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三十章:<櫻衝>

水野隨著松下和本間來到櫻上水拜師,至今已是第六天了。
剛開始他初來時,秋山和高野都和本間一樣對他很不能適應…
不,該說是現在也很不能適應。
這也是自然的,水野明明年紀比他們都小得多,但實力偏偏卻是最強的!

在見識過水野單掌就能劈開海浪的本事後,本間就對他既是畏懼又是討厭,秋山和高野則是在與他一同進行櫻上水武功課程時目睹水野極強的實力,明明吊著一只手臂,卻不論是拳腳功夫,輕功,使劍,內力,掌力等等的技巧都是精熟至極,簡直到了可以跟師父平起平坐的程度!
而且,他學習櫻上水的功夫也學得又快又好,才來沒有幾天,就已經追上了學了整整一年的本間他們三人的課程,而且學的還比他們好太多了!

然而本事好也就罷了,畢竟他本是武藏森的第子,會這麼厲害也是無可厚非,本間,秋山和高野雖然只是平凡人,可也並不會這麼忌妒他人的成就,就算對方的年紀比他們小得多也不會有太大影響,畢竟一山還有一山高,習武之人是最清楚這點的。

會惹得他們三人對水野很是感冒的重點在那個性。
水野進了櫻上水後,還是不改他那高傲瞧不起人的脾性,這也罷了,畢竟再怎麼說他的確是有本事臭屁沒錯!
但臭屁之餘,對他們卻都是冷冰冰的態度,甚至還會完全不管輩分的問題對他們大聲指出問題點,
對他們的好言好語或是平等相待都是置若罔聞,說明白一點就是拿熱臉去貼冷屁股似的!

更令他們看不慣的是,他對松下掌門也是這個樣子!毫不把對方當作是師父般的在敬重……
不,這麼說也不對,水野基本上還對松下有最基本的尊重,說話也不會像對他們一樣毫不客氣或是語中帶刺,
但照舊是冷冷淡淡的態度,甚至還會觀察松下的行為給予嚴厲評判。
松下本人是不怎麼在意,反正他本來對弟子就是挺隨便,像在對待弟弟一樣的態度般從容自在,
所以他們倆倒是相安無事-可本間他們三人就是看不慣!


「我說水野,你不會是忘了今天下午的自主練習,師父排了你跟我一起練習比劍吧?」
本間剛結束和師父的對練,擦著汗走過長廊時,聽到了秋山的聲音。抬頭望去,看到水野一個人在大庭院那舞著一把竹劍,秋山則站在一旁拿著一柄鐵劍插著腰對他說道。
「……」
對於秋山的話,水野似乎是沒聽到般的繼續舞著他手中的劍,秋山見他都沒反應,感到相當惱火。
「水野!你聾子啊!」
這一次的音量稍大了點。
「……」
水野還是沒有理會,好像旁邊只不過是有一隻蚊子飛過一樣。

「可惡!!」
秋山這回真的被激怒了,其實,他倒也不是很想練劍,尤其是不想跟水野一起練習…當松下這樣指示他時他還拼命抗議過,但松下完全不理會他的憤慨。
要跟這傢伙練習又不是我想的!!可是為什麼我一定要被他這樣無視!!
總覺得要是不理他,自己在旁邊練,事後再報告掌門是水野都不理他才不能練的,又不是他的錯!但是要是這樣的話,又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自動向他繳械認輸了一樣很不爽!

一氣之下,秋山乾脆提劍往前一衝,劈頭往水野面上砍去!本間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要是秋山想強制水野跟他練習,應該將劍往水野的劍揮過去才是啊,怎麼往人家臉上砍呢!
正欲開口叫秋山住手時,水野卻緩緩的將身子一晃,就順順當當地躲過了秋山的劍,好像剛才跟本就沒有什麼東西砍過來一樣。
「!!」秋山一愣,這劍砍了個空,讓他差點站不住腳。一咬牙,又提劍一砍,這次是狠狠地往水野的腹部刺去,水野還是一樣沒有任何擋駕的動作,只是一個輕輕的轉身,就又躲過了這一波攻擊。
「~~~~~!!!!!」秋山氣極了,水野這種完全連還手也沒有任何意願的態度讓他感到非常火大!他將手中的劍撒手往水野的方向奮力一丟,這一丟並沒有丟到水野,劍掉到地上,蹡地-發出了好大的聲音。


