行性:「恩~這個嘛…」

「我反對!!!!!」

水野大吼,把本間他們都嚇了一跳。平常的水野儘管對人不友善又沒禮貌,但至少都不會有這麼情緒失控的時候。算算今天他已經是第三次大吼,簡直令本間他們大開眼界……
「喔呀?真難得看到你這麼激動呢!水野,能說個理由嗎?」
松下抬頭輕笑道。
「這傢伙根本就來路不明!為什麼要收一個不知從哪來的陌生男子進門!?」
水野一手指著佐藤,不爽地道。
「好過分喔龍也~我哪能算是來路不明啊?我只是沒有特別進哪個門派而已,基本上到處都是雲遊四海的,怎麼可以這樣就說我來路不明~」
佐藤兩手舉在下巴前做出了相當誇張的「痛心」動作,本間等人看了都是滿臉黑線。
松下笑道:
「這不是問題吧?基本上要進櫻上水沒什麼規矩,就算是個殺人的囚犯,只要他想進門,我也會收啊。」

這話令本間等人又是滿臉黑線,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早點離開這裡比較好…
  

「……」水野一時語塞,他也知道松下掌門的脾性,只要他想收進門,就算對方有一百個不願意搞不好也會把人家迷昏硬拖來這裡……
「……我不喜歡這傢伙……」
咬緊牙,像是硬擠一樣地說出這話。
「這可構不成裡由喔水野?喜不喜歡可以等他入門後再慢慢培養感情就好了嘛!再說了,要是這可以構成讓他不能入門的理由,你現在也該被本間他們用這個理由趕出去囉!」
手一指指向本間三人,突然被點名讓他們都是嚇了一跳。

「……他未免太可疑了……隨隨便便跟蹤別人回來,又躲在暗處觀察人,我不能忍受跟這種傢伙待在同一個地方……誰知道他到底安什麼好心……」
不能反駁松下的話,水野只好從這個令他光想到就受不了的理由硬擠出來。
佐藤聽了,裝作非常難過的樣子蹲下來道:
「龍也~對不起啦~可是我說過啦,我沒有惡意,只是很感興趣而已~我知道要是被你發現你會生氣,可是要是一開始就跟你坦白要跟過來,我怕你會不願意嘛~~」
水野瞪著佐藤。


「咳,我想這我要說明一下,其實我早就發現佐藤躲在櫻島上了。不過呢,其實他不是打從我們離開京城時就跟過來的,不然我早該發現到了才對。我想他大概是碰巧在海浪上迷失方向,最後好巧不巧地來到櫻島附近,自己想辦法上了岸,偶然發現水野就在這座島上。當他進島時我就發現了,不過我沒有阻止,也沒有把他揪出來,因為我能感覺到他並沒有惡意,只是單純在觀察櫻島上的一舉一動罷了…」松下走了過來道。
「什麼…」水野愣著看向松下。
「我能向你保證,這孩子沒有惡意,他單純只是一個偶然到了島上的過客,因為對在這島上生活的人們很感興趣,靜觀其便罷了。是我自己覺得也差不多該把他引出來了才設計他的,而且,你不覺得奇怪嗎?水野。」松下走到水野的跟前道。
「你和他交手的時候,你是蒙著頭巾,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那佐藤哪會知道你的長相呢?既然不知道你的長相,就不可能跟蹤你呀?我認為,他只是剛好來到櫻島,剛好看到了我們在這裡,剛好從我們的對話中以及你展現出來的武學技巧,知道你就是當初在論劍大會上跟他交手的孩子罷了。而他觀察過後,發現他對櫻上水很感興趣,所以決定入門,這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吧?」
水野轉頭看向佐藤,用眼神詢問松下的話是否正確。
佐藤笑著低頭雙手合十道:
「嘛…我是想要想辦法掩飾一下我躲在樹上這件事情啦,不過龍也那麼的生氣,我也就不好解釋清楚了。對不起喔!」


「……」水野微微低頭,思索了一會後抬頭對著松下道:
「師父…如果您一定要收他入門,我有個請求。」
「喔?什麼請求?」
「…請讓他跟我比試一場,如果他能贏過我,我就答應讓他入門這件事,否則就請他離開!」水野認真地,一字一句地道。
松下聳聳肩道:「可以啊,我是沒所謂…那麼佐藤,你接受嗎?」
佐藤笑得開心地道:「當然可以啊!!那麼要比什麼呢?」

松下站到他們倆中間道:「這樣吧!你們倆位輕功都很不錯,而輕功可以算是櫻上水相當重要的一環,佐藤想進櫻上水,輕功就決不能比水野還弱。你們就比輕功吧!如何?」
「沒問題!」水野道。
「可以啊!」佐藤笑道。
「好!那麼跟我過來吧!」
松下轉身離開,水野和佐藤一前一後地跟上,前者難得露出了非常認真的神色,後者則是一貫得開朗自若,兩手抱在頭後哼著歌。本間,秋山和高野對看了幾眼後也匆忙跟上。





tbc
=======================================================================
哇喔我這次真的荒廢了太久了真心對不住各位看倌> <
最近有被新番作品打到所以心思有點被吸引過去...
不過我沒有忘記這篇文文喔!!!(毆)
這篇~主要也可以在說是介紹阿成啦~
不知道有沒有把少年阿成的個性抓對就是~(頂鋪蓋)
如果仔細點看文章的話其實就會發現這裡我又埋了伏筆了,
我好愛埋伏筆喔自己細數下來真的很多...
大大們有興趣的話也可以找找看這篇文其實有個"問題"在喔!
這篇還是有點短...不過下一章就是成水兩人對決了!希望可以把它寫好~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