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九章:<櫻海>

嘎-嘎-木槳晃動著,一艘木製的獨木舟載著三個人在海浪中緩慢前進。
舟上是松下,本間,以及水野。因為出去時才兩個人而已,所以松下並沒有選擇搭小船而使用獨木舟,
就算現在回程時多了個水野,也不會怎麼妨礙,反正獨木舟可以載上三個人左右,
而且水野還是個小孩子,體重大概只有一般大人的一半而已。

因為現在的海浪並不大,划船需要一點體力,本間還是個十四歲的少年,水野也還是個孩子,
這划船的工作自然而然落到松下的身上,他在船頭努力地擺渡,本間則坐在船中央數著包袱內的銀兩…
香取師母在他們臨出門時耳提面命過,松下很愛喝酒,這錢袋要交給本間保管,以免被松下挖去貪喝幾杯…
現在包袱內,怎麼數都只剩下五兩,出門時可是帶了五十兩銀子啊…
這一路上光住客棧和飯錢就花去不少,更別提水野的醫療費了…

唔,其實水野的醫療費應該是不會多高才是,貴的在那藥!
師父之後去了好多家店說要抓大夫開給水野的藥引子…錢都給他拿去了!
現在想想這絕對是師父暗中摸去了喝酒的部分!
他雖然不通醫術,不過也清楚水野受的傷並非內傷,只是比較嚴重的外傷-骨折。
是的,水野的左腕骨折了,現在坐在船尾靜靜看風景的他就用白色包帶吊著左手。初次見到他時並沒發現他左腕有什麼異樣,不過也是,他一直都是兩手垂著,沒舉起手或是有更多大動作,會沒發現到也是自然的。
內傷才需要多喝藥來療養,外傷除了按時換藥,多休息好保持體力外,倒也實在不需要老去抓藥…何況他根本沒怎麼看水野喝藥過。
不過現在才發現也太遲了,本間決定把所有的事都招出來,讓師父好好被師母罵個夠!


「喔!到了到了!總算到啦!」
聽見松下的聲音,本間和水野抬起頭望向前方。
的確,前面十幾尺遠的地方慢慢地出現了一個島嶼的外形,
櫻花花季似乎還沒完全過去,滿島的櫻花讓這座島染滿了櫻色的粉嫩,看起來美極了!

「師父…您應該不會要讓水野想方法自己進島吧?他可是傷患耶?」
本間將錢袋包裹好,背在背上後問道。
「當然!每個要進櫻上水門派的弟子都要接受這個考驗的!誰也沒有特權!你放心吧,水野很有本事的,就算他現在斷了兩隻腳也可以進島的!」松下不以為意地道。
「怎麼這樣啊,都不能通融一下…」
本間無奈地嘆氣。
「……」水野默默地注視著櫻島附近的海浪,沉默了一會兒後似乎就理解了他們話中的意思。
「啊-水野君,這座櫻島就是我們櫻上水的根據地了!不過呢,要進櫻島有個規矩,就是……」

本間轉頭想好心地告訴水野進櫻島的規矩,順便偷偷告訴他一些旁門左道,不想他還沒講完,就被水野打斷了。
「我已經瞭解了,你不用告訴我。」
冷冷的語氣,連一聲道謝都沒有,令本間瞬間感到自己的好心好意簡直是被踩在腳底下似的!一氣之下連口氣也不好起來:
「什麼東西啊!沒禮貌的傢伙!你哪可能知道!?難道師父已經偷偷告訴過你啦?」

「你的腦袋有問題嗎?這用眼睛就看得出來。」
水野冷淡的回應,令本間更是氣得咬牙切齒!這一路上,他其實就已經受夠了水野的氣,這個看似清秀的孩子,對誰卻都是冷冷淡淡的沒什麼感情,如果你不去刻意接近他,他根本就不會理你!如果你去跟他攀關係,還會被他狠狠地無視,或者更甚地是冷冷的被甩回來!這個才十歲的孩子,說起話來嘴巴卻有如利刃一樣,絲毫不在口頭上給人任何門面!

