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七章:<憶櫻>

波滔洶湧的海面上,三艘小船伴隨著「嘎-嘎-」的船槳晃動聲往前緩慢前進著。
外頭的天氣相當適中,不但沒有刺眼的陽光,風勢和海浪也很適合船隻的滑行,
因為離櫻島還有些距離,海面上仍然可以看得到即將過去花季的櫻花花瓣滿佈飄盪,
而伴隨著這份海上美景的,是三艘船內各自不同的氣氛。

此時,第一船…
「呵呵呵,現在高井他們肯定正在慶祝吧?」松下撐著頭橫臥在船艙內道。
「您是說他們在籤筒裡動的手腳啊?」小島邊整理著包袱內的東西邊回道。
「欸?動手腳?」野呂和香取師母抬起頭不解地問。
輪到第一班划船的古賀也好奇的探頭進來束起耳朵。
「喔?不簡單喔!妳居然能發現那個傢伙的伎倆?」松下抬頭。
「那當然了吧…這麼拙劣的手法虧得他也在敢在我面前弄…」小島頭也不抬地繼續收拾。
「掌門,你們在說什麼啊?」古賀握槳用力划了一下,通過一波極大的浪潮後問。
「曖,高井他們用的那個籤筒是有機關的,遞過去給人家抽的時候稍微操作一下就能讓他想要的人坐在第三船了。」松下擺擺手回道。
「咦咦咦!!!那那那你們幹嘛不阻止啊!!??」香取師母大叫。

松下笑著道:「何必阻止呢?孩子們玩玩嘛-當場戳破不是太不給他們面子了?我倒是很好奇你們倆怎麼不出面揭發呢?」他頭一點,看向不破和小島。
「……我那時正在研究怎麼從上方開起開關讓我坐到第三船…」不破靜靜地回答。他現在正在埋頭看著一本古書,似乎是跟機關道具有關的…
「…哈哈…真像是不破的回答哪!妳呢小島?」松下瞇起眼笑道。
「…我是看掌門您都沒反應所以就沒打算揭發了…」小島閉起眼道。
古賀回憶了一下道:「這麼說來,那時後高井一個一個把籤筒拿過來給我們抽,我就覺得有點奇怪了…不過我倒沒想到這是他的計謀…」
野呂抓抓頭道:「對、對耶…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香取師母思索了一下道:
「坐第三船的人是本間,森長,秋山,高野,風祭……這些人有讓高井這麼想要跟他們一起坐嗎?」
松下這時打開了其中一個包袱,拿出一個香子餅咬了一口道:
「大概有什麼必須要避人耳目的事想講吧?再不然就是…」
「…想要避開某些人跟他一起坐…」小島撐著頭道。
「???」香取師母一臉的不解:「他到底要避開誰啊?」
松下將香子餅整個吞下後道:「嘛…不管怎麼樣,他現在一定在驕傲自己能避開我們全部人的耳目吧…不過呢,太遺憾了,接下來我會好好利用那個籤筒的,呵呵呵呵……」
「……」野呂和古賀兩人對望了一下,打了個冷顫,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與高井同流合汙。


同時間,第二船。
「龍龍~你看你看!這裡的魚好肥喔!如果有帶釣竿來就好啦!」
「……」
「龍龍你累不累啊?如果累了可以跟我說一聲,我可以馬上換班喔!」
「……」
「對了!我有帶一些茶葉來喔!我去泡杯熱茶來喝吧!龍龍要不要喝?」
「……阿成。」
「怎麼啦~~龍也~~」
「……你能不能安靜點…我想專心划船…」

船艙內的花澤和五味,一個「專心」地縫著手中的各色花布衣料,一個「專心」地注視著手中的書本;而位在船尾的田中和外山,則是一個「專心」看著外面的風景,一個「專心」地看著海浪。四個人都很有默契地假裝「視而不見」船頭前那兩人「有趣」的對話,拼命努力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物事。他們都清楚絕對不能介入那兩人半徑一公尺內,也絕對不能出聲打擾,哪怕那兩位人士的其中一位有多希望他們可以將最多話的那一個拉離開他的眼界,或者有膽量一點過去幫他分擔話題…的那份視線刺得他們背脊好痛…
很遺憾的,原諒他們只能無視那一道道「求救」信號,畢竟他們只是無辜弱小的存在…啊?原因?哪有什麼原因!這叫做身為人最基本的求生直覺!!