「……」
水野這一次似乎是有點反應了,他抬起頭看向秋山,沒有作聲。
「幹、幹嘛!你總算注意到這裡啦!?」
秋山本以為水野還是一樣不會有什麼反應,這突如其來的對視讓他有點被嚇到。
「……」
水野蹲下來,將秋山丟在地上的劍撿起,稍微用袖子擦了擦上面沾上的泥土後,默默地提著兩把劍轉身離開。
「喂喂喂!你幹嘛啊!一句話也不說,就把劍拿走,你什麼意思…」
秋山追上去,一手按住水野的肩頭。
「……什麼事?」
水野停下來,轉頭回問。
「!!!我才要問你什麼事呢!!!你到底是在幹嘛!剛才完全不理我!現在又一言不發得把劍拿了就走,你這傢伙到底是…」
秋山簡直被氣得要爆炸了。
「你根本無心練習,自然不需要用這到把劍。」
水野淡淡地道。
「蛤!?根本無心練習的是你吧!我剛才就說過了,今天下午師父排了我和你的對練,你完全不理我,只自顧自的在那裡練,我叫你也不回話!!這是對師兄的態度嗎!!」

「無心練習的是你。師父說的劍術對練,是要用竹劍練習第五路劍術的章節,第五路劍術的特性是使用較輕的竹劍掌握輕盈的要領,這樣到第六路的時候才能夠得心應手的交替使用輕盈和厚實的劍法。你明知要用竹劍練習,卻在兵器室裡隨便抓了一把鐵劍就跑過來,我根本沒有和你練劍的必要!」
水野一字一句說的字字珠璣,清清楚楚,像是在訓話般的語氣。

「…唔…這,這只是我一時忘記罷了!你既然知道,幹嘛不提醒我一聲?你不講的話我哪知道!」
秋山一時語塞,被水野這麼一說,他才想起來松下確實說過是要拿竹劍練習第六路劍術…但他那時因為很討厭要跟水野練習這件事,松下說了什麼跟本沒怎麼聽進耳裡…
水野一手掰開秋山的手道:
「連練習的本質都不想花腦子去記住,我根本不屑和這種懶惰成性的人練習。再說…」
轉身,邊走邊說:
「如果你想要好好練習,打算用劍硬要和我比試的話,我也會接受…但是,你完全拋棄了武學之人的劍法根要,出招之時完全不帶任何技巧,不對對方的兵刃攻擊,只想弄傷或是殺死對方…甚至,到最後還直接把氣出在毫無責任的兵刃上,這種堪稱武林之恥的人,我不屑與你為伍!」


秋山被堵的半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咬牙切齒地瞪著水野的背影在心裡直跳腳!本間在一旁嘆了口氣,心想雖然他不怎麼想再攪合進去,但既然他都看到了一切,又身為大師兄,至少有義務幫忙緩合一下…
想到此,便向水野和秋山走過來,拍了拍手,想要緩和氣氛地道:

「唉唉,秋山,水野,你們幹嘛這樣劍拔奴張的啊?」
秋山看到本間,有些賭氣似得罵道:
「本間師兄!你也不看看這小子,那種說話方式什麼意思!!」
本間走上前拍了拍秋山的肩膀道:
「好啦秋山,放輕鬆點,水野說的倒也沒有錯啊,你的確需要檢討,這點你不能反駁吧?」
秋山轉頭啐了一口。

接著本間轉頭對著走了有一點距離的水野大聲道:
「水野,我明白你的心情,這次是秋山不對,我代替他向你道歉吧?」
水野停下腳步,轉頭道:
「本間師兄不需要道歉…我只是看不慣他的做法而已。」
本間看到水野似乎有想要平和解決的樣子,有點高興地走過去道:
「水野,我知道你對練武很執著,可是很多時後可以不必用這種方式說明啊!明明這是可以好好處理的事情嘛是不是?再說秋山是你的前輩,你應該…」

水野猛地打斷本間的話道:
「我可不記得他有做過什麼前輩該做的事!憑什麼我要尊敬他!?」
本間一愣,有些著腦地道:
「水野,你這麼說就不對了,秋山和我年紀都比你大,也比你早入櫻上水,就輩分和年紀來看你都應該…」

又是立刻打斷:
「別開玩笑!只不過年紀比我大就很了不起嗎?只不過比我早生幾年罷了!我可不覺得年紀有什麼關係!武學的世界根本不講究這種事情,只講究實力!不管怎麼說,我的實力都比你們強得多!!」

本間和秋山聽他這麼一說,都是被激得怒火中燒!這是什麼邏輯!!武學的世界不僅講究實力,輩分關係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本以為他只是個嘴巴比較臭的小鬼,沒想到連價值觀都有這麼嚴重的偏差!!