「好啊!既然你這麼厲害,你就先給我進島!我話可說在前頭,你要是掉到海裡別奢望我會救你!」
本間氣炸了,手一指水野破口大罵,他可真搞不懂,就輩分和年紀上來說自己都比他大,而且這一路上,端湯送藥,噓寒問暖這種噁心至極的事情他雖不屑做,但他至少都是好言好語的對他,也處處為著他的傷勢不便著想,替他張羅些雜事,不管怎麼說,都算是仁至義盡了!憑什麼自己就得老是被他這樣冷冷的對待!?

水野冷笑了一聲:
「這應該是我要跟你說的話。」
本間聞言,氣得跳腳,一時讓小小的獨木舟晃動不止。

松下在一旁看得輕鬆自在,完全不打算出來勸架。
他將船划至海浪開始往外打的方位,離島的邊緣大概有五尺左右的距離後笑著道:
「好啊,那水野你就先試試看吧!」
水野站起身,將放在腳旁的包袱用右手一甩背在背上,緩緩地經過本間的身旁,步至松下的身畔道:
「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可以,對吧?」
松下笑著點頭。


本間定定地看著水野,剛才他經過自己身旁時,看到他吊著的那只手腕,不禁有點後悔剛才幹嘛這麼衝呢?水野再怎麼說年紀比較小,而且現在又受了傷,個頭比他矮了將近一個頭左右,因此他吊著的手腕露出的手指只能到本間的大腿處上方…他是孩子,個性比較衝動點也是難免的,更何況又受了重傷,行動不便,會脾氣不大好也是一定的啊…自己為什麼要跟一個受了傷的孩子一般見識呢?

想到這裡,本間暗暗打定主意,如果等一下水野真的掉到海裡,就算松下師父不救,他也一定會立刻出手幫忙的!
  
水野這時忽然緩緩地蹲了下來,整個人呈現半蹲姿態蹲在船頭。
本間見狀,思索他難道要用游的嗎?可是他現在吊著一只手,游泳不方便吧?還是說要用輕功?
可是他應該還未正式學過櫻上水的水上輕功才對…

水野慢慢地伸出右手,將右掌往前輕輕一推後閉上了眼睛,整個人就保持著右手往前伸的姿勢一段時間,
過了很久,久到本間都以為水野是在拖延時間時,忽地!水野大喝一聲!把本間嚇了一跳!
隨著那一喝,水野本來伸出的右手突然收回,又以極快的速度往前奮力一推!
頓時間,強大的掌力一衝!海浪以獨木舟的水野為中心,整個往兩旁快速分了開來!!
本間嚇傻了,這被強大掌力分開的海浪激起的強烈浪花狠狠地衝擊著這艘獨木舟,被浪花一捲,獨木舟差點要被捲走!
本間站不穩,搖晃了幾下險些掉進海裡,好不容易穩住身子,甩掉身上的水花後定睛一看,
發現剛剛被分開的海浪已經合起,而水野本人則已經在位於五尺外的櫻島上了!

本間傻愣得死死望著岸上的水野,雖然隔了五尺遠,但他還是看得清楚,水野身上完全沒有被浪花打濕的痕跡,褲管也完全沒有濕透!足以可見他用強烈掌力分開海水後,又用極快的輕功速度快速地在海浪合起來之前便已到達了對岸….能夠分開海浪的強大掌力就不用說了,那前後大概不到兩秒的時間便能夠到達對岸的輕攻速度更是令人嘆為觀止!!本間完全甘拜下風了!本來他還有點懷疑水野的武藏森弟子身分,現在他完完全全相信了!