「龍龍~~~」
「……阿成,我說過了,請你安靜…」
「龍龍知道為什麼我會跟你坐同一艘船嗎?」
「……」實在很不想承認自己籤運太差。
「那龍龍知道為什麼風祭會坐到第三船嗎?」
「……你是要說高井搞的鬼嗎?」
「厲害喔!不愧是龍龍!你也發現到高井那小子動的手腳啦?」
「他的手法有點太粗糙了點,我想師父應該也有發現。」
「嗯嗯~掌門是有發現啦!不過我想他並不想當場揭發,或許是要之後再好好找那小子算帳…不過重點不在這!其實呢,風祭會坐到第三船這件事,並不是高井搞的鬼喔!」
「?」水野聽到這,才終於將本來一直注視著水面和木槳的頭轉過來,看向阿成。
「那可是我動的手腳!」阿成看著水野,開懷的笑著。


此時,第三船。
本間定定地看了看高井認真的神色後,閉起眼嘆了口氣道:「你要問什麼事?」
「當然是阿成師兄當初為什麼會離開櫻上水的原因。」高井正色地問著。
「!!」風祭愣住,他的確也特別想知道這件事情…
或許,這也可以解釋清楚上船前阿成說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啊……」本間搔了搔頭,他沒有料到會是這件事情。
「本間師兄從我入門以後,只跟我說過一次有關那件事的事情…就是櫻上水滅門慘案!但是,那時後本間師兄說的並不完全吧?我只知道兩年前曾經發生過一次差點讓櫻上水滅門的事件,還有在那段時間前後有個叫阿成的弟子出走櫻上水,本間師兄只怨嘆那時候阿成不在,不然或許就可以幫上一點忙…」
風祭邊聽邊心悸,他完全沒有想到過,原來「兩年前的那件大事」就是櫻上水滅門慘案!!難怪當初他入門時他們提到「兩年前的那件事」,大師兄就會變得很緊張…原來,櫻上水曾經差點被滅門!!
高井繼續道:「現在,阿成師兄又回來了。水野對阿成的態度讓我覺得相當可疑…我很好奇該不會阿成跟櫻上水滅門慘案有關吧?可是掌門又沒多做任何表態……我們想要了解清楚,阿成師兄當初會離開的真正原因!」


此時,第二船。

聽到剛剛阿成的發言,水野愣愣的看著面前的人,一時之間還會意不過來。
而在船艙裡離他們有一點距離的花澤和五味,也同時聽到了剛剛的對話,他們一同轉過頭,不解的看著船頭的兩個人;船尾的田中和外山,也隱約聽到了剛才的對話,斜著眼腳撇著他們,並打定主意要是阿成轉頭看向他們這邊的話,馬上就要立刻轉回頭去!
「……你說是你動的手腳…這是什麼意思?」水野眼神定了定,看著阿成問道。
「龍也知道高井那個簽筒是什麼樣的機關嗎?」沒有正面回話,阿成只是笑嘻嘻的回問。
「不清楚,不過看他一個個拿來給我們抽的樣子來看,機關應該是在下面由他操作。」
「機關是在下面沒錯,我想他的籤筒裡有個小暗格,裡面大概都藏了第三船的籤條吧!只要到他想要弄到第三船的人面前時,再轉動機關就行了!龍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所以,你是要說,風祭會坐到第三船,是由你調包的嗎?」

既然無法從上面開啟,又如果真如阿成所說,風祭坐到第三船是他搞的鬼,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中途掉包。

