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十九章:<戰櫻>

「龍~龍~我們一組吧?」
「…我已經跟森長一組了,請去找別人吧。」

「嘿!龍龍!你要去洗澡了嗎?我也是喔!我們一起去吧!」
「不好意思高井,我剛剛忽然想起來之前的刀法陣勢有個問題要跟你提一下……」
  
「龍也~~今天下午的自由練習時間…」
「風祭,松下掌門說你的掌法第七路有點問題,要我指點你一下,跟我來大道場吧!」  

「龍龍~你又不吃納豆啦?這樣不行喔~浪費食物大姊要生氣的!我幫你吃掉好了!」
「…………」叩!
「水野君?你去哪裡啊?」
「……上廁所。」


類似的對話,從松下,佐藤,和小島「鬧事」那天開始至今,不斷地在櫻上水各處上演。
老實說,這樣的對話是有相當的可笑性和可看性,但無奈這段對話的兩位主人翁,
都不是什麼可以任由別人指著他們鼻子哈哈大笑或是嘲弄一番的角色,
因此雖然一開始大家對此都有些手足無措,想著是不是要幫他們化解一下這段對話中的濃濃火藥味,
但很顯然當事人完全不在乎旁人反應,甚至還相當樂在其中的樣子(這句話絕對是單純指發話的那一個)。
松下掌門也不怎麼理會,因此上一個不管,下一個不理,到最後大家也就屢見不鮮,見怪不怪,
自然而然地把這樣的對話當成和風祭的過度練習,而每天睡在走廊上的狀況當成是每日風景。

雖然如此,風祭倒是相當擔心上述對話中的那兩位,但擔心歸擔心,
一來水野從佐藤來了之後就幾乎每天都是吞了三大桶炸藥似的生人勿近,
二來松下掌門為了讓他早日習慣而安排了給自己相當程度的課程練習令他幾乎沒時間去管別的事…
一週過去了,那兩人還是那個樣,而風祭也還是一如既往既忙碌又擔憂。

然而,松下掌門的回來,卻並沒有讓本來水野的「獨挑大梁」有所改變。
武功的指導還是以水野為主,這是掌門的指示,他自己倒是只有在旁觀看,
或是偶爾才出現稍微指導個幾下。眾人倒不以為意,畢竟他們開始習慣了水野的教導方式,
雖然還是練的很苦,但是經過那場鬧劇後他們也了解了水野的用心,也就不在多話,認真練習。

當然,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小島有希的加入。
在一堆男孩子的團體中突然加入一個年輕女孩,氣氛跟本是大大改變!
再加上她自告奮勇地要求香取師母先排她個幾天煮飯班,給大夥兒當見面禮!
她的手藝相當不錯,有了美食,自然化解了眾位少年的身體壓力。


「好啦各位!今天要進行第七路輕功的指導,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開始示範前,我需要一位熟知前面六路輕功走法的人來做一次複習演練,哪位有自信的要來表演一下呢?」
大庭院內,松下掌門拍了拍手集合了眾人的注意力,開始了今日的課程。
眾青衫弟子聽了,開始小聲地交頭接耳起來。說起這櫻上水輕功共十七路走法,而前面五路的輕功課程其實並不難,幾乎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只要能夠熟知櫻上水派內力調息的基本,就不難學會。

但不知怎的?這櫻上水派輕功到的第六路開始,難度突地增高,幾乎無法和前面五路連結起來,
令人無法相信這是第六路,不少弟子剛學時幾乎每個都提出過疑問。
但對此,松下掌門永遠都是同一個答覆:
「沒有錯,這是櫻上水第六路輕功。」

因此,這第六路學得好的人幾乎是沒有。
就連本間也不大掌握得清楚,儘管他早已經學到了第十三路,但自從他學第六路開始,
就幾乎學的坑坑疤疤,不成一事。今個兒松下掌門集體教授櫻上水派輕功,
他也不敢貿然舉手,就怕受其他青衫弟子取笑。
至於水野,他因天資聰穎,學得又快,早把櫻上水派十七路輕功學全了,
現在會和大夥兒一起上課,也是基於要極體受訓的規則,幫忙示範指導其他入門才一年多的新人,
以及要更熟練要領的理由等等。一般來說,這個時候出來示範的大多都是水野,
但今天他卻不動聲色地閉眼抱胸,似是完全沒有要出來示範的意思。


「掌門~~我來吧!」一只手高高舉起。
佐藤成樹以那像太陽般的燦爛笑容(配上他那頭金髮,整個人真的像是在發光一樣…),咧著嘴對松下說道。
眾人眼神望過去都是有些期待和驚訝,會期待是因為他們自從一週前領教過佐藤的功夫之後就幾乎沒怎麼看他大顯身手過,他無庸置疑是個和水野不相上下的高手,卻不怎麼想顯露他的功夫,這令一干青衫弟子都是想看也沒得看,扼腕的很;而驚訝的部分,除了水野不像以往出來示範外,還是因為這還是佐藤來這裡後第一次自願要上場露一手,平常時後根本就是懶洋洋的不想動……