「呵呵呵,真不愧是水野啊!不過,用這麼粗暴的方式進島,這麼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見著呢!」
松下摸著那刺刺短短的鬍子呵呵笑道。
「……」
本間還在愣著。
「好啦!再來是你囉本間,可別輸給新進門的小師弟啊~說在前頭~我可不會救你哟~」
松下笑的毫不在意似的,還特意提醒他跟剛剛說的話…那語氣聽起來簡直就像在笑他別出醜似的,聽得本間老大不爽!
「……嘖!我知道啦!」
本間抓抓包袱,吞了吞口手走向船頭。現在,以他的能力而言可以使用的方法只有櫻上水的水上輕功,但是!老實說他跟本學不太精熟,讓花瓣浮在身上的功課他也學得坑坑疤疤的…就算真使出來,大概有八成的可能在半路就會掉進海裡去啦!慘了!不會真的被水野說中吧!!
可現在根本沒有別的法子可想,他根本不可能跟水野一樣用掌力將海浪推開…無奈,本間只有施展櫻上水輕功前進了。但果然如他所料,雖然不想出醜的精神力讓他前進了三尺都很順利,但在距島還有兩尺的距離便再也站不穩地掉下海去,拼了老命努力划水,好不容易才狼狽地上了岸……當他上岸時,看到水野坐在一旁的岩石上淡淡地看著他,那冰冷的眼神,頓時令他羞得無地自容!如果他表現出嘲笑他的態度,或許他還會好受點…但這種完全把人當蟲子似的居高臨下神色,簡直令他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似的!羞恥與憤怒的心情全部都一擁而上,逼的本間整個人抬不起頭。

還在懊惱得不敢看向水野時,松下已經從另外一邊走來了。他笑著向兩人打招呼,招呼著他們前往大宅。
「……松下掌門,請問你是如何進島的?」
水野突然打破沉默地發問。
松下笑著道:「怎麼?你不知道?你沒看到嗎?」
水野道:「…我只看到您駕著船繞去了其他地方,之後就沒看到您了。」
松下笑道:
「喔,其實呢,這櫻島四周雖然幾乎都是反方向的浪潮,但是還是有些較細小的地方打的是往島方向的浪潮,不過那些特別的浪潮老是在改變方向和方位,一個不慎就會立刻改換浪潮,要用死記方位的方式來進島是不行的!只有細察地理環境,觀看潮水的方向和風的風勢,以及懂得抓準時機,就可在那裏划船進來囉!不然你覺得櫻島的船要靠哪才好呢?唉唉~也是因為這個啊,每次停船的地方都不一樣,這是有點麻煩的地方就是啦!」
水野沒有作聲,沒有評論也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往前走。
本間邊走邊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捲起,他現在又羞恥又憤怒的不願說半句話。

良久,水野又忽然發問了:「既然這櫻島的特性這麼複雜,您為什麼又要將櫻上水設在這種地方呢?」
本間愣了下,他沒有想到水野居然會主動問這個問題。
松下笑著拍了拍水野的肩頭道:
「別急別急,這個問題啊…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答案!不久之後呢,你或許就能理解了。」

水野皺著眉斜看著松下,看來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意思,但松下這時已經改換話題,水野也就不在多問。
三人走著走著,終於上了石階,來到了櫻上水的大宅前。




TBC
====================================================
嗯咳,各位讀者大大好,對不起這次稿拖得有點久...
雖然大致上的走向都有個底,不過目前有點卡文~~
這篇字數還是有點少這我明白...= =
而且很抱歉,這篇還是沒有阿成~~~> <
回憶篇的第二篇,主要還是講水野和本間,
大家可以看到本間同學和水野之間真的很不對盤...
不過,其實我想塑造的本間同學,就某種意義而言其實是個很能照顧人的大哥~
也同時可以看到水野那欠揍的可愛(BY日徒)的脾氣~~^^
嘛...就我而言,坦率的水野雖然很可愛,
但這樣欠揍的水野其實也很有趣呢!!

基本上下一篇還是在講水野初進櫻上水的成長路程...
畢竟,水野的成長心路我個人認為挺重要的...
然後,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發現到,
我設定櫻島週邊的潮水流向其實有個隱喻,
而每個人進島的方式其實也有與之相對應的隱喻在喔!
不過也可以不用太在意啦~畢竟這些設定都只是作者沒事想玩玩而已~~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喔~~(揮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