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二十二章:<謝櫻>

「水野君!?這是怎麼回事啊?」
「是啊!水野君,為什麼你要離開櫻上水啊!?」
「喂水野!解釋一下啊!你是怎麼啦?」
眾人紛亂的言語,亂哄哄地在自己身後雜響著,水野沒有回頭,只是靜靜地,持續地望著松下掌門。

風祭呆愣著,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發展究竟是怎麼了?
他想要像大家一樣出聲詢問,想要挽留眼前的人,但是看著那個淺褐色的背影時,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佐藤成樹定定地看著水野和松下,沒有作聲,兩手插著褲袋,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松下輕嘆了口氣,道:「這就是你的答案嗎?水野?」
水野默默地道:「是的…」
松下擺擺頭,撐起一只手扶額,露出一副被打敗了的無奈神情,良久後,張口道:
「好吧。既然你這麼想,今晚你就離開吧!」

後方的高井不解地叫道:
「松下掌門!水野君!
你們解釋一下好不好!?不要自己在那邊自說自話啊!我們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呀……」
本間也站出來道:
「請解釋一下,水野!你這樣莫名其妙地就說要走,也太奇怪了!好歹也說說裡由啊!」
其他弟子一擁上前,團團地圍住水野和松下,似乎是擺明了要是不好好解釋一下,是不會放行的!

水野定睛看了看眾人,淺淺地笑了笑後道:
「各位,何必這麼驚慌失措呢?我不在了,你們應該是會很高興的才是啊?」
「蛤!?你說什麼蠢話呀?為什麼我們要覺得高興……」高井首先發難。
「難道不是嗎?前幾天的騷亂不也證明了,我不適合待在櫻上水。反正現在掌門回來了,本間師兄也回來了,有沒有我是沒兩樣的吧?」水野抬頭,對著高井說道。
「你說什麼啊??……拜託,水野君,如果是為著之前我對你說的那些氣話,我向你道歉。那時候是我不能理解你的苦心,還誤會了你!這是我的不是,你幹嘛要這麼往心裡去……」高井話說到一半,才忽然想到水野或許是為了之前那件事在發火。

水野走向前對著高井道:
「不是的,我並不在意那件事。而且,就算撇開那件事不談,你們也早就不能忍受我了吧?況且,師父也說過了,就算他不出來製造機會,你們也遲早會發難的。我的做法有問題,我自視甚高,不能理解你們,把你們都當成是天才一樣地在操在練,這我已經有自知之明了。」

高井愣了愣,有點說不出話來。因為水野說得沒錯,他們確實存在著這份嫌隙。
  
本間一手插腰道:
「你有自知之明這點是很好…不過也不需要為這種事就離開吧?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了,改善一下你那脾氣就好了呀!」
水野轉頭看向本間道:
「不,不只是為著我和你們相處不來的事情。我不能不離開的原因在於,我不能完全融入你們……」
本間和高井,以及其他的們人弟子們都是一臉的不解。
  
水野深呼吸一口氣,緩慢地道:「正確來說,我看不起你們。」
「啊!???」眾人爆出了一陣疑惑和憤怒的吼聲。
風祭呆愣著,這些話好像不是水野嘴裡說出來的一樣…他很想要阻止水野繼續說下去,但是,從剛才開始,他的腳就像石塊一樣動也動不了…



「因為我…無法斬斷自己身為武藏森弟子的影子。」


「…………」一陣靜默。



良久,爆出一聲慘叫。

「……咦咦咦咦咦咦咦!!!!!??????」
「水野君…水野君也是武藏森的弟子!!????」
「怎麼會怎麼會--」
「為、為什麼啊啊啊???水野君竟然是武藏森的!!!???」
「啊…難怪他這麼厲害,簡直強的跟鬼一樣…」
「我早就在懷疑他是不是本來是哪個武林名門的弟子了!!」
「所以水野君,水野君本來是武藏森的嗎???那那那那為什麼要來櫻上水啊???」


眾人不敢置信的言論和談話,震驚與好奇,慌亂與不解充斥著空氣。
松下搔搔臉,一臉的無可奈何。
佐藤似乎早就知曉了似的,並沒有什麼驚嚇的表情。
他斜靠著樹幹,安靜地望著眼前的騷動,臉上是難以理解的似笑非笑的情緒。
風祭嚇呆了,水野就這麼把自己的秘密給說了出來,令他慌亂不已,但更他感到不解的,是水野話中的意思。
這時他眼角一瞥,看到本間師兄,他也是一臉的驚異,但是很奇怪的是,他不像其他人那樣那麼驚訝,反而是跟自己一樣的吃驚神色…是的,吃驚,那是吃驚水野為何會說出這件事的表情。


難道本間也跟自己一樣,早就知道水野是武藏森的了嗎?


