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一章:<樂櫻>

自從上一次的衝突過後,櫻上水四名弟子間的關係就變得很是尷尬。
水野雖然還是一樣那個冷冰冰的態度,但是變得不願意與本間他們多說什麼話。
以往的話,雖然那話與內容聽起來很讓人著腦,但是至少還會主動跟他們說話。但是現在…

而與水野有過嫌隙的秋山,因為自知自己理虧在先,所以也不好再去找水野挑釁。既然水野不主動與他有接觸,秋山自然也不去跟他談話。高野則是考量到好友秋山的立場,反正他也不想多跟水野有什麼衝突,於是也不跟水野有過什麼接觸。造成即使是在對練時不得不面對的狀況下,他們也幾乎是不說些什麼,好像在雙方面前的只不過是具對打機器罷了。

至於本間,他雖然很想化解一下他們之間的氣氛,也很在意水野那時的反應。而且,也似乎什麼也沒有跟松下報告,當松下問起他臉上的傷時也是淡淡地回答練習受傷的來含糊帶過,沒打算揭發也沒打算繼續僵持之前的事情。本間本著自己出手打人的不對(先不論水野的語氣太衝的話),以及自己身為大師兄的立場,本想與水野好好談談,卻總是被水野有意無意的避開。就算想要硬強迫他坐下來和自己好好談談,但看到水野那副似乎有著重重心事的樣子,就又不好勉強他…

這種僵持的尷尬氣氛就這樣又持續了四五天,松下卻也不怎麼對這樣的氛圍作表態,只是像是沒事人似的繼續照常著以往的授課,操課,唸書,吃飯,睡覺……

結果,像是一場滔天巨浪般的,一位突如其來出現在櫻上水的人,大大地改變了這場奇妙的氛圍。


今兒個是水野來到櫻上水的第十天,一大早經過晨讀,晨練和早飯後,松下便聚集了四名弟子來到大庭院內。現在是櫻花季節快要過去的時候,瞞天的櫻色花朵掉得滿地都是,大庭院內種的櫻花尤其的多,明明清晨才剛掃過而已,現在又掉了這麼多下來…輕輕踩過粉色花瓣包覆的地面,四名弟子前前後後地來到了大庭院。

松下笑嘻嘻地站在廊前,等他們四人都站在他跟前後才開口:
「啊-最近呢,我覺得差不多是你們該開始練習掌控內力的時候啦,所以,今天是內力操控的課程喔!各位看看我後方有些什麼東西呢?」
四名弟子聞言,探頭往松下身後看去,看到有幾樣樂器擱在松下後方的長廊上,有古箏,古琴,二胡,琵琶,鼓,笛子,笙等等……散落地放置在長廊上。
本間狐疑地道:「師父?您不是說是要練習內力嗎?呃,恕弟子無知,這些明明都只是一般的樂器而已啊?」
松下笑著道:「沒錯啊!這些樂器呢,就是你們要用來練習內力再好不過的道具!來來來,現在你們自己來選一樣自己喜歡的樂器吧!要慎重選擇喔,一但選好了,這件樂器就永遠是屬於你的了,最好選個與自己喜歡又想學的東西比較好喔!」
  
本間,秋山和高野三人還在疑惑之時,水野已經率先走上前,默默地用他那冰色的雙眼掃過一遍這群樂器山後,沒怎麼多加思索,便彎低身子手一伸,拾起了一把晶亮碧玉的玉笛。
這堆樂器裡的笛子不少,有竹笛,木笛,玉笛等等,每一把都有相當的品味,材質,裝飾等等也都有一定的水平,不管選哪支都是上上之選。但水野楝起的這把玉笛顯然是這一堆笛子中特別名貴也最顯眼的一把,在太陽的照射下,那一身晶亮碧玉的燦色光輝照亮了水野的面龐。玉笛一般都是用七成木竹三成玉石雕刻而成,畢竟笛音要透過木竹才較清脆好聽,且玉一向難找又昂貴,向來是不太可能全部都用玉石來雕成整支笛子的。但現在水野拿在手中的這把玉笛,簡直就像是整枝都用玉化成的一般燦亮晶實,尾端繫著的一把艷紅的尾結微微晃動,的確是高級品!
「呵呵呵,真不愧是水野!馬上就挑到了師父我最寶貝的"綠玉"啊!」
松下笑著道,水野輕輕地將玉笛握在手中,轉身退回他原本站的位置。雖然他沒有回答松下,也還是一副冷冷的樣子,但他現在邊站在哪兒邊細細端詳著那把玉笛,顯然他也是十分中意的!