「佐藤嗎?那好,請你從這邊的屋簷到那邊的樹梢做一遍前面六路的輕功走法吧。」
松下掌門笑笑地手插在褲袋內,一手指了指屋簷,不揶揄也不多話,直接就請他開始。
「沒問題!」佐藤笑著,一邊蹦蹦跳跳地繞到了大屋簷旁後,腳往地面一蹬,輕靈跳起,翻身上了屋簷(這是第一路:騰雲野鶴),上得屋簷後,腳步微頓地踏著細細的屋簷不歪倒也不踉蹌地直線前進(此為第二路:鶴站高頭),到的第一幢房子的簷角,他身子一翻,兩腳一晃,以平略的方式劃開空氣切空而過,穩穩地落將到第二處屋簷(此為第三路:斜風冷雨),在屋簷上,他身子一轉,像飛鳥一般飛身旋轉,但他幾乎沒轉到半圈便已一腳輕巧著至第三處屋簷(此為第四路:氣貫長虹),此時,他忽然將身子往下一倒,在幾乎以為要掉下屋簷去的時候,以平滑的方式瞬間滑過了第三處房舍的牆面,腳不沾牆,幾乎像滑翔一般快速地滑過了牆頭到了對面,並且完全不在白色的牆面上留下半點痕跡!(此為第五路:浮光掠影)

到此為止,眾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雖然佐藤從剛剛到現在施展的五路輕功是大家相當熟知且幾乎人人皆會的,
但是佐藤施展時不僅華麗,標準,輕靈,迅速,豪不拖泥帶水,真正是相當高明的輕功表演!
眾人皆自嘆不如,甚至有人覺得這佐藤的本事或許比水野要好?
但接下來,要從第三處屋簷到對面的樹梢上才是最令大家頭痛的第六路-「直上欄杆」。


這第六路說難是相當難,但說簡單卻也好像行得通,這是因為這第六路輕功幾乎可以是整合了前面五路的基本而表現的,但是令大家感到困窘的地方在於,明明知道這一點,卻沒有辦法將前面五路的基礎結合起來!因第六路輕功多了一項必須結合內力的施展方能成功的要點:如果要在這第三處屋簷上施展第六路到對面樹梢,便必須先將身子平滑地切向離屋簷處有十尺遠的的樹下且須腳不沾地(這是第三路和第五路的招式),接著不用手,完全以腳部往上一蹬,將身子跳至樹面並不掉下(這是第一路的招式),再來,以第四路和第二路的結合,以腳步蹬樹的方式快速往上直直衝上樹梢,最後以內力平衡的方式站上樹梢的枝頭並不可晃動,這便是櫻上水輕功第六路的完成。
說著看似簡單,其實因為結合了完全以腳步攀樹的功夫,和內力調整的技巧,再加上完全打破了前面五路以平面方式進行的輕功路子,所以說簡單看似簡單,說難卻又十分困難,是以學得好的人並不多。在學這一招時,不少青衫弟子從樹上掉下,摔得鼻青臉腫卻還是無法掌握要領,大家對掌門今兒個的做法大感奇怪,第六路大家都還沒學好,為什麼要急著教第七路呢?
  

在大家屏息以待時,佐藤已經準備好要從屋簷上往下飛向樹底。
然這時,松下忽然叫道:「佐藤!等等你上去時,我會讓一個人以第七路輕功的路子阻擋你,小心喔!」

呃?大夥兒一愣,看向松下掌門,發現他笑笑地走向水野道:
「就交給你啦,水野,請你以第七路輕功示範給大家看!」

水野聽到這個消息似乎不怎麼驚訝,他皺眉,偏了偏頭道:
「為什麼是我?本間師兄也已經學過第七路,派他上去不也可行?」

松下還是笑著說道:
「不,派你正好,本間第七路還學不大全,他不是佐藤的對手。」

本間在旁一聽,老大不高興地轉頭哼了一聲。
水野定睛看著松下,松下仍是一貫地插腰笑著,但那表情卻傳達出了一個訊息:「你非去不可。」



tbc
================================
恩恩~讀者應該會覺得很囉唆,怎麼又開始滿口武功經了呢??
不過這是沒辦法的,首先這段子需要強調的,除了水野自身的一些矛盾外,
也是他和佐藤一個重要關鍵點的延續,
這之後會在之後的章節裡提到這部分,
佐藤和水野的對決是在下一章,
就請各位讀者耐心觀賞這些囉嗦至極的武功經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