「臭小子!!給你幾分顏色就開起染房來了啊!!?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一下你這小鬼,我就不姓本間!!」
本間怒的一把抓起水野的衣領,拎起拳頭就要揍下去。
雖然,本間此時此刻非常憤怒,要拿拳頭揍人也是一時的激動,在拳頭快要落到水野臉上前的兩三秒才有點恢復理智,但他已不能收回拳頭…
但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又想到:水野的本事很強,一定可以不花什麼力氣就躲過他這個拳頭的才對…反正要是在這時候收拳也是挺沒面子的,水野一定會躲過,他不必擔心會傷到他…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拳頭就快落到水野臉上時,他的確有做出了要閃躲的動作,臉上也沒什麼慌張的神色。


但,卻在最後半秒時,水野的臉露出了一點驚恐的表情,好像突然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就是在這半秒間的猶豫中,被本間的拳頭狠狠的擊中了左臉。


啪噹…水野被這一揍揍的跌在地上,臉朝下地跌坐著,嘴角露出了幾縷鮮血。
「啊……」
本間愣住了,他沒想到水野居然沒有躲閃,就這麼著著實實地挨了這一記…手上還殘留著那揍過人的觸感,深刻且沉重的感覺留在右拳上,讓他感覺整個右拳都在微微顫抖…這一拳他的確使足了力氣,水野在毫無防備的狀況下挨揍,肯定非常非常痛…
「哈哈!活該!誰叫你老是這麼沒大沒小!!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秋山也愣了一下,但隨即恢復正常地走至水野跟前大聲地道。
「……」
本間很想立刻上前查看水野的傷勢,但不知怎麼的他忽然無法動彈,腳像是黏在地上一般怎麼拉也拉不動…
「哼!本間,走啦!我要去休息了!被這小鬼搞得都沒興致了!」
秋山自顧自地走了,或許是他也覺得這事不能被掌門知道,而且,是他理虧在先,現在還是立刻離開得好。

「……水野,你沒事吧?對不起,我還以為你會躲開…」
待秋山走後,本間才忽然恢復了神智,跑上前想扶起一直跌坐在地上的水野。他畢竟還是個十歲的孩子,就算再怎麼無禮,怎麼囂張,卻也不該這樣對他。
但水野沒有理會他的攙扶,只是一個人默默的站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後轉身就走,看也沒看本間一眼。
本間本想追上去,至少替他冰敷一下療個傷,水野的骨折才剛好沒有多久,現在又多了個臉傷,要自己療傷是有點太勉強了點…但,當他看到水野低垂著頭的表情時,忽然又無法動彈了。


那不是憤怒,也不是落寞,更不是悲傷…

而是不甘心。不甘心,很不甘心,像是急著想要證明些什麼,卻又力不從心的…

不甘。






TBC
===================================
大家好呀~~哇喔我這破坑文終於來到第三十章....真有點感動...@@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這文會聯載(?)多久,
畢竟有很多話想說,有很多東西想呈現,
但有時候也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很多時候會陷入走不出來的死胡同和自我厭惡,
也會想說這渣渣傷眼的東西還是別寫了吧...= =
能夠堅持到這第三十章,自己也有點意外...
這其中的助力,絕對是因為有很多大大的支持才能走到這裡,
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寫到我預設好的結局完美的呈現出來,
非常期待能夠寫到THE END這幾個字的那一天,雖然還不知道是哪一天就是,
不過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明明才三十章而已這人是在糾結什麼XDDDD)

哈不知為什麼前面忽然感傷起來XD
這一章主要就是表達小水野這時候的一個曲折的心境,
他對自己所重視且認真對待的東西抱持著的想法...就某種意義而言算是扭曲的.
不過,小水野為什麼會忽然不閃避本間的拳頭,這要後面點的回憶劇情才會揭曉!
雖然後面還在卡文...不過預計會逐漸抽絲剝繭看到真相!
雖然需要時間碼文,但我會繼續寫下去的!不管會花多久的時間!!

啊啊對了忘了說,秋山和高野這兩個姓都是我在原作裡找當初的學長退社潮時,
留紙條說不想參加足球社的那幾個姓氏~~因為除了本間外原作基本沒有寫出其他學長的名字,
我就直接借用了~ㄎㄎ~~

蘇利颱風目前正逼進小灣家中...我目前正在首當其衝的東半部呢,希望一切平安!
各位讀者大大也要做好防颱準備喔!!
最後一起來吶喊:"蘇利滾邊不要來!小灣灣不歡迎你!!!"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