水野笑著開口:
「抱歉,我沒有要刻意隱瞞的意思。只是你們從不問我,所以我也就沒提。」
高井好不容易從震驚裡恢復過來,愣愣地問道:
「水、水野。你為何離開武藏森啊?你該不會也跟風祭一樣,是叛逃吧?」

聽到這句,眾人本來有點兒靜下來的交談又開始紛亂起來了。
水野笑道:
「是啊,是可以這麼說。」
古賀皺著眉頭問道:
「這是為什麼呢水野君?難道你也是跟風祭君一樣,師父都不教你東西你才逃出來的嗎?」
水野道:
「不,正好相反。武藏森的師父教我教的可比武藏森任何一個人都要多得多……我在武藏森時,是掌門直屬,第一門的弟子。」

「耶耶耶耶!!!!??????」又是一陣爆炸似的大喊。
「既然這樣,你到底為什麼要離開啊???」高井不解地抱頭大叫。
水野聞言,稍稍地低了低頭,苦笑著道:
「為什麼啊…或許連我自己也不了解。」
大夥兒本又想破口詢問,但望見水野那淒楚的表情,忽然說不出話來了。
水野低低地道:
「我希望自己…可以離開武藏森…逃離那個,一點都不自由的地方…」

水野忽然又抬起頭,望向了一望無際的藍空道:
「因為這樣,我來到櫻上水。我本希望自己可以在櫻上水重新開始,希望自己可以解去武藏森施加在我身上的枷鎖。但是,還是不行呢,不管怎麼努力,武藏森的影子還是無時無刻緊緊纏著我…不管我多麼努力讓自己從零開始去學習櫻上水的功夫,我還是慣性地在緊要關頭使出了武藏森的功夫……不管我多麼想要和櫻上水的人建立起新的關係,我卻還是永遠帶著武藏森居高臨下的眼神望著所有人……」

大家都靜默了,愣愣地望著水野。
過了一會兒,水野放下脖頸,望著眾人苦笑道:
「這樣的我,連我自己都厭惡至極!又何況是你們呢…?」

說完,禮貌地對著眾人鞠了個躬道:
「謝謝你們這段時間來對我的容忍和照顧,給你們帶來的麻煩,真是非常抱歉。以後,我們有緣再相見吧。」

隨後,他轉向松下掌門,也是一個鞠躬:
「師父,當初謝謝您把我帶來這裡。很遺憾我仍舊這麼不成熟,給您添了許多麻煩了。您幾天前曾說過,櫻上水只能算是一個中繼站,每個人或早或晚都會離開,那時,你一定是已經在預告我即將離去的事實吧?當年,您收我的時候我並沒有行拜師禮,現在,我想也不需要了……謝謝您的教誨,我會永遠謹記在心。」

松下沒有回話,也沒有點頭,他眼神沉靜地看著水野。
水野轉身,走向了房舍,眾人小心地讓開了路。他們每一個人臉上都是滿滿的各種情緒交雜著,但是全都沉默著說不出一句話來。風祭如此,佐藤也是一般。

離去前,水野微微轉頭,看向風祭時,給了他一個抱歉的笑容。
看向阿成時,他卻不似之前那般緊滯的臉面,反而是鬆開了眉,淡淡地微笑。

  ……謝謝你們……

微微張口,好似是只說給自己聽的內心話,柔細的在還未傳遞到聽者的耳裡前,便已淡淡地消失在風中……
轉過身,水野邁步離去了。

這時,本間乎然打破了沉默,高聲問道:
「水野,你離開櫻上水以後,有何打算呢?回武藏森嗎?」

水野一頓,停了一下後,笑著回頭道:
「不知道呢,但武藏森我是回不去了。大概是…行走江湖,過過自由隱居的生活吧?」

之後,水野邁步,閃身消失在大庭院的視線範圍內。



而過了好久好久,都沒有人再說一句話。



=================================
唉呀~這章真的很短對吧?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要是和上一章放在一起,
我很擔心無名又要砍我字XD

而且這章也是難得的~水野向櫻上水眾人坦白自己的過去的重要場景呢!
記得我第一次看哨聲響起時,因為沒看過,是無意間翻到的集數,
結果就是剛好翻到和武藏森對戰,而水野是武藏森教練的兒子這件事曝光的那集,
那個時候水野為了這件事和櫻上水眾人起了小小衝突~
對水野而言,這個過去也是一個傷疤呢,
其實他也算是刻意隱瞞吧?除了避免不必要的紛爭外,
其實是很想要重新開始的……啊糟糕好像有點小劇透了!
還有很多想說,不過再說下去真的要劇透啦!!
總之~欲知詳情,請看下一章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