本間,秋山和高野看到水野一下子就挑到了高級品,也忙不迭地搶上前挑選樂器。只是他們三人本就不通音律,對樂器也沒啥了解,因此選了特別久…最後,本間和水野一樣挑了笛子,不同在於那是把竹笛,雖是竹笛,但仍是相當古樸精緻的物事,和水野的"綠玉"不謀而合地有著相同的青綠顏色,只是水野的"綠玉"有著像是水晶般閃耀的色澤,而本間的竹笛就只是一般竹子的顏色,雖也不差,但一和"綠玉"相比就馬上被比下去了!

「本間師兄,你確定你要挑笛子?這不是和水野那個小鬼頭打對台嘛!?」
秋山小聲地問著。
「唉啊…我對音樂啥也不懂,不過好歹以前學過一點笛子,挑了其他樂器我可不覺得我會使用啊!」
本間抓著頭道。
「可是你好歹也挑其他顏色的笛子嘛!你看這竹笛的顏色這麼暗沉,和水野那把簡直差得遠了!你挑其他顏色的笛子啦!這裡也有一把紅玉呀…」
高野在一旁說道。
「好啦好啦別說了,我就喜歡這個竹笛,你們別淨說我,快些兒去挑你們自己的樂器啦!師父等得很久囉!」
本間推了推兩人的肩膀,握緊了他手中的那把竹笛道。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挑這個跟水野一樣,顏色又正好相同的樂器…簡直是自找罪受似的…但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想換樂器,也不想換笛子的顏色,在無法理解自己這種想法的情況下,本間默默地告訴自己:只是碰巧罷了!碰巧!


又過了一會,秋山和高野也挑好了,秋山挑了一把二胡,高野挑了一面鼓。松下走過來看看他們四人所選的樂器,笑得別有深意。
之後轉身坐至廊上道:「嗯咳!你們有誰知道為什麼要用樂器來讓你們練習內力嗎?」

水野首先道:「奏樂是一種聲音的傳達,像是嘯聲,可以藉由聲音的傳達將力量送出去,強者可控制心神,弱者可控制肢體,而內力的強弱便是這其中的關鍵。」

松下道:「沒錯!你們應該都知道自古以來,古人總是用音樂的幽美和幽遠流長來表示心情受影響的形容,其實呢,這跟奏樂著的內力有著強烈的關係。內力強者,利用樂器的樂聲將內力傳送出去,聽到的人就會受到這人內力的直接影響。現在開始,你們每天都要練習挑到的樂器,學著去使用它,並學習將內力化在其中。」

本間舉手道:「師父,這些說法我都聽過,可是我從來就不明白,不過是奏樂而已,怎麼可能有辦法控制聽者的心神呢?那不過只是聲音啊?」

松下笑道:「好吧,只是用說的你們大概也不太懂,現在我就試著表演一下給你們看吧!」
說著,從身後的那堆樂器中隨意地抓起一把琵琶,抱在懷中,彈了幾個音,調了一下音律後道:
「各位,現在請豎耳傾聽吧!不過,可要穩住你們的心神哟!」


