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聲響起同人文<櫻飛櫻落的季節>第十八章:<櫻疑>

「松下掌門…」聽到這些話,風祭有些感動,眼眶有些泛了淚。
他面前的這個人,和水野一樣,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想法。
不僅理解,還肯定了自己,就像水野當時一樣……對了!水野!

「松下掌門!那個…您當初會願意收水野,也是這個原因嗎?」
但他一脫口,就有點後悔了,水野雖然沒有明說,但很明顯他曾經待於武藏森的事情,
在場的眾人除了松下外應該並不知曉,現在要是透漏了出來,不是會給水野惹麻煩嗎?

松下看到風祭一說完話又忽然慌忙摀住嘴的樣子,笑笑著用眼神示意他理解,開口道:
「是的,那孩子想要打破他以為的束縛,想要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所以我才會答應收他。」
「束縛?」「水野本來是在哪裡做什麼的啊?」「不會也是賣藝吧?」「唉哪有可能!!」
一旁的眾人雜七雜八的討論著,風祭冒著冷汗吞了吞口手。
  
「好啦好啦!那孩子的事情等他自己想說了再讓他自己說吧!對了,我剛剛還沒說完吧?同理可證,如果這個人在我派修煉,不管到了什麼地步,不管究竟學成了沒有,學到什麼境界,如果他迷失了自我,或是已經找到屬於自己的明確目標了,我也會放他走,不會強迫地束縛他留在這裡。」
松下伸手讓香取師母又倒了一杯酒,啜了一口後道:
「你們都明白我派的武功之艱深與難練的根本吧?學我派功夫的人,常常是學到中途,因無法在短期內見到功效,便撒手不學而離開;或是在學習過程中發現到自己的潛力;或在這坐孤島上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等等…不管是哪個理由,既是自己決定的事,尤其離開這個在海中的小孤島這個決定,一但決定了,旁人再怎麼挽留也是徒勞。我一開始就說過,我重視的是一個人自身內心是否能找到屬於自己想要的,抓住自身決定的……」

松下抬起頭,望著瞞天飛舞的櫻花,輕聲地道:
「就這一點而言,櫻上水或許只是一個幫助這些人成長的一個中繼站罷了。離開櫻上水,是好是壞,是福是禍,都由他自己決定。而我所能做的,除了目送他的離去,以及祝賀他的成長外,也沒別的什麼了。」

之後,松下緩下頭,望著所有的青衫弟子道:
「也就是說,不管願不願意,你們都將有一天會離開櫻上水,不管是以什麼形式離開。而我呢,也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尋找著有可能性的年輕人,栽培他們,引導他們,等他們找到自己的雙翼而飛離的那一刻到來。」


眾人啞然,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風祭也呆呆地望著笑著從容的松下掌門。
嫻靜的涼風捲過眾人的衣襟,飄散的粉色櫻花花瓣落將在眾人的身邊,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但大家都知道,此時此刻,不需言語,只需靜心。


遠處的一株櫻花枝頭上,一名褐髮人影靜靜地靠在枝幹上頭,悄聲地傾聽著方才下頭在大庭院裡的對話。
身下一陣細小的腳步聲踏著落葉花瓣而來,停在距他後邊身下三尺遠之處。
「……」良久,雙方都沒有發話,只聽著風聲纏繞著花海,沙沙的聲響不絕於耳。

「很意外嗎?龍也。」
下邊的人淡淡地問道。

「……你指什麼?」枝頭上方的褐髮少年過了一會兒後才靜靜地回話。
「松下師父說的那些話。」身後傳來了一陣樹枝晃動的聲響,不用回頭,水野也知道本來待在樹下的那人這下也跳上了一旁的枝幹,但同樣是距他身後約幾尺的距離。
「幹嘛意外……」撐著頭,仍是沒有回頭地望著大庭院裡的人們回應。
「我以為龍也會很意外呢?畢竟這還是松下師父第一次這麼語重心長的說這些事啊!」
「沒什麼好意外的,師父本來就是這樣。」望著下方這時已經打破了寂靜,笑鬧成一片的眾人。
「不過…他說的櫻上水的收人標準之類的事情,倒是第一次聽到。」

身後的人笑笑道:「他一直都很讓人捉摸不定啊!本來以為是好好放鬆的賞花大會呢!」

「……」說到讓人捉摸不定,你不也是一樣嗎…?