「……」對於水野的回問,佐藤並沒有回答,只是維持著同樣的表情看著水野不發一語。
「你是默認的意思嗎…為什麼你要特意把風祭調到第三…」
「龍也,你看,我們越划越遠了,櫻島快要看不見囉!」
阿成突然轉頭看向了只剩下一個輪廓的櫻島方向,搶在水野之前發了話。
「雖然快要看不到了,不過還是看的到滿滿的粉紅色在飄蕩呢!哪,龍也,今年的花季就要過去了吧!等我們回來的時候,那些櫻花大概已經全都凋謝了!這是今年最後一次看到櫻花了。真有點捨不得呢!」佐藤蹲下靠在船延,伸出一只手撈起了一片隨波逐流的櫻花花瓣。
「……」水野本來想要說你不是要講風祭的事嗎!幹嘛牽拖到這邊來…但看著他蹲下身背對著他的背影,話到了嘴邊不知為何又收了回去。


  他想起了一個不太美好的回憶,而那回憶的中心點是阿成的背影。

  那樣的回憶如排山倒海般的開始湧入到他的腦子中,擋也擋不住。


「龍也,你有沒有覺得風祭來的時間點真的很剛好?櫻花花季每一年就只有短短的那麼幾天,那樣短的幾天櫻海美景,卻都全被他碰上了!」阿成還是背對著水野撈著海面說著。
「……你想說什麼……」
「我有點,羨慕他呢!要是在其他的時間來,就碰不到了說!如果他知道自己再晚一點來救會錯過櫻花季,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呢!」
「阿成…聽我說話…」
「真的會捨不得耶!我一定會想念這些櫻花的吧!龍也覺得呢?如果…」
「阿成!!你到底想說什麼!!」
水野終於忍耐不住,爆出了怒吼,令船上的另外四名櫻上水弟子都是嚇得一愣一愣的。

佐藤回過頭,看了一眼水野,笑著說:
「龍也,你希望我說些什麼呢?」


第三船。

本間聽了高井的話,瞬間睜大了瞳孔。
「……你別亂想些有的沒的!阿成跟那件滅門慘案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很不巧的在他離開後沒多久,那群人就突然殺進櫻上水了!!」本間怒的站起來,動作有點太大的讓船身有些搖晃。
高井被本間的樣子有些嚇到,但他很快變回復正常地說道:
「本間師兄,如果是我搞錯了我道歉。但是請告訴我們,當初阿成為什麼會離開櫻上水呢?如果是為了類似水野那樣的原因而離開,應該是不太可能再回來才對…」
本間生氣的轉頭走出船艙道:「你幹嘛一定要知道這些事啊?如果那麼想知道的話,不會去問他本人啊!?」
高井追出來道:「就是因為這種事情不方便詢問本人啊!再說…阿成那個樣子,問他什麼事都是感覺好像在開玩笑一樣!既然這樣,問本間師兄是最清楚的了!」
本間一手插腰怒道:「別說笑了!為這種事情就搞小手段!告訴你吧!雖然我們沒發現,但是掌門一定有發現到!他只是不說出來而已,我敢說之後他一定會跟你算帳!!」
「耶!?不會吧!!」高井慘叫。
  
「本間師兄…我也想請求您,告訴我們…詳情。」風祭走出來,認真地道。
「蛤!?」高井和本間都一臉的驚呃。
「怎麼連你都這樣啊風祭!!我不會講的!這種事情想知道自己去問本人…」
「對不起!!」風祭突然低下頭大聲地道。把高井和本間都嚇了一跳。
「對不起!師兄!我知道這樣背著阿成他們詢問他的事情很不對…我也認為想知道應該要去問本人,而不是給師兄添麻煩…可是,我就是想知道。」
本間皺眉道:「為什麼你要那麼執著…」
「…因為…我想要了解阿成和水野的問題…」風祭抬起頭,認真地道。
「!??」本間愣住,怎麼突然提到水野?
風祭深呼吸一口氣後道:「我一直都覺得…水野對阿成似乎…有很多不能割捨的回憶,不能化解的問題…阿成他,雖然是一直都笑著,但是在這件事上,我感覺到他們兩個人都很痛苦…我希望,我很希望能夠幫幫他們!!所以我想要了解!!」