語畢,松下閉上了眼,開始叮叮叮地彈奏起來…叮噹作響的琵琶聲,清脆悅耳,像是玉珠在耳中不住碰撞一般揍出極為美妙的音色…襯著瞞天飛舞的櫻花,聽得本間等人都是一陣心軟酥麻,感到說不出的清涼舒適,還在想著原來師父這麼會彈琵琶啊,雖然聽不出是什麼曲調,但悠揚婉轉的樂音,好像要連思緒都被奪走,現在,自己在哪裡呢?是在空中?還是在地上?是在水中?還是在綿柔之中?奇怪之極啊……怎麼好像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了?我是誰?我在哪裡?我……
那一陣一陣像是彈撥在心中的撥弄琴弦的聲響,就像在撥弄著自己的心神似的…不、不對!自己的心臟好像真的被人用指甲在不斷的撥弄著一樣!錯覺嗎?是錯覺嗎?好痛、好痛啊!不要再…不要再彈了!我的心臟…我的心臟啊!!!!

「啊啊啊----!!!!」秋山開始慘叫,本間也抓著自己胸口整個人跪了下來,高野則是開始在地上打滾,三人都是一副被奪去心神似的失神模樣…
樂聲嘎然而止!松下放下手中的琵琶,走向前,抓起本間三人的背脊,用力一拍!煞時,三人像是剛被打醒了一般瞳孔一張,恢復了神智。「啊…師父?」「我、我是怎麼了?」「剛剛到底是…」

松下拍了拍他們三人的臉道:
「對不起啊,一不小心就讓你們差點走火入魔了。現在明白了吧?運用音樂傳遞內力的影響可是非常大的哟?要是在繼續彈下去,你們大概就武功全廢了吧!」
本間三人還在發著抖,回想剛才感受到的那種失去自身意志的經歷,不禁各個打了個冷顫。
松下見狀,皺起眉道:
「好像有點做得太過火了,吶,你們現在最好休息一下…」
忽然,聽到了一陣幽揚的笛音。

松下抬頭,看到水野閉上眼睛,靜靜地站在原地吹奏起他剛得到的那把"綠玉"。悠揚婉轉的音色,與剛才極具吸取神智威力的琵琶聲完全不同,是相當溫柔的音調,聽著聽著,好像連身心都放鬆了下來…本間等人本來還在顫抖著的身子聽到了這段樂音後,各個慢慢地不在打顫,眼皮緩緩閉上,一個接一個地坐臥在一起,臉上是相當寧靜祥和的表情。

「……」松下靜靜地看著水野,心道:『這小子真是不簡單,不管他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十歲的孩子罷了,內力居然能夠深厚到足以抵抗自己的琵琶……』方才,他在彈奏時有稍微睜開眼睛看向水野,發現他緊閉著雙眼在穩住心神,全力對抗自己的琵琶音。在琵琶彈到最高潮,本間等人已經開始受不了的開始哀號打滾之時,水野也沒有被奪去心智,他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動作,穩穩地將心神內力集中起來對付那琵琶的內力攻擊…


本來他是沒有打算要一直催逼內力加強攻擊的,只是看到水野這麼努力地對抗也沒有受到影響,一不小心就被挑起來那種小孩子對抗的意識…害得本間他們受到傷害了。松下不禁自責起來。  
但是,水野畢竟還是孩子,在用全副內力對抗之後,自己的內力肯定也是受到不小的損傷,比起完全沒有辦法穩住心智的本間他們,或許傷的比較不重,但若無法用些內力的療法來讓自己的那一衝一轉去對抗外力的內力得以疏緩的話,對現在身心都還在成長中的水野而言,是很可能會留下後遺症的…松下也知道這點,因此本來顧好本間他們後就要來看望水野,但沒想到…

『他居然,選擇自己使用吹笛來疏緩自身的內力…多麼厲害的小傢伙!!他不是只有十一歲而已嗎?』松下心道。『而且,這還不僅僅只是吹來幫助自己而已,還能夠幫到本間他們疏緩心神…現在,他們的精神都受到平撫了,很快就會回復…真厲害啊!居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
水野本來是邊吹邊靜靜地站著,沒多久,他忽然開始走了起來,在大庭院內繞來繞去地走動,邊吹邊走。松下知道這是一種利用走動來讓自己身體脈動可以從休息中慢慢回復到正常運作的一種方式,否則只是一直站著不動的話,脈動是會因為樂音的內力而平緩到止住動靜的。
『這應該是他下意識的舉動吧。恩…不過,似乎可以利用這個機會…』