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水野在兩人之間的空氣又沉靜了好一段時間後,才輕聲地道:
「阿成,為什麼又回來了?」
他這句話說得很輕很輕,幾乎輕的要消失在風中一般。
但大概是兩人之間實在太安靜了,又或者是阿成一直都很認真在聽。
話語才剛落下而已,阿成便回話了:
「怎麼?龍龍不想我嗎?好傷心喔~~我可是一直都很想你的呢~~」

戲謔輕挑的語氣,令水野感到相當不快,皺緊了眉頭。

「你給我認真回答!」

大概是被激得有些惱了,水野的語氣開始不再那麼「客氣」。
可對話的人似乎是沒有感受到水野的怒氣似的,還是相當俏皮地回話:
「龍龍也真是的~~我們已經有兩年沒見面了耶~~怎麼好不容易見個面卻火藥味這麼重啊~~媽媽可不記得有生過這種小孩啊~心好痛喔~~」

似乎是幾乎要被這種毫不在乎的態度氣得要到達極限了似的,
水野邊聽邊顫抖,手上抓著的櫻花枝頭啪插一聲被折斷,看來是快要按捺不住大開殺戒了。
緊咬著牙,提醒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不然動了內傷岔了氣就不好了!
水野低下頭,看著下方大庭院裡正和高井談話著的風祭,問道:
「阿成,你說你是因為風祭很有趣…才決定留下來的…這是真的嗎?」

阿成嘻笑著回道:
「當然是真的囉~~這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呢!百年難得一見啊!櫻上水有這種傢伙在,才不會太無聊嘛~~」
水野聞言,呆了呆,原本被激得有些惱火的腦袋忽地沉靜了下來,低下頭道:
「你、認為風祭很有趣…?」
阿成很快地笑著回答:
「對啊!這傢伙真的很有趣耶!這幾天啊,和師父躲在樹上看,好幾次都想衝下來呀!我真是破不及待想好好會會他呢!欸~對了,我該怎麼叫他啊?叫風祭覺得不夠好玩呢~~啊!對了!嘿嘿!乾脆叫他小風好了!龍龍,你覺得怎麼樣?」
水野沒有回答,他只是低下頭,感覺到阿成望著自己那道芒刺在背的目光,
令他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應該做何反應…望著大庭院裡的眾人,
不知怎麼的,他忽然後悔起自己幹嘛跑來這裡受這傢伙的氣,和風祭他們一起坐在那裏不是很好嗎……
後方的阿成還在叫喚著:「欸~龍龍,幹嘛不回答我呀?你覺得怎麼樣嘛~龍~龍~」
聽著那戲謔的語氣一陣陣地叫著自己那被扭曲掉的「名字」,
簡直令他越聽越煩躁,更受不了的是,聲音好像疊字似的越來越近…
「龍~龍~回話呀~~喂~」


「………夠了阿成!!!你給我閉…」
水野狠狠地轉過頭,想要叫那人閉嘴,可突然地,水野愣住收了聲。

為什麼呢?因為此時阿成的臉,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大了好幾倍,他那褐色的眼眸此時直勾勾地望進自己的眼中。
他這忽然的靠近,兩手壓在自己靠著的櫻花枝幹的身子兩旁,拜這櫻花枝幹並不太寬大之故,他們現在幾乎是快要呈現壓在一起的狀態了!!

對方燦金色的髮絲隨著風勢在他耳邊翻飛著,和自己同樣被風捲起的褐色髮線交雜在一起,本來,是應該要立刻推開這傢伙的,但,現在兩人的距離之近讓他幾乎可以看到自己在阿成眼中的倒影,面前這人認真的眸子,好久好久,未曾看過的…不再嘻笑著的嘴角此時專注地望著自己…

水野突然地…失去了瞬間的判斷力。

「龍也,你吃醋啦?」

可這認真的神情並沒維持多久,才一會兒,眼前的人又立刻恢復了那張俏皮的面皮,瞇起眼,燦笑著問道。
「……!!!滾!!!!」
被這突然轉換的氣氛一震,水野才猛地找回了自己的思緒,惱羞成怒的他立馬左掌一拍,
右腳一踹,將壓在身上的這個痞子男狠狠地以三成掌力(因為現在內傷中,不能動氣)硬是往外推開,
外加上櫻上水輕功第四路的「風起雲湧」一式,跳開櫻色的枝頭,頭也不回地施展輕功飛離了這片櫻林,往下方的大庭院奔去。

而至於被推開的阿成,因為水野目前內傷挺重,無法以內力將他推的更遠,再加上他自己本就有相當的功力,因此僅是翻了下身子便穩穩地以雙腳落回在櫻花枝幹上。他偏了偏頭看著瞬間消失於一片櫻海中的褐色身影,
輕聲地笑了笑。


「還好你把我推開了呢…龍也…」往後將身子靠在身後的枝幹上,阿成一手按住了自己的雙眼,嘆了口氣。


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還會做出什麼事。
  



TBC
============================================================
........我保證,這真的是我可以寫得最宛轉的甜度的極限了!!!!!
天知道為了打出那最後一行字花了我多少時間在那邊輾轉啊啊啊!!!!(你就說你沒膽就好了咩!!)
果然不愧是阿成,前面消失了這麼久,一回來就又摟又抱又壓倒的果然不可小看....(才沒有好不好!!!)
咳咳,期待成水劇情的大大們這下總算是可以一嚐宿願,好的讓我們劇情再回到之前的模式...(毆死)
好啦說笑的,之後當然還會有成水的劇情,不過大大們還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畢竟我這渣文的關注上,少年成長和愛情是六比四的定律還是不會變的,
大家要怪就怪作者是個連KISS都沒膽寫的彆腳...
我會努力提升尺度的!!!喔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亞麻 的頭像
亞麻

情影

亞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