他沒有把阿成上船前說的『龍也這輩子最痛恨的人,大概就是我吧。』這句話說出來…他直覺到,雖然阿成並沒有告誡他不准說出去,但是這一定是不可以隨便說出來的事情,不只是別人,他更不想讓水野知道…

在能夠詢問阿成那句話的意義之前,他想要,也覺得必須了解過去的阿成和水野…因為,不知怎的,當阿成說那句話的時候,他的腦袋裡毫無預警地出現了那一天,水野對著波滔洶湧的海浪喃喃地訴說著『我和你…都一樣是被背叛的人。』這句話時的表情…


『我和你,是一樣的,是一樣的…』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自己會在那時想到這件事?
難道那句話…真的跟阿成有關嗎?


本間愣了愣:「……風祭……」
風祭一字一句地清楚說著:「水野和阿成他們倆人,對我的幫助都很大,尤其是水野,如果沒有水野的話,我現在根本不可能在這裡…我想要試著幫助他們,可是我不曾理解過去的他們是怎麼樣的…雖然、雖然我就算知道了,可能也不能幫到太多,也可能弄巧成拙…可是,可是我真的想了解!!所以-拜託,本間師兄,請告訴我!」風祭邊說,邊抬頭注視著本間。

望著他那認真無比的眸子,本間愣住了。

「……拿你沒辦法…」良久後,本間扶著額頭,越過風祭和高井走進了船艙。
高井見狀,高興地跑進船艙:「真的嗎!本間師兄你願意說啦!?」
本間豎起一指指頭指向高井道:「我是看在風祭認真想幫助那兩人的份上!話說在前頭,我只能說出我知道的部分,不忘加揣測也不說謊,同樣的!你們也是一樣!聽過就算了!就當作我在自言自語!尤其是你…」

點了點高井的額頭認真地道:「你要是敢把這些事情當八卦一樣到處去說,就小心你的腦袋!!」
高井連忙稱是。
風祭走了進來,輕輕點頭。





TBC
============================================================
大家好久不見~很會拖稿的我又來囉~~(毆)
這一章算是點出了櫻上水每個人的心頭結,
每一艘船都是暗藏洶湧哪~~(啊?第一艘不算?啊哈哈XDD)

其實這章我暗藏了不少的伏筆,每一艘船裡談到的話題都和之後的劇情有所關連,
而成水那邊算是最糾心的吧……不知道有沒有眼尖的讀者能讀懂成水那邊的伏筆呢~
啊不過看不懂也是應該的,作者文筆太差這是沒辦法的事嘛~
只希望之後將這些伏筆一一接露後,
大家可以想起來「啊!原來那時候是在說這個啊!」

阿成為什麼特意避開水野提問「給風祭掉包」的事呢?
阿成為什麼要提到即將花季過去的櫻花?
本間為什麼一開始那麼不想講成水的事情?
這些其實都是我埋伏筆的點,不過也不用那麼努力去想啦~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把這些伏筆交代完整,就繼續看下去吧!

下章開始,大家期待已久(?)的回憶篇就要開始了,
最主要的中心點當然就是阿成和水野兩人,以及水野自己個人的背景和成長,
不過敘事的人是本間,所以基本上是以本間的視角來回憶,
大家會很無奈的被迫看到一堆本間XD

不過,在第三船回憶的同時,第二船的波滔洶湧也在同步進行著。
因此大家在看回憶篇時,一定會發現到一個奇怪的點:
「明明回憶的人是本間,怎麼會出現本間不知道的觀點和心理活動的敘述?」
其實是因為我把本間的回憶當主線,水野和阿成的回憶當副線,兩線交織。
當大家看到水野或阿成的心理活動出現時不用訝異,
因為第二船同時也在回憶呀~~(裝可愛)←揍飛!!!

再下一章又要久等了呢真抱歉~~感謝閱讀和支持的讀者大大們~
最近期末真的好忙啊~~~祝福同樣也在為期末打拼的人,我們一起努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