松下看著水野走到一株大櫻樹下方時,拿起了琵琶開始輕輕彈奏,這一次彈得不是剛才那種具侵略性的樂音,而是一種與水野的笛音契合的音調。水野聽到了這琵琶音時,便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停在大櫻樹下隨著松下的琵琶音不斷吹奏。
為何水野會停下腳步?只因為他走動是下意識讓自己脈搏舒暢的舉動,而現在松下利用琵琶的音色,從外邊讓水野的笛音與之配合,水野為了要全心全意與琵琶音配合對抗,不得不停下腳步來專心一意……笛音與琵琶越奏越響亮,但這次不是極具攻擊性的音調,而是一種和緩內力對鳴,本來因為水野的笛音而慢慢恢復的本間三人,被這不斷衝撞相鳴的音調逼的腦袋混亂,不由得睜開了雙眼……就在這時……


  啪刷!!碰!!!


「!??」本間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住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咦!!?

一名金色頭髮的人影跌坐在櫻樹下的水野身上。

水野吹笛吹得正專心,卻被這突然砸在自己身上的人給嚇了一大跳!這人突然地從櫻樹上掉將下來,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水野愣愣地看著身上的這人,一時之間完全傻愣住了。


「唉哟…好疼疼疼!!」那名金髮的人影一手抓頭,一手揉著被撞疼的腰部,皺起眉頭。
「……???」水野還在傻楞的看著這突然「從天而降」的傢伙,半天說不出話。
等到身上的這人終於注意到自己是坐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愣了半晌,才哇哇哇地大叫:
「啊啊--對不起啦!沒想到就這樣掉下來了!!你沒事……嗯?龍也!?」
「??????」
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水野完全無法找回自己的思緒,眼珠子一轉,看到對方的金色髮絲,才突然瞪大眼睛!

「哇啊啊--怎麼會剛好是龍也啊!?曖真是的…龍也沒事吧?站得起來嗎?」
金髮人從水野身上跳了起來,一伸手要把剛剛還被他壓在身下的人扶起。

水野還在呆愣。面對人家伸過來要扶他的手也沒打算要伸自己的手來接,只是結結巴巴地道: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松下插著腰走了過來,笑著道:

「哟,總算現身了呢!!又見面啦,佐藤成樹!」





TBC
=========================================
啊哈哈,阿成終於在回憶篇登場了!快點鳴炮祝賀!!(毆)
怎麼說…我很想要寫得很有那種意外登場的感覺,不過顯然功夫不到家啊> <
寫著寫著忽然發現我好愛讓阿成躲在樹上喔……
雖然是要增加這傢伙的神祕感才想說要給他來點不一樣的…不過也太多了!(笑)
難道說這是因為他叫做成樹!??(亂來!!)

前面那些內力啦樂音啦之類的敘述我想大家一定看得很煩想直接跳過吧…
不過不要跳太快啦一字一句看下來一定可以被阿成嚇到的相信我…(再毆)
然後是說…這一章裡面關於本間挑樂器的劇情…
嘛,這劇情是老早就設定好的,只是真要寫出來時其實也猶豫了一下…
大概會有很多人問:本間同學是不是喜歡水野呢?
這個嘛…很抱歉,關乎劇透問題,請容我在這裡先語帶保留~
本間到底是怎麼看待水野這件事,會在之後的劇情裡慢慢鋪陳。

不過請放心吧!主CP絕對是成水的!(挺)
終於可以開始寫成水幼馴染的故事了好興奮!!(摩拳擦掌中)
到底為啥米阿成這傢伙會莫名其妙出現在櫻島呢?歡迎猜謎~答對沒獎…(毆死)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